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4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人魚戀曲(20)

  「人魚公主……」      我伸手將那本書從書架上取下,在圖書館裡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上,開始看起這本人人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      和羽崎燈塔的人魚傳說不一樣,這本書的內容,就是大家從小聽到大的,人魚公主愛上了人類的王子,為了待在所愛的王子身邊,不惜用自己的聲音交換雙腳,最後卻因王子娶了鄰國公主,而化為海中泡沫的悲傷故事。      羽崎燈塔的傳說中,青年出海尋找人魚,最後卻沒有再回來過,乍看之下雖然也很悲傷,但是至少還留有兩人可能重逢的想象空間;而童話的人魚公主,則確確實實是一場悲劇的愛情。      我一邊翻看著童話故事,心裡一邊想著:不管是燈塔的人魚、或是童話中的人魚公主,就算最後無法和所愛的人在一起,我想她們應該也不會後悔遇見青年或王子吧……如果是我的話,我反而會很珍惜這段回憶,不會後悔。儘管我不是人魚,但我想著這兩個故事,不知不覺中,自己也融入了人魚的心境……也許,是小時候在迷路時的記憶,以及聽到人魚的故事一直印在我心裡的緣故吧。         「未央?妳在這裡做什麼?」就在我「心不在焉」地看書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旁傳來。      「啊,瑛。」聽到瑛的聲音,我轉頭望向站在我旁邊的他:「我找到了很令人懷念的書。」說著,我把手邊的書亮給他看。      「……人魚公主?」      「嗯。本來只是想看一下,想不到一讀起來就停不下來了。」      「我懂。就算知道結局了,但還是會想看中間過程的細節。」他微微彎下腰,一手撐著桌子,看著我手中的書,說道。      「嗯。『人魚公主』,不管看過幾次,都還是會覺得很悲傷……」看見瑛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剛剛那種代入人魚心境的感覺,此時變得更加強烈。      「與其說是悲傷,不如說是無可救藥。王子太沒用了。」      「你真是……一點代入感都沒有。」我睨了他一眼,想不到他對人魚公主中的王子是這種評價……那,如果是羽崎燈塔的故事呢?「吶,羽崎燈塔也有人魚的傳說對吧?」      「……嗯。」      「羽崎燈塔,好像建好很久了呢……不知道關於燈塔的傳言,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這就不清楚了。珊瑚礁算是很古老的店了,不過那個建在珊瑚礁後面的燈塔,聽爺爺說,在珊瑚礁建好時就沒在使用了。這麼一想的話,應該好久了……」      「這樣啊……」原來,那個燈塔的歷史,比珊瑚礁還久呢?      「說到珊瑚礁和燈塔,我想到一件事。」      「什麼?」      「很久以前,爺爺和奶奶一起開了這家店。奶奶是個愛笑的人,還常常說自己其實是人魚之類的話……」      聽到瑛提起常笑稱自己是人魚的奶奶,我感到有點意外:「人魚?」      瑛一邊說著爺爺和奶奶年輕時的事,臉上也浮現出溫柔的笑容:「爺爺年輕時曾經想當插畫家,常常畫人魚的畫,聽說模特兒就是奶奶。」      「(這樣啊,瑛一定也很喜歡奶奶吧……所以才會常常提起人魚的事……)」如果瑛從小就聽爺爺和奶奶說著燈塔那個人魚與青年的故事的話,我想他對那個傳說,感觸應該格外地深吧?「瑛,你有聽過那個傳說吧?」      「哪個傳說?」      「就是那個,青年與美麗的人魚在海邊邂逅,最後卻被命運分開的故事啊。」其實我確定瑛是聽過這個傳說的,我想知道的,其實是他對這個傳說的想法。從很久以前,我就一直想問他這件事。      「…………」不知為何,聽完我的話,他沒有立刻回應,只是發出一聲像是嘆息的聲音,表情也變得跟剛剛不太一樣,看起來若有所思,似乎還有點……感傷。      聽到他那聲嘆息,再看見他的模樣,我想,他或許也對那個傳說感同身受吧?抱持著這種想法,我自顧自地繼續說道:「不過,結局誰也不知道吧。人魚與青年兩人,最後過得幸不幸福……」在瑛的心裡,對於這個故事的結局,又是怎麼描繪的呢?      「誰知道?不過……」      「不過?」      「如果我是那個青年的話,我就會找到人魚,讓故事有個HAPPY ENDDING。」