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神錄【第三十一章】~結束與開始~

  然而,在伊蕾躲開萊爾突如其來的一劍之後,儘管萊爾的劍並沒有傷到她,但是卻在她白色軍服的左袖上,劃開了一道切痕。      「看樣子,雖然表面上冷靜淡漠,但是妳心裡還是有些著急吧?」兩人的身影在空中交錯而過,著地後,萊爾面對著伊蕾,說道。      以這種速度和程度的攻擊,以伊蕾身為戰爵的實力,應該能完全閃過才是,但是現在她左手的袖子卻被自己剛剛那一劍劃出切口,代表她並不像表面那樣冷靜地面對他,才會讓自己的劍尖劃到她的衣服……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伊蕾右手拿著銀槍,面無表情地說道。      「哈,妳不承認也無妨。不過,以妳的立場,妳沒有多少時間與我在這裡纏戰,這是事實。」萊爾自信滿滿地笑著說道。      「我可以先解決你,再去收拾其他兩人。」      「那是不可能的,妳自己心裡應該很清楚才是。不過,妳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萊爾掛著自信的笑容,接著說出令伊蕾意外的提議:「吶,妳要不要跟我賭賭看?我們就用接下來的一招來分出勝負,只要妳贏過我,我立刻從此戰中撤退,不會再阻擾妳,當然也不會出手幫助其他兩人。如何?」      「…………」這個男人在想什麼?以他的立場,應該是要設法拖住她越久越好才對啊?為什麼會主動提議這種事情?是他有絕對的自信能贏過她嗎?還是有其他的陰謀?伊蕾一邊冷冷注視著萊著,一邊思考著萊爾的提議。「勝負的判定標準是?」幾經思考後,伊蕾冷聲問道。      「很簡單,只要讓對方受比自己重的傷,就算贏了。附帶一提,要是妳輸了,我也只要求妳一樣從此戰中撤退,不會要妳的命;不過,妳要是想一擊就殺了我也可以,只要妳做得到的話。」      也就是說,只要自己完全躲開對方的攻擊沒有受傷,就算對方只是因為自己的攻擊受到擦傷,也能得到此戰的勝利……這一點,就是萊爾盤算的重點吧?      由於剛剛在半空中交換位置的關係,雖然有一段距離,但是現在他們彼此的後方,大多是對方的軍隊,只要自己閃開對方的攻擊,對方所發出的招式很有可能會直接重擊到他們自軍的軍隊。      以伊蕾的立場來看,現在萊爾的後方是她所率領的狄克勒軍,要是萊爾躲開了她的攻擊,那麼她的攻擊就有可能打到自己的部隊;反過來說,萊爾的情況也是一樣。也就是說,在萊爾提議的情況下,與其想怎麼殺死對方,不如想該怎麼閃開對方的攻擊,並且讓自己的攻擊命中對方,會更有實質效益。      以剛剛交手的情況來看,要在短時間內打倒萊爾是不可能的。萊爾的提議,並不是不可行,就算他反悔,最糟的情況也不過就是跟現在一樣,得花時間打倒他而已,接受他的提議對自己來說反而有利。但是對方是萊爾,如果有什麼陰謀的話,後果可能超乎想像。   反覆思考著萊爾提議的可行性,以及萊爾可能使用的策略,個性小心慎重的伊蕾一面注視著萊爾的動靜,一面衡量著真正要打倒萊爾的可行性……   ◇      就在萊爾與伊蕾對上的同時,洛藍德已經將基地外正門前方,除了援軍以外的敵軍全數消滅,包括從基地中派出來迎戰的將領,不是戰死,就是被俘。      洛藍德在殲滅正門戰區的敵軍之後,便指揮部隊往基地繼續前進,原本是打算與先行攻進基地內的婕娜會合,並且協助婕娜消滅基地內剩餘的狄克勒守軍,壓制基地,結束這場戰役;但是就在離基地不到一百圖里的地方,洛藍德看見正在與伊蕾對戰中的萊爾,還有正與伊蕾帶來新增援的部隊作戰的,萊爾的部隊。      