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志那都之志(22)

 『我不想再把你當作我的家臣,因為你是我心裡最特別的……最愛的人。』        這是逃離戰場時,石田三成趴在島左近的背上,對島左近所說的話。雖然石田三成說得非常小聲,但是因為當時他的唇就近在左近的耳邊,因此石田三成所說的那句話,島左近聽得一清二楚。      在聽到那句話的瞬間,島左近僵直了一下,因為有太多感情同時湧入心裡,有驚、有喜、有感動、也有感嘆。而儘管心中百感交集,但因為當時兩人還沒有逃離險境,因此島左近沒有立刻對石田三成的話做出任何反應,壓下心裡翻騰的感情,以護送主子回到居城為優先考量。      當島左近護送石田三成回到城裡,走到石田三成的房門前時,石田三成突然轉身看著跟在自己身後,正站在房門口,沒跟著走進房間的島左近,開口:「左近。」      「有什麼吩咐嗎?殿下?」同樣看著自己的主子,島左近問。      「謝謝你。」      「嗯?」島左近不明白殿下為何突然向他道謝。      「兼續他們之所以會出現救援,是你請他們過來的吧?」石田三成表情柔和,望著島左近,淡淡地道:「你早知道德川邀我此行另有所圖,因此預先做了防範準備……從幸村出現的那個時候我就知道了。」      「……那是我應該做的事,您不用特別道謝的。」      「……我知道。你的想法是:做臣子的人保護主子,是天經地義的。之前你在戰場上說的那句『我不能失去你』,也是這個意思,對吧?」說著,石田三成笑了,但那笑容不像平時那般自信傲然,反而有點像是自嘲的苦笑。      「不是的!」看見石田三成的表情,以為三成有所誤會,島左近連忙解釋道:「雖然您說的沒錯,但是……不是那樣的。」因為有些著急,島左近說話的條理反而沒有平時那般清晰。      「不是那樣……?」       「我說『我不能失去你』,不單單只是因為您是我的『殿下』,更因為您是我最想保護的人……」島左近整理了一下思緒,嘆了口氣,道:「就算你不是我的主子,我也會拼了命保護你的。」      「……那又是為什麼?」      「因為……」雖然答案呼之欲出,但島左近還是猶疑著該不該回答。         石田三成看著動搖的島左近,沒有繼續追問,只是轉身走到床沿坐了下來,然後對著還站在門口的左近說道:      「左近,我想喝水。」      「我幫您倒水。」說完,島左近立刻走近房中,倒了杯水,恭敬地遞給三成。      「我的左腳還是覺得怪怪的。」喝完水後,三成看著自己受傷的左腳,說道。      「是半藏的麻痺之毒的後遣症吧?我先幫您看一下傷口,失禮了。」將空杯放置到一旁的桌上,島左近走到石田三成面前,單膝跪下,伸手捲起三成的褲管,替他查看傷口。「傷口沒有裂開,毒也沒有再蔓延,不過可能還有些許殘毒留在身體裡,所以您才會覺得怪怪的。休息幾天應該就沒問題了。」      「嗯。經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累了。」繼續看著正動手幫自己上藥的左近,三成又道。      「那,等我幫您上完藥之後,就休息吧。以您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宜太過勉強。」      「是啊。所以……左近,今晚你要不要留在這裡?」      「嗯……咦?」島左近一邊替三成上藥,一邊順口地應和著他的話,但是意會到三成剛剛說了什麼之後,島左近有些錯愕地抬頭望向三成。      「怎麼了嗎?」      「不……沒事。留在這裡是指……留在這宅邸裡過夜?」殿下應該是這個意思吧?島左近想。      「不,我是說,留在這個房間裡。」石田三成看著島左近,面不改色、非常自然地說道。      「欸?」島左近這次真的呆住了。      「哈!看你那樣子,好像真的在煩惱。既然這樣,我乾脆直接『命令』你留在這裡,這樣你就不用煩惱了。」看見島左近瞬間呆愣的樣子,石田三成忍不住笑了出來。      「殿下……」知道自己被三成捉弄了,左近有些哭笑不得。      「左近。」一反剛才惡作劇的笑意,三成的神情突然變得相當認真:「我很清楚自己說過什麼話,而且我並不後悔,也不打算收回。雖然你偶爾會在人前說些不像君臣的玩笑話,但是實際上,你比誰都在意那條界線,這些我都很清楚。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所以我才那麼說……留在這裡。」      「真是……殿下,您這麼說,會讓我的意志更加動搖的啊……」島左近聞言苦笑。      「堅守君臣界線的意志?」      「是。」       石田三成凝視著島左近,道:「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可以允許你……跨越那條界線喔?」      聞言,半跪在石田三成面前的島左近,抬起頭,緩緩伸手握住三成的肩膀,凝視著三成好一會兒,才用略微沙啞的聲音道:「……還是不要比較好。」      「為什麼?」三成皺眉。      「您不把我當成家臣也無所謂,我仍然可以無條件奉上性命保護您。但是,一旦我將您當成更甚於『主君』以上,更加特別的人來對待,哪怕是只有一次,我就再也無法只單純地,把你當成『殿下』了--我有這種感覺。」