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神錄【第三十七章】~病態的強盛~

  「……是。」婕娜明白雷法西昂遲早會提到這件事,而且她也沒打算對雷法西昂隱暪自己的出身,因此坦誠答道:「我想您應該知道了,我是克羅倫斯帝國軍事名門,亞里森家的後代。但是,自從我的母親過世之後,亞里森家可以說是名存實亡了……請問,您為什麼會突然提起這件事呢?」      「現今的亞里森家,雖然只剩下妳一個人,但是亞里森家為帝國立下的戰功是無可抹滅的,因此皇帝陛下至今仍保留著亞里森家的爵位。我會提起這件事,就是想問妳:妳是否想要繼承亞里森家的爵位呢?如果想,趁著這次進宮的機會,可以請陛下將亞里森家的爵位授予給妳。」      「不,謝謝您的好意。但是,我並沒有繼承母親家族爵位的意思……」      「我明白。妳是想憑自己的實力,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吧……我不勉強妳現在就下決定是否要繼承亞里森家。不過,如果有一天妳改變主意了,隨時可以取回妳所繼承的東西。」看見婕娜回答時,臉上猶疑而複雜的表情,雷法西昂明白她心裡有所糾結,於是淡然地結束了這個話題。雷法西昂相信婕娜目己心裡也明白,或許有一天,在繼承的問題上,她不得不作出選擇;不過到那個時候,婕娜應該有能力做出適當的抉擇才是。          婕娜是異國的混血兒,父親是帕華沙共和國的皇親貴族,母親則是克羅倫斯帝國軍事名門,亞里森候爵家的獨生女。婕娜的母親名為卡絲緹絲,從小因生了怪病而身體狀況時好時壞,因此就算天生有很高的戰略頭腦與戰鬥天賦,也沒有辦法上戰場作戰。      後來卡絲緹絲在某次與帕華沙共和國的外交晚宴中,認識了婕娜的父親,密特那。兩人很快便陷入熱戀;最後卡絲緹絲甚至不顧家族反對,遠嫁至密特那所在的帕華沙共和國,也因而與亞里森家的關係變得僵硬而緊張。      然而因為卡絲緹絲是獨生女,就算她遠嫁他國,亞里森家並沒有放棄要她回來繼承家業與爵位;但是卡絲緹絲從小就因奇病而身體狀況不穩,生下婕娜後,健康更是每況愈下,最後在婕娜六歲那年過世。一直到最後,卡絲緹絲都沒有再回到克羅倫斯帝國。      亞里森家失去了獨生女,但卻得知卡絲緹絲有了一個名叫婕娜的女兒,於是透過強硬的手段將婕娜從帕華沙共和國帶回帝國。為了將婕娜培養成優秀的軍人,當時婕娜的外祖父母便將她送到亞德倫軍事學校;但沒想到,婕娜才剛進亞德倫軍事學校後沒多久,婕娜的外祖父母便相繼過世,軍事名門亞里森家,就在繼承人空缺的情況下,因而式微、沒落。      至今,在帝國,軍事名門亞里森家,幾乎已經成了歷史名詞,鮮少有人提起,更少有人知道亞里森家其實還有婕娜這麼一個繼承人。      婕娜生長背景、看著父母相處的情況、以及所受的教育,造就了她力量至上的價值觀。雖然遇上雷法西昂之後,婕娜的想法一點一滴慢慢地在改變中,不過「亂世中,有力量才有光明希望」的想法在她腦中根深蒂固,要全然改變不可能;想要變強的念頭也沒有減弱過,反而因為想要得到雷法西昂的認同而變得更加強烈--她希望雷法西昂認同的是以實力立下戰功的自己,而不是繼承了「亞里森候爵」之位,一個空有名譽的軍事名門之後。          就在婕娜與雷法西昂各懷心思的情況下,馬車繼續朝著皇宮前進,約過了半週時之後,皇宮華麗而壯觀的大門已出現在前方。車伕向皇宮門口的親皇禁衛軍的士兵出示軍樞院的證明,士兵檢查無誤後,便放行讓馬車通過。      進入皇宮最外側的大門後,便來到一座寬闊廣場。這座廣場位於皇宮最外側,平時除了皇族,只要有進出許可證的人也都能進入。廣場正中央有個大噴水池,水池中間有尊約一層樓高的白色女神像,手中的水瓶不斷湧出的泉水,象徵著帝國強盛的生命力;而以噴水池為中心,有向前、後、左、右延伸的四條道路。      後方是通往大門的道路,而左右兩邊的道路,則通往一整排以淡紅色日光石為牆面,有著三層樓高的長型樓房。