由於萊爾將部隊一部份分派給婕娜進攻基地內部,因此此時與狄克勒援軍作戰的帝國軍在人數上略微不利,於是洛藍德留下自己的部隊,協助萊爾的部隊消滅狄克勒援軍;而洛藍德自身則繼續往基地前進,準備協助婕娜作戰;至於萊爾,在單獨對上敵將的情況下,不可能會輸,因此也沒有他出手幫忙的必要。         當洛藍德進入婕娜所在的基地內時,看見從大門進去後的走道往內走,沿路上全是被打倒的狄克勒士兵,而且身上的傷口都只有一道,代表他們都是一擊就被擊倒的,洛藍德立刻明白這是婕娜的傑作。實戰經驗不多的婕娜,竟然能有如此俐落不凡的身手,令洛藍德心裡對這位新加入的同僚,多了幾分讚賞。      洛藍德一路來到基地內的第一個叉路,他往四周看了一下,發現只有中央的通路上,有狄克勒的士兵倒臥著,因此猜想婕娜應該是往中央的通路走去。      由於洛藍德知道婕娜先前曾來過這裡探查情報,所以他判斷婕娜應該是朝司令室的所在地而行。雖然他可以沿路找到婕娜,並協助她一起行動,但是從婕娜的身手來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因此洛藍德決定選擇與婕娜不同的通路進攻,以防基地內有漏網之魚逃脫。         而就在洛藍德進入基地內的同時,早一步先攻入基地的婕娜,已經來到了通往司令室的第三個叉路口,她命令士兵守在叉路口待命,阻絕狄克勒的人馬進出,而婕娜本人則是往司令室而行,準備打倒司令官史達。      通往司令室的路上,狄克勒的士兵幾乎佈滿了整條通路。史達將所剩的兵力,大都拿來堵住這條路,由此可見他有多麼重視自身安全的防備。      看見這種情況的婕娜冷冷一笑,毫不猶豫地往滿是敵軍的道路前進。面對前方直線通路上的敵軍,婕娜改以雙手握劍,腳步由緩緩走近加快成跑步的狀態,接著在最前方的敵人高舉武器,朝著自己直劈而來時,婕娜卻已經完成了出招的動作:      「流月斬!」      婕娜握劍往前方一百八十度一個橫掃,沿著劍身劃過的弧度,一道寬度與通道差不多,像新月、也像波浪的劍氣朝前方疾馳而出,以極快的速度一直線掃過一整條通道,通道上的狄克勒士兵們,因為空間受限,無處可閃,只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寒氣逼近,然後在下個瞬間已全數中招倒地。      以一招流月斬清除了擋在通路上的障礙,婕娜如入無人之境般來到史達司令室的門外,面對司令室那道以金屬製成,緊緊鎖著的厚重大門,婕娜騰出左手,朝門發出冰系魔法,待大門上佈滿冰塊之後,婕娜立刻改以火焰魔法擊向被冰凍的大門,就在極端溫度差的攻擊下,金屬製的大門應聲爆裂!      婕娜「破門」而入,果然看見司令室中有兩個人,其中一人便是她之前看過的,這個據點基地的司令官,史達。      看見堅固的門突然爆裂開來,原本還在司令室中邊討論戰況,邊等著伊蕾消息的史達與斑瑞,先對突如其來的情況看傻了眼,緊接著看見破門而入的婕娜,兩人雖然立刻回了神,但卻還是難掩驚慌的神色。      「妳、妳是什麼人?」班瑞對婕娜大聲怒問著,但臉上仍帶有些許倉惶的表情。      無視班瑞的質問,婕娜冷冷地對兩人開口:「你們有兩個選擇:投降,或是戰死。」      「哼,好大的口氣!憑妳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也想要我們投降,別笑死人人了!」班瑞的身份雖然是參謀,但再怎說他也當了近十年的軍人,要他因為一個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小丫頭的威脅就投降,簡直就是笑話!想到此,失去冷靜的斑瑞立刻拔出腰間的佩劍,朝著婕娜殺去。      