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6)

  「(那是……佐伯同學吧?他好像在念書的樣子……啊咧?)」原來我經過的正好是佐伯同學他們班的教室,現在教室裡除了他,也一樣一個人都沒有。而他現在的模樣,也跟平時不太一樣,所以剛剛從眼角餘光瞥見他的時候,一時不太確定坐在那邊的是不是他本人。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手拿著單字卡, 一手拿著筆,似乎正在默背英文單字。但我真正意外的不是看見他正在用功背單字的樣子,而是此時正在背書的他,戴了個黑框的眼鏡。若不是他的髮色和髮型,以及身形我都很熟悉,可能一時間會以為自己看錯人了--他戴著黑框眼鏡的模樣,不論是在學校或是店裡,我從來都沒有看過。      「(他戴著眼鏡呢,真稀奇……)」說實話,他平時的樣子的確不負王子名號,是美少年一枚,不過像現在這樣戴著眼鏡的樣子也不差,那黑框眼鏡戴在他臉上其實很合適,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文學氣息……如果他不說話的話。         因為是第一次看見佐伯同學戴著眼鏡的模樣,使得我一時看出神,像是看見奇珍異寶似的,忍不住想再走近些觀看,但卻一個不小心碰到了教室裡的桌椅,發出了「叩」的一聲。而也因為這個聲音,原本正在專心背單字的他,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也就是我的方向:「嗯?」看見是我之後,他似乎沒有生氣,也沒有露出驚訝的樣子,只是盯著我,念道:「妳啊,不要旁邊偷看。這種習慣很不好欸。」      「對不起。」既然被發現了,就乾脆自首……不對,應該說坦率地道歉,雖然是無意的,不過「偷看」他是事實。「……不過,佐伯同學今天為什麼會這麼早到學校?」看他的樣子,不像是來當值日生的,應該沒有必要那麼早到才是?      「昨天晚上,店裡剛好進貨,要檢查的東西很多,沒有辦法做預習。而且在店裡,一想到有沒做完的工作,就會忍不住想去把它做完。」         「原來如此……真是辛苦呢,店裡和學校都要兼顧。」看著他認真回答的臉,我不禁有感而發--要這樣兼顧學校的種種事情和店裡的工作,真的很累。      「沒什麼。反正是我自己想做的。」他用一臉從容的表情說著。      「吶,佐伯同學。」      「嗯?」      「對佐伯同學而言,珊瑚礁是怎樣的存在呢?」      聞言,他露出些許訝異的表情:「咦?真突然,為什麼會想這麼問?」      「因為……我總是看到佐伯同學為了珊瑚礁,在店裡、在學校兩頭忙,而且你有時候……看起來很累的樣子……所以,我想知道,為什麼佐伯同學那麼執著於珊瑚礁,即使已經累得喘不過氣來,也不曾聽你說過半句抱怨的話……」其實這些話,我壓抑在心裡很久,始終不敢問出口。但是由於剛剛的話題和氣氛,不知怎麼地,我竟然無法克制自己,把這個藏了很久的問題問出了口……      「…………」他沒有立刻對我的話作出反應,只是靜靜地望著我好幾秒之後,才開口答道:「我想……是我的驕傲與堅持吧。」      「驕傲與堅持?」      「……我啊,第一次跟父母頂嘴吵架,就是為了那間店的事。」      「欸!?」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事,我感到很震驚。      「不要那麼驚訝啦……」      「對不起。」      「那間店,自從奶奶過世之後,就剩爺爺一個人在打理,不過他年紀也大了,還曾一度病倒過。」說到這,他的眼神突然從原本的溫柔變得有些嚴肅:「因此我爸媽就想叫爺爺把那間店關了,說這樣既危險又沒意義。」從他說話的字裡行間,以及他此時的眼神,我看得出他對雙親抱持著些許的不諒解,而他則繼續說道:「我沒有辦法原諒那種事。只要爺爺想做,意義就已經足夠了。所以我就說,我會幫忙爺爺,拜託爸媽讓爺爺繼續把店開下去。」      聽完他的話、看著他的神情,我恍然大悟:「所以你才說,那是你的驕傲與堅持?」      「就是這樣。」      「(佐伯同學的驕傲與堅持啊……)」為了堅守充滿了爺爺和奶奶的回憶的珊瑚礁,不惜付出自己所有的心力,甚至願意答應父母幾乎有些無理的條件,就算讓自己累得半死,也要守住充滿爺爺想守護的店,這就是佐伯同學驕傲與堅持……雖然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不過卻也突然感覺到心有點痛……或許這是因為,這段日子以來,我也喜歡上了珊瑚礁,所以能對佐伯同學的心境感同身受吧?         