建築物一樓面向廣場的地方有長長的走廊,走廊邊都立有氣派的圓石柱,在陽光的照耀下,日光石反射出時紅時金的顏色,看上去十分多彩華麗。這兩排樓房就是皇宮最外圍的建築,平時是皇室專屬軍隊,親皇禁衛軍的辦公與住宿之所,但偶爾有大臣需要留宿或外國賓客來訪時,也會使用到這兩楝樓房。至於正中央往前的道路,就是通往皇宮裡側,也就是皇族們所居住的城堡。          馬車繼續往前行進著。越過了廣場最裡側的「中門」,來到了皇宮的前庭。      婕娜與雷法西昂在這裡下了馬車,因為從這裡開始便禁止馬車再往前進,必須以步行的方式才能到達位於前庭最裡側的城堡。      皇宮的前庭是座美麗的花園,中間有一條舖著白色磁石的大路通往城堡,而兩旁則是美麗的花壇,種滿了各種色彩繽紛的花朵;花壇的外圍還種了精心設計修剪過的樹叢,一方面增加庭院的綠意,另一方面也能稍稍達到隔開庭院的沙塵飄進城堡走廊的效果。      婕娜與雷法西昂一同走在通往城堡的路上,雷法西昂走在前,婕娜則是走在他的身後。雷法西昂邊走邊向婕娜介紹皇宮的構造,以及各種設施的用途,而婕娜則一邊聽,一邊默默把雷法西昂的話記在心裡。雖然婕娜出身候爵貴族,不過因自小就離開帝國,所以從來沒有來過皇宮;這裡對她而言,是個需要花時間熟悉的環境。         皇族所居住的城堡,主建築與各個塔型的別館,外觀看上去都是象牙色的,有著圓錐型的屋頂,走廊外圍同樣立著一排氣派的圓柱,與外側的建築不同的是,這裡連圓柱也是象牙色的,而且上面還有精細的雕紋,跟外側建築相較之下,城堡本身更多了幾分高雅華貴的氣派。      兩人走到高達三層樓的城堡大門前,門口的禁衛軍看見雷法西昂,只向他行了禮,問了一些公式化的問題後,便立刻放行。      兩人剛進入城堡,映入眼簾的便是一條長長的走道,地上舖著紅色的地毯,不過婕娜還沒來得及多看宮殿城堡內的佈置,便看見前面有個身著華服的中年男子,當他一看見雷法西昂之後,便立刻向他們兩人走來,使得婕娜立刻將注意力轉到那名中年男子身上。      「啊,雷法西昂閣下,您來了啊。」中年男子走到雷法西昂面前,立刻熱絡地開口。      「嗯。您也有事要來進見陛下嗎?普里斯克大人?」雷法西昂微笑示意,公式化地與對方應對。      「是啊。還不就是關於內政與軍事預算的事……嗯?您身後的這位女性,莫非她就是……?」話說到一半,名叫普里斯克的中年男子,才注意到站在雷法西昂身後的婕娜。      「是的。她就是日前在邊境之戰立下大功的婕娜。」雷法西昂轉頭望向婕娜,婕娜意會,向前走了一步,開口向中年男子打招呼示意:      「您好,初次見面,我叫婕娜.緹斯.亞里森。」      「妳好。想不到之前雷法西昂元帥提起過,實力超群的新星將領,竟然是這麼漂亮的美少女……」      「哪裡,您過獎了。」婕娜面對笑容滿面的普里斯克,只是淡淡地點頭,並且公式化地回應。      「普里斯克大人,時間差不多,恕我們先失陪了。」不著痕跡地擋在婕娜身前,雷法西昂淡淡地結束了公式化的寒喧。      「喔,那您慢走,下次再聊吧,雷法西昂閣下。」      「嗯。」再次淡然地回應,雷法西昂便帶著婕娜,繞過普里斯克大臣身邊,再次往皇帝所在的謁見之間前進。      皇族居住的宮殿城堡外觀是象牙色的,但內部的裝璜和擺設都是以暖色系為主。長長的走廊上,道路中央舖著紅色地毯,走道兩旁各立著一排淺磚紅色的圓柱,頂端及底部都有細緻的雕花;最旁邊的牆壁則是以淡磚紅色的石牆與咖啡色的半圓柱構成,每隔一段距離便有一扇採光用的大窗戶,旁邊半圓柱上鑲著金邊的深紅色窗簾兼具裝飾與調節光線的作用;中央挑高的屋頂上,則有暖黃色的水晶燈照明室內。堿堡內的佈置整體看來威嚴氣派、華麗而典雅,高貴且沉穩,讓初次來到這裡的人,也不由得被這優雅莊嚴的氛圍感染,而跟著嚴肅起來。      走了幾分鐘之後,便可看見走道那端出現一個以弧形的牆與紅色大門分隔,兩旁還站著衛兵的圓形空間,而這個圓形的空間,便是雷法西昂與婕娜此行的目的地--皇帝陛下接見眾臣的謁見之間。      