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天之世(30)(完)

  「是、是!」被信長的神情嚇出身冷汗,御醫小心翼翼地描述情況,生怕一說錯話,項上人頭就立刻不保:「光秀大人一直發燒難退,可能就是因為銃傷傷及內臟的關係。現在光秀大人的熱度升高、呼吸急促、傷口再度流血,就是光秀大人的體力快到極限的徵兆。現在血雖然再度止住了,但如果天亮時,光秀大人還沒有恢復意識的話,恐怕……恐怕……」最後的結果,因為怕激怒信長,御醫結結巴巴地不敢說出口。   看御醫難以啟齒的模樣,信長瞇起眼,神情看起來更加冰冷:「意思就是,現在你什麼事也做不了,對吧?」   「這……是。」抱著被砍頭的覺悟,御醫鼓起勇氣實話實說:「這幾天以來,小的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接下來只能靠光秀大人自己……」   「夠了!」信長冷喝一聲,御醫的魂嚇掉了一大半,發抖等著看似盛怒的信長下令讓自己先一步去見閻王,不過出乎他意料的,信長雖然神情冰冷不悅到了極點,但是卻只是冷冷地開口斥退他:「如果光秀醒不過來,那你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滾下去!」   「是、是!」暫時撿回一命的御醫,連忙留下退燒止血的藥方,然後便逃命似地從信長眼前消失。   御醫離開之後,信長望了濃姬一眼,原是想問她光秀的情況是什麼時候惡化的,但是濃姬卻像是看穿信長的想法似的,搶先一步開口:「光秀現在的情況,或許是很早之前就累積而成的。現在的他已經不需要我或是大夫陪在他身邊了,因為我們都不是他心裡最掛念的那個人。讓他變成修羅的人是你,現在的他,或許也正在掙扎著要不要以修羅之姿再度回到你身邊吧……」意有所指地說完,濃姬也拉開了紙門,走了出去,獨留信長與光秀兩人在房中。   正在掙扎……嗎?   的確,一直以來,光秀就為了要以什麼身份留在他身邊,甚至是要不要繼續留在他身邊而猶豫、掙扎著;而光秀內心的掙扎,信長也早就已經知道了,只是因為不願意去想光秀離開自己的理由,不想對光秀放手,所以光秀沒說出口,自己也就不去深究、面對光秀的矛盾與猶豫,最後造就了現在這個情況。   但是,這樣的狀況,就到今天為止了。   信長緊緊握住光秀的手,無言地宣示著絕不放手的決意。   他是第六天魔王,只要他想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手的,就連原本四分五裂的天下,現在也幾乎成了他的囊之中物。但是現在,他即將的到天下,卻也可能將失去對他而言,與天下有同等價值,這個名為明智光秀的男人……他,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無法、也不願接受這種可能性--他要得到天下,也要留住光秀;他要讓光秀親眼看見他織田信長所建立的天下。   「是你想要的,我連天下都可以送到你面前……但是如果你不睜開眼睛的話,又怎能看見這一切?統一而沒有戰爭的天下,不是你最想要的嗎?你想要的,我已經做到了,別忘了你和我當初在桶狹間的約定……」   緊握著光秀的手,凝視著光秀蒼白的臉龐,信長在光秀身邊,像是要以回憶喚回光秀一般,一字一句地說著;那口氣不像是命令,而是誰也不曾聽到過的,魔王的溫柔低語。   光秀是否有聽見自己說的話,信長不知道,現在信長滿心所想的,就是要喚醒光秀--這就是即將取得天下的魔王,現在心裡唯一的希望。   而魔王的願望似乎喚起了奇蹟,言語裡的愛與執念,像是透過了緊緊握住的手,傳進了光秀的心裡:就在信長的話說完後沒多久,光秀被信長緊握在掌中的手,竟開始有了動靜:光秀原本無力垂下的手指,微微地動了下,像是想要回握住信長的手,卻無力把動作做完。   儘管只是一個再微小不過的動作,但信長感受到了光秀的回應,一陣狂喜由直升心頭:「光秀!」