想到這,我為了改變似乎變得有點沉重的氣氛,我把話題轉回他身上:「啊,還有一件事,我也覺得很意外。」        「什麼?」      「就是你的眼鏡啊。」我指了指他戴著的黑框眼鏡,「沒想到你會戴眼鏡,嚇我一跳。」      「視力不好的人通常都會戴吧?看書的時候,這樣比較輕鬆啊。」他很理所當然地說著。      「可是你平時不都戴著隱形眼鏡嗎?為什麼?」既然有普通的眼鏡,為什麼還要配戴隱形眼鏡呢?      「因為……總覺得戴眼鏡不好看嘛。」他將視線微微別到旁邊去,小聲答道。      「是嗎?我覺得滿適合你的欸?」這是實話,而且他戴眼鏡一點也不會不好看,雖然沒說出口,但我覺得他戴起眼鏡其實也很帥的。不過我倒是沒想到他這麼愛美,連戴眼鏡也很講究。      聞言,他扳起臉瞪我:「一點都不適合!啊,真是的,妳走開啦!我要在大家來之前把單字背完!」      「是是,不好意思打擾了。」對於他突然像孩子一樣鬧起彆扭的反應,我並不在意,說完之後我就走出了他的教室,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原來是這樣。佐伯同學,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這麼地努力……)」走回到教室裡,我一邊做著值日生的工作,一邊想著剛剛和他的對話。      佐伯同學為了守護珊瑚礁、守護爺爺和奶奶的回憶,因此不惜跟父母頂嘴,也要幫忙讓爺爺繼續把珊瑚礁經營下去,為此,他付出了心力、時間,也為了完成跟父母的交換條件,所以他得兼顧學校與店裡的事務。      他能像現在這樣,在人前呈現最完美的樣子,全都是靠他自己努力得來的成果。雖然明知道他累了,想要幫他分擔一點事情,不過以我的能力,畢竟還是很有限。           我能幫你一點什麼忙嗎?      如果能夠開口向他這樣問就好了。不過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就算我問了,以他的個性,也不一定會告訴我。      不知不覺中,我變得很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時間,雖然我們常常打打鬧鬧,可是之後留下來的,都是很愉快的回憶。雖然一開始覺得他是個嘴巴不饒人,又有雙面人個性的討厭傢伙,可是越是了解他,就越發現他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在我心目中,他跟「討厭」早已無法畫上等號。      他在面對我與面對其他人時,總是兩種不同的面貌,但是我知道,當他面對我時,那才是他真正的一面。不知道這樣的差別,是不是代表我在他心目中,和其他人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      如果是的話,或許現在我所能做的,就是保持目前的狀態,繼續和他過著打打鬧鬧的生活,讓他至少在我面前,能夠盡情展現自我,不用壓抑或偽裝,並且適時地鬆口氣吧。      就在我想到這裡時,手邊值日生的工作也已做到一個段落,我將掃除用具歸回原位,準備開始今天一整天的校園生活。      ◇      一個多星期之後,令學校同學神經緊繃的期末考終於結束,佐伯同學如預期的,依然是名列全學年的前二十名。我的成績和名次雖然大有進步,不過和他相比,卻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不過不管怎麼說,總算是平安度過了期末考,接下來便是令人期待的聖誕節與寒假了。      羽崎高中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四號,都會由學校舉辦聖誕晚會,全校師生都可以盛裝參加,高三生甚至可以參加聖誕合宿。所以聖誕節,是個令全校師生都十分期待的日子,當然我也不例外。      二十三號,聖誕晚會的前一天,我開心地和龍子、春日約好一起去買晚會上要穿的小禮服,以及用來交換用的聖誕禮物。      「如何?」龍子從更衣室裡走出來,向我們展示著她身上的小禮服。      「哇,好成熟喔!不過,非常適合妳,很漂亮喔,龍子。」看見龍子身上穿著散發成熟性感氣息的禮服,我忍不住發出讚嘆聲。      「謝謝妳。那麼,我就買這件吧。」龍子往穿衣鏡裡看了看,似乎也相當滿意,於是便將衣服交給店員小姐拿去結帳。      「那,接下來就剩未央了。妳喜歡怎樣的禮服呢?未央?」春日提著買好的禮服,湊到我身邊,問道。      我側頭想了一下,答道:「欸?其實……我沒有想過欸。因為我平時很少穿禮服。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去『蘇菲亞」看看。」      