謁見之間中央最裡側有座附有階梯的平台,平台上的王座,帝國的皇帝,費伊恩正坐在其上;而平台連接走道的階梯之下站著幾位大臣,當雷法西昂帶著婕娜一步一步走進謁見之間,眾人的目光霎時也都集中到兩人身上。      雷法西昂領著婕娜走到王座正前方,隔著階梯,向坐在高處王座上的皇帝行禮。      「臣雷法西昂,參見陛下。」雷法西昂向皇帝深深一鞠躬,行君臣之禮。一般而言,就算是高階軍人或大臣進見皇帝,都仍須單膝跪地行禮,但因為雷法西昂不但是帝國最高軍事元帥,且受封公爵之位,皇帝因為器重而允許他不必行跪地之禮,在帝國之中是少數的特例之一;而跟在雷法西昂身後的婕娜,則是雙膝跪地,行一般人的進見之禮。      「喔,雷法西昂,你來了。不必多禮,起來吧。」坐在王座之上的皇帝,費伊恩,對雷法西昂說完,隨即注意到他身後的那名陌生女性:「在你身後的女性,就是你之前提到過,在邊境之戰立下戰功的新人將領嗎?」      「是。」雷法西昂往旁邊走了一步,讓皇帝能夠完全看見他身後的婕娜,並恭敬地向皇帝介紹:「她就是婕娜.緹斯.亞里森從佐。日前在與狄克勒王國的邊境之戰中,與敵方的伊蕾戰爵打成平手,最後更擊破敵人指揮官史達,成功佔領目標基地的就是她。」      「喔……」費伊恩語尾微微上揚,將視線轉移至婕娜身上:「婕娜,抬起頭來。」      「是。」婕娜依言抬頭,望向王座上的皇帝,費伊恩。      令婕娜有點意外的是,皇帝陛下比她想像中的要年輕許多,看上去年齡與雷法西昂元帥差不多,是名二十多歲,髮長及肩的男子;而且,有些不可思議的是,皇帝陛下與雷法西昂元帥同樣,都有著淡紫色的頭髮與眼瞳,就連五官都有一點點神似……   這……應該只是她個人的錯覺而已吧?雖然心裡有著這樣的感想,但婕娜的表情並沒有絲毫變化,仍維持著應有的禮儀。      「婕娜,妳當帝國的軍人多久了?」費伊恩問。      「回陛下,大約兩個多月。」      「兩個多月?」費伊恩聞言微微挑眉:「妳一進入帝國,便任從佐之職嗎?」      「是。」      婕娜照實答完這個問題,除了皇帝之外,大臣們也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並且開始小聲地竊竊私語。      克羅倫斯帝國的軍階,從三階兵、中階兵、上階兵,兵尉、從尉、正尉,再到下佐、從佐、正佐,最後才能升到「將軍」之職;且「將軍」也分成三種等級:最下級為未加封稱號的三等將軍;再上一級是由皇帝或軍樞院領導者加封的稱號的將軍,帝國四將軍中的其中三位,便屬此等級;而最後也是最高等,僅次於最高指揮「元帥」之位的將軍,則是通過軍樞院認可,並由皇帝封授以「光」為名的稱號,才能得到的職位,也可以說是一種極高的榮耀;帝國四將軍之首,「曉光」將軍萊爾,便是屬於此階級。      因此聽到婕娜到帝國才約兩個月,根本就是一介新人,卻一進帝國便得到接近「將軍」的高階軍職,皇帝與大臣們才會感到意外。      就在眾人對婕娜投以訝異的眼光時,授予婕娜從佐之位的雷法西昂開口道:「陛下、各位大臣,請容我為各位解釋一開始便授予婕娜『從佐』之位的原因吧。」      雷法西昂此話一出,眾大臣們立刻停止了竊竊私語的討論,所有人的目光霎時都集中到雷法西昂身上。只見他不急不徐,從容地開始說明:「相信各位都知道,亞德倫軍事學校培養出的軍事人才,向來都相當優秀,尤其是被評定為B級以上的學員,絕對擁有超過一般兵的實力。而婕娜便是我今年從亞德倫軍事學校所帶回來的,實力更在B級之上,原屬A級學員的新人。」      「就算是如此……以帝國一般情況來說,B級的學員一開始頂多是任『兵尉』之階,而就算是A級的學員,最快也得從『正尉』開始當起,一到任就當上『從佐』,真的是前所未聞……」站在雷法西昂對面方向,一名法樞院的大臣說道。      「您說的沒錯,但那是『以一般情況』來說。婕娜是個特例,她的實力遠超過一般A級的學員。在今年亞德倫的實戰演習中,她獨自一人擊倒了半數以上的A級組織成員,若非有遠超過其他人的實力,是辦不到的。」      「但是,說不定是其他學員念在同學的情誼上,無意識手下留情,才會……」另一名政樞院的大臣,瞄了婕娜一眼,仍是不太苟同地說道。      