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4_2

  先是在工作的時候,聽未央說她們班在文化祭時要開咖啡廳,於是我心想到時有空去逛逛也不錯。但是文化當天在走廊上遇到她,才說沒幾句話,好死不死就被其他的女生給發現,使得我即使不想走,還是得先跟著那些圍過來的女生離開。      為了不在學校裡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以前我一直都是這樣應付著那些看到我便圍上來的女孩,而且我也覺得幾年下來,自己已經習慣了。但是在遇上未央之後,我才漸漸發現,我不是習慣,而是麻木,而未央的出現,卻漸漸彌平了我的麻木,讓我開始找回許多我已經忘記的感覺。      在她面前,我可以表現得很直接,也因此,在她身邊,我可以得到放鬆;然而或許也就因為這樣,相對地讓我發覺到:在面對父母、面對老師同學、面對珊瑚礁的客人時,我所表現出來的模樣,搞得自己有多疲憊。         隨著文化祭的活動陸續開始,湧入學校裡的人潮也越來越多,因此我也得以找到理由從那群圍著我的女生身邊離開。      由於已經說好要到那傢伙的班上去看看,因此我折返到未央的教室去,才剛走到門口,就看到她一邊忙得團團轉,一邊還東張西望的奇怪舉動。      「幹嘛東張西望的?妳是哈姆太郎嗎妳?」由於她的樣子實在太有趣,因此我走到她的身邊,故意問道。      誰知道那傢伙竟然瞄了我一眼,問我是不是落跑了--真是夠了,也不想想我是為了誰才走回這裡來的!要不是現在人來人往的,我還真想給她一記手刀。      和她抬槓了一下子,她才說出東張西望的原因,是因為忙不過來,想找人手。      聽完她的話,我看了店裡一眼,直接說出感想:「人手已經夠了,是方法有問題。照妳們這樣,有多少人都不夠。」      「既然這樣的話,那,佐伯同學你來幫忙一下吧?」      「對不起,我是來當客人的喔。請給我一杯熱咖啡。」看見她用倉鼠般無辜的眼睛看著我,我忍不住想作弄她一下。      「小氣鬼!佐伯同學明明那麼專業,這種小場面對你來說應該是得心應手的才是……」      「哇!笨蛋,別這麼大聲啦……」這傢伙,明知道我在珊瑚礁打工的事不能曝光,竟然還說得那麼大聲……      「吶,裡面還有圍裙喔,佐.伯.同.學。」只見她得意地笑了開來,然後伸手推著我往櫃台後面的準備區走。       「妳這傢伙……」見她一副吃定我的樣子,我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我知道了,妳不要推我啦。」雖然不太情願,可是一想到拒絕她,她可能會露出什麼表情之後,我還是認命地走進準備區,穿起她口中「很可愛」的小熊圍裙,然後開始在她們的外場幫忙。      就跟在珊瑚礁工作時一樣,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等到店裡比較不忙,我和她得以坐下來休息一下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難得的文化祭,與其跟平時一樣,被其他女孩發現,然後拉著到處跑,還不如找個人一起悠閒地參觀。於是,我開口問她要不要一起去逛逛,而她也答應了。      一路上,我們在各個展示區或是攤子前面停留的時間都不長,但是不可否認地,和她這樣在一起邊走邊吐槽,讓我覺得很愉快、很放鬆,邀她一起逛文化祭的決定,果然是對的。      就在我們逛到操場上的攤子時,有個叫西本春日的女孩叫住了未央,但未央卻很明顯不太認識對方。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西本也是針谷的朋友,而針谷跟西本提起過未央,所以西本才聯想到未央的名字。         聽到針谷在他人面前提起未央,我感到有些意外。      雖然我知道未央和針谷是朋友,但是針谷的朋友不少,為什麼他會在他人面前,特別提到未央?是否針谷和她之間的距離,比我想像中要來得近?看著和西本熱絡聊天的她,我心裡的感覺突然變得有點複雜。      當然我心裡的想法她們不會知道,只是西本說著說著,卻突然興沖沖地要我和未央去看公佈欄,說是校內最佳人氣男女票選的結果已經出來了。      聽到西本這麼說,我卻反而猶豫起該不該去看公佈欄上的結果,但是拗不過她的好奇心,最後我還是跟著她一起走到公佈欄前面一看究竟。