婕娜冷眼看著班瑞拔劍朝自己殺來,判定他選擇「戰死」一途,因此右手一揮,只見寒光一閃,婕娜右手的長劍瞬間已貫穿班瑞的左胸,就在班瑞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時,婕娜立即將長劍抽出,大量的鮮血立刻噴出,班瑞睜著眼,帶著震驚不已的表情,在血泊中倒臥不起。      史達同樣震驚地看著班瑞瞬間在眼前被殺,一股寒意由心底升起,戰意與恐懼在心裡拉距著,雖然右手已經拿著武器,但是一時間卻只能僵滯地直盯著婕娜,遲遲無法做出任何行動。      「現在,只剩你一個人了,史達司令。」班瑞的屍體倒臥在婕娜與史達兩人中間,婕娜將劍尖指向隔了一段距離的史達,唇角微微上揚,冷笑道。      「……妳究竟是什麼人?妳不是帝國四將軍吧?」極力維持表面鎮定的史達,注意到眼前的女人似乎有些眼熟,但是一時間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她。      「您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呢,史達司令。不久之前,我們才在這個司令室裡見過面啊。」婕娜瞇起眼,唇邊輕蔑的笑意更加明顯。      「不久之前在這裡……」循著婕娜的提示回想,史達腦中浮現出一個可能性,使得他再次震驚地瞪大了眼:「妳……難道是,那個時候的新兵,那……那斯?」      「看來你想起來了。不過,我不叫那斯,那斯不過是我隨口拼出的假名罷了。」說著,婕娜斂起笑容,再一次沉聲問道:「最後再問你一次:你要戰,還是要降?」      「……知道了,我投降。」史達說著,同時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表現出他願意投降的誠意:「軍令與交接必要的印鑑等等都鎖在抽屜裡,妳等等,我這就拿給妳。」      婕娜聞言,暫且放下了指著史達的利劍,然後看著史達走到辦公桌後,蹲了下來,並且緩緩打開抽屜……      就在抽屜完全打開的那瞬間,史達從抽屜裡拿出來的不是說好要交給婕娜的軍令與印鑑,而是一支造型像是弓箭,但是卻只有手掌大小的不明物體。      「哈哈哈,投降?妳別傻了!」史達將手中的武器瞄準婕娜,露出猙獰得意的笑容:「看我用這支最新型的微型魔力砲打穿妳的腦袋,納命來吧!」說完,只見史達握在那武器後方的右手姆指向前一推,一道細長的光束立刻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婕娜射去!      然而,史達所發出的光束速度固然很快,但是婕娜移動的速度卻比它更快!只見婕娜在那道光速就快擊中她的額頭時,突然側身一閃,那道致命的光束立刻撲空,筆直地打穿了原本在婕娜身後的牆壁;而婕娜則在避開光束攻擊後,一個閃身,在史達還驚愕得來不及反應時,移動至史達身旁,並且以長劍抵住了史達的脖子。      「你說得對,看來我似乎太天真了呢……」婕娜將冰冷的劍刃更往史達的頸子貼近,冷笑地說著。      「不、不是!是……是我不對。我、我願意投降了,真的!請妳相信……嗚哇!」看著奪命利刃就在頸邊的史達冷汗直流,結結巴巴地對婕娜哀求著,但是話還沒說完,婕娜已經一劍劃過他的頸子,同時也為他的生命劃下了句點。      「很遺憾,是你自己浪費了唯一一次的機會。」婕娜說完,從史達的屍體上搜出了一串錀匙,再用那串錀匙取得了鎖在櫃子裡層的軍令與印鑑,接著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史達的司令室,與正巧搜索完基地內其他地方,朝著司令室而行的洛藍德會合,並告知她已經殺死史達,並取得軍令與印鑑的事。      