雷法西昂輕輕瞥了該大臣一眼,淡然道:「那麼,狄克勒王國的伊蕾戰爵,總不可能再對身為敵人的婕娜手下留情了吧?邊境之戰,是婕娜的初次實戰,不過她卻能與狄克勒名聞世界的『五爵』之一打成平手,這不正是她實力的最佳證明嗎?所以,我認為一開始就讓她擔任『從佐』之職是合理的,賦予其相應的權力,使其發揮最大的能力,是我用人的原則。」      「…………」被雷法西昂這麼一說,該大臣霎時啞口無言。      「哈哈,你說得對,雷法西昂!要有相應的權力,才能使人發揮最大的能力--我贊同!」聞言,費伊恩哈哈大笑,對雷法西昂的說法表示認同,並且說道:「其實我今天會要你帶她來,也是想親自看看她的實力。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我更想測試一下了。」說著,費伊恩轉向婕娜說道:「婕娜,我想請妳在這裡,跟三名親皇禁衛軍比試,展現一下妳的實力,可以嗎?」      「回陛下,沒有問題,隨時都可以開始。」婕娜想也不想地回答。      於是,費伊恩立刻召來了三名親皇禁衛軍,而眾大臣們,以及雷法西昂則退到兩旁,讓中間空出了一個戰鬥的空間;婕娜站在中間,三名親皇禁衛軍則分別站在她的身後、以及左、右兩邊,呈現將婕娜包圍態勢。      親皇禁衛軍,全名是親皇禁衛騎士團,親皇禁衛軍是一般的通稱,是一支專屬於皇族的軍隊,只有皇帝有調動的權利。這支騎士團,每一名團員至少都擁有「正佐」級的實力,因此人數雖佔帝國總軍隊的比例不大,但是卻都是強悍的菁英。      一口氣面對三名強敵,婕娜卻絲毫沒有懼色,甚至,她連一點思考、猶豫的神情都沒有,就像是早已勝券在握似的,神色從容地面對著眼前三對一的局勢。      「比試,開始!」費伊恩一聲令下,三名禁衛軍立刻朝著婕娜同時發動攻擊。      就在眾大臣以為有一場好戲可看時,想不到才一瞬間,戰鬥卻已經上句點--      「嗚哇!」只聽見三名禁衛軍同時發出慘叫,然後一陣強光由三人的中心點,也就是婕娜的所在位置發出,接著只看見三人同時向婕娜的反方向飛了出去,然後倒地不起。而婕娜則是毫髮無傷地站在原地,表情仍是原先的淡然從容。      「(將大量的魔力急速凝聚,然後在一瞬間控制威力,在特定最小的範圍『點』擊出魔法,所以剛剛婕娜那記上古中級魔法,才能一擊就同時擊倒三名禁衛軍。而且她還將魔法威力波及範圍控制到最小,因此只有目標的人被打飛,皇宮建築物本身,以及其他人都沒有受到波及……沒有相當純熟與高超的技巧,是辦不到這一點的。婕娜的成長速度,真的超乎我的預期……)」看著婕娜一招瞬間結束戰鬥,雷法西昂露出了肯定的淺淺笑意。      「這、這到底是……?」除了雷法西昂之外,眾臣們面面相覷,對於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以及婕娜是怎麼擊倒三名親皇禁衛軍的,完全一無所知。因為他們只看見三人瞬間飛出去的那一幕,完全沒看見、也不明白婕娜到底做了什麼。      啪!啪!啪!   費伊恩起身鼓掌,對婕娜的表現表示肯定與激賞:「了不起!竟然能在一瞬間擊倒三名親皇禁衛軍,不愧是雷法西昂推薦的新人!妳確實有特別提拔的價值,婕娜。」       「謝陛下誇獎。」      「就如同雷法西昂說的,『賦予其相應的權力,使其發揮最大的能力』,我覺得以妳的能力,以及在戰場上的應變表現,應該能有更大的發揮空間,所以--」無視於眾大臣錯愕的眼神,費伊恩接著說出更令眾人震驚發言--      「婕娜.緹斯.亞里森,我命妳任『將軍』之職!從今起,妳就是帝國的將軍之一,希望妳能發揮更大的力量,為帝國立功。」      「謝陛下。」婕娜低下頭,單膝跪地,領受了費伊恩的封賜。      而雷法西昂則是從頭到尾都噙著淡淡的笑容,從容地看著這一切,彷彿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就在升婕娜為將軍之後,費伊恩便宣佈結束今日的謁見,離開了謁見之間。         