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38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志那都之志(23)

  至此,豐臣與德川兩家已走到了勢不兩立的地步,勢必得有一方從爭奪天下之路退出,否則真正的泰平之世不會到來--這是此刻全天下的諸候們都有的共識。諸候們有的欣賞石田三成的忠義與直接;有的則是看中德川家康高明的手腕及廣大的人脈,看準天下最後一定歸這兩人其中之一所有,因此紛紛各自表態其支持的一方。      天下因此衍生出最大的兩個勢力:一邊是由石田三成所主導的西軍,而與之對立的另一邊,則是由德川家康所領導的東軍。          上京一會,使得石田三成一度陷入九死一生的境地,但也正如同他之前所說的,就因為這一會,德川家康的本意顯露了出來,因此也給了石田三成對德川家康出兵的理由。      石田三成與島左近從京洛回到佐和山城後,靜默了好一段日子,一方面觀察德川的行動,一方面是養精蓄銳,以找到最佳時機,向德川報企圖在京洛暗殺三成的一箭之仇。      在京洛救出三成之後,直江兼續也知道三成想找機會消滅已對豐臣家造成重大威脅的德川,而德川也同樣對上杉造成不小的壓力,因此兼續便順勢與三成合作,訂定了一個計劃:      先由直江兼續引誘德川家康到會津,然後石田三成再率軍與直江兼續一起,在德川落腳的近江國石都宿前後夾擊德川家康。      一開始計劃還算順利,但是沒想到開始之後,德川竟然無視做為誘餌的上杉軍,反而領軍往西前進,似乎是打算越過杭瀨川,直接與石田三成對峙。      夾擊德川家康的計劃突然生變,身為軍師的島左近也立刻向石三成提出了新的策略:既然德川打算越過杭瀨川而來,那麼就在杭瀨川給德川的東軍來個奇襲,重挫敵軍之餘,也能提升已方的士氣,更可以趁此機會,報之前在京洛被德川算計的一箭之仇。      島左近的提案很快地被石田三成所採用。      從東、西兩軍目前的所在地與集結情勢看來,這一戰不但是石田三成對德川的復仇之戰,更可視為未來兩軍決戰的前哨戰。只要在此戰中大幅提升士氣,無異是為未來的決戰多增加一個優勢。因此,島左近決定以「完勝」為目標,要在杭瀨川重挫東軍主軍以外的部隊。      據探子回報,隔著杭瀨川,東軍目前的軍隊是以有馬豐氏與中村一榮為主,直接進攻並非不能取勝,但是考量到東軍後方可能還有援軍,而且目標是取得完勝,以大幅提升自軍的士氣,因此島左近決定將敵軍引離營地再合同自軍,將敵人一網打盡。      島左近的作戰計劃,是先派蒲生賴鄉與明石全登作好埋伏,然後他自己則率兵向敵主將有馬豐氏與中村一榮挑釁,引誘他們出砦作戰,之後再與伏兵聯合,將敵軍全數殲滅。         戰鬥開始後,一切都照著作戰計劃順利地進行著。率軍追擊島左近的中村一榮,在杭瀨川遭到遭到蒲生賴鄉的埋伏,而島左近看準時機,回軍夾擊,中村一榮的部隊因此陷入苦戰;而接穫中村苦戰的消息,有馬豐氏欲前去支援,但不料卻在半途遭到島左近事先安排好的伏兵,明石全登的突擊,因而不但無法支援友軍,反而連自身也同樣陷入苦戰。      驚覺中計的中村一榮,雖曾試圖想要退回砦內重整態勢,但是島左近也早已料到敵人的反應,因此在自己領軍圍剿出擊的敵軍時,同時也指示立花誾千代與島津義弘兩名猛將,兵分兩路,一人領兵攻下敵人在杭瀨川附近中央與南邊的營砦,一人負責封鎖東南方敵軍撤退的據點,徹底封鎖敵人的退路。      在將中村一榮的部隊殲滅大半之後,島左近為防戰局突然有變,因此交待蒲生賴鄉繼續攻擊中村一榮的軍隊,直至殲滅對方為止;而島左近自己則領軍前往敵軍可能增援的地點查看,順便看看沿路是否有需要支援的已軍,有必要的話,也可以適時出手幫助,以有利於戰況的推進。      