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國同人】(左三?)直江兼續關於島左近和石田三成的訪談

石田三成(以下簡稱三):嘖……怎麽老是你? 直江兼續(以下簡稱兼):因為我認為了解事情的真相是一個記者的職業素養,是義的體現。 三:你什麽時候是個記者了? 兼:從我發現你和織豐時代大多數男人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之後。 三:(掀桌)口胡我幾時和這麽多人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了我怎麽不知道? 兼:(從容淡定)據說瀨戶內海的一尾魚擺動魚鰭,琵琶湖就會發大水。 三:(掀桌X2)這要人如何相信! 兼:(斜指)可是左近殿似乎很期待的樣子! 三:…… 島左近(以下簡稱左):殿下為什麽說不出話來了? 三:(虛弱地)……隨便你,那就開始吧! 兼:兒子跟對方落水,你選擇救誰? 三:(一秒)島左近的話毫無疑問會把隼人正救起來的! 兼:但是,我們假設左近殿他不會遊泳。 三:(一秒)不可能,隼人正的遊泳還是他教會的呢! 兼:我只是做個假設,假設你明白麽? 三:我不明白為什麽要做沒有意義的假設。島左近會遊泳,隼人正也會。所以他們一起掉到水裏沒什麽好慌張的,就是上岸之後要趕快給隼人正換衣服,濕漉漉的成何體統。 兼:那麽你就完全不管左近殿麽?(沒註意到話題向著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三:照顧不好少主難道不是他的錯麽?所以掉到水裏去了什麽的,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我才不會去救他呢。 兼:……這麽說,您還是先去救隼人正對麽? 三:可是如果左近淹死了,隼人正也會傷心的。 兼:這麽說來,您還是會出手相救嘍? 三:(不耐煩)之前不是說了左近他會遊泳的麽?怎麽會淹死呢? 兼:……萬一他抽筋了什麽的,沈下去了呢? 三:如果他沈下去了的話? 兼:是呀。如果他沈下去了。 三:那我就會少支出一筆俸祿。 兼:……即可修三成你太無情了! 三:然後我大概會向太閣大人辭去奉行的職務。 兼:咦?這是為什麽? 三:沒有左近的我,沒有治理天下的器量。所以,繼續素餐屍位有什麽意義呢? 兼:……您這是在憂傷麽? 三:(堅定地)所以左近不會淹死的! 兼:……您的邏輯能力太強大了! 兼:假如對方被歹徒拿刀架著,你的反應? 三:(一秒)島左近的話毫無疑問會把歹徒制服的! 兼:但是…… 三:(一秒)沒有什麽但是!不會有歹徒敢去襲擊他,更不要說有本事用刀子架著他了。 兼:看起來你對左近殿的能力相當信得過? 三:(堅定地)是的! 兼:這道題交給左近殿來回答吧,如果三成殿脫光光躺在你床上擺出誘惑的姿態,你會? 左:…… 兼:左近殿?左近殿你怎麽不說話?! 三:兼續你在幹什麽!快過來幫忙止血!!!! 兼:承上,改成最愛的人,可是你卻發現你硬不起來,這時候你覺得? 三:(一秒)島左近的話毫無疑問不會。 兼:=口=!這種……也應該稱之信得過麽? 三:(傲然)不,這是自信。 兼:(忽然疑惑地)等下……這麽說來,莫非左近殿才是那個…… 左:(默默扭開頭去)就是那個“莫非”了。 兼:你是他腳踏六條船中的第六,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你將怎樣? 三:(炸毛)這意思是說他一共領著十二萬石的俸祿還不讓我知道是這樣麽? 