而在皇帝費伊恩離開之後,在場大部份的大臣也相繼離開,不過卻也有幾位大臣露出了不滿的神色,瞪著正要帶著婕娜離開的雷法西昂。      「最近您還真是處處得意呢!雷法西昂閣下。」一名政樞院的大臣首先發難,對雷法西昂語帶酸意地說道。      「處處得意?您指的是什麼事?」面對對方非善意的話語,雷法西昂不以為意,淡笑反問。      「您就別裝傻了,雷法西昂閣下。軍樞院可是獲得了國家大部份的預算支援呢!再加上您身邊的這位美女,又得到陛下親自封賜將軍之位,未來想必您和她都能更加受到『器重』呢……這一切,不都是在您的盤算之中嗎?」大臣瞄了婕娜一眼,說的話語句句帶刺,字裡行間充滿了對雷法西昂的暗諷。      雖然不太明白整個狀況,但是婕娜看得出來這幾位大臣對雷法西昂似乎懷有相當的不滿與敵意,而眼前說話的這名大臣話裡暗諷雷法西昂靠美色討好皇帝的語意,婕娜也聽得明明白白。正當婕娜不滿地想為雷法西昂反駁些什麼時,雷法西昂卻示意她不要開口,只用一貫淡然的口氣對那名口無遮攔的大臣說道:      「婕娜的實力會受到陛下的讚賞,得到封賜,確實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但不是『盤算』。如果我真要利用什麼的話,您剛剛說的話絕對會比美色要來得更好利用。因為您剛剛的話,對陛下可是大不敬……這一次我可以當作沒聽見,不過若還有下一次,您該知道帝國的律法是很嚴厲的……布魯尼大人。」      說到最後,雷法西昂唇邊緩緩揚起一抹淺笑,而那笑容看在布魯尼眼裡,卻像是惡魔的沉冷微笑,使他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一時間也不敢再開口說些什麼。      「婕娜,走吧。」冷冷瞥了一眼已經愣在原地的布魯尼之後,雷法西昂再次邁步,走出謁見之間,並示意婕娜跟上。      「是。」      就這樣,雷法西昂留下了對自己有所不滿,卻也拿他莫可奈何的大臣們,帶著剛升為將軍的婕娜,優雅而從容地走出了謁見之間。      ◇      進見完皇帝,婕娜跟著雷法西昂再次坐上了馬車,離了皇宮。原以為接下來便要回到軍樞院去,但媫娜看了一下馬車外的街景,卻發現馬車並不是行進在通往軍樞院的路上。      「雷法西昂大人,請問……接下來要去哪裡?」而見雷法西昂一直沒有開口說明,婕娜忍不住問道。      「嗯?啊,抱歉。」事實上,在聽見婕娜問話的聲音之前,雷法西昂一直在想事情;被婕娜的聲音給拉回神的雷法西昂,望了婕娜一眼,露出與平時一樣溫和的微笑:「我想請妳跟我一起去一個地方。至於是哪裡,等到了妳就知道了。」      馬車就這樣行進在瑟克洛的街道上,街景由市中心華樓林立的繁華美麗,漸漸變成普通市集民房並排的熱鬧平凡,最後,在這普通街道的最邊界處,雷法西昂示意馬車停下,並與婕娜一起下了車。      兩人下車之後,馬車立刻調頭離開,而雷法西昂則是帶著充滿疑惑的婕娜,往道路另一邊,與一般街道相較之下有點陰暗地區走去。      「這裡是……」      「這裡是瑟克洛最外圍的街區,也就是第三十一區。」雷法西昂一邊回答婕娜,一邊繼續往前走。      「第三十一區……」婕娜邊走,邊環顧著自己四周的景色:密集的房子,每一棟都顯得有點老舊,有的牆面甚至還破了小洞;路上沒有街燈,由於房子密集,因此白天就顯得有點陰暗,可以想見到了晚上,若住民沒有自行點燈,街道就會變得一片漆黑。地面上的道路不太平整,有點高低不齊,路面有點潮濕,時而還能看見幾灘小水漥,應該是幾天前下雨所致。路邊有幾個像是這裡的居民的人,身上穿的衣服看上去像是穿了很多年的舊衣,有的還有縫補過數次的痕跡。      不論是街道、房子、街上的設施、以及居民的穿著……映入婕娜眼中的這種種景色,若不是雷法西昂說這裡是瑟克洛,她絕對無法將眼前的景象與印象中繁華亮麗的帝都瑟克洛聯想在一起。      「很難想像吧?這裡竟然也是『璀燦帝都』瑟克洛的一部份。」