就在島左近往東南方的據點移動時,中途經過了杭瀨川中央附近的敵砦,而自軍的立花誾千代正與敵軍交戰中,準備照計劃奪下該營砦。          「如何,需要幫忙嗎?」看見正在指揮作戰的立花誾千代,島左近走上前問道。      「不需要。不過就是這種程度的敵人而已,不足為懼。」看了島左近一眼,立花誾千代從容答道。      「哈哈,我看也是呢。」早料到誾千代會如此回答,島左近笑了笑,看了誾千代一眼,有感而發道:「過份的強悍是罪……美麗也是一種罪呢……」      「嗯?」誾千代不太懂島左近的意思,轉頭疑惑地看著他:「是……嗎?是這樣嗎?」島左近的意思是在稱讚自己吧?誾千代心想。      「哈,妳真是個有趣的女孩。」誾千代的反應,令島左近忍不住笑了出來。      「……?」哪裡有趣?誾千代依然不能理解島左近的話,只是側頭看了他一下,隨即就把注意力放回戰鬥上,沒有再跟島左近搭話。         島左近見誾千代的戰況沒有問題,因此決定先行抄近路到東南據點去查看有無異狀,但才一個轉身,便看見本來應該在本陣的石田三成,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而且模樣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太高興。      「殿下?您怎麼會在這裡?」三成殿下應該鎮守在本陣才對啊?對於三成的出現,島左近略感訝異。      「我來察看戰況,不可以嗎?」瞪了島左近一眼,石田三成冷道。      石田三成此時的態度之所以會這麼惡劣,是因為原本待在本陣的他,有些擔心島左近與其他人的戰況,因此趁著戰局剛開始,本陣還算安全時,打算出去察看一下負責誘敵的島左近的情況,沒想到從得到的消息來到這個砦裡,看到的卻是島左近和誾千代相談甚歡,而且誾千代看起來還有些反常的樣子。      「美麗也是一種罪過。」這算什麼?對女性說這種話,跟調戲沒什麼兩樣了吧?而且還笑得很開心的樣子……想到自己看見的這一幕,石田三成的心情可以用惡劣透頂來形容。      「殿下……」雖然知道三成好像在生氣,但卻不知道三成生氣的原因,島左近有些無奈,只能對石田三成說道:「現在的戰況雖然對我軍很有利,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您還是先回本陣去鎮守比較好……」      「不要。既然現在的戰況有利,我想視察完一圈再回去。」瞥了島左近一眼,石田三成不悅地答道。      看見三成的模樣,島左近知道他現在在鬧彆扭,說什麼也很難聽得進去,因此也只好無奈地順著三成,跟著他走出了幾乎已經被誾千代攻下的中砦,轉而往北走去。      「殿下,北砦的話,有由北向南進攻的島津負責,如果要巡視的話,優先到東南方的據點視察吧?那裡是敵軍的退路,我滿在意那裡的戰況的。」      「在意的話,那你就過去啊!我比較在意島津的動向,想過去看一下。其他人都交給你就好了。」明明心裡就不是這麼想,但石田三成硬是對島左近說著違心之論。      三成的話,令島左近十分無奈。他知道三成是鬧彆扭才會說這些話,但身為一個總指揮,總是不該說出這樣有顧此失彼之嫌的話來,於是只好對三成勸諫道:「殿下,不珍惜每個人的話,是無法打勝仗的喔?」      「如果你覺得跟著我會輸的話,那你就到會贏的那一邊去好了!」見島左近似乎不是很在乎的態度,又扯到「輸贏」這個他最敏感的話題,石田三成一時氣結,賭氣的話瞬間一股腦衝口而出。      然而話才剛說出口,石田三成便後悔了,但卻不知該怎麼跟島左近解釋才好……剛剛的話,一定惹怒他了吧?      只是,島左近並沒有如三成所想的一般發怒,反而對著三成露出了溫和的微笑:「我不會放下殿下不管的吧。」      