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騎士、宅女、王子(5)

由於林辰鈞覺得不安全,因而在伊普里使用「日耀」的別名,考量到這一點,黃茈萍也在伊普里的人們問起她名字的時候,使用了「月甦」這個別名。於是在兩人都有了在伊普里的名字之後,林辰鈞與黃茈萍雖然都知道彼此的本名,但是在伊普里的人前,他們都很有默契地以「日耀」與「月甦」稱呼彼此,而不叫對方的真名。 黃茈萍從林辰鈞的口中得知,伊普里其實也跟他們原來的世界一樣,有很多國家,而在眾多國家中,有三個大國最為強盛;而這三個大國,就是這次召喚他們來的國家。這三個國家原本為了擴展勢力領土,而處於緊張對峙的狀態;因為邪神降臨滅亡的是整個世界,到時對誰也沒有好處,因此三個國家才決定暫時休兵,共同合作召喚異界神。 召喚林辰鈞的國家叫普格斯里,而召喚黃茈萍的國家則是斐迪拉斯卡。兩天後,將由第三個國家,艾格瓦舉行召喚儀式,召來第三位異界神。 雖然說召喚他們兩人來的國家各不相同,不過林辰鈞與黃茈萍本身的立場和召喚他們來的國家其實並不完全一致;他們並不想成為國與國之間互相鬥爭的工具,所以兩人決定保持一致而中立的立場,並不偏向任何一國,就算是召喚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國家也是一樣。 由於林辰鈞與黃茈萍在伊普里的身份是「神」,因此這個世界的每個人對他們的態度都極其恭敬,當然受到的待遇更是不亞於一國的國王。只是這種有人跟前跟後地服侍著,光是走動就有一堆人對著你跪下膜拜,林辰鈞和黃茈萍兩人都很受不了,因此兩人索性以「神」的身份要求伊普里的人們沒事不要亂拜,只要把他們當成一般人就好了。 不過也就因為他們是「神」,因此當他們兩人在說話時候,通常旁人都會自動迴避,這點給了他們兩人有顀鬆口氣的自由空間,也因此得以趁這種時候閒聊一下。 「記得妳之前說,妳是坐計程車發生車禍,一醒來就被召喚來這裡的吧?」這天,林辰鈞與黃茈萍正坐在神殿中庭的樹蔭下閒聊,林辰鈞再次向黃茈萍問起了她穿越之前的事。 「嗯。為什麼又突然問這個?」 「因為我在想……如果找到我們穿越之前的共通點,說不定有助於找到回原來世界的線索。」林辰鈞答道。 「你很喜歡為所發生的事情找合理的解釋或理由呢……」雖然對於回原來世界的線索興趣缺缺,但黃茈萍倒是挺好奇林辰鈞會推出什麼結果,於是問道:「那麼,你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嗎?」 「雖然還不是很確定……不過,應該跟我想的八九不離十。」林辰鈞開始說起自己穿越之前的情況:「其實我也和妳一樣,在穿越之前,是處於發生車禍的狀態。那個時候我騎著機車,被一輛轎車迎面撞上,整個人飛了出去。本以為死定了,想不到一陣天旋地轉後,眼前一黑,再睜開眼,人就在這個世界了。」 「機車與轎車相撞……那是什麼時候的事?」聽了林辰鈞的話,黃茈萍突然想起自己發生意外的那天早上看到的新聞,於是問道。 「在妳來到這個世界三天前的事吧。」 原來,那則新聞裡,失蹤的機車騎士就是他啊……怪不得找不到人,因為他人被召喚來到這個世界了。「那,你覺得車禍跟我們的穿越有什麼關係嗎?」黃茈萍又問。 「我想,或許是因為車禍發生的瞬間產生了強烈的撞擊,並且造成了空間瞬間的扭曲,而這個世界也剛好在車禍發生的瞬間舉行召喚儀式,兩個世界因為同時產生空間的扭曲而連結在一起,然後我們就透過那瞬間連結的空間從原來的世界穿越來到這裡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只要想辦法讓這個世界的空間產生跟召喚時一樣的扭曲狀況,說不定有機會再度與原來的世界產生連結,而回到原來的世界--你是這麼想的嗎?」 「沒錯。」 「雖然我不想潑你冷水,你說的這種可能性也不是沒有,不過也沒辦法證明你的理論完全正確啊。」 「兩天後要召喚第三位『異界神』,到時我們再問問他穿越前發生了什麼事。如果他也是在發生意外的瞬間被召喚來的話,我想我的理論應該能成立才是。」林辰鈞頗有自信地說道。 聽到這,黃茈萍已經開始用手撐著下巴,神態顯得有點慵懶:「如果你的理論成立,也還得找到『扭曲空間』的辦法才有可能回得去。我想這可不是這個世界一般人辦得到的事。」 「我也這麼覺得。所以我打算展開神途之旅後,如果真的有找到大精靈,再向祂們詢問這件事。」 「吶……」輕啜了一口茶,黃茈萍突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向林辰鈞問道:「你這麼想回原來的世界,是因為放不下家人嗎?」 「這是人之常情吧。」林辰鈞回答得理所當然。 「也對啦。」以她對他的印象,林辰鈞的確是無法丟下家人不管的人。黃茈萍望著林辰鈞,想到小時候的事,笑道:「你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很顧家,很會照顧別人呢。」 