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神錄【第三十六章】~宣言、隱藏、少女心~

  「吶,婕娜,妳覺得這兩件搭起來好看嗎?」兩人逛進一家頗為有名的店裡,西玲拿起一件白色上衣和一件紅色的迷你裙在身上比了一下,朝著婕娜問道。      「嗯?不錯啊。可愛中帶點性感,滿適合妳的。」婕娜側頭看了一下,答道。      「那……雷法西昂元帥喜歡這種打扮嗎?」      「欸?」西玲突然提到雷法西昂,令婕娜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是問,雷法西昂元帥喜歡什麼樣的打扮啊。」西玲重複了一次剛剛的問題,接著似乎想到了什麼,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妳該不會……只在他面前穿過制服或軍裝吧?」      「咦?對啊。」婕娜愣了一下,答道:「我們現在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見面也都是在工作的場合,身為軍人的我們,當然就是穿軍裝啊。」      婕娜答得理所當然,但西玲卻露出狐疑的表情:「也就是說……你們現在只是單純上司與下屬的關係,所以妳不知道雷法西昂元帥私底下的喜好,也沒想過要去了解,是嗎?」      「嗯……為什麼突然問這些?」對於西玲的問題有些遲疑,但婕娜仍是照實回答。不過對於西玲問這些問題的動機,婕娜卻有些在意。      「……不,沒什麼,只是隨口問問。」西玲閃過一絲若有所思的表情,頓了一下,說道:「逛到現在,我有點餓了,我們去吃點東西吧,婕娜?」      「好啊,走吧。」雖然對西玲的話多有疑惑,但婕娜仍依言帶著西玲到城中一家風評相當不錯的餐館用餐。          用餐席間,婕娜想到之前西玲跟她說過,她對雷法西昂所抱持的,身為女人的夢想,因而聯想到,剛剛西玲會問那些話,說不定就是因為之前的那個原因……想到此,原本不打算再繼續那個話題的婕娜,仍是無法不在意西玲的話,因此忍不住開口:「西玲。」      「嗯?」      「之前在亞德倫的實戰演習時,妳提起過,關於對雷法西昂大人的執著,以及身為女人的夢想,妳來帝國,是不是想要……實現夢想?」最後一句話,婕娜猶豫了一下才問出口。      「……算是吧。我來帝國,一部份是來找妳敘舊,一部份的確就如妳說的,想要……追尋、實現夢想。」西玲輕啜了一口飯後的飲料,「雖然我的夢想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實現的事,但是今後我會在工作之餘,努力追尋自己要的其他東西。」      「是嗎……」意思就是,西玲確實想以一個仰慕者的身份,接近雷法西昂大人……理解到這一點的婕娜,心裡升起一股莫名的焦躁,悶悶的,總是冷靜的思緒此時卻糾結在一起,怎麼也無法平靜地理出頭緒。      見婕娜若有所思,西玲又繼續開口:「……我不知道妳對雷法西昂元帥的感覺是單純對上司的尊敬,還是有其他的感情而不自知;不過不管是哪一種,對我來說,友情與愛情是兩回事。妳是我的好朋友,這是無庸置疑的;但是,就算和妳喜歡上同一個人,我也還是會採取主動積極的態度。友情歸友情,愛情歸愛情,自己想要的東西自己最清楚,當然要自己主動去爭取。」      「…………」婕娜默默地聽著西玲的陳述,對於西玲的這種想法,其實她也頗有同感。      「當然感情這種事,並不是單方面努力就一定有回報的,還得看對方的心意而定。但是,我不會因為跟好友喜歡上同一個人,就主動放棄追求的權利……」      「……等等,西玲。」心思有些混亂的婕娜,忍不住打斷西玲的話:「妳怎麼說得好像我已經喜歡上雷法西昂大人似的……」      「不管是不是,我只是想跟妳聲明我的想法。」