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騎士、宅女、王子(3)

要治療「女神」身上的傷勢,必須先把她的衣服換下來才行。可是「女神」身上的奇裝異服,跟他們穿的衣服構造完全不一樣,侍女們想要替「女神」更衣,卻不知該從何下手;動作太粗魯,也怕令「女神」的傷勢惡化。苦無辦法之下,侍女們只好向神官詢問該怎麼辦,希望神官們請示精霝給予指示。 很快地,神官們從精靈那有了答案--找同樣是異世界的神,就能得到解決。 於是,與「女神」黃茈萍同樣來自異世界,早黃茈萍數日來到「伊普里」這個世界的「神」,就這樣被叫到了「女神」黃茈萍所在的房間,而房裡除了「女神」,還有兩名服侍的侍女,正等著他的指示。 「『日耀』大神,那麼,就拜託您了。」侍女們用期待的眼神望著「日耀大神」,希望他能指示她們該怎麼做。 被侍女們稱為「日耀大神」的「人」,其實是一名年輕男性,名叫林辰鈞。在來到這個叫「伊普里」的世界之前,他只是個普通人,一個每天準時上下班的平凡老百姓。哪裡知道,幾天前發生了一場莫名奇妙的意外,然後他莫名奇妙地來到了這個世界,還莫名奇妙地被這裡的眾人稱作「大神」,現在又莫名奇妙地被叫來這裡幫忙治療傷患……林辰鈞仰頭對著天花板大嘆了一口氣,不過短短幾天,他的人生整個變得莫名奇妙。 「就說了我不是醫生,拜託我也沒用啊……」有些無奈地被推到床邊,林辰鈞邊念著,邊轉頭看了下床上的傷患--那是一名跟他年紀差不多的女性,看她也是黑髮黃皮膚,應該跟他一樣是亞洲人;再看她的衣服上有血漬,應該要快點做處理才行……但是這兩個侍女卻用求助的眼神看著他,敢情是她們連急救措施也不會嗎?「妳們碰到了什麼問題?」雖然很無奈,但林辰鈞還是耐著性子問道。 「那個……『女神』身上的衣服,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卸下……」其中一名侍女怯怯地答道。 「啥?衣服?」聽完侍女的回答,林辰鈞又轉頭望向躺在床上的「女神」,本來他想說衣服就直接撕破就好了,反正已經弄髒了,但是現在他仔細一看,「女神」身上是穿了毛線背心,裡頭是白色襯衫,下半身則是牛仔褲。背心是已經被脫下來放在一邊沒錯,但是那沾了血襯衫和牛仔褲,都不是能輕易用手撕破的布料,而太粗魯又怕對病患造成二度傷害……「……我知道了,幫忙脫下她的衣服對吧?照我的方法做吧。」嗯?這句話怎麼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是。」 見侍女們準備就緖,林辰鈞轉過身,背對著床,不去看床上的女傷患,對侍女們下達指示:「首先,先解開她襯衫……就是上衣的鈕扣。」 「鈕扣?」第一次聽到的名詞,令兩名侍女側著頭,一臉不解。 聽見侍女充滿疑惑的口氣,林辰鈞只得轉頭走向床邊,指著「女神」上衣上的白色扁平圓形狀的小物品,「這個,就是鈕扣。」 「這個要怎麼解開?」侍女們第一次看見「鈕扣」,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開」它。 「呃……」好問題,要怎麼解開?解開鈕扣的動作很容易也很平常,但是突然要對完全不知道鈕扣作用的人,以口語解說要怎麼「解開鈕扣」,卻出乎意料地難。語塞的林辰鈞與侍女們對看了一下,又望了傷患一眼,當下,他決定--還是親自示範,不,應該說「幫忙」解開鈕扣比較快。 於是林辰鈞指示侍女們將傷患扶好,然後他走到床邊,動手解開她身上的第一顆鈕扣給侍女看,「像這樣解開,懂了嗎?」這種動作加上這種台詞,怎麼看都很可疑,如果是在原來的世界,絕對會被稱之為「變態」--林辰鈞一邊解開扣子,心裡一邊無奈地想著。 侍女們看見林辰鈞的「示範」,立刻意會,於是很快地便解開了女傷患衣服上所有的鈕扣,然後把那件襯衫脫了下來。當然,脫下襯衫的過程,是在林辰鈞轉過身背對著她們的情況下完成的。 然而,上衣是順利脫下了,但是林辰鈞的苦難還沒結束-- 「那個……」 「又怎麼了?」