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騎士、宅女、王子(4)

「我知道妳或許需要一些時間接受穿越的事實,不過接下來還會有更多讓妳難以置信的事,勸妳最好先做好心理準備比較好。」林辰鈞知道眼前的女人還在整理並消化自己目前的狀況,不過他也知道,接下來她要面臨的是一堆難以置信又很麻煩的事,因此好心提醒她先做好應變的心理褘備。 「更多難以置信的事?」繼穿越之後還能有更扯的事嗎?黃茈萍望著林辰鈞,心想。 「嗯。老實說,我覺得那根本就是--」林辰鈞話還沒說完,房外的敲門聲卻打斷了他: 「那個……不好意思……聽說女神已經醒了,請問現在方便談話嗎?」門外傳來一個中年男性的聲音,他是這座神殿的主祭,而他身後還跟了一群等著與「女神」說話的人們。 聽見門外的人這麼說,黃茈萍看著林辰鈞,以眼神徵求著他的意見。 「來得還真快。妳覺得可以的話,就讓他們進來吧,我沒意見。」朝房門瞄了一眼,林辰鈞小聲地對黃茈萍說道。 聽見林辰鈞這麼說,黃茈萍初步判斷門外那些人是「安全的」,因此淡淡開口:「請進。」 聽到「女神」應允,門外的一行人便開門而入。 率先走進房間的,是斐迪拉斯卡,也就是此次召喚黃茈萍來到這個世界的國家的國王,而跟在他身後的,是大神殿的主祭,以及斐迪拉斯卡的神職人員。一行人站定在林辰鈞身後,似乎刻意保持著距離,而黃茈萍看著態度莫名很恭敬的一群人,並不知道剛剛帶頭走進房間的中年男人,是一國的國王;對她來說,眼前的這些人是誰根本就不重要,她比較想知道的是,這一群人來找她到底是要幹嘛。 「請問,您現在覺得怎麼樣了?」先開口的是站在國王身後的大神殿主祭。 「嗯,好多了。」黃茈萍一邊看著眾人,一邊回想剛剛林辰鈞跟她說的話,然後,她想到了問題的重點:「我聽他說,是你們把我『召喚』來這裡的,對吧?」 「是的。」答話的是斐迪拉斯卡的國王:「我是斐迪拉斯卡的國王,柯爾多十三世。將您召喚而來的,是我國的神官們。」 「那,請問你們召喚我來到『這個世界』,有什麼目的呢?」這就是黃茈萍想到的重點--這些人應該不致於吃飽太閒,把一個異世界的人硬拉到這裡來。 「喔喔,您問到重點了。原本我們是想等您身體狀況好些,再跟您提這事,不過既然您現在問起,那就容我們說明吧。」國王說著,使了個眼色,示意最高導師過來向「女神」說明「召喚」的目的。 「咳,那麼,請容我塞南爾來為您說明。」斐迪拉斯卡的最高導師塞南爾走向前,向黃茈萍行了禮之後,開始說明:「首先,我就從結論,也就是召喚您的目的說起吧。我們這個世界『伊普里』,自古就流傳著一個預言:當邪神降臨,世界將會化為一片死寂,因此必須自異世界召喚『三神』,只要三神完成『神途』之旅,得到伊普里所有大精靈的力量,就能消滅邪神,解救世界。」 「…………」聽起來還真像一百零一篇小說和RPG遊戲千篇一律的老梗設定,黃茈萍心想。不過吐槽歸吐槽,她心裡對塞南爾的話還是有許多疑問:「你剛剛說……三神,是指除了我和他之外,還要從我們那邊,呃,就是你們說的異世界再召喚一個人囉?」 「是的。但由於每次的召神儀式都需要大量的魔力,因此無法連續或是一口氣由同一群人召喚。所以我們三國的神職人員才會都聚集在這個大神殿,打算共同完成召喚『三神』的儀式。數日後將會由帕拉維拉國舉行最後一次的召喚,召來最後一位的異界神。」 「……為什麼選上我?你們是用什麼根據『選神』的?」先不管那個「神途」是要做什麼,光聽就覺得很麻煩,而一向討厭麻煩的黃茈萍,第一時間想問的就是為什麼像她這樣一無是處的人會被選來當「神」? 而其實,黃茈萍所問過的問題,當初林辰鈞剛來的時候也都問過,但是為了讓黃茈萍了解狀況,加上他心想,或許當初他從另一個國家所聽到的版本,跟黃茈萍聽到的會有所不同,因此林辰鈞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聽著塞南爾與黃茈萍的對答,並沒有插話。 被黃茈萍問到為什麼選上她的塞南爾,先是猶豫了一下,然後才面帶難色地回答:「其實……我們只是遵照精靈們的指示,在預言中的『白月之日』舉行召喚儀式,至於會召來什麼,我們完全不知道……真正原因或許要請示精靈們才知道了。」 也就是說,她和他就像是以隨機抽樣的方式被抽中,然後被抓來這個世界的囉?黃茈萍心裡想著,同時也了解剛剛塞南爾剛剛面有難色的原因--因為他們不是萬中選一,而是隨便亂選的中獎者;換言之,其實誰都能當神,只是她和他比較塞,剛好被召過來而已。 