「別光說別人。妳自己呢?」被黃茈萍那麼一說,林辰鈞突然覺得有點不自在,索性把問題丟回黃茈萍身上:「妳一點都不想回去原來的世界嗎?再也見不到家人跟朋友,妳也沒關係嗎?」 「我?」突然被問起家人跟朋友,黃茈萍雖然心裡不是完全沒有感覺,但仍是笑笑地說道:「我就順其自然吧。反正待在哪邊,對我來說都一樣。」說著,黃茈萍還攤了攤手,一副「隨便啦」的模樣。 「……妳難道沒想過家人會為妳擔心嗎?」林辰鈞看著黃茈萍「隨便」的反應,皺起眉,不禁想著:這個女人到底是樂觀隨和過了頭,還是根本就是個冷血無情女? 「……誰知道?」沒有她,說不定他們能過得更好吧?黃茈萍心想。「說到擔心的話……我聽說,在我昏迷的時候,你有在我身邊照顧我?」為了掩飾那抹滲進笑裡的苦意,黃茈萍索性岔開話題,企圖轉移林辰鈞的注意力。 「咦?嗯……」話題怎麼突然跳痛了? 「我還聽侍女說,換衣服的時候,你也有幫忙?」說到這,黃茈萍的笑容裡多了一絲狡黠。 「欸?那個是……」該死!是哪個大嘴巴的侍女,連這個也說的? 「那,換衣服的時候,你看到了?」 「欸?沒有,當時我背對著妳,什麼也沒看到!」林辰鈞連忙否認。 「嗯……」黃茈萍故意拉高了尾音:「你的反應好可疑喔……」 「我說的是真的。當時我是背對著妳跟侍女對話,怎麼可能看到什麼!」 「這樣啊……」看著林辰鈞有急著否認的反應,黃茈萍露出相信的模樣,接著用若無其事的表情說道:「我還想說,要是你看到了,就跟我小時候看你洗澡的事扯平了呢……」 「咦?」正當林辰鈞為黃茈萍突如其來的炸彈發言感到錯愕時,卻看見她微微上揚的嘴角,林辰鈞這時才發現自己被她擺了一道:這傢伙是故、意、的!「妳這傢伙……」 「哈哈!開玩笑的,別在意啦!」林辰鈞的反應讓黃茈萍終於忍不住爆笑出聲,「我知道你是好心才會在那時去看我,謝啦!」笑完之後,黃茈萍便丟下這麼一句話,然後一溜煙地逃離現場。 「那個女人……」瞪著黃茈萍跑開的背影,林辰鈞錯愕之餘,也覺得她變得跟自己印象中完全不一樣。不過,剛剛問到她的家人的時候,她的反應為什麼會是那樣? 總覺得她似乎不是很想提到家人的事……是錯覺嗎? 林辰鈞雖隱約覺得黃茈萍的言行,似乎是因為不想被觸及某些話題才衍生的,不過此時的他,也沒有想要深入去探究意思。倒是比較好奇,現在的她,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日後他們必須在這個世界,一起相處好一段、甚至可能是一輩子的時間。雖然是青梅竹馬,但是中間分開近十年的空白時間,讓他們的關係變得跟陌生人幾乎沒有兩樣。未來的同伴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這才是林辰鈞現在比較在意的問題。 ◇ 兩天後,艾格瓦如期地舉行第三位「異界神」的召喚儀式。 這次的召喚儀式,林辰鈞和黃茈萍也來到了現場觀看。林辰鈞是想全程觀看儀式舉行的過程,作為日後回到原來世界辦法的參考;而黃茈萍只是因為林辰鈞想看,所以跟著來看。 儀式開始後,艾格瓦的神職人員們就如同前兩次一樣,圍著祭壇中央的魔法陣,跪在地上繞成一圈,口中喃喃念著召喚的咒文。 就在咒文開始念了一會兒之後,祭壇中央的魔法陣開始發出藍色的微光,並且有藍色的光點向上升起;艾格瓦的神職人員繼續詠唱咒文又過了幾分鐘,藍色的光點開始變多,光芒也隨之增強,最後光點結合成了一道連接到屋頂天際藍色的光柱,而光芒也在光柱形成的同時,藍光變成了刺眼的白光,一口氣迸射開來,並且發出「轟」的一聲-- 待強光散去,一切歸於平靜,眾人不約而同地往祭壇中央的魔法陣望去,而黃茈萍和林辰鈞更是跑到魔法陣旁,想看看他們第三位同伴是什麼樣的人。 在眾人的注視下,出現在魔法陣中央的「神」,有著一頭黑色的短髮,穿著白襯衫和灰色西裝褲;而當他抬起頭,想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看見他樣貌的黃茈萍,卻露出十分震驚的表情: 「咦?怎麼可能……」 「嗯?妳怎麼了?」站在黃茈萍身邊的林辰鈞,察覺她的神情有異,問道。 「呂瀞平……」沒有聽見林辰鈞的問話,黃茈萍仍是睜大了眼,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魔法陣中央的人,不自覺地小聲吐出三個字。 「……嗯?」 似乎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魔法陣中央,被召喚來的人,轉頭望向黃茈萍的方向;一旁的林辰鈞也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黃茈萍;而黃茈萍則仍呆望著那位剛剛召喚來的「神」,還沒從震驚中回神。 瞬間,帶著微妙氣氛對望的三個「神」,成了在場伊普里眾人注目的焦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