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神錄【第三十二章】~火「艷」的攔路者~

  菲德希斯走進房子裡,房子大門口有二名的男子站在兩旁,房子大廳中間有座舖著紅毯、通往二樓的大階梯,階梯的正前方也站著兩個男佣人;走上階梯來到二樓,菲德希斯走進了長廊最裡面的房間。房間裡是個光線明亮的空間,靠近外面的牆上開了一扇大窗,配上暖楬色的窗簾來調節進入房裡的光線,房間裡除了衣櫃、書桌等等最基本的傢俱擺鈽之外,正中央還有張大床,就像一般貴族的床一樣,床的四周都有圍有布幔和簾子,若沒有特別掀開簾子,就看不見在簾子裡,床上的人的情況。      此外,房間裡也有佣人待命。在房間的門口有一人,採光的大窗戶旁有兩人,位於中間大床的四周有四人,與一樓不同的是,這個房間裡所有的佣人都是女僕。      雖然說貴族中也有不愛奢移排場的人,但是以一個有受封爵位的貴族來說,這樣的排場著實也過於簡單,說白一點,就是與有地位的貴族不相稱的寒酸,充其量只是比較像平民中較為有錢人家的情況。      再者,不管是什麼職務,這個房子裡所有的佣人,都保持著警戒狀態,不管是男佣、或是女僕,都有著與身份不合稱的銳利眼神--如果不是身經百戰或是經過特殊訓練的軍人或傭兵,是不會有那種冷冽幹練的眼神的。      從一樓到二樓,這棟宅邸裡充滿了許多不合常理的地方,但是菲德希斯並不以為意,因為這些不合常理之處,都是他為了住在這棟宅邸裡的某個人所特意安排的。人數雖然不多,但房子裡所有的佣人,其實全都是他所挑選出來,安排在這裡的親信部下。          菲德希斯走到房間正中央的大床邊,向站在床邊的女僕問道:      「陛下的情況如何了?」      「回團長,雖然情況一度惡化,但現在已經穩定下來,目前沒有大礙了。」站在菲德希斯左邊的女僕回道。      「情況惡化之前,有誰來過這裡?」菲德希斯又問。      「回團長,只有伊培斯騎爵來過。」站在靠近床頭,菲德希斯右邊的女僕答道。      「伊培斯……」女僕的回答引起了菲德希斯的疑惑,開始沉思起伊培斯騎爵到這裡來的動機,並且思考著接下來該採取什麼行動。      其實,這楝宅邸,以及宅邸裡的一切人事佈置,都是菲德希斯為了此時在床上靜養的「那個人」所安排的。      「那個人」看上去是個年二十多歲的年輕女性,但是她卻沒有年輕女性應有的健康與生氣:她的身體纖瘦而無力,她的皮膚白晰卻缺乏血色。仔細近看的話,甚至可以發現,她的皮膚白裡透著異常的紫灰色,乾裂的唇微微發紫,缺乏光澤的指甲也呈現白灰色……這些在身體上反應出來的不健康跡象,並不像一般的疾病所致,反而比較像是……中毒。   雖然氣色不佳只要稍加化妝就能掩飾過去,不易被人發覺,但重點是如果真是中毒,那麼背後一定牽扯到動搖皇室、動搖國家的重大陰謀--因為這名疑似中毒的女性,正是狄克勒王國現任的女王。      女王的健康大約是在一年半以前出現異常,而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主戰的激進派開始變得活絡,剷除異已,不斷擴大勢力,並且強烈主張對外擴張領土,而這些政策,大多都與現任女王的作風不合。因此菲德希斯懷疑女王身體不適或許不單純。儘管一年半以前,女王身體微恙時,御醫診斷是過度疲勞所引起,但後來短時間內,女王又陸續出現各種身體不適的情況,「只是過勞」這個說法,已經無法說服菲德希斯,於是他開始聯想到女王是遭人下毒。      女王第一次出現身體不適的那天,是她例行外出巡視的時候。那時菲德希斯與伊培斯騎爵都隨侍在女王身邊,在女王身體不適而中斷行程之後,菲德希斯便把女王先帶到這棟隱密的宅邸休養,因為當時伊培斯也在場,所以伊培斯是少數知道這楝宅邸存在的人。      從那之後,每當女王身體不適而休養的期間,菲德希斯就暗中觀察著國內政局的變化,從他觀察的結果,以及女王的健康出問題的時間串連起來,菲德希斯想,有人很可能想暗中對女王不利。因此他建議女王,要休養時就到這棟宅邸休養,避開朝中大臣的耳目,一方面他則是派部下收集所有大臣動向的情報,暗中向女王報告,讓女王在休養期間,也能掌握國事的情況。而也因此,就算激進派多次想發動戰爭,但卻因為女王未批准而沒能開戰。      而當女王成了無法控制的絆腳石時,菲德希斯推斷,激進派很有可能不惜除掉女王,另立新王,好達成他們發動戰爭的目的。為了不讓自己的陰謀被發現,他們有可能會加快行動步調,對女王不利的情況恐怕也會變本加利。      