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又來了……」看著公佈欄上的投票結果,我感到有點厭煩。      「你是第一名欸……怎麼你一點都不高興的樣子?」      「從國中開始就這樣,也因此我才會每天都……」拜這種無聊的票選所賜,我才會過著像現在這樣常常被包圍的日子……不過我話還沒有說完,卻驀然在公佈欄上瞥見她的名字,令我不禁詫異地睜大了眼:「啊,妳--」      公佈欄上寫的是人氣票選前十名的男女同學,而她的名字,正名列在女生人氣的第五名上。      「……怪不得剛剛西本會要妳來看公佈欄,就是因為妳榜上有名的關係吧。」看著公佈欄,我明白了剛剛西本的反應是怎麼回事。      「呃……雖然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被列入人選的,不過,就算榜上有名,應該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吧?」      「嗯……大概吧。」我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心裡卻不是由衷這麼想的。      雖然在看到她榜上有名的那一剎那,我感到訝異,但是冷靜下來看著她在榜上的名字,其實我多少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這個結果。      比起我只有外表還不錯這點,她有更多凝聚人氣的優點。原本已經習慣她在自己身邊,所以沒有發覺:或許自己也是被她所吸引,所以才會想一直像現在這樣跟她在一起。不過公佈欄上的結果等於是代表著:看見她優點的人,不是只有我、一直看著她的人,也不是只有我……      想到這裡,我的心裡莫名有股焦躁而無力的感覺--我對這個新發現的事實感到焦躁,但卻不知該如何改變現況。      「佐伯同學……?你怎麼了?」或許是見我突然沒說話,她疑惑地望著我問道。      而我那時只是笑笑地岔開話題,並沒有說出心裡的想法。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感覺,更別提要對她說出口。         文化祭結束後,過了兩個多禮拜,接近十一月底的某一天放學,我看見未央和針谷、藤堂、西本三人在一起,話題是關於未央生日的事。      看針谷他們的樣子,似乎都知道未央那傢伙的生日,卻獨獨我是剛剛聽到那傢伙自己說了才知道的--我並不喜歡這種最後一個才知道的感覺。      藤堂是那傢伙的親友,我沒話說,但一樣都是同學、是朋友,為什麼她卻有跟針谷和西本說過生日的事,但對我卻沒有提過?我和她相處的時間,明明都比他們要來得長……      在她心目中,我的存在感還不如針谷來得重嗎?她究竟把我當成了什麼呢?朋友?同學?或者……只是個一起打工的同事,其他什麼都不是?      我越想心裡越煩躁,但針谷那傢伙卻像是落井下石似地說了一句:「因為這樣,所以我們現在要帶月波去提前慶祝一下生日。」然後笑得很奇怪地看著我,而我只是看著未央,想聽當事人的答案。      結果未央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在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時,藤堂已經不耐煩地要拉著她走人。      在他們轉身要離開時,未央回頭看了我一眼,於是針谷向我問道:「佐伯,你要一起來嗎?」      「我……」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學校裡的女同學卻已經圍了上來。想要開口叫住他們,他們卻已經轉身離開。         隔天,那傢伙生日當天,雖然是國定假日,但是她還是照常到珊瑚礁來打工。      想到前一天我和她還沒能把話說完, 她就和針谷他們一起離開,我心裡的焦躁就一股腦升了起來。其實我很清楚,不該為這種事而不高興,所以一整天下來,為了平息自己的煩躁,我選擇不和她交談,想讓自己一個人冷靜一下。      準備打烊的時候,那傢伙竟然心不在焉地打破了盤子,甚至,還讓盤子的碎片割傷了手。      看見那傢伙手受傷之後,竟然還想要繼續收拾那些碎片,我終於忍不住走了過去,把她拉到吧台旁邊叫她坐好:「妳在這裡坐著不要動,剩下的我來弄就好。」