像是看出婕娜的心思似的,雷法西昂說道:「堂堂帝國的首都,原本不該出現這種景象的,但是……」      「啊,是雷法西昂大人欸!」雷法西昂話還沒說完,一旁傳來小孩子興奮的聲音,伴隨著幾個人奔跑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了過來。      婕娜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幾個年紀約在六至十歲之間的孩子,帶著興奮而開心的表情,朝著他們跑了過來。      「雷法西昂哥哥!」一個年約六歲的小女孩,看見雷法西昂,更是開心地直接撲了上來,抱住了雷法西昂的腳。      接受孩子們的熱烈歡迎,雷法西昂也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一陣子沒來,你們還是很有精神啊。」蹲下身,雷法西昂摸了摸剛剛那名抱住他的小女孩的頭,環視已經包圍在他身邊的孩子們,笑道。      「當然!我們將來可是要進軍樞院當軍人,跟雷法西昂大人一起作戰殺敵的呢!」一名站在雷法西昂身邊的小男孩握著拳,得意而興奮地笑著說道。      「將來有一天,我也想當帝國四將軍!」另一名男孩說道。      「優可,想快快長大,將來想當雷法西昂哥哥的新娘……」一開始抱住雷法西昂的小女孩,改拉住雷法西昂的手,小聲地說道。      從孩子們興奮的反應,以及無邪的童言童語可以看出,雷法西昂儼然是孩子們憧憬崇拜的目標與理想, 更是他們心目中不敗的英雄。      在婕娜的眼中,雷法西昂受百姓愛戴的程度,不分階層,不分年齡--因為他對社會任何階層的人,都以平等公正的態度對待之。      在一旁看著雷法西昂與孩子們的互動,婕娜明白他是個愛人民,也深受人民愛戴的領導者,心裡對雷法西昂的崇敬也更加多了幾分。      看見站在一旁,帶著微笑看著大家和雷法西昂的婕娜,其中的一名男孩好奇地問道:「雷法西昂大人,你身邊的姐姐是誰啊?」      「那個姐姐好漂亮,是雷法西昂大人的戀人嗎?」一個人發問,其他的孩子們也跟著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猜測起雷法西昂與婕娜之間的關係。      「戀人?什麼是戀人?」一個小女孩天真的問道。      「就是女朋友的意思,將來會一起結婚的人啊!」      「吶吶,姐姐,妳是雷法西昂哥哥的女朋友嗎?」小女孩聽了同伴的回答,立刻跑到婕娜身邊,拉了拉婕娜的袖子,仰起小臉,望著婕娜問道。      「我……」婕娜溫柔地摸了摸小女孩的頭,但是面對小女孩天真的問題,她一時間卻不知該怎麼回答。其實剛剛被「誤認」成雷法西昂大人的戀人,不可否認婕娜的心跳為此漏了一拍,心裡也感到有那麼一點點高興,不過,事實是她和雷法西昂並不是那樣的關係,所以當然也不可能回答說「是」。只是,如果在這麼多孩子面前說「不是」,是不是會損傷到雷法西昂大人的形象呢?雖然她自己也不想這麼回答。      到底在這種情況下,該怎麼回答,才是兩全其美的?不擅長回答這種問題的婕娜,面對孩子們天真無邪的提問,一時間顯得不知所措。      「你們啊,怎麼可以一見面就問淑女這種問題呢?」見婕娜感到十分困惑,雷法西昂開口替她「解危」:「這個姐姐叫做『婕娜』,也是一個很厲害的將軍喔。」      「真的嗎?那就是又漂亮又厲害的將軍了,好棒喔!婕娜姐姐,可以教我們幾招劍術嗎?」聽完雷法西昂的話,孩子們的注意力立刻被轉移,並且用閃閃發亮期待的眼神望著婕娜。      「沒問題。想學的人來這邊。」婕娜笑著回答,拿起孩子們遞過來的木棒,開始教孩子們比劃起來。         就這樣,婕娜與雷法西昂就在瑟克洛第三十一區,與當地的孩子們度過半個午後時光。當兩人離開三十一區的街道,來到近郊一處空曠的山丘時,已經是接近傍晚的時候了。      「抱歉,婕娜。」兩人走到山丘上,雷法西昂突然對婕娜說抱歉。      「什麼事?」婕娜不明白雷法西昂為何道歉。      「剛剛孩子們的問題……造成妳的困擾了吧?」      