司令官史達已死,軍令印鑑也已落入帝國軍手中--至此,狄克勒前線的基地已被帝國軍所制壓。在確定基地內已沒有其他狄克勒的將領之後,婕娜與洛藍德決定再一次返回基地外,協助萊爾收拾最後剩下的敵人,結束這場戰役。      ◇      在婕娜與洛藍德攻入基地,萊爾對付戰爵伊蕾的同時,身在基地東邊戰區的閻霽玥與夜珞曇,也正展開著激烈的攻防戰--只不過攻擊的一方到目前為止都是夜珞曇,而閻霽玥則是一邊與夜珞曇交談,一邊防禦著她的攻擊,只守不攻。      「珞曇,住手吧。別再在異鄉浪費無謂的時間與精神,乖乖跟我回湛雅皇朝吧!」閻霽玥一個閃身,俐落地避開夜珞曇迎面而來的一記旋踢,在閃身的同時對著夜珞曇說道。      「不管你說再多次都是一樣,我不會回湛雅皇朝去的!」踢擊落空,夜珞曇拉開了與閻霽玥之間的距離,沒再出招攻擊,只是語氣堅決地對閻霽玥說道。      因為夜珞曇停了手,閻霽玥也停止了動作,兩人靜靜地對視了一會兒,閻霽玥率先打破沉默,說道:「我說過,現在的湛雅皇朝,跟妳離開那時已經不一樣了。當年害死妳母后的人,現在大多已經受到應有的報應,只有少數缺乏證據的人暫時還無法制裁他們。如果妳真的想為妳母后報仇,那麼妳就更應該與我回湛雅皇朝。」      「不!我也說過,現在的我在湛雅皇朝已經一無所有了,如果回去,更加找不到報仇的機會了!」      「……妳不相信我嗎?」      「不是!那跟那無關。我只是……」我只是,不想把無關的你也捲進來而已。這句話梗在夜珞曇的喉嚨裡,遲遲無法對閻霽玥說出口。      看著話只說了一半的夜珞曇,閻霽玥並不是完全不清楚她在想什麼,但也就因為有些了解她的想法,令閻霽玥跟著沉默許久之後,無奈地輕嘆了一口氣,問道:「……無論如何,我都無法說服現在的妳跟我回去嗎?」      「是,無論如何。」無論如何,她都希望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在不牽連到他的情況下。      「……沒辦法。看來我只好放棄說服妳,改用『稍微』強硬的手段帶妳回去了。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這麼做……」明白再談下去也不會有交集,閻霽玥終於決定動用武力:「光雷閃!」      閻霽玥溫和語氣轉變成一聲冷喝,以右手發出一長條的銀色電光,筆直地攻向夜珞曇。      「…………」看見閻霽玥認真的神情,夜珞曇明白,他是真的不惜動手,也要將自己帶回湛雅皇朝,而面對認真起來的他,夜珞曇很明白,就算自己用盡全力,勝算也著實不大。因此在閃過閻霽玥第一擊的光雷閃之後,夜珞曇立刻向後連翻了兩圈,躲到後方不遠處的樹林裡,並拉大彼此之間的距離,緊接著,趁閻霽玥還沒有追上來時,夜珞曇開始念起一段聽起來古老而難解的咒文:      「無慈悲籠罩天地的黑暗,摒絕一切光明閃耀的地獄,絕對不可侵犯之聖堿……」      「(不曾聽過的咒文。她所用的不是現代廣為使用的咒語,而是更古老的語言。我好像在哪聽過……這種古文……)」閻霽玥一邊試著循聲找尋夜珞曇的蹤跡,一邊聽著夜珞曇所念的咒文,心裡猜測著古老的咒語來歷。      古老、難解、歷史無法考究、失傳的,古文……倏然,閻霽玥腦中浮現出一個令人吃驚的結論:「(難道說,她念的咒文是……)」         就在閻霽玥循聲看見夜珞曇的身影之時,夜珞曇一邊警戒著閻霽玥接近,一邊仍是繼續詠唱著那古老的咒語:      「混沌之天、無明之世、萬物長眠之搖籃,人間是謂冥府……」      隨著夜珞曇繼續詠唱咒文,四周的景物開始出現異狀,彷彿就像是在回應著那古老的咒語一般:原本晴朗的天空漸漸佈滿烏雲,令原本光亮的環境也開始變得昏暗--而閻霽玥很清楚,這只不過是剛開始的變化而已。      