比起收拾碎片,應該要先處理傷口才對吧?連這個都不懂,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看得我不禁皺起了眉,於是從櫃台的抽屜裡拿出了藥和OK繃,然後拉起她受傷的左手:「給我看看。」      「……對不起,我又打破盤子了。」      聽見她的道歉,我一邊幫她擦藥,一邊抬頭看了她一眼,說道:「打破盤子就算了,還劃傷了手,妳真是個笨蛋。」      「什麼嘛!我又不是自己想受傷的。還不都是因為你一直鬧彆扭,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哪裡惹你不高興,所以才會……」似乎對我那句「笨蛋」很有意見,她突然激動起來。不過,聽見她說我鬧彆扭,我也忍不住反駁:      「蛤?我哪有鬧彆扭?我不是說我沒有不高興,也沒有在生氣了嗎?」      「沒有才怪!你今天一整天擺明了就是不想跟我說話,不是不高興是什麼?」      「我……」      我正想著要怎麼回答,她卻又開口說道:「我承認我很笨,想不到我惹你不高興的原因,你大可以像以前那樣直接跟我說;但是我不喜歡你像今天這樣無視我。」      她的表情看起來真的很難過,而那是我無意的態度讓她感覺到我無視她所致……      「……對不起。」我沒想到自己無意的舉動會讓她這麼難過。      「咦?」      見她一臉愣住的表情,我解釋道:「我真的不是在生氣,我只是……對昨天沒能跟妳把話說完,覺得有些煩燥,想讓自己一個人冷靜一下而已。沒想到會讓妳有這種誤會……對不起。」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其實我有點緊張。      「原、原來是這樣啊。我也……對不起,昨天沒等你把話講完就……」聽完我的話,她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好了很多,而我也鬆了一口氣。      「那個,沒關係了。反正我也知道了……妳的生日。」聽見她剛剛的話,我真的覺得,昨天的事,已經一點都沒關係了。      雖然明知道今天是她生日,但是因為要工作的關係,沒有時間去訂、或是替她做生日蛋糕,因此我用店裡現有的材料,做了熱帶炒麵請她吃,當作蛋糕的替代品來為她慶生。      吃完之後,她很滿足地說炒麵很好吃,我聽了之後本來有些開心,但是她的下一句話卻讓我有些錯愕:      「佐伯同學的廚藝不輸職業級的,將來一定是個很棒的家庭煮夫!」      「……慢著,妳的思考也太奇怪了。為什麼不是廚師,而是家庭煮夫?」      「嗯,你問我為什麼……」她想了一下,說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直覺這麼想。總覺得將來和你在一起的人,一定很幸福……」      聽見她這麼說,雖然字面上是誇獎的話,但是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說這些話的人,是她。      「……妳啊……這種話不要隨便亂說!」我並不喜歡她擅自想像,我和別人在一起的畫面,尤其是當她露出那種自然的笑容的時候。      當然她並不知道我心裡這種奇怪而糾結的想法,只是一如平時地開始和我鬥嘴,最後在說到要動用手刀的時候,她突然靠得很近,害我不小心又想到了五月初的某個意外,為了避免「意外」再重演,我連忙結束了和她的打鬧,送她回家。         在送她回家的路上,我看見她又望著珊瑚礁旁的那片大海發呆,忍不住出聲叫她:「妳又看著大海在發呆,是又想到之前妳說的那個故事了嗎?」      「嗯。那個故事,青年就是在月夜裡出海尋找人魚。那個月夜,我想就是像今天這樣的夜晚吧?」      「是啊……」幾次聽她提起人魚與青年的故事,再加上她說小時候的夏天,曾在這附近迷路的事,我開始覺得,心裡那個一直很在意的假設,可能性不再是微乎其微。      人魚與青年的故事、小時候遇見的那個女孩、能讓我同時聯想起這兩者的她……      「佐伯同學?」      看見未央困惑地望著我的表情,我心裡不禁想到故事的另一種結果--         如果有一天,人魚與青年再次相遇了,但是人魚卻已經忘了青年的存在,那麼兩人的未來,會有怎樣的發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