左:(安撫)殿,這只是一個假設,一個假設……請冷靜,左近是絕對不會對您有貳心的。 三:(扭頭)我又不是不許你跳槽,反正你跳槽也跳得可歡了,到我這裏也不是跳槽來的?你要是不樂意了趁早跟我說,我才不會攔你! 左:我真的沒有這個意思,您剛才不是還表示對我很信得過麽? 三:哼…… 左:倒是殿下您呢,一開始不是對渡邊新乃丞很好麽?還有大山伯耆、舞兵庫、橫山喜內、磯野平三郎,啊對了還有那個小家夥叫小幡信世的,都是殿下器重之人呢!果然左近才是第六條船吧…… 三:混蛋!你居然敢對主君說這樣過分的話! 左:(含笑)下面就是要追放我麽? 三:(驚)我什麽時候說過要追放你了! 左:(故意傷感的)可是,殿下手下如今人才濟濟,臣也知道要藏拙了,無用的人,對殿下來說只是累贅罷~ 三:……才……才不是,(極小聲地)你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左:(微笑)只要殿下不放棄左近,左近是絕對不會對殿下有貳心的,這樣殿下還不放心麽? 三:(超級小聲地)哼…… 兼:(沈默地看著這一切,手中的筆飛速的記錄著) 兼: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想做什麽? 三:世界末日?那不是2012年麽? 兼:(青筋)如果呢? 三:你哪裏來的這麽多如果?所以我才不知道你這個記者的立場何在!不是說要來探真相的麽,總是做假設能做出真相麽? 兼:你就隨便給我個回答不行麽? 三:如果一定要誠實地回答,那就是睡覺好了。反正不管是哪天,人總是要睡覺的吧!(聳肩) 兼:……(完全不知道該從何處反駁) 三:(斜眼)難道不是? 兼:早知道就該先問左近殿了。(轉向左近)明天是世界末日的話,你想做什麽? 左:其實明天我是應該和殿下一起出去檢地的…… 三:(冷靜地)左近,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的話,後天是沒有人發工資給你的。 左:(徹悟地)啊!那樣的話,果然答案應該是“和殿下一起睡覺”才對! 兼:約好一起出遊,結果下起豪雨怎麽辦? 三:那就在家睡覺。 左:那就在家陪殿下睡覺! 兼:對方衣服被水潑到,你的反應是什麽? 三:是被開水潑到還是被冷水潑到? 兼:嗯……如果是開水呢! 三:如果是被開水潑到,就趕快去叫他換衣服。 兼:如果是冷水呢? 三:如果是被冷水潑到,就叫他趕快去換衣服! 兼:…… 兼:(強打精神地)換成左近殿來回答呢? 左:無論被什麽水潑到,都應該趕快替殿下換衣服! 兼:…… 左:難道你希望我回答“靜靜地看著殿下穿著濕濡的衣服緊貼在身上勾勒出他單薄的腰身”這種話麽?你以為我不想麽?但是,你以為兩萬石的俸祿好賺麽!(血淚狀) 兼:那麽,自己被水潑到呢? 三:叫左近過來替我換衣服。 兼:(轉頭對左近)我覺得你那個兩萬石的俸祿還是蠻好賺的…… 兼:喜歡的人要你吃你討厭的東西,你會怎麽做? 三:……(臉不知道為什麽紅了起來,眼神不知道看為什麽看著左近)其實……也不是很討厭吃…… 左:(堅定地)殿下你想多了!請你聯想一下柿子之類的就可以了! 兼:什麽樣的事情會讓對方發出尖叫聲? 三:恩,總體而言,島左近是一個十分穩重的人,所以這種事情應該不會有的。 兼:即便你說了“左近,今晚請你【消音】”也不會麽? 三:(斜眼看)執行命令需要尖叫麽? 兼:…… 兼:那麽左近殿知道什麽事情會讓三成殿發出尖叫聲麽? 左:發出尖叫聲是示弱的表現,對於殿下這種要強的個性而言,我也覺得這種事情是不可能有的。 兼:麻煩你再給想想?你不是號稱頭腦很好麽? 左:(沈思) 左:啊!有了!