島左近別開視線,說出了動搖的原因。      「……如果今天你的『殿下』不是我,你也會這麼想嗎?」      「不。」島左近想也不想地搖頭,斬釘截鐵地答道:「正因為是你,所以我才會這麼想。只有你,是撇開身份,也讓我想捨身保護的人;只有對你的感情,才能動搖我的意志……對我而言,你是特別中特別……殿下?」      島左近話還沒說完,石田三成卻突然故意讓身子往前傾,見三成突然倒下,島左近反射性地調整了姿勢,穩穩地接住了「倒」進自己懷裡的三成。      「剛剛那些話,我可以當作是你的告白吧?」臉貼在左近的耳邊,雙手環著左近的頸項,石田三成紅著臉,用略微強硬的口氣問道。      「咦?嗯……如果您這麼希望的話……」面對突然轉變語氣的三成,島左近知道,那是他掩飾難為情的一種方式。      「那,接下來呢?」      「嗯?」      「你的結論是?」由於現在的姿勢,左近看不見自己的臉,因此三成才有些彆扭地開口問了他最想知道的答案。      對三成彆扭的問話方式芫薾一笑,島左近輕聲答道:「毋庸置疑地,您是這個純上,我最重視、也最愛的人……這就是『特別中的特別』的意思。」      「……什麼時候,你說話也這麼愛拐彎了?」      「那是因為,我一直跟您在一起的關係吧。」雙手輕輕環住三成的腰,島左近笑道。      「你是在說我很不坦率嗎?」      「不是嗎?」      「…………」石田三成瞪了島左近一眼,但卻沒有想推開他的意思。      「殿下?」見石田三成沒動靜,島左近鬆開手,拍了拍三成的背,「差不多該從地上起來了吧?您該休息了。」      「不要。既然你說我很不坦率,那我就表現得『坦率』一點好了。」         哎哎,竟然鬧彆扭了。      島左近望著三成,除了感受到他因為親近而只對自己的展現的任性之外,卻也感覺到因親密而牽起的一股衝動:「再這樣下去,我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喔?」      「我倒是很想知道跟你在一起還能發生什麼事。」      「比如說……這種事。」說著,島左近身軀微微向後移,一手攬著三成的腰,一手捧著三成的臉,緩緩地低下頭,輕輕地吻上三成的唇……      「…………」看著左近眼中的自己影像越來越近,直到唇瓣被溫熱的觸感所佔據,石田三成閉上眼,全心地感受這份未曾有過的溫暖與幸福--感受到最愛的人同樣重視、同樣想要親近自己的幸福。      才輕觸到三成的唇,島左近心裡的情感卻起了強烈的翻騰洶湧,忍不住再稍稍向下,使得原本只是輕觸的唇瓣貼合在一起,反映出他想要更接近、甚至是想佔有三成的欲望。      三成的唇,不像女子那般柔軟嬌嫩,但是微涼而滑潤的觸感,卻更牽動島左近索求的渴望,忍不住更進一步探進比唇更深入的地方,交織在一起的舌尖,連三成唇齒間的吐息也完全佔據;而對於左近的深吻所帶給自己的陌生感觸,三成也完完全全地接受,甚至微微地張開唇,被動地回應左近的索求……         許久,吻離,島左近將三成微微推離自己,讓兩人之間空出些許距離,企圖用這一點點的距離恢復自己的冷靜。      「……左近?」望著島左近,三成的眼神有些迷離而疑惑。      「我已經把心意傳達給殿下了,所以……今天,這樣就夠了。」說著,島左近一把將三成打橫從地上抱起,然後像是放置寶物般,輕輕將他安置在床上:「夜深了,休息吧,殿下。」      知道左近為了自己身體的狀況,而壓下了自己的欲望,石田三成難得溫順地聽島左近的話,在床上躺下;而島左近見三成似乎願意依言休息,感到放心之後,起身便要離開,但是三成卻突然伸手拉住了左近的衣角。      「等一下。」      「殿下?」      「至少……在我睡著前,留在這裡。」雖然這樣說很任性,但是就因為是左近,所以他才會這樣要求。      「我知道了。」說完,島左近走回床邊,溫柔地看著三成,並且坐了下來。      看著左近溫柔地完全接受自己的任性,石田三成半是感動、半是感慨地說道:「……現在,我終於了解,當初秀吉主公說的『就算不相信別人,也要相信自己』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了。我誰也不相信,但是,只有你例外。因為你是我親自選上的人,而事實證明,我沒有選錯人。」他相信自己選上左近的用人眼光;同時,也相信自己愛人的心情……      「謝謝您,殿下……」聽到三成難得直率地誇讚自己,島左近高興之餘,也頗為感動。      「只有我們兩人的時候,叫我三成。」      「嗯?」      「像這樣在一起的時候,我希望我在你心目中,單純只是『三成』……」      「我明白了。」島左近看著已經不禁閉上眼,卻還是小聲地說著自己想法的三成,笑著回答。      「我還沒睡著,不准離開……」      「是、是。我就在這裡,哪裡也不會去的。」看著已經進入夢鄉三成,島左近溫柔而輕聲地說道:「放心休息吧……晚安。三成。」 ================================ 隔了半年才更新(死),這回的拉布閃光算是給左三以及讀者們的一點點回饋…… 這回完全是傲嬌女王跟忠犬(喂)的閃光XDDDD 感謝支持本文的各位,我一定會努力完坑的TV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