從最高導師那得不到答案,黃茈萍轉而望向林辰鈞:「你也是這樣被召喚來的嗎?」 「嗯。」林辰鈞淡定地答道:「我還問過要怎麼跟精靈們請示答案,結果召喚我來的那國人說,我們自己就有能力跟精靈直接溝通了,用默想的方式。」 「……聽起來好扯。」黃茈萍忍不住吐槽。 「我當時也這麼想,不過我還是試了。」 「咦?」 「結果我聽到一些很小很小的聲音說……」 「說……?」 「我們那個世界的人,大部份都有與精靈直接溝通的能力,所以也沒刻意選誰,只是這個世界進行召喚時,我所在的那個空間正好產生扭曲,所以我才透過扭曲的空間被召來這個世界……理論上來說是如此。那些很小很小的聲音是這麼跟我說的。」林辰鈞說著,兩手一攤:「簡單說,就理論上而言,我們是因為巧合被召來的,就只是這樣而已。」 「……既然如此,你們這些神官不也有跟精靈溝通的能力嗎?為什麼要找我們?那個什麼『神途』的,從你們之中選人去做不也可以嗎?為何非我們不可?」聽完林辰鈞的回答,黃茈萍轉向塞南爾,又問。 「您有所不知。我們神職人員雖然有的人能請示精靈,從精靈那裡得到指示,但是精靈傳達指示的方式無法像和你們一樣,直接以語言的方式表達,而是只能透過某種媒介,顯示意象,然後由我們神職人員從中推測其中意義、請示,反覆此動作,得到精靈真正要傳達的訊息。」 「具體來說,『請示精靈』這動作就跟六合彩求明牌一樣,然後他們這些神職人員就是乩童和桌頭,負責解釋神明出示在香爐、香灰或是其他有的沒有的地方的明牌這樣。」林辰鈞補充說明。 六合彩的乩童和桌頭,還真是具體又好懂的說明啊……黃茈萍意會,但林辰鈞的六合彩比喻,那種莫名貼切卻又有點微妙的感覺,令她突然有點想笑。而林辰鈞只是看了一下瞬間嘴角微微上揚的黃茈萍,接著又繼續說道: 「所以,據他們和精靈們的一致說法是:精靈不能直接傳達意思給他們,所以也無法直接藉由意念同步轉換成力量給他們,而無法做到這一點,就無法從精靈們那得到對抗邪神的力量。所以他們這個世界的人,需要從異界找來能直接與精靈同步溝通的『異界神』,也就是我們,來完成『神途』,對抗邪神。」 「那,所謂的『神途』到底是要做什麼?要怎樣才算是完成?」收起笑意,黃茈萍問出從剛剛就一直聽到的,關於「神途」的問題。 這個問題,可以說是他們被召喚來伊普里最核心的重點,因此當黃茈萍問出這個問題時,一旁的塞南爾便清了一下喉嚨,非常慎重地開口答道:「根據精靈們的指示,『神途』簡單說就是『成為神的旅途』。找出散佈在世界各地的十二位大精靈,並與祂們訂下契約,就能得到祂們的力量;當收齊了所有大精靈的力量,並打倒邪神之後,『神途』就算完成。」 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十二位大精靈……聽起來就是個大工程,似乎不是短時間內能完成的事……黃茈萍聽到這,微微皺起了眉:「那麼,那十二位大精靈位在世界的哪裡?」 「這個……不清楚。大精靈對人類來說,其實一直是傳說般的存在,沒有人真正看過祂們的樣貌。精靈們只說,一切都只能在旅途中尋找線索……」塞南爾再次面有難色地對黃茈萍說出實話。 在世界中找到十二位傳說中的大精靈?這簡直比大海撈針還高難度!說不定找上一輩子也不可能找齊……「那個,你們聽我說。」黃茈萍深吸了一口氣,對著伊普里的眾人說道:「這種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心力的事,我是做不來的;而且我也只是個平凡的女人,沒有你們所要的那種力量,所以我不是你們所要找的『女神』……」像這種情況,還是別妄想當拯救世界的神,把麻煩往身上攬,實話實說才是明智之舉。 但伊普里的人們完全聽不進黃茈萍的話,只認為那些是她的推託之辭,急忙勸說道:「請您千萬不要這麼說啊,女神!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和力量再召喚新的異界神了,而且這一切也都是精靈的指引,絕對不會錯的。請您務必要答應我們,救救這個世界啊!」 看樣子他們是認定非她不可了……黃茈萍非常無奈地看了眾人一眼,再轉頭望向坐在一旁的林辰鈞,只見他同樣以無奈的表情對她聳聳肩,說道:「我剛來的時候也說過跟妳差不多的話,不過……找我來的那國人也是跟他們一樣的反應。總之,那個『神途』,我們似乎非完成不可了……推不掉的。」講到最後,林辰鈞還給了黃茈萍一個「認命吧!」的眼神。 