又驚又喜的信長,目不轉睛地望著光秀,喚著光秀的名字,希望他能睜開眼睛,像以前那樣用那雙充滿生氣的美麗紫眸回望著自己。   「信長……大人……」光秀的眼睛還沒有睜開,但是他卻下意識地回應著呼喚他的信長,手指移動的動作也更加明顯。   「光秀!你聽得到嗎?」聽到光秀有所回應,信長難掩激動與欣喜,右手緊握光秀的手,左手則小心翼翼地輕輕撫上光秀的臉龐,殷切地呼喚著光秀。   像是在回應信長的呼喚似的,光秀原本緊緊闔上的眼簾,有了微微地顫動,接著緩緩睜了開來。   雖然視線還沒完全對焦,剛剛睜開的雙眸仍然有些迷濛,但光秀很清楚,眼前正用急切且驚喜的聲音喚著自己的人是誰:   「……信長大人……」   如此地,被那專一的紫眸注視著、被那低柔的聲音呼喚著,雖然在不久前,那是極其理所當然的日常光景,但對現在的信長來說,卻恍如隔世。重溫到這種感覺的信長,心裡不由得湧起一陣感動:「你果然聽見我的聲音了,對吧?」   「是啊……」光秀一邊用還不太有力的聲音答著,一邊感受信長貼在頰邊的手掌所傳來的溫暖,露出了淡淡的、溫柔的微笑:「雖然情況不太一樣,但是現在……我終於明白,當初御市公主說『為所愛的人而活』的心情了。」   儘管在失去意識之前,他覺得就這樣死去,對他們兩人而言,都是最好的結果,但是在他陷入黑暗中,聽見這個人呼喚自己的聲音時,光秀才發現,自己對他還是有所眷戀,無法棄他而去--「心愛的人希望自己好好活著」,這就是支持一個人活下去的最佳動力。   「咯咯……那種心情,你可別忘了。」   「您放心吧。那種心情……就算想忘,也忘不了的……」雖然才剛醒來沒多久,但畢竟重傷未癒,體力不濟,因此光秀越說,聲音越小,顯然睡意又開始升了上來。   「想睡了?」   「有點……」   「那就睡吧,多休息,讓體力早點恢復。」   「但是……」   「怎麼,希望我哄你睡嗎?」信長露出邪魅的笑容,揶揄道。   「…………」雖然自己的確是希望信長多停留一會兒,但看見信長的邪笑,光秀怎麼也不可能對信長說出「請您留下來陪我」這種話,索性閉上眼睛,裝作沒聽見信長戲謔的言語,然後再度沉沉地進入夢鄉。   「光秀,可愛傢伙……從今以後,你的歸處,就是我信長的身邊。好好睡吧。」    那一夜,信長就這麼一直陪在光秀身邊,直到天亮。   ◇   明智光秀脫離臉境清醒之後過了數日,在西方遠征的羽柴秀吉,傳來了已順利取下中國地方的捷報。   至此,織田信長將天下盡收於掌中,實現了天下布武的理想,   天下統一,織田家,全國上下更是歡聲雷動。為了慶祝天下歸織田所有,也為了獎勵長期南征北討、出生入死的家臣、將士們,在秀吉凱旋回到安土城的當晚,信長舉行了盛大非常的慶功宴,全國上下,舉國同歡。   在信長所主持的,心腹家臣們的宴席上,光秀仍被安排坐在離信長最近的位置,而秀吉就坐在旁邊,兩人比鄰而坐。   光秀起先對於這樣的安排感到十分不妥,但是在信長的堅持下,他也無法拒絕。然而他曾一度背叛過信長是事實,但信長卻仍對他這樣優遇,一定會引起其他家臣與將領的不滿--明智光秀原本是這麼想的,但沒想到在宴會上,卻沒有半個人對他怒目相視,或是口出惡言,甚至,還有人對誇讚有加,直說他真不愧是織田家的第二交椅,勇氣與忠誠都高人一等,聽得光秀一頭霧水。   坐在光秀旁邊的秀吉,見光秀對眾人的行為感到疑惑的模樣,於是對光秀開口道:「光秀大人,你怎麼了?好像對眾人說的話感到很疑惑的樣子?」   「那是因為……」因為他曾在本能寺背叛過信長,而現在眾人對他反應卻不像是對待一個背叛者的態度……這是光秀的疑惑所在,但是他一時間卻不知道該如何對秀吉說實話,   「哈哈,我想,應該是因為本能寺的事吧。」看見光秀遲疑的模樣,秀吉反而爽朗地笑道。   「咦……?」   「其實,我在從中國地方遠征回來的途中,有遇到孫市。」   聽到秀吉說遇到了孫市,光秀不禁心中一凜,略微詫異地看著秀吉,沒有說話。   「孫市把他在本能寺看到的事都告訴我了。