「……我知道。」是的,左近不會放下自己不管的,不管是什麼時候、不論發生了什麼事--三成一直都如此相信著。就因為如此相信著左近,所以才會仗著他對自己的溫柔和包容,對他做出許多任性的言行。「……對不起,左近。」      「您不需要道歉,殿下。」不論三成說了什麼,自己早就決定要一輩子保護他。熟知三成性子的島左近,面對三成的笑容裡多了一點溫柔:「我先跟您到北邊看看,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請您先回本陣,剩下的就交給我辦吧?」      「嗯。」知道左近這些話是因為體貼自己才說的,石田三成應諾,便和島左近一起走向北砦,看見戰況穩定之後,石田三成便照說好的由北路折回位於西南方的本陣,而島左近則繼續照原訂計劃,朝著東南方,敵軍撤退的據點前進。             而就在西軍戰況節節勝利的同時,東軍側也收到戰局不利的消息。      為了預防全軍覆沒的清況發生,離杭瀨川尚有一段距離的德川家康,立刻調派心腹大將--服部半藏與本多忠勝,要他們兩個人領軍去支援杭瀨川的部隊。如果戰況真的無法挽回,至少也要爭取讓自軍撤退的時間,絕不能讓西軍的如意算盤得逞。      本多忠勝與服部半藏領命,於是帶領援軍,朝著雙方正在交戰中的杭瀨川前進。      本多忠勝與服部半藏行軍兵分兩路前進,本多走北路,打算經由北砦,朝著中央進攻,如果可能的話,便一路攻向西軍本陣,迫使西軍撤兵;而服部半藏因為上次在京洛的經驗,因此決定親自對付最礙事的島左近,由部下的回報得知島左近的位置之後,便領兵直取島左近。         在島左近封鎖東南方據點之後沒多久,本多與服部的部隊也已經離杭瀨川不遠;而當島左近接獲敵方有增援的報告時,本多與服部的軍隊已經出現在預定的地點。      「報!北邊和東邊,同時出現了敵人的部隊!敵將是……本多忠勝與服部半藏!」      「嘖!德川那老狐狸,果然還是派援軍來了,而且還是派那兩人……哼。」雖然對於德川家康派遣援軍並不意外,但島左近有點意外德川會把兩個心腹大將同時派來,由此可見德川家康對天下、對打倒西軍、打倒三成的執念有多深!不過,有他島左近在的一天,他絕不會讓德川的野望得逞的。「知道兩人的前進方向跟目標嗎?」島左近向探子詢問道。      「報,本多軍朝由中央往西邊前進,目標似乎是我方本陣。而服部軍,正朝著這裡而來……」      「也就是說……本多的目標是三成殿下,而服部的目標是我嗎……?」島左近思考數秒。「傳令下去:「島津、立花兩軍立刻回防本陣,其他部隊若是已殲滅敵軍,也立刻回本陣支援!」      「是!」傳令兵領命,但倒忍不住發出疑問:「請問……不需要分派一些部隊支援您嗎?」      「不需要!本陣和殿下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快去!」      「是!」            服部半藏之所以會把目標設定成自己,是因為不想讓自己阻撓本多忠勝取三成殿下的性命吧?算算時間,三成殿下現在應該已經快回到本陣了才是……最壞的情況,很有可能在回本陣途中就碰到了本多忠勝的軍隊也說不定。      不過,德川軍這次恐怕是有所誤算了。因為三成殿下的身邊,已經不是只有他島左近一個人而已!在這個天下,認同三成殿下理念的人有很多,因而集結成了現在的西軍;現在的這個時候,正是西軍向東軍展現團結與實力的最佳時機!         --儘管心裡仍是掛念著石田三成的安危,但是島左近仍選擇了相信三成、相信戰友。而現在他所能對三成與戰友做的最大、最好的支援,就是盡速擊倒朝著自己擊襲而來的敵人,服部半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