聽完林辰鈞的回答,黃茈萍眼神也跟著死了。怎麼辦?該接受嗎?可是,她完全沒有任何的戰鬥技能,就連一般體能都不怎麼樣,要拿什麼去跟邪神戰鬥?但是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根本也沒有她拒絕的餘地……搞不好她會成為史上第一個壯烈成仁的神也說不定? 看見黃茈萍沉默不語,以為她仍有所猶豫,伊普里的眾人於是接著說道:「會召喚您來,是因為這個世界一個上古的預言,說邪神降臨之前,白月現世,只有三位異界神可以拯救伊普里。原本我們也以為這只是神話,但沒想到白月真的出現了,因此邪神降臨或許就在不久之後,請您救救這個世界吧!伊普里的所有人們,都會支持您、永遠尊崇您、膜拜您的!」 「……你們不用對我太尊崇,更不要膜拜我。」黃茈萍嘆了一口氣,淡然開口:「我只再問你們一件事:在『神途』期間的一切所需,你們都願意負責支援嗎?包括交通、食宿、花費等等。」就算被稱作神,她也還是考慮到了在這個異世界裡基本的生活問題。 「那是當然的!不只是費用,我們還會派遣護衛給您,保護您旅途中的安全,請您放心!」國王柯爾多向黃茈萍斬釘截鐵地保證道。 「沒聽說過神也需要護衛的。」黃茈萍忍不住再次小聲吐槽。 「大概是因為他們也知道,我們原本也只是一般人,所以在完成『神途』之前也需要護衛吧。」林辰鈞小聲地給了黃茈萍一個自己推論的合理理由。 「那個……」看見兩位「神」在切切私語,柯爾多不知道該不該繼續開口說話。 「我覺得頭有點痛,我想休息了。『神途』的事,就交給你們安排吧,我沒意見。反正有意見也沒有用。」黃茈萍看了柯爾多一眼,伸手撐著額頭,說道。 「喔喔,我明白了。那麼,請您好好休息吧,我們這就告退。」聽見女神的應諾,柯爾多如釋重負地露出了笑容,連忙偕同身後的一群神職人員,很快地離開了房間。 斐迪拉斯卡的眾人離開後,房裡再度只剩下黃茈萍與林辰鈞兩人。 「……這樣好嗎?妳怎麼不問他們要怎麼回去原來的世界?」林辰鈞沒有跟著離開房間,只是繼續坐在椅子上,望著黃茈萍,問道。 「…………」黃茈萍沉吟了一下,才回答:「問了也沒用吧。你問過這問題嗎?」 「問了。他們說只知道召喚人來的方式,卻不知把人送回去的方法。」 「那不就得了,所以我沒問是正確的。」 「妳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知道怎麼請神卻不知怎麼送神?」林辰鈞不明白為什麼黃茈萍對這個問題會如此淡定。 「有什麼好奇怪的?小說或是動漫裡不是常有這種劇情嗎?而且,有的人就是真的只知道請神不知道怎麼送神的啊。」看多了日本動漫和許多穿越小說的黃茈萍,回答得理所當然。雖然她對「穿越」這件事發生在自己身上也感到吃驚和不可思議,但是已經發生的事實,一直去想沒有解答的問題也是徒然,她不想花腦力在想這種事情上。 「妳……這裡是現實,不是小說或動漫裡啊!難道妳一點都不想回去原來的世界嗎?」 「……嘛,船到橋頭自然直吧。說到現實,我聽侍女們叫你『日耀大神』,你叫『日耀』嗎?」黃茈萍不想再執著於是否想回到原來世界這個話題,索性話鋒一轉,問起了眼前這個男人的名字。 「怎麼可能。我叫林辰鈞,『日耀』是當他們問起我的名字時,我隨口說出的一個名字。後來他們就一直叫我『日耀大神』了。」 「為什麼要用假名?」 「因為,他們不是提到契約之類的東西嗎?我想,要是冒然說出真名,然後被拿去莫名奇妙訂了什麼怪契約的話就糟了。所以才用假名。」 「原來如此。」黃茈萍點點頭,對於林辰鈞的考量表示贊同。接著她又想到了一件事:「你說你叫林辰鈞……剛好跟以前住我家樓上的一個男生同名呢。」 「咦?」以前住她家樓上?被黃茈萍這麼一說,林辰鈞也想起,以前他家樓下,也住了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女孩,而第一眼看到她時,就莫名覺得她有點眼熟,莫非……「妳在原來的世界……是不是住在台北?」 「嗯。」住台北怎麼了嗎? 「那,妳家是不是住在三樓?」 「嗯?你怎麼知道?」黃茈萍感到有點驚訝。 「妳……是不是叫『黃茈萍』?」聽到連續兩個肯定的答案,林辰鈞要的結論已經呼之欲出。 「欸?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啊,難道說……」聽到對方叫出自己的名字,黃茈萍先是大吃一驚,但隨即想一個不太可能的可能:「你……真的是以前住我家樓上的那個林辰鈞?」 