像是聽到我心裡的疑問似的,他說出了我想知道的答案。      「(啊咧?是什麼呢?這種感覺……)」而他的回答,令我的心裡升起一股奇妙的懷念感。      「怎麼了?」      「剛剛,我突然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我照實回答他:「感覺好像……在以前,我也聽過同樣的話似的……」而在回答他同時,看著瑛的臉,我竟然又將他和故事中的青年聯想在一起……是因為話題的關係嗎?      「那當然的吧。」他說著,突然別開了視線:「……因為,妳就是那個時候的……」      「那個時候的?」      「……沒什麼。」      「(瑛,剛剛明明想說什麼似的……)」我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話只說了一半,但卻對他未完的話感到十分在意。      我們兩人不約而同地停頓了一下,大約一秒的沉默後,先開口說話的人是他:「差不多要開始上課了,走吧。」而他的這句話,代表著剛剛的話題,已經結束了。      「啊,嗯。」我應了聲,跟在他的身後,走出了圖書室。      雖然當下沒有再追問,可是其實直到當天放學,我的心裡卻都在想他那句未完的話是什麼。      放學回家之後,我仍然對他想說卻沒說完的話耿耿於懷,如果一直想下去的話,說不定今晚會為此而失眠也不定?想著,我最後還是忍不住拿起手機,傳了簡訊給他--      「今天在圖書館,說到那個人魚的故事,瑛說的那個結局真的很棒呢。在那之後,你似乎還有什麼話想說的樣子……是我的錯覺嗎?因為很在意,所以才……如果是錯覺的話,你看看就好了,不用理我。(^^b)」      簡訊打到一半,我突然想到,或許他是不想說才突然收了口,因此原本想追問原因的我,也改變了原本要打的簡訊內容。結果,我就傳了這麼一封沒有太大意義的簡訊給他。      原本,我也不期待他會回信,但是沒想到,就在簡訊送出後,我正準備要睡覺時,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而螢幕上顯示的是瑛的來電--      「喂?」接起電話,我的聲音有點遲疑,因為我很意外他會打電話給我。      「是我。」電話那頭傳來瑛的聲音。      「瑛……」他是因為簡訊的關係才回電給我嗎?我想問,卻問不出口。      「吶……六月初……就是下個星期日,妳有空嗎?」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電話那頭的他先開了口。      「嗯,有空啊。怎麼了嗎?」對於簡訊的事,他隻字未提,為此,我感到有一點失望,卻也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那,要不要一起到水族館去?」      「…………」這是……約會的邀約嗎?我可以這麼想嗎?驚喜的心情使得心跳加快起來,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話。      「喂?妳在聽嗎?未央?」沒有聽見我的回答,電話那頭,他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緊張。      「啊,對不起,我有在聽。我去!」      「那就這麼決定了。下星期日,早上十點,在新展翼站見面。」      「好,我知道了。」      「……那,就這樣。妳別想太多,早點睡吧,晚安。」是心理作用嗎?我覺得瑛說著這些話時,語氣格外地溫柔。      「嗯,晚安。」      向他道完晚安,掛上電話,那晚,我雀躍不已的心情,久久都無法平靜下來。         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瑛那時的那句「別想太多」,以及他那溫柔的語氣,其實跟他在圖書室裡那未完的話有著很大的關係。等到我明白他說那些話的的真正原因時,也已經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            總覺得這一回……有點感傷(?)   這回把typing裡的事件寫進來了……   我一直在想,瑛到底是什麼時候認出Daisy的呢?   因為看過這個事件,所以這個時間點讓我一度想了很久(?)      下回預告:要繼續有點感傷的(?)水族館心跳對話(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