蘇菲亞是一間服飾店的名稱,裡面賣的多是偏向呈現年輕女孩甜美可愛的服飾。想到之前我穿著那家店的衣服,和佐伯同學一起出去的時候,他的反應似乎還不錯,以他慣有的,不怎麼坦率的態度說衣服很不錯,很適合我之類的。所以我想,禮服類選那家店的衣服,應該也不會錯吧?      「『蘇菲亞』嗎?好啊,那間店的衣服很可愛呢!我們一起去看看吧!」春日興高采烈地說完,我們三人便往蘇菲亞出發。      到了「蘇菲亞」店裡,我們三人開始看起晚宴穿的小禮服。      「唔……怎麼辦?每件都很漂亮、很可愛,好難選擇呢。」我站在展示區前,十分難以抉擇。      「吶吶,未央,看妳這麼難下決定,我教妳一個方法吧?」春日再次湊到我旁邊,神秘地笑道。      「真的?什麼方法?」      「禮服除了自己穿得開心之外,就是要穿給人看的嘛。如果妳自己沒辦法決定,那就想想妳想穿給誰看吧?」      「原來如此……」聽完春日的話,我開始思考起來。仔細想想,一開始會說要來這家店看,是因為之前穿這家店的衣服,佐伯同學說很適合我的關係。當然我也希望能聽到他說禮服很適合我之類的讚美話,不過這樣能和「我想穿禮服給他看」劃上等號嗎?我疑惑著。      「未央,妳覺得這件白色的A字裙白色露肩小禮服怎麼樣?很適合妳的氣質,又不失可愛的感覺。佐伯君看了一定也會很高興的。」我還沒想到答案,春日興奮的聲音已經先把我拉回現實。      「呃,咦?」聽到春日提到佐伯同學,我感到有些錯愕。為什麼春日會提到他?莫非春日看穿了我剛剛心裡想的事嗎?「這、這件禮服真的很漂亮呢!但是,為什麼……」      「看樣子是正確答案呢。那就決定買這件吧,未央。」我還沒來得及問出我的問題,在一旁的龍子就突然出了聲,打斷了有我問話,並且跟春日一起露出我不能理解的笑容,然後拿著禮服,拉著我到櫃台結帳。      結完帳,我們三人又一起去買禮物,然後結束了這趟購物之旅。只是一直到回家的時候,我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她們會剛好在我心裡想到佐伯同學時,突然提起他的事呢?      ◇      二十四號當天傍晚,放學後我回到家,化了點淡妝,換上昨天買的小禮服,準時出門參加學校辦的聖誕晚會。      宴會開始後沒多久,我便遇到了佐伯同學,而他今天也一樣盛裝打扮,看起來比平時多了幾分成熟的感覺。      聊了幾句之後,他突然盯著我看,發出一聲不知是讚嘆還是意外的聲音:「嘿……」      「幹嘛?」被他看得不太自在,我問道。      「妳穿了禮服啊。」      「對啊。」我在他面前左右轉了一下,然後有些期待地問他:「如何?」      「嗯……也不能說是不適合啦……」他同樣盯著我看了幾秒,在我問他感想時,他突然臉微紅,別開視線,說道。      「到底是哪個?」這傢伙,懂不懂什麼叫不安的少女心啊?竟然是這種反應。      「……很適合啦。」再次瞄了我一眼,他紅著臉,小聲地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答案。      真是的,適合就直接說適合嘛!幹嘛要我再緊張一次呢?      不過,雖然難免會對佐伯同學的不坦率有點小抱怨,但聽見他的肯定,我心裡其實還是很開心的。      而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才一轉眼,宴會已將近尾聲。在大家抽籤交換禮物之後,聖誕宴會就算正式結束。      我和佐伯同學非常巧合地抽中了彼此買的禮物:他抽中了我送的模型,而我則抽中了他的「海豚型舒壓器」。      一開始他似乎只是因為抽到喜歡的東西而感到開心,而當他聽到那禮物是我送的東西之後,他還笑了開來跟我道謝--買禮物時考量他的喜好買真是做對了。雖然禮物不一定會被他抽到,不過現在我們彼此抽到對方送的禮物是事實,這也算是聖誕夜,令人開心的小小奇蹟吧?      而我高中生涯的第一個聖誕夜,就在為這小小的奇蹟感到開心不已的心情中,完美地結束了。         希望明年,還能再一次發生這樣的奇蹟。      --當天在進入夢鄉之前,我忍不住許了這麼一個願望。         ============================         唔,這集好像沒有非常歡樂(?)      這篇主要是要寫冬天學校的那張CG事件,其實我一直很想寫女主跟瑛借眼鏡來玩(?)的橋段,不過因為要寫瑛執著於珊瑚礁的原因,所以就沒寫進這章裡了……以後有機會(?)再寫吧XD      接下來是元旦和情人節……其實我好想把元旦快轉掉……(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