原來是指那件事啊……婕娜意會,不以為意地笑了笑:「沒關係的。孩子們沒有惡意,我也沒有感到困擾,只是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而己……謝謝您那時替我解危。」      「是嗎?那就好。看妳當時似乎有點不知所措,我還以為,妳是顧慮我,不知該怎麼說『不是』感到困擾,所以才……」      「怎麼會……」      「以後若是碰到類似的問題,不用顧慮我,可以大方地否認的。因這種問題被人誤解,對女性造成的困擾是遠大於男性的吧?」      「是……」婕娜小聲應諾。但其實,與其說她是因為不知如何否認而困擾,不如說她是「不想否認」也不想說謊,所以才不知如何回答。但是這些實話,當然婕娜還是放在心裡,沒有對雷法西昂說出口。畢竟,他是她的上司,對她應該……沒有那種感情才是。      經歷了幾次被問到與雷法西昂的關係,以及對他的感覺的問題,婕娜今日終於意識到,她的確,是對雷法西昂抱持有屬於「愛情」的那種好感。只是,現在想要抓住他的目光,她就得先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將軍才行--對他的感情,就用實質的戰績來呈現吧!這樣,雷法西昂大人也會比較高興吧?婕娜心想。      沒有發現婕娜的心境變化,雷法西昂望著山丘那端,天空上的幾朵浮雲,緩緩開口說道:「婕娜,其實我今天會帶妳去第三十一區,是有些話想跟妳說。雖然對妳來說那些事可能還言之過早,但是,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讓妳知道。」      「是……」婕娜走到雷法西昂身邊,望著他,作好了靜靜聆聽的準備。      「剛剛妳也看到了,同樣都在瑟克洛,住在第三十一區的孩子們,與住在第一區的我們,生活環境有如天壤之別。第三十一區其實就是瑟克洛中所謂的貧民區,而貧民區在全國各地都有,住瑟克洛三十一區裡的人們雖然不致於挨餓受凍,但是其他地方的窮苦人們就不見得還能保有基本的生活溫飽了。而且,生活品質每況愈下的人不在少數,貧民有日漸增加的趨勢……原因就出在於帝國已經病了。」      「帝國……病了?」婕娜不明白雷法西昂指的是什麼。      「沒錯。現今帝國的政治與財政結構變得很奇怪。帝國的政治核心,在皇帝和宰相以下分出三個組織:軍樞院、政樞院、以及法樞院。原本這三院應該各司其職,國家的財源分配也應該是根據三院實際需求來分配;照理說規模最大、管理範圍也最大的政樞院該分到最多的財源,可是現在帝國的財源卻有大半都分配在軍樞院。也就是說,帝國將大半的錢,都投注在軍事上。」      「帝國是軍事立國的國家,所以會把錢集中在軍事上是很自然的。不過我記得上上代的皇帝陛下在位時,就有做過改革,希望除了軍事之外,其它方面也能均衡發展……現今的帝國看起來,各方面的發展也相當平均,看不太出來有太過偏重軍事發展的情況啊?」婕娜感到疑惑。      「那是因為……我將分配到軍樞院的錢,再分發給帝國四將軍,指示他們在轄區以內做必要的建設,所以表面上看起來,帝國的各項發展是平均的,但這不過是一種假象罷了,實際上政樞院並沒有完全發揮應有的功用,教育、醫療、經濟人材不足,也沒有具體的培育計劃,也就是說,帝國的內政其實相當脆弱,只是軍事方面相當強盛,我將分配到軍樞院的財源再轉一部份到必須的建設上,因此才給人一種各方面均強的假象。」      「那麼,這種情況,皇帝陛下和法樞院難道都沒有意見嗎?我記得,財源分配,必須先通過法樞院審議,最後交由陛下決定,才能確定分配情況的……既然您覺得目前國家的內政結構有問題,只要上呈陛下,我想以陛下對您器重程度,他會聽進您的建言的吧?」      面對婕娜的提問,雷法西昂有些感慨地答道:「其實……政樞院和法樞院的大臣們也是意見分歧,陛下雖然並不明言贊成這種分配方式,但是近年來陛下對於軍事方面的預算卻決議得相當乾脆。我不明白陛下再度傾向軍事建國的原因,但陛下微妙的態度,使得這種情況陷入無解的僵局。