原本他見你率領的軍隊跟信長大人的部隊打了起來,心想這是暗殺信長大人的好機會,於是悄悄地去到了當時信長大人所在的本能寺本堂,等待你與信長大人打到無暇分神時,再開槍狙擊信長大人……」秀吉說到這,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在他看準時機開槍的那一瞬間,你竟然反過來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信長大人……他沒有想到在那種情況下,你竟然還是重視信長勝過於自己的生命。他就是誤算了這一點,所以這次的暗殺才會失敗。」   「…………」   見光秀若有所思地低頭不語,秀吉繼續說道:「不管你是怎麼想的,現在眾人對你的態度,就是信長大人為了維護你、將你留在身邊的最佳證明。除了孫市之外,外界並不知道,你在本能寺與信長大人交戰的事,而信長大人對眾人、對天下,宣稱本能寺發生的事情經過,是當晚你帶兵要到本能寺與信長大人會合,但是卻遇到雜賀眾的殘黨突襲,雖然雜賀眾很快地放消滅了,但你為了保護信長大人,在危急之時,捨身替信長大人擋下了孫市致命的一擊。」說到這,秀吉笑笑地拿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原來……信長對其他人是這麼說的……所以大家才會對他不責反誇。但是……   「您不生氣嗎?秀吉大人。」   「生什麼氣?」   「信長大人為了坦護我,而讓您的好友,孫市殿揹上那樣的罪名……」   「如果是一般正常的狀況下,當然是會不滿啦……但是如果沒有你,情況恐怕會更糟吧。」如預期的看見光秀不解的眼神,秀吉接著說道:   「本能寺一戰後,你就一直重傷昏迷,所以不知道吧。信長大人在那之後,並沒有加派追兵捉拿孫市,如果有的話,我想孫市是沒有辦法還能在半途遇到我的;而且,我想我遇到孫市的事,信長大人應該也知道了,但是信長大人並沒有再派我去追殺他。雖然信長大人並沒有撤銷對孫市的通緝,但是也沒有再加強趕盡殺絕的行動,這代表著,只要孫市不主動現身,信長大人也不會追殺他……對我、對孫市來說,現在的狀況,已經是最好的了。說起來,我還應該謝謝你才是,光秀大人。」說完,秀吉便向光秀敬了一杯酒,然後便繼續和其他的家臣們飲酒作樂去了。   聽完秀吉的話後,光秀並沒有和眾人一起同樂,而是獨自陷入了沉思。直到有人來向他勸酒,他才說自己不勝酒力,想到外頭去吹吹風、醒醒酒,接著站了起來,往庭院走去。   「光秀,你又『不勝酒力』,一個人到這裡來『透氣』了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由光秀背後傳來,光秀回頭望向來者,露出一絲若有似無的淡笑,答道:   「是啊。我來這裡讓『思緒』透透氣。」   「在想什麼?」信長走到光秀身邊,將光秀攬入懷中,問道。   「沒什麼,只是在回憶一路走來的過往罷了。」光秀沒有回頭,任由信長攬著自己,答道。   「說到這個,之前從金崎撤退之後,我和你也曾在這個中庭聊天吧,而且一樣是在宴會的途中,你跑出來『透氣』的時候。」      「是啊。不過當時的情況,跟您現在的成就,已經無法同日而語了。想不到您還記得這麼久以前的事。」   「咯咯……當然記得。當晚我可是向你做了各種表白呢!」信長語帶戲謔地笑道。   聞言,光秀的臉突然微微泛紅:「信長大人,那些事請不要特別提出來說……」   「說了又如何?我可是一直到現在都還在等你說真話呢。」   「什麼?」光秀聞言一愣,他不明白信長口中說的「真話」是指什麼。   「那個時候,你對我真的只有君臣之間的感覺嗎?」信長的問法,很像是個要糖吃的孩子。   「……事到如今,那很重要嗎?」光秀臉依然泛紅,反問道。      「當然。我可是從那個時候,就確定你在我心目中的定位了。光秀,你還記得,你曾問我,對我而言,你是怎樣的存在價值,對吧?」   