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8)

  期末考過後接著到來的便是女孩子們所期盼的白色情人節了。說期待有點語病,正確說應該是在情人節當天,有送出真心巧克力的人所期待的日子。       不知道為什麼,春日跟哈利在收下我的巧克力時都問過我,會不會期待收到佐伯同學的白色情人節回禮。面對哈利的問話時,我笑著說佐伯同學就算送回禮給我,也是義理的回禮,但有收到回禮我就很高興了;而春日那關卻沒有這麼好過,在我這樣回答後,她卻很肯定地說我沒有說實話,在她一再地「逼供」下,我只好說出自己充滿不確定的想法。      其實,說不期待佐伯同學送回禮是騙人的,當然,這是指他的回禮不是義理的情況下。但是,佐伯同學的個性我也很清楚,我想他對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明明知道是如此,但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呢?其實我自己也很疑惑。      考試過後數日,白色情人節終於到來。      這天我收到了許多的回禮,包括班導若王子老師、以及班上其他的同學們送的。而哈利、春日、龍子他們送的更是出乎我想像的禮物,這讓我覺得相當感動--就算不是情人,友情也是非常溫暖而美好的。      就在這天快要放學的時候,我在教室附近的走廊巧遇了佐伯同學。          「未央,妳在這裡啊。妳這傢伙真有夠難找的!」沒頭沒腦地,他一見我就劈頭抱怨道。      「欸?」對他的話反應不過來,我疑惑地眨眨眼:「佐伯同學,你在找我?」      「咦?呃……嗯。」被我這麼一問,他先是一愣,視線飄忽起來,最後才小聲應了聲,好像不是很想承認這一點似的。      「找我有事嗎?」不想吐槽他不坦率的部份,記得他在學校裡幾乎沒有主動找過我,因此我很好奇他找我有什麼事。      佐伯同學先是看了一下四周,見周遭沒有什麼人之後,才開口對我說道:「妳可以跟我到屋頂來一下嗎?」      「嗯?好啊。」雖然有點疑惑,但我還是點點頭,跟著他走到屋頂上。      這個時間,因為快要傍晚了,在三月天,還是會吹起寒冷的晚風,因此很少有人會來到屋頂。我和他走到他常常小憩的角落,而他則將拿在手中的紙袋遞給我:「未央,這個。上個月的回禮。」      「咦?給我嗎?」本以為他不會送回禮給我了,想不到他會特地拿來給我:「我好高興喔!謝謝你!」用雙手接過他的禮物,我的開心溢於言表。      「不、不客氣……」似乎被我的反應嚇到,他頓了一下,才又說道:「妳還是早一點吃掉比較好。」      「吃掉?這是吃的東西嗎?」      「啊,嗯。不過,不准在學校吃,被發現就糟了,知道嗎?」他似乎想到什麼似的,補充說道。      聞言,我點點頭:「嗯,我知道。平時學校是禁止攜帶點心甜食到學校的,被發現會被沒收的。」      「……我不是指那個……」      「欸?不然你是指?」      「呃,那個……算了,總之,妳知道就好。就這樣啦,我先走了。」說完,他有些匆忙地離開了屋頂。      「(佐伯同學真奇怪,話幹嘛只說一半啊?不過,他還是送回禮給我了……)」疑惑地看著他匆忙走掉,再看見手中的紙袋,我的心裡瞬間還是被一種暖暖的、甜甜的感覺所填滿。      回家之後,我打開了紙袋,出現的是一個很精緻、很可愛的玻璃罐,裡面裝滿了各種手製的小餅乾。      「(唔,做得真棒!不論是形狀或是細節,都像職業級的一樣,就連味道也沒話說!)」嘗了一塊餅乾之後,我忍不住對佐伯同學的手藝讚嘆不已。      看著那份從佐伯同學手中拿到的情人節回禮,雖然已經是好幾小時以前的事,但是直到現在,我還是相當開心。雖然他說要快點吃掉比較好,但是我想我還是會在保存期限到之前,慢慢品嘗吧……         就在我看著那罐手工餅乾發呆時,書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      「喂?未央嗎?是我,春日。」      「咦?春日?怎麼了,什麼事嗎?」      「啊,其實也沒什麼啦。只是我聽哈利說,妳今天有收到佐伯君的回禮了對吧?」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電話那頭,春日問話的表情是一種不懷好意的笑容:「吶,結果呢?」      