然而目前一切都還只是菲德希斯的推測,並沒有確實的證據證實女王是中毒,就算想找出是誰想對女王不利也無從出手。因此菲德希斯建議女王暫時採取以靜制動的方式,除了非得公開露面的場合之外,大部份的時間都待在這裡,會比待在已經龍蛇混雜的王宮裡來得安全。而菲德希斯則持續觀察著所有大臣們,包括軍方的行動,一面從中找出女王中毒的證據, 一面試著找出可能對女王不利的人的線索。      伊培斯是菲德希斯的親友,他也知道菲德希斯的打算,因此也說過會協助菲德希斯進行調查。但是這次女王健康的情況惡化,而伊培斯來探望女王的時間點卻偏偏是在女王情況惡化之前,這點很難讓人不多加聯想……         而就在菲德希斯抿著唇,沉默地思考的同時,坐在四周被簾子覆蓋的床上的女王,突然以沙啞的聲音,喚著他的名字:「……菲德希斯。」      「是。」菲德希斯反射性地應聲。      「我已經不要緊了。謝謝你特地從邊境趕回來看我。」雖然聲音沙啞,但是說話時優雅的用詞,以及沉著穩重的語調,仍然不失身為女王的氣度和威嚴。      「不敢當,這是臣下應該做的。」      「伊培斯騎爵的確在我的情況惡化前有來過這裡,但是他只是來探望、關心我的情況而已,並沒有做出任何可疑的舉動。」      聽完女王的話,菲德希斯轉頭看向床邊的兩名女僕,而其中一名女僕點點頭,答道:「伊培斯騎爵來的時候,確實是關心過陛下的身體狀況,但並沒有帶任何的物品來,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舉動,探望完之後也是立刻離開。」      「是嗎……」聽完女僕的話,菲德希斯的表情雖無太大變化,但內心卻鬆了一口氣。他轉身向女王說道:「既然陛下已經沒有大礙,那麼屬下也先就此告退了。」      「菲德希斯。」菲德希斯正要轉身,女王卻再度開口叫住他。      「陛下還有什麼吩咐?」      「你是從國境的前線基地來到這裡,還是有先去過瓦芬一趟才過來的?」女王問道。      「回陛下,屬下是從前線基地直接過來的。」      「這麼說,你不知道帝國向國境發兵的事吧?」      「嗯?」菲德希斯難得皺眉,面露些許疑惑。      「日前伊培斯來的時候,有提到帝國向國境,也就是你原本所在的前線基地發兵一事,而且是與湛雅皇朝聯合。照時間推算的話,現在基地的守軍們應該正與帝國的聯軍交戰中。我國與帝國的和平條約明明還沒有到期,但是帝國卻提前毀約,應該不只是單純因為領地的爭奪而已……來得及的話,我希望你能帶兵去戰場支援,並且當面向帝國將領詢問出兵的理由。」      「是。那麼,屬下這就出發。」說完,菲德希斯面無表情,轉身走出了女王休息的寑室,向部下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後,便立刻離開了這棟隱密的宅邸,朝著瓦芬的方向而行。      ◇      菲德希斯離開了女王所在的宅邸,也離開了圍繞、隱藏著那棟宅邸的茂密樹林,在通往瓦芬的捷徑小路上,以飛快的速度疾奔著,原是打算儘快趕到瓦芬調兵,以便盡早到國境前線支援,然而就在半路上,有個陌生的女子突然出現,擋住了他的去路。      「跑得這麼急,是要趕去哪裡呢?菲德希斯?」突然擋在菲德希斯面前的女子,微微揚起唇角,笑問。      這名女子,有著一頭大波浪捲的長金髮,一雙明亮有神的細長雙眼,蜜色的眼瞳,高挺的鼻子,豐潤的雙唇;身上穿著貼身的紅色低胸皮甲,豐滿的上圍若隱若現,纖細的蛇腰以下穿的是低腰短褲,露出一雙濃纖合度的修長雙腿。肩上戴著同樣是紅色的肩甲,腳上穿的是以硬皮製成,兼具輕甲功能的長靴。雖然以外表而言,她是個容貌美艷,身材火辣,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目光的女人,但是菲德希斯所注意到的,是這個美艷的女人,她不同於一般美女,一身戰士輕裝的打扮。      在他用這種速度前進的情況下,這個女人竟然還能夠追上自己,甚至擋在自己面前,菲德希斯認為眼前的女人絕非泛泛之輩,向來冷靜謹慎的他,於是停下了腳步,全神戒備:「……妳是誰?」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卻先反問我的名字嗎?不過,算了,反正那不是重點。」攔路的女子笑了笑,不以為意地道:「我名叫芙蕾雅。芙蕾雅.費諾斯,北安格隆『威奇爾』傭兵團的團長。這次的任務,還要請你多多配合了,菲德希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