背後傳來侍女的猶疑的聲音,林辰鈞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個鈕扣下面的……是什麼東西?女神下半身穿的衣物,光解開鈕扣還是拉不下來……」 林辰鈞轉頭看向侍女手指的地方,不好的預感應驗了--這個世界,果然不知道什麼叫做「拉鍊」。 只見侍女們疑惑看著女傷患牛仔褲上的拉鍊,林辰鈞立刻知道,他必須教會她們怎麼脫下這個世界原本並不存在的牛仔褲…… 林辰鈞轉身背對侍女,出聲指示:「鈕扣下面,不是有個小小突起,可以用手指抓住的東西嗎?抓住它,往下拉,就可以解開了。然後再照脫裙子的方式將那件衣物脫下來就行了。」該死,他這輩子沒說過這麼像變態台詞! 「啊,真的,能脫下來了。」 「那,現在沒我的事了,我可以走了吧?」不會再有問題了吧…… 「請、請等一下……」 「又怎麼了?不是該脫的都脫了嗎?」這句話一說出口,林辰鈞立刻感到自我厭惡,因為他覺得自己真的離變態不遠了…… 「是、是的……我們只是想問……」侍女們唯唯諾諾地發問:「女神身上最後這件像胸甲又好像不是胸甲的……衣服,該怎麼脫?我們想治療好後,幫女神全身換上乾淨的衣物……」 像胸甲卻又不是胸甲的……那不就是……女性的內衣嗎?想到這,林辰鈞的表情囧到了最高點:「那『衣服』的背後……應該有像鉤子一樣的東西,解開就好了。有事,等她換好衣服再叫我!」說完,林辰鈞便紅著臉,逃也似的離開了房間。 可惡,剛剛他大概說完了他這輩子所有最猥褻最糟糕的話! 雖然是為了幫忙療傷,情勢所逼,但是再待在那個房間,教侍女如何替人脫衣,他真的覺得自己活像指導拍Ⅹ片的變態色情狂了! 「(是我太糟糕了嗎?回去冷靜一下吧……唉。)」林辰鈞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帶著一張微紅的囧臉,拖著十分無奈腳步,慢慢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 翌日一早,林辰鈞又來到了那個和他來自同一個世界的「女神」的房間。 這次並不是因為有什麼問題而被找來,而是他自己想要來見她。 在這個異世界裡,就算這名女性也許和他不同國家,但也是和他來自同一個世界的「同鄉」。就立場上而言,他們是最接近的,因此就算他們在原來的世界沒有交集,但在這個世界,他們或許得一起為自己未來的命運奮鬥,來關心一下未來的「同伴」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話說回來,眼前這個女人,看起來似乎有點似曾相識……可是他應該不認識她才對……她的容貌對他而言是陌生的,但是為什麼,他會覺得好像在哪看過她? 是因為現在身處在這個完全陌生的異世界,所以才會覺得跟自己來自同一個世界,又同樣是亞洲人的她,看起來格外熟悉親切嗎? 就在林辰鈞坐在床邊,思考著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各種問題時,床上昏迷的女性也開始有了反應-- 緊閉的眼皮微動,接著緩緩睜開,似乎花了一點時間適應映入眼中的陽光,然後一雙有些迷濛的黑色眼瞳,開始張望四周的情況…… 白色挑高的天花板,旁邊有一排被藍色窗簾擋住的窒戶,還有看起來很高級的木製家俱,很像是出現在電影中歐洲貴族使用的那種,但又好像有點不一樣……看得出來,這裡是間很高級的房間,但這裡不是她的房間,也不像是醫院……她是不是,還在作夢? 「妳醒了?」從旁邊傳來男性的聲音,令剛醒來還摸不著頭緖的黃茈萍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 「這裡……是哪裡?」腦袋還不是很清醒的黃茈萍,想確認自己現在到底是不是在作夢。 「這裡……說來話長。」聽見黃茈萍醒來時,說的是中文,林辰鈞鬆了一口氣之餘,更有些高興真的遇到了「同鄉」。