「結果?」結果不就是如同她所知的,我收到回禮了嗎?我不明白春日想問的是什麼。      「就是回禮啊!是義理還是……特別的禮物?」      「欸?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實話。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送所有有送巧克力給他的人同樣的餅乾,所以我也不知道,我收到的禮物是不是算特別的。只是,一想到他也送其他女孩一樣的東西,我的心裡竟開始有點悶悶的,原本的好心情也消了一半。       「未央,妳別隱暪了啦!妳是收禮物的人,怎麼會不知道呢?」      「呃……因為我不知道他的『義理』是什麼,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給我的是『義理』還是別的……」不得已,我只好實話實說。      聽完我這麼說,春日在電話那頭停頓了一下,才接著道:「……我看我們班,有拿到佐伯君回禮的人,都是一袋三個的小餅乾,有點像是喫茶店裡賣的那種。妳呢,妳也是拿到那個嗎?」句末,春日的口氣似乎有點莫名的期待,好像等著從我口中聽到不同的答案似的。      而我,沒有辦法多想春日口氣裡的不尋常,因為訝異佔據了我的腦中:「咦……他送其他人的,都是那個嗎……?」      「嗯,應該是吧。聽說龍子他們班也是一樣,應該錯不了。」      聽完春日的回答,我愣住了--就只有我一個人,收到佐伯同學手製的罐裝餅乾嗎?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      我可以解讀成,那是我對他而言,有一點點特別的意思嗎?      「喂?未央?妳還在聽嗎?」我陷入驚訝思考的沉默,使得電話那端的春日感到疑惑。      「啊,抱歉,我在聽。」      「那,妳到底收到什麼啊?」      「我、我收到的是一罐……」      「一罐?」      「一罐手製的餅乾。」      聞言,電話那頭傳來春日既驚訝又興奮的大叫:「什麼!那不是很好嗎,未央!」      「欸?」我反應不過來。      「欸什麼啊!」春日似乎有點受不了我,解釋道:「只有妳一個人收到佐伯君的罐裝手製餅乾;換句話說,佐伯君只送妳罐裝的手製餅乾,那就代表,妳對佐伯君而言是『特別』的啊!」      「『特別』……」我喃喃地重複念著這兩個字。對佐伯同學來說,我真的是「特別」的嗎?就某種意義來說,或許我對他而言是特別沒錯,但是……「春日妳指的……是朋友以外的那種特別對吧?」      「嗯,當然啊!」      「但是……」要是會錯意怎麼辦?以後,要用什麼態度去跟佐伯同學相處呢?我很在意他的感覺,非常非常在意。      「未央……收到佐伯君特別的禮物,妳不開心嗎?」從口氣聽來,春日問話的神情,應該很認真。      「當然開心啊。但是……真的可以這麼想嗎?對佐伯同學來說,『特別』這種事……」不能否認,我害怕,自己會錯意;更害怕,樂得得意忘形,會破壞我和他現在的關係……      「那,我換個角度問吧。」似乎是看穿了我的畏縮,春日又問:「未央,對妳來說,佐伯同學是不是和其他同學不一樣,是『特別』的?」      「……嗯。」我沉默了一下,還是承認了。對他有特別的感覺,是我在之前就察覺到的事。只是那時還沒釐清這種感覺是什麼,但是現在……      「那麼,妳如果一直看著他的話,應該不難發現他對妳的『特別』態度。好啦,我要去洗澡準備睡覺了,晚安,明天見。」在我還沒來得及問下一句話,春日便丟下這麼一句話,然後便掛斷了電話。      結果春日到底打來找我有什麼事呢?看著已經切斷的電話,我感到不解。         不過,此時比起春日,我更在意的,是心裡浮現對佐伯同學特有的感覺的理解--      我或許,已經喜歡上了佐伯同學也說不定。             ===========================================         寫著寫著……      好像會不小心寫成「偽.在學交往版」啊…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