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中的四葉幸運草(17)

  白色情人節這天,男孩子們會回禮給二月十四日時,有送巧克力給自己的女孩;跟二月十四日時同樣,如果當對方只是普通的同學或是朋友,通常送的是代表義理的東西,而要是對方是自己有一定好感的女孩,就會送有其他意義的禮物。      一般來說,每個有送出真心巧克力的女孩們,都希望在這天能收到對方回贈的特別禮物,只不過總還是會有少數的例外,而東雲晴香就是這些例外的其中一個。雖然她在情人節當天,送出了不少義理巧克力,但是因為對象大多是女同學或是老師,所以她並不期待會收到白色情人節的回禮;而唯一一個,她以不太一樣的心情送出的巧克力,是給葉月的,但是也就因為是葉月,因此東雲想,他收到那麼多巧克力,絕不可能一一回送禮物的,自己應該也不例外才是。          只不過葉月的行動超乎東雲一般人的思考模式,三月十四號這天,東雲收到的不只來自於死黨們的回禮,就連被大家一致認為不可能送回禮的葉月,也送了回禮給東雲。雖然他刻意選了人少的時間,才把禮物交到東雲手上,但因為地點是在學校裡,因此還是被眼尖的女同學看見他將禮物交給東雲,兩人短暫交談的那一幕;也因為這樣,在喜歡葉月的女同學之間,引發了一場騷動與各種猜測,但是都沒有人敢去向葉月本人問清「事實的真相」。         三月的下半月,春假來臨,同時也進入了櫻花的賞花季。      每到這個時候,即使春假並不是很長的假期,葉月珪的工作量也會變多。      東雲晴香想到去年春天,也曾和葉月一起到森林公園散步,可惜當時櫻花季已經過了,今年本想邀葉月再一起去森林公園賞花,但是當她去問葉月時,葉月卻一臉無奈地表示,他春假已經排滿工作了。      就在得知葉月無法一起去賞花的那天,無巧不巧,死黨有澤與千雪也一起來問東雲要不要三人一起賞櫻,而東雲晴香自然是很高興地一口答應了。         星期日,三人約好到森林公園賞花的當天,公園裡的人潮都聚集在有櫻花林區域,東雲、有澤、千雪三人因為不喜歡人擠人,因此一大早便到公園裡,找了個人比較少的角落,享受著賞花的樂趣。      三個女孩各自做了便當,接近中午時間,三人一邊聊著學校裡的事,一邊開心地互相交換分享著便當裡的菜色。      「說起來,春假過後,我們就是二年級生了呢。」千雪一邊吃著三明治,一邊有感而發地說道。      「是啊。升上二年級之後,妳們有什麼想做的事嗎?」將溫茶遞給吃完三明治的千雪,有澤問道。      「嗯……我想我還是會繼續待在社團,順便,也開始為未來大學的考試做準備吧。」千雪側著頭想了一下,答道。      聽見千雪那麼說,東雲有些驚訝:「欸?現在就開始準備大學的考試?」      「嗯。說起來,學生的本份本來就是念書啊,不是嗎?」千雪對著東雲,半開玩笑地答著。      「是、是這麼說沒錯啦……」      「不愧是千雪。的確,要考一流大學的話,越早準備就越有利。其實我也是這麼打算的。」有澤為自己也倒了一杯溫茶,輕啜一口之後。      「妳們兩人,都好厲害,現在就已經在想考一流大學的事了……」對於兩位親友的「遠大志向」,東雲感到佩服。      「不是我們厲害,反過來說,就是因為不厲害所以才要比別人提早準備啊。」千雪笑著對東雲說道:「吶,晴香,妳要不要一起考一流大學?這樣我們三人在畢業後還是能在一起欸?」      「嗯……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欸……雖然我也很想跟妳們一起上同樣的大學,但是,以我的成績,可能嗎?」依照春假前的期末考成績來看,自己距離她們兩人的程度,還有一段距離呢……      「可能啊。妳的成績一直在進步不是嗎?從剛開學的百名上下,到春假前的前五十名,如果繼續努力下去,很有機會可以進入一流大學的合格範圍啊。」千雪對東雲肯定地說著,接著話鋒一轉,突然露出神秘的笑容,又道:「對了,晴香,或許妳該努力的事,還有一件喔。」      「什麼事?」東雲晴香對千雪伶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感到疑惑。      「我聽說,春假前的白色情人節,葉月有送回禮給妳,是真的嗎?」千雪依然以神秘的笑容繼續對東雲問道。      「那是……真的。」原本想打混帶過,但想到自己暪不過兩名好友的法眼,東雲晴香只好老實承認。      「這就錯不了了,假設成立。證據就是情人節的回禮。」有澤接話道。      「假設?證據?那跟白色情人節的回禮有關係嗎?」東雲完全聽不懂兩名好友在說什麼。      