「妳到這裡來之前,似乎發生了一些意外。妳還記得昏迷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嗎?」為了讓這位「同伴」儘快進入狀況,不致於陷入混亂慌張的情況,林辰鈞試著用引導的方式讓她理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昏迷之前……」昏迷之前,她記得自己好像是坐著計程車,正趕著赴約,就在快到目的地的時候,突然看到一輛轎車撞了過來,然後之後的事她就沒有印象了……中間在意識朦龍中,好像有看到一堆奇裝異服的人圍著她,後面還看得見高高的半透明天花板,但是那應該不是現實……再醒來,就在這裡了……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我只記得……搭計程車赴約途中,發生了車禍,然後我好像就陷入了半夢半醒的狀態,中間好像有看到很多奇怪的人圍著我,但現在醒來又在這裡……我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裡到底是哪裡?」 聽了黃茈萍的敘述,林辰鈞對她怎麼來到這裡的過程已心裡有數,再加上聽召喚的那些人說,她剛來時有睜開過眼睛一下,又立刻昏了過去,於是了解了整個事情的經過。「……我大概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簡單說,妳是在發生車禍意外的同時,被『召喚』來到這個世界。因為受了傷,所以在剛來的時候雖然有醒來一下,但馬上又昏了過去,於是眾人就把妳送到這個房間休養,而妳就一直昏迷到剛剛才醒過來。」林辰鈞將整理出的重點向黃茈萍解說道。 「『召喚』到這個世界?你在說什麼?」什麼召喚?又不是在打電動。這個人怎麼回答得這麼莫名奇妙?還有,這裡是哪裡?莫非……她已經死了,這裡是死後的世界嗎?如果是,那直接跟她說她已經死了不是比較快?黃茈萍用奇怪的眼神瞥了林辰鈞一眼,然後再次仔細地看著自己所在的房間,這裡真的怎麼看都不像醫院,真要說,倒是有點像RPG遊戲中,某些高級旅館的房間…… 「我知道妳覺得很莫名奇妙,因為我剛來的時候也是。」林辰鈞對黃茈萍的反應不以為意,因為她會有這種反應很正常。想想幾天前自己剛來的時候,也花了好久的時間,才能消化並接受自己「被召喚到異世界」的事實。「總之,這裡不是妳原來的世界。而是一個叫『伊普里』的世界。」 「『伊普里』?你在開玩笑吧?看你的樣子和說話的語調,你明明就是台灣人啊?」 「我是台灣人沒錯。不過沒人規定台灣人就得待在台灣吧?」這對話好像有點蠢……林辰鈞皺眉。 「蛤?你的意思是,這裡不是台灣囉?」 「剛剛就說過了,這裡是一個叫『伊普里』的世界。妳現在在的地方是位於這個世界正中央的一座大神殿裡。」 見林辰鈞說話的樣子很有條理,也不像是在開玩笑,黃茈萍腦子裡開始閃過一個不太可能的可能,又問:「那,你這個台灣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跟妳一樣,也是被『召喚』到這裡來的,只是時間早了妳幾天而已。」 「發生車禍、被召喚、來到異世界……不可能吧……」黃茈萍瞪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地望著林辰鈞。 只見他一臉無奈地回望她:「我剛開始也覺得不可能。」 「……難道說,這就是小說和漫畫裡常出現的那種情節--我穿越了嗎?」 「是的,妳穿越了。」 ====================================== 嗯……我並沒有存心要欺負某鈞的意思喔XD(毆) PS:以上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意外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