不等婕娜把話說完,西玲接話道:「我們是朋友,各自選擇了自己的路、自己的人生;有朝一日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那都是個人自己的選擇,哪怕我們想要的是一樣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並沒有錯。正因為是朋友,所以我希望妳能理解我的想法。」西玲這麼說著,但心裡卻有著更多、更深的想法。      在因為工作關係,而來到克羅倫斯帝國再度與雷法西昂有所接觸時,西玲便打算藉此機會,觀察著雷法西昂的言行舉止、性情人品。         她曾經試著問過克羅倫斯一些低階、中階的軍人、以及一般的民眾,對於雷法西昂看法和評價,尊敬、服從、愛戴,是所有人一致的反應,甚至,有的人還到了崇拜誓死效忠的地步;而如果是女性軍人,多少都聽得出對雷法西昂有好感。由此可知,雷法西昂在帝國受到各個階層、各種職業人們的信賴與擁戴,是個非常有人望的統帥。      再看到他與人應對的態度,溫和明理卻又不失威嚴,不必擺架子也有股渾然天成領導的氣質。於公,不管對待男性或是女性下屬,一律以溫和、明快、不冷不熱的態度平等待之;私下,看他與萊爾相處的情況,感覺就像是親友一般,自然而不造作;而據和雷法西昂相處過的人說,因為他的溫柔和細心,常常在無形中擄獲了不少人的心,特別是女性。不過他並沒有因此而亂搞男女關係,和女性相處,他總是巧妙地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不主動太接近對方,對方當然也無法更進一步接近他。      但是……西玲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在提到婕娜的時候,雷法西昂的笑容就不太一樣。並不是說他平時的笑容都是裝出來的,而是在說到婕娜的時候,雷法西昂的笑容裡就多了一點在談別的話題時所沒有的東西。      當西玲說出她來帝國工作,還沒說出她也想順便看看婕娜之前,雷法西昂便主動先問她:工作完之後,要不要多在帝國停留幾天,和婕娜聚聚,相信婕娜看到她一定會很開心……由這點就可以看得出來,雷法西昂對婕娜的照顧和體貼,甚至延伸到她身邊的人。      雖然不知雷法西昂是否對每個直屬部下都是如此,但是西玲不得不承認,她非常,羨慕婕娜。      雷法西昂的好,以及在看不見的地方對婕娜的體貼,西玲此時並不打算告訴婕娜。不管婕娜是沒自覺也好,或是真的對雷法西昂沒有特別感覺也罷,她沒有必要告訴婕娜這些,為自己的尋夢之路徒增變數;更何況現在在雷法西昂心裡所佔的份量,自己很有可能完全居於劣勢……         「……西玲。」兩人的各自陷入自己的思緒裡,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婕娜先開了口:「妳對雷法西昂大人……真的是……戀愛的感情?」      「嗯,是啊。」相較於婕娜問話猶疑的語氣,西玲答得快而果決:「他是我的理想,所以我對他動心。我很清楚自己的感情。」      聽西玲說得這麼斬釘截鐵,婕娜再度沉默了。      「看妳的樣子,妳似乎連自己的感情是什麼都搞不清楚呢。」西玲單手撐著臉,看著若有所思的婕娜,說道。      「欸?」西玲的意思是指,她分不出自己對雷法西昂大人的感情是哪一種嗎?抬眼看向西玲,婕娜微愣。      「沒什麼。我是說,喜歡一個人的心情,現在的妳是不會懂的。」西玲不想再把話說明,只淡淡丟給婕娜這麼一句話,便低頭把剩下的飲料喝完。      「…………」喜歡一個人的心情……她的確,不明白那是怎樣的感覺。婕娜雖然想要反駁西玲的話,但是對於這個話題,她真的無從反駁。      