「晴香,據我所知,從國二以後,葉月可是第一次在白色情人節送回禮喔?而且那也是唯一的一個喔?」千雪笑著暗示東雲。      「是……這樣嗎?」原來……葉月同學送她的禮物,這麼地特別嗎?      「……看這樣子,該努力的人不是東雲,而是葉月同學才對。」有澤把杯中的茶飲盡,用有點感嘆的語氣說道。      千雪輕嘆了一口氣:「我想也是。嘛,我乾脆單刀直入地問好了:晴香,妳喜歡葉月嗎?我問的不是普通同學或朋友的那種喜歡喔?」      「欸!?」沒想到千雪會問得這麼直接,東雲晴香的臉上寫滿錯愕,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看妳這麼驚訝,難道妳完全不覺得葉月同學對妳很特別嗎?」有澤看著東雲,頗認真地說道。      「我的確覺得對葉月同學和一般同學的感覺不太一樣,不過……」是的,她的確覺得葉月同學對自己很好,自己對他的感覺,也跟一般的男同學不太一樣,但是,這是否能斷定「葉月對她是特別的」呢?還有,自己對他的感覺,是同學、朋友以外的「喜歡」嗎?一下子被勾起太多過去沒想過的問題,東雲晴香自己也理不清頭緖,當然也沒辦法立刻回答出完整的答案。      「晴香,妳的臉好紅,沒事吧?」心知東雲現在心裡一定都在思考著葉月的問題,因此千雪故意笑問。      「沒、沒事。可能是因為太熱了吧?我、我到別的地方去吹吹風、散步一下!」說完,東雲晴香急急忙忙地站了起來,往更深入的櫻花林裡跑去。         就在東雲慌忙跑開的同時,她的心裡的確也一邊不斷思考著對葉月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但是對於「戀愛」,東雲晴香其實是完全陌生的,也不曾有過戀愛的經驗,因此她根本無法判斷對葉月「特別」的感覺,是不是就是千雪想問的,「戀愛」的感覺。      在這種時候,如果能夠看到葉月同學本人的話,說不定就能更清楚抓到心裡真正的感覺了吧?      如果能見到他本人的話……         「咦?」      突然,東雲在前方不遠處的櫻花林中,看見一個修長熟悉的身影。      一瞬間,她以為自己看錯了,眨眨眼,定神一看,那個人確確實實站在櫻花樹下,櫻花花瓣如飛雪般籠罩著他,唯美得令人覺得不真實……      「葉月……同學?」輕輕開口叫那個人的名字,東雲還是不確定自己看見的,是本人還是幻覺。      聽見東雲的聲音,那櫻花樹下的人影轉頭望向東雲:「東雲?」      「果然是葉月同學……太好了,我沒有看錯。」確定自己看見的是葉月本人之後,東雲笑著走向他。      「看錯?」的確,剛剛一瞬間,聽見她的聲音,轉頭看見她的身影,葉月以為自己在櫻花吹雪裡出現幻覺,但是沒有想到她竟然也跟自己有一樣的感覺。      「嗯。因為照理說,葉月同學要工作,應該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沒有想到,我剛剛才想到葉月同學你,你就真的出現了……」      聆聽著東雲的話,葉月的表情變得十分溫柔:「工作……的確是有。不過,結束了。」      「是嗎?春假裡也要工作,真是辛苦了呢!對了,我正和有澤、小伶一起在那邊賞櫻、野餐呢!葉月同學也一起來吧?」想到兩個好友還在原地等自己回去,東雲於是興沖沖地邀葉月一起加入賞花的陣容。      「不,不用麻煩了。我……」      「不會麻煩啦!葉月同學,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跟她們說一下,馬上回來!」不等葉月說完,東雲立刻朝著原本有澤和千雪所在的地方跑去。      葉月有點莫可奈何地看著東雲跑開,想叫住她,她卻已經跑遠,因此只好照她說的,站在原地等她。過了將近五分鐘,東雲才又走了回來。      「怎麼了?」見東雲走回來的神情和跑開的時候不太一樣,葉月關心地問道。      「對不起,葉月同學。有澤和小伶說她們突然想到有急事,所以要先走了,要我們留下來慢慢賞花沒關係……」沒想到突然又變成要葉月陪她的狀況,東雲忍不住葉月道歉。      「…………」      「那、那個,如果你有事的話,可以先離開……」見葉月沒說話,東雲突然有些緊張起來。      「不,沒事是沒事,不過……」      「不過?」      「不過,有點想睡午覺。因為天氣很舒服。」      「欸?在這裡?」東雲對葉月的發言大感驚訝。      「……不行嗎?」葉月露出無辜的表情。      「不,也不是不行。只是,你看,這裡人這麼多,睡起來也不舒服。我們一邊散步,一邊找你能安靜午睡的地方吧?」