如果某天殿下推開門,發現我正和內府殿笑吟吟地喝著一碗茶的時候,應該至少會“啊”一聲的吧…… 兼:那麽你會因為什麽而尖叫呢? 三:現在我就很想尖叫“這種訪談的看點到底在哪裏”! 左:(體貼地)殿下您說的不貼切,這會兒您要喊出來的話,絕對不是尖叫,是咆哮才對。 三:恩,說的很有道理! 兼:……左近殿您就不能幫幫忙麽? 左:上一問殿下說了他覺得我不應該會為什麽事情尖叫,所以,我會努力向這個方向磨練的——雖然每次我看見殿下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我房間裏的時候,內心總是有一頭野獸它默默地尖叫了…… 三:(糾正)左近那也應該咆哮才對罷…… 左:(T T)殿下,您說的也很有道理。 兼:跟其它組的受訪者互相認識嗎?看過他們的訪談內容嗎?你覺得哪一對最美滿,哪一對最悲慘? 左:(不確定地)您是指德三組或者三幸組麽? 兼:這個還只是計劃(看日程表),不一定能完成。 左:(堅定地)我不會讓其他組誕生的。 兼:如果有一種藥,可以讓對方瘋狂愛上你,你會使用嗎? 三:哼,難道現在他不是麽? 左:兩萬石的功效比那什麽藥強多了。 三:(微笑)只有兩萬石麽? 左:(默默地流下了兩行鼻血) 兼:如果對方毀容了或者身材走樣了,你還會愛他嗎? 三:(不太確定地)……我剛見到左近的時候他好像就已經毀容了(指傷痕)臉上這裏…… 左:我們都看重的是彼此的心誌嘛! 兼:那麽,換句話說,如果三成殿長著一張和內府大人一樣的臉,您也會如現在這般看重他的心誌麽? 三、左:(異口同聲地)你口味太重了! 兼:如果對方死了,你接下來的生活是?要怎麽處理他的屍體? 三:要考慮提拔新的家老。至於屍體……難道不是應該埋掉麽? 兼:(轉頭看左近)這種無情的人你真的覺得跟他混很歡嗎?到我們上杉家來吧左近!我們是愛和義之師啊!你死了我們絕對不會就這樣把你埋掉的。我們一定會用各種方法把你的身體保存下來,然後讓之後歷任家老都來瞻仰你,講述你過去的榮光…… 左:……你的口味果然太重了…… 兼:你死了以後容許他有新歡嗎? 三:我死了之後他一定會跳槽的……哼。 左:但是下一任的主公一定不會像殿下這樣視我如新夫(啊不對是心腹)。 三:這話聽起來一點兒也不讓人覺得受到了安慰…… 左:可是如果左近死了殿下也會提拔新的家老不是麽?人雖然不在了,但是他曾經存在過的證明則是被還活著的人繼承的。如果左近死了,殿下提拔新的家老,是為了讓石田家能夠繼續發展下去,左近非但不會覺得被辜負,而是會十分高興地看著這一切——左近所希望的,正是殿下能在即便沒有了左近的情況下,也能筆直地想著您心中的道路走下去! 三:……左近!(好像被感動了) 兼:……你們回答的問題都不在點子上啊口胡!!!!! 兼:如果他跟新歡說你比不上他,你覺得? 三:(微笑)是指工資麽? 左:在下不敢……OTZ 兼:自己認為什麽地方勝過對方? 左:體力。 三:後宮的數量。 兼:……你的後宮也不過就裝了一個真田幸村而已吧那還是自己的外甥! 左:(T皿T)可是在殿下【刪除線】降薪威脅【刪除線】的重壓之下,我不敢有後宮啊…… 兼:(默默地)1:0也是絕殺啊!(擡頭看今年世界杯的結局,再次默默地陷入了沈思) 兼:如果對方天生身體狀況太虛弱無法H,可以接受精神式戀愛嗎? 三:因為左近是個身體十分健壯的人,這題我我完全不用回答吧……(斜眼看兼續)要說精神戀愛的話,我和兼續殿倒是正宗的筆友發展出來的感情呢。 兼:(訕笑)可是之前不是也見過面麽,在信長公的安土城裏? 三:(捏扇笑)《天地人》的話你也當真?