「(果然是『還神術』的始動之詩……若讓她念完咒文,事情會變得非常棘手。我得在她喚出『神』的真名之 前,封印她召喚的能力!)」從咒文以及景物變化判明狀況,閻霽玥當機立斷,決定搶在夜珞曇念完「始動之詩」前,搶先施以封印之術,以阻止夜珞曇發動「還神術」。他停止前進的動作,口中也開始詠唱起某種咒文:「司掌萬物之動力,具現天地之音的主宰……」      「以星月之眸,睥睨世界;以夜幕之姿,掌控天地……」在閻霽玥念起封印之咒時,夜珞曇也沒停止詠唱;她猜得到閻霽玥的打算,因此明白如果自己無法在他之前詠唱完「始動之詩」,那麼她就沒有勝算!於是,夜珞曇加快了「始動之詩」的詠唱:      「沉淪於罪、惡、恨、怨、妒之靈魂,是為黑闇之祭品……」      而同一時間,閻霽玥也一樣沒有停止封印之咒:「請將您的力量,化作為無所不在的羅網……」         兩人就這樣同時以古老悠久的語言,詠唱著兩種完全不同的咒文,而且兩人也都想著一樣的事情--要趕在對方之前詠唱完成,徹底壓制對方的行動!      「闇火燃燒靈魂之彩光,化作弒淨三界之絕劍……」      「束縛放肆之魔動,停止奔流之糜音……」      隨著咒文的力量持續釋出,兩人周圍的天空已經完全被黑雲所籠罩,並且不時出現閃電,但是卻沒有聽到雷聲,使得兩人所在地周遭的空間,透著不祥的詭譎,以及令人快喘不過氣的壓迫感。      「主宰黑闇一切之君主,請回應吾以萬誠與靈魂呼喚您之真名,降臨世間……」      「以殛光御雷之契約為劍,回應吾之請命--」      兩人所詠唱的咒文都接近尾聲,由空中開始降下一道一道直徑約有一人寬度的黑色光柱體,直達地面,而黑柱體的周圍纏繞著一圈圈呈螺旋狀的電光,同樣是由天上延伸下來,只是隨著咒文釋出的力量持續增強,黑色光柱開始一致向某個方向集中移動,像有生命般想合而為一;而纏繞在其四周的電光也由白轉為紫色。除了兩人詠唱的聲音之外,隱約還可以聽見陣陣的悶雷,以及魔力凝聚的能量互相衝擊所發出「啪滋」的聲音。      種種異象,代表著咒文即將詠唱完成,但是最後先念完咒文,完成術式的人卻只有一個--      「覺醒吧!九闇永夜天女--」      「風雷絕.封魔斷音之式--斷絕,封印!」       在最後的最後,先詠唱完咒文的人是閻霽玥,並成功地以名為「封魔斷音」的封印之術,封住了夜珞曇詠唱未完咒文的能力。      在術式擊中夜珞曇之時,發出了「轟」一聲的巨響,巨響過後,剛剛黑光紫電從天而降,互相纏繞衝擊的異象霎時消失無蹤,只有地上殘留的數個大洞,以及像是巨大重物拖行過後的軌跡,證明剛剛的異象確實存在過。      使出最終的手段卻仍是失敗的夜珞曇,並不打算就此束手就擒,她想要再使出別的魔法,製造脫逃的機會,但是卻驚覺自身的魔力都已一併被剛剛閻霽玥那一招給封死,無法使出,就在她為此為之一愣的瞬間,閻霽玥的身形已經逼近至她面前。      夜珞曇想要出手反擊,但是閻霽玥的動作仍是比她快了一步--在她想一掌擊向欺近眼前的閻霽玥時,閻霽玥卻先以手遮住了她的眼睛,夜珞曇還來不及反應閻霽玥做了什麼,意識卻已開始離她遠去。      而在失去意識之前,夜珞曇隱約聽見閻霽玥對她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並不想用這種方式帶妳回去,可是除此之外我別無他法。抱歉……」      ◇      婕娜與洛藍德一起從基地返回正門前的戰場上,在洛藍德的帶領之下,兩人很快便找到了仍與敵將對峙中,萊爾的身影。      在看見婕娜與洛藍德一起出現在一旁時,萊爾知道兩人已經成功制壓了基地,因此開口對伊蕾說道:「貴國的軍事據點已經被我方所鎮壓,妳考慮得如何呢?還要繼續戰下去嗎?