之後,婕娜與西玲都沒有再聊到感情與雷法西昂的事,但是兩人心中思緒,都還盤旋在剛剛的話題上,一直到當天回到軍樞院時,都還未散去。      ◇      陪西玲逛了一天,當婕娜回到帝國中央軍樞院時,已經是接近傍晚的時候。      才剛走進軍樞院大廳之後的走廊,婕娜便碰到剛從自己的執務室走出來的萊爾。      「喔,婕娜娜,妳回來啦。」看見從剛從外面回來的婕娜,萊爾主動打招呼。      「晚、晚安,萊爾將軍。」為什麼萊爾將軍又叫她婕娜娜?上次在戰場上不是好好地叫了她的名字嗎?      「晚安。妳不是跟朋友一起出去了嗎?我還以為妳今天會玩得很開心呢,怎麼一臉好像有心事的樣子?」萊爾笑笑地走到婕娜旁邊,兩人並肩而行。      「咦?」難道她很好看穿嗎?為什麼西玲和萊爾將軍今天都好像能看透她的心似的?婕娜心裡浮現這樣的疑惑。      「婕娜娜,妳現在有空嗎?」不立刻繼續剛剛的話題,萊爾只是笑著問道。      「嗯。有事嗎?」      「嗯,算是吧。有點事想問問妳。這裡人來人往的,我們到後庭去說吧。」      「嗯,好。」說完,婕娜便跟著萊爾走到此時幾乎沒有人經過的後庭一角。      「請問,您要問我什麼事呢?」見萊爾停下了腳步,但卻沒有開口,婕娜於是問道。      「婕娜娜,之前妳到狄克勒探查情報時,曾使用過一種妳自創的隱身結界對吧?」      「隱身……您是指『水透結界』嗎?我的確有時候會使用這種結界沒錯。」      「那種結界,似乎很方便呢?如果要潛入敵營,或是要搞暗殺時,應該是非常有用吧?」      「……老實說,當初會想到創造這招,是因為想方便收集情報,隱藏自己的身形;至於暗殺或長期隱身這種事,並不是我當初的考量。而事實上,這招也沒辦法長時間用在實戰上,要暗殺的話,對上勢均力敵的高手恐怕也派不上用場。」針對萊爾對「水透結界」提問,婕娜解說道:      「由於這招是利用水和光兩種元素籠罩在身上,讓光線無法反射,因而達到他人視覺上『看不見』的效果,所以使用『水透結界』隱身時,等於是在全身籠罩複合魔法,需要使用到相當的魔力,而且隱身期間不能間斷魔力的釋放。因此如果長時間維持隱身的狀態,等於必須長時間持續釋放魔力,體力和精神都消耗很大。雖然我最久可以維持隱身的狀態五周時,可是解除隱身後會非常累,非必要我並不想長時間使用。」      「這樣啊……那,如果用來戰鬥呢?為什麼妳會說派不上用場呢?」萊爾又問。      「如果要在隱身的狀態下戰鬥的話,就要將自身魔力一部份拿來維持隱身狀態,一部份作為魔法攻擊之用,如此一來,戰力一定不如一般狀態。如果用來作暗殺行動,目標實力平平或許能成功,但是要是目標本身或是目標周圍有警戒狀態的高手的話,有沒有隱身都是一樣的。至於原因……我直接使用比說明來得快。」婕娜說著,右手輕揚,在萊爾面前使用「水透結界」隱身。      「喔,好有趣!」看見婕娜的身影突然消失在眼前,萊爾對於婕娜接下來的「說明」興緻滿滿。      隱身的婕娜在沒有告知萊爾的情況下,緩緩走到他身後,然後舉起右手,作勢要拍向萊爾的肩膀,卻在出手的那一瞬間,被萊爾閃了開來。      「……原來如此。難怪妳說派不用上用場……我懂了。」萊爾在閃開的同時,婕娜也解除了隱身的狀態。      婕娜在自己身上使用了「水透結界」後,萊爾的確是看不到她的身影,但雖然看不見她,卻能感覺到有人在身邊的「氣息」,而就在婕娜從後方出手時,萊爾感覺到後方有異,立刻反射性地閃了開來……經過此一過程,萊爾明白婕娜為什麼會說水透結界無法應用在與高手的對戰或暗殺上,因為這個招式只能隱藏身形,卻無法完全隱藏「氣息」。      有一定實力的人,在戰鬥中累積了一定的經驗,並且培養出了特有的戰鬥本能和直覺,能夠察覺到自己以外的人的氣息,就算看不見對方的身影,只要對方接近自己一定範圍內,就會感覺得到。