紫式部都沒你這麽蕩漾…… 兼:(果斷結束該話題,轉向左近)對於“治部少輔身體不好,尤其是在退隱之後經常在家裏吐血玩兒,借機和你發展超乎主從關系的關系”這樣的流言,我很想知道如果這是真的,左近殿還能繼續發展這種超乎主從的關系麽? 左:(毅然地)在精神層面上,我對殿下是親子般的感情! 兼:比紫式部更蕩漾的回答出現了! 兼:要是對方變成了女人,你還會愛他嗎? 三:(皺眉)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就應該給他改名叫石田左近子了。 兼:咦?這麽說來似乎三成殿你可以很平靜的接受這種事情? 三:為什麽不呢?這樣對我來說方便了很多,朽木姬已經去世很多年了,隼人正一直沒有母親的關愛。我擔心續弦的女子會對他不好才這樣拖著,如果是左近子來做正室的話,那真是再好沒有了,相信隼人正也會願意叫他母上大人的。 兼:看來三成殿已經把所有事情都考慮妥了……怎麽辦現在連我都開始期望左近殿來做石田家的女主人了呢! 左:……這個問題為什麽你不先來問我這下沒有翻身的機會了(面條淚)。 兼:可以接受對方改名為「史瓦特拉ok西門子正港大湯圓」這種名字嗎?為什麽? 三:左近叫什麽都是鬼神敢欺的島左近!這點我信得過他。 左:可是如果人家稱殿下叫石田西門子正港大湯圓治部少輔的話,我恐怕他會一口氣提不上去憋過去。 三:……恩,這樣想想,如果你在戰場上自報“吾乃石田西門子正港大湯圓治部少輔手下島氏史瓦特拉左近丞清興”也會需要相當的肺活量呢! 左:敵人也會為此而戰栗和驚悚吧…… 三:(臉紅)我也覺得叫起來會很破壞氣氛…… 左:(溫柔的)所以還是算了吧…… 兼:恩?!恩?!你們在說什麽會破壞氣氛?快告訴我!餵!不要莫名其妙的臉紅啊! 兼:你心目中最強的人是誰?為什麽? 三:(篤定地)毫無疑問是秀吉大人! 兼:為什麽呢? 三:(憧憬地)那種用雙手開拓未來的氣魄實在是讓人感服! 兼:這倒是毫無意外的回答。左近殿呢?莫非您心目中最強的是三成殿,才為此跟隨他的麽? 左:嗯,這個倒不是,我心目中最強的人啊是內府大人呢! 三、兼:(同時驚訝地)什麽?! 左:(安撫三成)殿下不要誤會,我只是覺得,能被殿下的毒舌所傷,還能百折不撓地繼續著追求您的內府的精神,實在是值得左近終身學習呀! 兼:當你為了某個東西不見懷疑對方拿走而大吵一架,後來發現是自己忘在房間裏,這時候你會道歉嗎? 三:當時和左近說好了,我們君臣同祿,我的就是他的,所以我不會為了丟了東西而疑心到他的。 左:我也只取走過殿下的一樣東西。 三:誒?我怎麽不知道?你拿走什麽了? 左:(凝視三成微笑) 三:……? 兼:(忽然反應過來)即可修左近殿你這是在利用三成殿的純稚占他便宜! 三:誒? 兼:要是可以選擇,你希望自己先死還是對方先死? 三:(沈思片刻)我希望自己先死。隼人正可以沒有我,但是不能缺乏母愛。 兼:……你還真把左近殿當正室了啊? 左:所以,你看其實我也被殿下占了便宜! 兼:要是可以選擇死法,你希望自己怎麽死? 三:我希望能為一個人人都微笑著生活的世界鞠躬盡瘁。 左:鑒於殿下的誌向,我的死法無法由我自己選擇,那必然只有過勞死一途而已。 兼:那……不希望怎麽死? 三:(忽然臉紅)不希望左近過勞死…… 左:殿殿殿殿殿下請問你在說哪方面的意思? 三:(別開視線)因為,因為……我希望左近也是“都微笑著生活的世界”中的一員。 兼:即可修明明是很正直的回答嘛你臉紅個啥! 兼:如果對方會老,到時候你還有可能對他產生「性」趣嗎? 三:我和左近相遇的時候,他已經是個噢桑了。所以年齡什麽的,我才無所謂呢。 兼:(八卦模式全開)即是說,就算左近殿變老了,三成你依舊會對他做這樣那樣的事情麽? 三:(堅定地)我和左近之間的關系,是建立在我們相互看重對方的心誌之上,只要他能老驥伏櫪,我就必然誌在千裏! 