伊蕾戰爵?」         沒有想到史達及其部隊這麼不堪一擊,這麼快就被擊潰,連讓她思考如何反擊的時間都沒有!支援的目的失敗,照理說她該就此撤退,才是最明智的判定;但若是就這麼離開,等於是什麼都還沒有做就承認自己輸給眼前這個男人,輸給帝國四將軍……想到此,伊蕾眼神一凜,直視著萊爾,回道:「這場仗,我軍的確是輸了。但是,我個人並不打算就這樣認輸。就算要撤退,我也要有個能說服自己的理由。」      「好吧。既然是個人勝負,那麼我們用就手上的武器決勝,不使用遠距離的魔法和戰技,以免殃及妳我身後的士兵。和之前說的一樣,只要讓對方受創比自己嚴重,就算勝利,輸的一方撤退。」萊爾對著伊蕾說完,向洛藍德打了個暗號,示意他跟婕娜暫時不要接近。      「同意。那麼,速戰速決--接招吧,萊爾!」說完,伊蕾持著銀槍,一個箭步朝著萊爾衝去;而萊爾也在同一時間,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伊蕾。      就在兩人身影交錯的瞬間,沒有聽到兵器交接撞擊的金屬聲,只聽到「刷」的一聲,代表兩人其中一人的武器,確實擊中了對方的身體--      「……果然名不虛傳。」一招過後,伊蕾以左手按住浮出些許血紅的右手上臂,回頭看著萊爾,淡淡地開口:「這次是你贏了。不過如果還有下次,我不會再輸給你的。」說完,伊蕾轉頭舉步離開,連同她所率領的狄克勒援也隨著一起撤退。         伊蕾從戰場上撤離之後,婕娜與洛藍德立刻上前與萊爾會合,就連原本待在後方指揮後勤部隊的樞天,見伊蕾離去,也率領後方的部隊一起前來會合。      「萊爾將軍,您沒事吧?」婕娜走到目送伊蕾離開的萊爾身邊,問道。      「沒事。只是回去得找人幫我把被劃破的軍服縫好而已。」萊爾指了指自己胸前被伊蕾一槍劃破一條裂痕的軍服,笑答。      「基地方面,婕娜跟我已經完成制壓了。剛剛那是最後一個敵將對吧?」洛藍德向萊爾確認性地問道。      「以我們所負責的部份來說,是的。接下來就看霆王那邊的結果如何了。」萊爾答道。      「那,要過去察看戰況嗎?」婕娜再問。      「不,再等一下吧,我想結果就快……」萊爾話還沒說完,突然東方的天空一下子變得昏暗異常,並且不時響起陣陣的悶雷,使得萊爾、婕娜、洛藍德三人不約而同地轉頭望向東邊,注意力也被那突如其來的異常景象給吸引。         「(那並不是單純的自然現象,而是強大的魔力牽引所造成的情況,而那種沉重的魔力還不只一種……為什麼,明明覺得這種壓迫感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但是身體的某處卻對那魔力的來源起了共鳴?為什麼……)」婕娜看著東邊黑雲雷電交錯的天空,心裡升起一股異樣的共鳴感,額上卻微微滲出冷汗。      婕娜有些不解而微愣地注視著一切異常的變化,從東邊黑雲密佈的天空降下幾道纏繞著紫色閃電的漆黑光柱,漸漸地移動、靠攏,眼看數條從天而降的漆黑光柱就快要合而為一,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在婕娜腦中響起:      『妳感覺得到……我們的存在嗎?』      是誰?      那是一個不曾聽過的女性的聲音,雖然聲音像是在她腦中響起的,但是卻又覺得那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的聲音。奇妙的感覺,令婕娜忍不住想追究聲音的來源,但是那個聲音還沒有回答她,緊接著卻傳來「轟」一聲的巨響,婕娜腦中的聲音也在瞬間化成近似「嘰--」的尖銳長音。      