「嗯……」光秀的確記得自己問過這個問題,不過當時因為昏睡而沒有聽到信長的回答。   看見光秀很顯然還記得那些事的表情,信長滿意地笑了:「明智光秀對於我,織田信長存在的價值,就跟天下一樣重要。第六天魔王為統一天下而戰;織田信長為得到明智光秀的心而戰--這就是我的回答。雖然到現在才說給你聽,不過,這個答案,早在從金崎撤退那時,我就確定了。」   「信長大人……」聽完信長的話,光秀心裡泛起一陣感動,「老實說,那個時候,我很迷惘。雖然多少理解您當時話裡的意思,但是卻還是忍不住想,您會否定我,是不是其實您並不是那個意思,猶豫著該不該拉近和您之間的距離……會這麼在乎,我想,那個時候,我應該對您不單單只有君臣之情吧。」   回想起來,其實打從一開始,生存在天下的人、為天下而戰的人,每個人,大家都在改變,甚至還有人改變了整個天下。只是,每個人改變的原因不一樣,改變的方向也不一樣。   信長是改變天下的人,但是他卻為了明智光秀而改變。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從秀吉的話中,光秀明白:信長因為他,行事作風有了些許的改變,從信長沒有加派追兵追殺雜賀孫市這點來看,或許,是信長聽進了自己在本能寺的死諫;也或許,是信長單純為了自己的感受而沒像以往那樣趕盡殺絕。不管是哪一種,光秀都能感受到信長的心意。   --活著的人的心意,只有活著的人才感受得到。       信長的這句話,光秀現在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了。   想到這,光秀轉過身,輕輕地倒向信長的懷中,露出淺笑,柔聲道:「信長大人,謝謝您。」   「嗯?怎麼突然向我道謝?」信長順勢摟住光秀的腰,卻不明白光秀突然道謝的原因。   「您實現了我的願望,我當然得向您道謝。」淺淺的笑容加深成充滿幸福的笑意,光秀毫不掩飾地對信長表現出自己所有的感情。   「咯咯……那我就大方收下你的謝禮了,光秀。今後,在我身邊,一直持續下去……」   語畢,信長低下頭,霸道卻不失溫柔地吻上了光秀的唇;而光秀也伸手環上信長的頸背,將自己深深的愛情、以及得到的幸福,化作具體的行動,撤下所有的衿持與防備,回應著信長的深吻。   身體與心靈都結合在一起的兩人,彷彿在互相訴說著,兩人的未來,就像現在交疊的身影一樣,永遠不分開……      當第六天魔王不再以極端血腥治世,這個沒有戰爭、和樂自在的天下,就是他明智光秀夢寐以求的理想盛世。   明智光秀見證到了織田信長所建立的天下,而從今以後,他也將一直和信長一起,生活在這個由第六天魔王所建立統治的--第六天之世。                         -全文完-   =========================   完結後記:      「第六天之世」全三十回,到此全部結束!(歡呼)   感謝一路支持本文至今的讀者們,因為有你們不斷的鼓勵和支持,本人才能有動力讓這篇文有個完美的(?)結束(笑)。   本文書名其實就是取信長自稱的外號「第六天魔王」而來的,而「第六天之世」,主要是取其「第六天」之意才如此命名。至於「第六天魔王」與「第六天」之意,不明白的人可以參考下列網址: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096/topic/64706623/1   雖然說完結篇照慣例(?)還是寫了好多天才完成(汗),不過最後總算給了信光一個幸(性?)福的Happy Ending。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結局^__^/   最後,再次謝謝大家一路相挺(?)< (_ _)>   今後的其他文也請大家多多支持了!XD(眾:加快妳填坑的速度再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