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9)

  儘管我對佐伯同學的感覺意識跟過去不一樣,但是我們的相處模式,就算升上了二年級,也沒有太大的改變。      開學日當天放學後,龍子、春日、哈利、我、以及剛好路過的佐伯同學,剛好在校門口不期而遇,在哈利的拉攏下,我們一行人決定一起回家,雖然佐伯同學看起來有一點不情願,但最後還是跟著大家一起走。      「吶吶,大家,你們知道羽崎燈塔的傳說嗎?」途中,春日突然興致勃勃地提起了關於燈塔傳說的話題。      「啊,妳是說展翼市海邊的那個燈塔嗎?」龍子說道:「如果是那個燈塔的話,傳說很多啊,妳指的是哪一個?」      「說到展翼市的羽崎燈塔傳說,當然就是那個啊--人魚與青年相戀,最後卻不得不分開的故事。後來便傳說只要在那裡等待,失散的戀人就能夠重逢啊!」春日說著,眼裡還閃著閃亮亮的光芒。      「啊,那個傳說我小時候也聽過呢。」我附和著春日的話。      「聽過是聽過啦,不過傳說終究是傳說,不是嗎?真正想有心的話,就該用更實際的行動表示不是嗎?」龍子雖然也聽過那傳說,不過卻回答得很有她的風格。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不過,要是真的能夠跟幾乎不可能再相見的戀人重逢,那不是很棒的奇蹟嗎?」春日其實說出了大部份少女對於這個傳說的憧憬,其實就連我,對於這個傳說,也有著相當程度的嚮往。自從小時候聽過那個人魚與青年相遇的故事後,我就一直對那個故事的結局,一直很在意……      自從遇到佐伯同學,並與他開始有所交集之後,我有時會把他與故事中的青年聯想在一起,所以聽著春日提起那個燈塔關於人魚與青年的傳說時,我忍不住偷偷回頭看了一下佐伯同學的反應--      只見他雖然沒有搭話,但是卻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聽著我們的談話。         「那,我等一下還要打工,我要往這邊走了。」當燈塔的話題結束之後,我們一行人走到了叉路口,龍子走向其中一條路,向我們道別。      「嗯,我們也要從那邊回去了,再見啦,佐伯、月波。」接著,哈利和春日也朝著另一條路走去。      「嗯,明天學校見了。」我向大家揮了揮手,目送大家離開之後,叉路口便只剩我和佐伯同學兩人。      接下來,雖然他很自然地陪我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但是卻沒有開口跟我說話,反而仍是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慢慢走在我的身邊。      看見他心不在焉,破綻百出的樣子,我突然興起了想捉弄他一下,讓他回神的念頭:「吶,佐伯同學~」我故意學學校裡那些女同學的口氣叫他。      「…………」但是他的表情並沒有改變,似乎沒有聽到。      「佐.伯.同.學?」不信邪,我又試了一次。      「…………」依然沒反應。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      「吶……回神吧,王子殿下--」      「……別用那種稱呼叫我!」我話還沒說完,一記手刀便落在我頭上。      「會痛欸!你幹嘛突然使用暴力啊?」我摀著頭,瞪著他抱怨道。      「是妳自己不好吧,誰叫妳要亂叫!」      「我哪有亂叫?學校裡那些女生的確都是這樣叫你的啊。」      「那些女生是那些女生,總之,就是不准妳這樣叫!」      「為什麼?為什麼只有我不准?」我不滿地嘟起嘴瞪他。      「不為什麼。不准就是不.准!」      「真是……」什麼叫「不為什麼?」他這樣說,會讓我很在意欸!真是太過份了--「瑛是笨蛋、暴君、小氣鬼!」      「隨便妳怎麼說--等等,妳剛剛說什麼?」原本邊走邊說話的他,突然停了下來,有些錯愕地望著我。      「笨蛋、暴君、小氣鬼。」我很自然地再重複一次「剛剛的話」。      「不是那個啦……我是指再前面那句。」      「再前面那句?」我側頭想了一下,他是指一開始的字嗎?那句一開始的字就是……「瑛……。」      「…………」      「果、果然不行嗎?這樣叫你……」原本剛剛是基於想氣氣他,所以才故意叫他名字,不過現在他這樣突然一臉正經地沉默下來,讓我不由得開始緊張起來--我是不是,真的踩到他的雷了?      「不,也不是說不行……」      「如果你討厭我這樣叫你的話,不用勉強的……」      「怎麼可能!不,我是說……如果是妳的話……我不反對妳叫我名字。」      「這樣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起來好像有點慌張,不過看樣子他似乎沒有生氣,於是我也鬆了一口氣。雖然有一半是誤打誤撞,不過對於他願意讓我以名字稱呼他這點,我感到有一點高興。「那個……瑛。」      「幹嘛?」      「其實我……」趁著現在的氣氛不錯,我想跟他說,我常常把他跟故事裡的青年聯想在一起,也想聽聽他對這個故事有什麼看法,但是一對上他正看著我的雙眼,我的心跳就瞬間加快,想說的話突然都亂成一團,不知該怎麼開口。      「嗯?怎麼了?」      「關於那個人魚與青年的故事,其實我……」      就在我好不容易重新整理好思緖,想把後面的話一口氣說完時,一個聲音突然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啊咧?大姐姐和佐伯哥哥?你們站在這裡做什麼?」      「小、小遊?你怎麼會在這裡呢?」為了掩飾剛剛那不自然的氣氛,我只好轉移話題。      「這裡是我回家的必經之路啊。」小遊歪著頭,看著我們:「你們的臉好像有點紅欸?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有、有嗎?我沒事的。」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我摸了摸自己的臉,的確是有一點點發熱……      「是嗎?那佐伯哥哥呢?」      「我?我很好啊。啊,對了,我還得趕回去幫忙開店呢,不能再聊下去了,再見!」被小遊問到的瑛,匆匆丟下了這句話,便像是逃走一般地快步離去。      「佐伯哥哥,依然還是這麼忙呢……」目送著瑛離開,小遊說著。      「……是啊。」雖然剛剛那是離開的藉口,不過瑛的心力,有大半放在珊瑚礁的事情上,這是事實。      「大姐姐,妳今天不用去打工嗎?」      「嗯……」今天不是我的打工日。其實如果可能,我很想多增加一些和瑛在一起的時間,哪怕只是在一起工作也好,或許我和他之間的距離,能夠再拉近一些也說不定。但是,對現在的瑛而言,我想除了珊瑚礁之外,他的心裡也容不下其他的事物吧……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剛剛沒有因為一時衝動,而把那些話說出口真是太好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將心中那些突然冒出來的小小糾結忽略掉,我對小遊笑著說道。      「嗯!」         升上二年級的第一天,我在自己的心裡發現了新的東西--      那是因為喜歡一個人而衍生出來的,小小的貪心。 ======================== 欺負(?)笨笨的佐伯瑛果然很歡樂XDDDD(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