「嗚……」受到腦中突如其來尖銳聲音的刺激,令婕娜突然感到頭痛欲裂,忍不住摀起自己的耳朵,發出一聲低吟。         「婕娜?妳怎麼了?哪裡受傷了嗎?」見婕娜突然變得臉色蒼白,額冒冷汗,萊爾關心地問道。      「不,沒有。只是突然有股很尖銳的聲音……」聽見萊爾的聲音,婕娜的頭痛也突然消失,她搖搖頭,小聲地答道。      「很尖的聲音?」萊爾與洛藍德互相對視了一眼,面露疑惑。若要說聲音,他們只聽到「轟」的那聲巨響,倒是沒有聽見婕娜所說的「尖銳的聲音」……      「(看來只有我聽見那個聲音……真是太奇怪了……)」看著萊爾與洛藍德的反應,婕娜心裡想著。      「婕娜,妳真的沒事嗎?」這次連洛藍德也忍不住開口問道。      「嗯,我沒事。剛剛那個很尖的聲音,大概是我聽錯了。」按下心中的疑問,婕娜笑著回答。      「沒事就好。」萊爾見婕娜恢復正常,於是轉移話題:「剛剛那一聲巨響後,東邊的天空已經恢復正常,也沒再聽到戰鬥的聲音,看樣子,霆王那邊似乎也已經結束了,我們就在這裡等他來會合吧。」         事實證明,萊爾以情況所下的判斷並沒有錯。三人在原地等了約十五分鐘後,果然看見閻霽玥雙手橫抱一名黑色長髮、陷入昏迷的女子,緩緩由東邊朝著他們三人的所在地走來。      「霆王殿下,辛苦了。她就是您要找的人嗎?」萊爾迎上前去,看見閻霽玥懷中抱著的女子,問道。      「沒錯。看樣子,你們這邊很快就結束了呢。不愧是帝國四將軍,實力果然不同凡響。」閻霽玥噙著淡笑,公式化地說道。      「哪裡,您過獎了。現在據點基地已經被我軍制壓,而您也找到了您要找的人,這場戰役也到此結束了。」萊爾宣佈戰鬥結束後,開始調度接下來的行動配置:「接下來就要請洛藍德將軍留在這裡處理戰後事宜,包括基地的暫駐部隊的派遺等等,我和婕娜明天就動身回中央向雷法西昂元帥覆命。這次的合作相當成功,謝謝您,霆王殿下。不嫌棄的話,請與我們一同回帝國中央,參加慶功宴之後再回國吧?」      「不,雖然我很感謝各位的盛情,但是很遺憾的,我也不能在貴國停留過久,必須儘快回國向我國的皇帝陛下覆命才行。」對於萊爾的邀請,閻霽玥再一次婉拒。「如你所說,這次的合作很成功,貴國的鼎力相助,我一定會照實回報給陛下,希望日後我們兩國能建立長久的友好關係,也請萊爾將軍代我向雷法西昂元帥道謝,我們就在此告辭了。」說完,閻霽玥便抱著還在昏迷中的夜珞曇,偕同樞天,以及由湛雅皇朝帶來的部隊,一同離去。         就這樣,帝國與皇朝的聯軍,順利地取得了這場邊境之戰的勝利,並且從中各取所需。      這場戰役,是克羅倫斯帝國與狄克勒王國短暫和平條約、以及夜珞曇異鄉飄流生活的結束;同時也是夜珞曇對湛雅皇朝產生影響,以及堤格斯各國迎向新變化局勢的開始。            ========================         首先,某樂要對看到最後的讀者們說聲:辛苦了。(笑)      這章的字數可說是前所未有(?)的多,但考量到分鏡與連貫性等種種因素,所以我還是把所有的內容打在同一章。      老實說,這章用了許多危險的寫作技巧(?),像是鏡頭與時間點的切換等等。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還請不吝告知。         第二卷到此結束,接下來會進行修文的工作,主要是把一些之前的bug(?)修正,以及統一標點符號等等。等修文完成,就會繼續連載第三卷。      感謝點進來賞文至今的各位。   老話一句,您的意見與支持,是作者寫作的動力,所以如果有任何意見指教,或是發現bug,都懇請不吝到會客室留言告知,謝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