若是讓身為模特兒的葉月同學在這種人多的地方睡午覺,會引發大騷動的吧?東雲心裡如此想著,於是向葉月建議道。      「……說的也是。那,走吧。」      「嗯。」         於是,兩人並肩緩緩地走著,從人多的櫻花林區漫步至遊客稀少的草地和林蔭區。      「葉月同學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今天的工作是在這裡進行嗎?」兩人走到一旁有矮樹叢的草地上,坐下來休息、閒談時,東雲好奇地問著。      「嗯。」      「葉月同學常常到這個公園來拍照嗎?」      「嗯,因為工作關係,常常來這邊取景,而且……啊。」葉月話說到一半,閑靜的表情倏然一變,傾向前抓住東雲的肩膀,並微微使力,將東雲推倒在草地上。      「哇!葉月同學!?等、等一下!怎麼突然……」突然被葉月壓倒的東雲,驚愕得不知所措。      「噓……」葉月一手撐在地上,一手以食指豎立在唇前,示意東雲不要出聲。      東雲明白了葉月的暗示,於是靜靜地躺在草地上,接著從旁邊矮樹叢外的走道上傳來了陌生女孩的聲音:      「啊,真是的!跟丟了啦!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剛剛那個絕對是葉月珪沒錯!雜誌上也寫說,他常常來這個公園。」      兩名女性一邊四處張望著,一邊從東雲與葉月不遠處的矮樹叢旁經過。      聽見那兩名女性的對話,東雲立刻理解:「(啊……那是葉月同學的粉絲吧?)」從樹叢的間隙中,東雲看見兩個女孩走了過去,心裡想著。      「……走了嗎?」過了一會兒,葉月小聲地問道。      「嗯,大概……」      「…………」葉月輕呼了一口氣,不知他是在嘆息,還是鬆了一口氣。      「……那、那個……差不多可以起來了吧?」雖然不討厭躺在草地上,不過在這麼近的距離看著葉月的臉,加上又是這種姿勢,令東雲覺得很不好意思。      「啊……」被東雲那麼一說,葉月才驚覺現在這種曖昧的姿勢,已經維持了好一會兒。但是,如果東雲剛剛沒有出聲提醒他的話,他現在會怎麼做呢……?      「葉月同學?」      「抱歉。」      視線不經意再次對上東雲,葉月連忙移開擋在東雲上方的身子,讓東雲能夠坐起身來。      待兩人都口復原來的坐姿,東雲看著葉月,笑笑說道:「嚇我一大跳……葉月同學還是一樣這麼有人氣呢!」      「……沒這回事。」相對於東雲的開朗,葉月的臉上卻沒有笑容。      「不過,很辛苦吧?一直碰到這種情況的話……」看著葉月的表情,東雲也不禁想到葉月的感受,跟著皺起了眉。      「……是啊。」看著東雲皺眉,葉月佯裝若無其事道:「妳也是……其實妳不用勉強自己跟我在一起……」      雖然葉月想要隱藏,但是東雲卻沒有看漏他不經意流露在言行中的真實感受:「(……莫非,葉月同學一直很在意會給周遭的人添麻煩,所以才會……」想到這裡,東雲給了葉月一個比剛才更加開朗的笑容:      「才沒有那種事呢!感覺好像在演間諜片一樣,很有趣啊!」她是真的這麼想的,而她不希望葉月認為自己給她添了麻煩,因此東雲很努力地想傳達自己的真實感受給葉月知道。      「東雲,妳……」      「嗯?」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妳這個人。」葉月露出淺淺的笑容,說道。      「(他笑了,太好了。)」看著葉月的心情似乎好轉,東雲鬆了一口氣。不過葉月隱藏在那笑容裡的孤獨,東雲也全看進了眼裡. 「(葉月同學……其實也很難受吧……」總是一個人獨處,一個人思考,一個人承擔所有的感受……沒有人一直承受這樣的感覺,而不會覺得難過的吧?         晴香,妳喜歡葉月嗎?      東雲到現在仍然無法確定這個問題的答案,但是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她想要待在葉月身邊。不是因為同情,而只是單純地,想跟他在一起,希望能分擔他的寂寞,與他分享自己的快樂……就只是這樣而已。         那天傍晚,葉月同樣和東雲一起從公園漫步回家,只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葉月並沒有在該分開的叉路口離開,而是陪東雲一路走到家門口。      雖然只是比以前多在一起幾分鐘的時間,但是此時兩人的心裡都覺得,彼此的距離,已經拉近了許多--即使兩人只是,各自向前走了一步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