所以當婕娜隱身走到萊爾後方時,萊爾就算看不見,也知道他的後面有人,而當婕娜出手時,萊爾的直覺判斷有異,於是本能地作出了閃躲的動作。      「不愧是萊爾將軍。這招,果然對您無法起實質作用。」雖然是意料中事,不過萊爾的實力真的不是浪得虛名--婕娜此時才真正親身體會到。因為剛剛她還刻意隱藏了「氣息」,但萊爾還是發覺了她的動作,並採取了精準的行動,這代表萊爾的實力和反應確實都高過常人。      「哈哈,謝謝妳的誇獎。」萊爾說著,一邊走到庭院一角的長椅上坐了下來。「果然,世上並沒有能完全『隱藏』的方法啊……」      「萊爾將軍……有什麼想隱藏的東西嗎?」看見萊爾有感而發的樣子,婕娜忍不住問道。      「嗯……但是,經過妳剛剛的『說明』,用這麼累的方法藏起不想被人看見的東西,我還是放棄好了。」萊爾笑笑答著,但是卻話裡卻隱藏了某個的秘密。      「總覺得您這句話好像別有深意?」      「哈哈,妳想太多了。」萊爾哈哈一笑,將話題從自己身上帶開:「別說我了,剛剛看妳回來的時候,似乎有心事,是和朋友吵架了嗎?」      「不,不是吵架。只是……她說了一些讓我很在意卻又無法理解的事……」婕娜很在意西玲對雷法西昂的執著,但是感情這種事,她真的不懂……      「喔?是什麼樣的事?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當妳的免費顧問喔。」      「謝謝。」婕娜想著該怎麼開口問萊爾她想了一下午卻想不通的事,沉吟了好一會兒才又開口:「……喜歡的人……」      「嗯?」因為婕娜的聲音太小,萊爾沒有聽清楚她說了什麼。      「就是……西玲說她有喜歡的人,但卻又說我無法理解喜歡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所以我一直在想,她所謂的『喜歡』到底是怎樣的感覺……」婕娜稍稍加大了音量,一口氣把問題說完。      「還真是很典型的少女的煩惱啊。」聽完婕娜的話,萊爾盯著婕娜看,不禁笑瞇了眼。      「萊爾將軍有經驗嗎?」      「妳們指的,應該是『戀愛』那種喜歡吧?很遣憾的,我也不太清楚那種感覺。真要說我最『喜歡』的人,應該還是雷法西昂大人吧。」說完,萊爾還不忘用眼角餘光瞄了一下,發現在他提到雷法西昂的名字時,婕娜的臉突然紅了起來。      「雷、雷法西昂大人……」無論如何,婕娜也說不出口,西玲和她「喜歡的人」的話題主角,就是雷法西昂。      不過婕娜異常的反應萊爾全看進了眼裡,心裡立刻明白婕娜與朋友的話題八成與雷法西昂有關,但也不說破,佯裝不知情地對婕娜道:「啊,對了,說到雷法西昂大人,妳要不要去問問他的意見呢?」此時萊爾的表情,已經是一臉唯恐天下不亂的笑容。      「不、不用了……這種事……」這種事,怎麼好意思當著「當事人」的面問出口呢?何況,這種私人的事,拿去問他恐怕也……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婕娜突然發現,自己有點害怕聽到雷法西昂口中的答案--她沒有勇氣去問雷法西昂感情的事。      「(原來……這小妮子對雷法西昂真的……)」萊爾看著婕娜的反應,心裡多了一分了然。      「我、我還要準備明天的東西,容我先告退了,萊爾將軍。」萊爾的注視令婕娜感到一種被看透的不自在感,因此匆匆丟下這麼一句話,向萊爾行了禮之後,便小跑步離開了後庭。         萊爾自己並沒有過戀愛的經驗,但是戀愛中的人,他已經看過不少。「(妳能夠,為雷法西昂付出多少呢?世上真會有這麼神奇的巧合嗎?)」看著婕娜匆匆跑開的背影,萊爾嘴角輕揚,臉上露出饒富興味的笑容--對這個世界原本少有興趣的他,開始有了想觀察奇蹟是否會發生的興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