現在的帝國,就像是只靠一根柱子支撐的大豪邸,表面上看起來華麗壯觀,但是再過數十年,一旦這唯一的一根柱子垮了,帝國將會完全崩壞。而數十年對一個國家來說不會是太久的時間,一旦被他國察覺到這點,帝國將岌岌可危。」         以雷法西昂本人的立場,其實有些事他無法立刻跟婕娜說得太明,只能用比喻的方式讓婕娜明白帝國問題的現況。目前三院,除了軍樞院完全屬雷法西昂掌控之外,其他政、法兩院的大臣們大致分成了三派:一派是親近、支持雷法西昂的人,在議會上對雷法西昂的提議都會投贊成的意見,但是在審議財政分配上,卻會無視雷法西昂的本意,將錢劃分給軍樞院。      另一派是對雷法西昂有所不滿的人,覺得他仗著掌控軍權,而獨攬大權為所欲為。這派人馬常會在議會中與雷法西昂唱反調,只要是雷法西昂所提的意見,一律以「軍人沒必要干涉其他內政」為由否定。其中更有人覬覦雷法西昂掌控的權力,不時想找機會拉他下台,好讓自己接掌雷法西昂的大權,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成功過。      最後一派是就事論事的中立派,不屬於前兩者,只會視情況表達意見,不到最後,無法明白他們的立場為何。由於反雷法西昂派的人數較支持派的人數少了一些,因此中立派偶爾就會成為反對派拉攏的目標,某種程度上,少數的中立派也微妙地左右了帝國政治的走向。      而掌握最終決定權的皇帝本人,近年來似乎有再度傾向偏重軍事發展的傾向,因此雷法西昂所指出的內政問題,並沒有真正獲得皇帝的重視。      雷法西昂並沒有向婕娜說明另外兩院的大臣們對自己的分歧態度,他相信婕娜總有一天也能自己察覺到這點,所以他只向婕娜說出他之所以向她說這些的原因與希望的結果:「婕娜,帝國病了,而且病得不輕。單靠我一個人的力量,無法根治帝國的病源,所以,我一直在尋找能支撐帝國的另一根支柱。如果有一天,我不在帝國了,我希望妳能夠成為支撐帝國的支柱,讓帝國度過難關。」      「雷法西昂大人……」從雷法西昂的話中,婕娜深刻體會到他對自己有很大的期待,可是,她完全無法、也不願去想像,如果有一天,雷法西昂不在帝國、不在她身邊的情況。但是想到雷法西昂所說的,其實也正是自己一開始決定追隨他的目標之一,最後婕娜雖然對雷法西昂話中的「如果」感到一絲猶疑與不安,但仍是開口應諾:「是。如果這是您的希望的話,我會努力達成的。」      「謝謝妳,婕娜。如果可能,我希望我們能夠一起治好帝國,一直和帝國的人民一起,過安和的生活。」雷法西昂笑著對婕娜如此說著,展現在微風與夕陽中的笑容,此時看在婕娜的眼中顯得格外溫柔。      「是。」雖然明白雷法西昂剛剛的話中沒有其他的含意,但是婕娜仍不禁為他那句「希望我們能夠一起」感到開心,下意識地也對雷法西昂露出了一抹屬於少女的美麗微笑。      「……時候不早了,回軍樞院去吧。」雷法西昂說著,拿出了龍笛,召來了自己的座騎古古里,並在坐上古古里的背上後,向婕娜伸出了手:「上來吧。」      「咦?我們要一起坐古古里回去嗎?」婕娜沒想到雷法西昂會在這時要和她共乘古古里回去。      「嗯。突然被我帶到三十一區,又繞到這裡來,妳應該也沒帶龍笛吧?」      「嗯……」      「那麼,上來吧。約會後送淑女回家,是紳士應該做的,對吧?」將手伸到婕娜面前,雷法西昂此時的表情,完全不是上司對下屬制式化表現,而是一個男人對身邊的女伴露出的溫柔笑容。      「……是。」彷彿被雷法西昂富有磁性的嗓音,以及柔和深邃的眼神所魅惑,婕娜一時也忘了他們之間上司與下屬的關係,將手放上迎向自己的溫暖大掌上,讓雷法西昂將自己拉上龍背,安坐在被他的胸膛與雙臂包圍的空間。      兩人就這樣一起乘著飛龍,一邊迎風欣賞晚霞美景,一邊飛向歸途。         而就在這個時候,和雷法西昂在一起,享受著小小幸福的婕娜並不知道,因為雷法西昂對她特別的態度,意想不到的危機,已經悄悄潛藏,並且開始蔓延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