「如果妳以前住台北ⅩⅩ街的某公寓三樓,而且樓上住的是一個父親開計程車的四人家庭,那就是了。」林辰鈞雖然也訝於在異世界巧遇兒時玩伴的巧合,但此時他的神情卻相當平淡冷靜,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就對她的面容有既視感,因此也不意外她原來是他認識的人。 「竟然會有這種事……也太巧了。」黃茈萍此時的表情寫滿不可置信,比她聽到她穿越時還要訝異。 林辰鈞覺得現在眼前的黃茈萍似乎是個相當奇特的人,因為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巧合會讓黃茈萍露出比穿越更驚訝的神情來。「的確很巧。現在的狀況真不知該說是好久不見,還是初次見面……」 「應該是……初次見面吧,在這個世界。」確定眼前的「他」,就是以前住在自家樓上的幼時玩伴,黃茈萍的表情少了幾分冷漠的防備,露出了一抹微笑。「不過,這個世界真是神奇啊……明明就是異世界,但是語言卻能跟我們相通……」 「不,我想這個世界的人們說的應該是另一種語言。之所以我們和他們能和彼此溝通,是因為精靈的關係。」 「因為精靈的關係?」 「嗯。因為我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是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的;然後就在我想著:『誰來告訴我這些人在說些什麼啊?』的時候,突然就聽懂這個世界的語言了。事後問過伊普里的人這件事,他們說那應該是風之精靈們從中幫忙做了語言的轉換,讓我們雙方能用語言溝通。」 聽完林辰鈞的解說,黃茈萍回想剛剛看那些人說話的樣子,的確是像在看中文配音的外國影片一樣,說的是中文,但是嘴型卻跟說的話對不起來。如果是因為精靈從中當翻譯的關係,那他們嘴型跟說的話不一致這一點就說得通了。 「吶,你真的打算去履行那所謂的『神途』嗎?」花了數秒將剛剛得到的所有資訊在腦中消化、整理一下之後,黃茈萍臉色略微沉重地向林辰鈞問道。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該怎麼辦。」林辰鈞說得有些無奈:「先不管當了『神』有什麼好處,但在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我沒有獨立的謀生能力,不照他們所說的去做,我不知道該如何在這裡生存下去。穿越來這裡已經是事實,一味抗拒也不是辦法。而且如果踏上『神途』,有朝一日,說不定有機會從大精靈那裡得到回到原來世界的線索……我是這麼想的。」林辰鈞這麼說,並不是想要說服黃茈萍,而是他個人在無奈的現實下,真實的想法與考量。 「……說得也是。目前的狀況,我們的確沒有選擇的餘地……」黃茈萍低下頭,邊小聲地低語著,邊想著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沉默數秒後,黃茈萍抬起頭,望向林辰鈞,問道:「『神途』的旅程,我們是要一起行動的吧?」 「當然。因為三個『異界神』都必須收齊所有大精靈的力量才行,單獨分開行動沒有意義,所以當然是要一起行動。」林辰鈞邊答著,邊觀察著黃茈萍的表情:「妳……還是不想去嗎?神途之旅。」 「不。」黃茈萍搖搖頭:「雖然剛剛因為覺得太費心力又麻煩,所以想拒絕,不過如你所說的,在這裡沒有謀生能力的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不接受也不行,只好入境隨俗,走一步是一步了。而且……」看著林辰鈞,黃茈萍突然止住了未完的話。 「而且?」側頭看著黃茈萍,林辰鈞面露不解。 「不,沒什麼。總之,從今以後,我們就是在這個世界相依為命的同伴了,請多多指教。」黃茈萍再一次對林辰鈞展露笑容,巧妙地帶過剛剛未完的話。 「嗯,彼此彼此,請多指教。」雖然對黃茈萍未完的話感到好奇,不過看見她臉上顯然有些疲憊的模樣,林辰鈞也沒多加追問,同樣給黃茈萍一個淡淡的微笑,說道:「好了,該說的事大概都說完了,妳再休息一下吧,我先離開了。」 「嗯,謝謝你。」 就這樣,原本已經因為分開而變成平行線的青梅竹馬,在名為「伊普里」的異世界,又有了新的交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