左:(= =+)兼續殿,作者有說這個是左近X三成38問哦,不是三成X左近38問哦……殿下你也不要太得寸進尺哦,即便是左近也是有自尊心的啊! 兼:假如男人可以懷孕,你希望你們有孩子嗎? 三:(臉又紅了)雖然我很希望能和左近有一個孩子,但是又生怕這樣會讓隼人正他們姊弟誤會我們冷落他們了……所以…… 兼:這只是假設啊三成殿為什麽你又臉紅個什麽勁兒啊! 三:(沈浸在遐想中)……之前竹中殿下曾經贊許過,如果是繼承了我的內政能力和左近的軍略,我們的孩子必將成為豐臣家的支柱呢! 兼:那麽,誰來生這個孩子呢? 三:雖然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畢竟有很多公務要處理,抽不開這個身呢……(看向左近) 兼:三成你有考慮過左近殿的立場麽? 三:誒?左近會不願意麽? 左:(燃起)沒有!!為了殿下,左近變成海馬也願意!!!! 兼:再承上問,你們打算生幾個孩子? 三:(皺眉)左近平時還有很多工作,生多了很累的! 左:(寬淚)殿下真是體恤下意! 兼:好吧,左近殿看來已經沒有翻身的機會了,那麽我拓展一下,你們的下一個孩子想要女兒還是兒子呢? 左:只要生得像殿下,生男生女都一樣。 三:……其實我比較喜歡女兒,但是如果生得像左近,就必須要再生一個了! 左:T口T,您這是在嫌棄我麽殿下? 兼:決定了!下一本訪談錄的名字就叫《島左近的悲慘世界》! 兼:一起出去吃飯結果吃了一堆之後發現雙方都沒錢,這個時候怎麽辦? 三:押左近在那裏洗碗…… 兼:呃…… 左:也只有這樣了吧…… 兼:恩…… 左:如果押殿下在那裏,就不會僅僅是洗碗這麽簡單了……想想就會覺得不放心啊! 兼:左近殿,我真的被你感動了呢…… 兼:一覺醒來你發現你被對方賣掉了,你是什麽反應? 左:(用力沖上前抱住三成)我怎麽會把殿下賣掉呢!就算再貧苦,再艱辛,我就算自己賣身我也不會賣殿下啊! 兼:哦哦左近殿這就是你說的親子之情麽?!那麽如果是三成殿把你賣掉呢? 左:那也不怕,我一定會出奔,然後再次投入殿下的懷抱! 兼:……這就是傳說中的仙人跳吧左近殿,這樣是不道德的!你有想過賣家的損失麽? 三:(小小聲)我也不會的。 兼:誒?三成殿你說什麽?我聽不清。 三:(扭過頭)我什麽都沒說,這種人賣了也不值錢吧,哼。 左:(摸摸地掏出懷紙捂住鼻血)殿下! 兼:如果世界毀滅了,只剩你和對方兩個人,你第一個行動是什麽? 左:找殿下。 三:找吃的。 左:T T 三:=V= 兼:…… 兼:你和對方誰更適合被包養? 三:……唔,我覺得顯然是左近啊!我包養了他這是官方的共識呢! 左:對此我實在沒有異議…… 兼:如果對方最大的心願是看盡天下美人,你會怎麽做? 三:發起“天下第一美人爭奪戰”,然後把阿市大人、阿濃夫人、寧寧大人、稻姬、立花、加拉夏、甲斐姬、蘭丸、光秀殿、出雲的那個巫女、萬事屋的老板娘、幸村、還有跟在幸村屁股後面的那個小丫頭一起幹掉。 左:……為什麽會有蘭丸和光秀殿,甚至還有幸村殿? 三:防範於未然。 兼:餵!為什麽沒有我! 左/三:(望天) 兼:如果有一天對方爬墻了,你是什麽反應? 左:拆墻! 兼:我發現碰到這種事情的時候左近殿才能拿出攻的氣勢!三成你呢? 三:把墻外的世界變成我的……這樣就楚人得之楚人失之了,哼。 兼:……以前沒發現你有腹黑的潛質啊! 兼:你覺得什麽手段可以將對方一擊致命? 左:提出出奔。 三:(HP下降一半,黃血,但不慌不忙地將衣領松開一線) 左:(HP歸零) 兼:此時無聲勝有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