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神錄【第二十九章】~雷霆初會~

  「雷法西昂大人,我將湛雅皇朝的使者帶到了。」萊爾站在雷法西昂的執務室門口,敲了門之後,公式化地說道。      「謝謝。請他們進來吧。」      執務室裡傳來雷法西昂的聲音,萊爾依言推門而入。      剛走進執務室,便看見雷法西昂坐在辦公桌後,而婕娜則站在一旁。         跟著萊爾走進執務室的「使者」有兩人,從他們行進、以及應對之間的動作看起來,兩人很明顯是主從關係。其中一人是名深藍色短髮的青年,身穿與髮色相近的長袍外掛,搭配於活動的褲裝,繫著黑色腰帶,一身傳統湛雅皇朝衣飾打扮,正是之前來過帝國,向雷法西昂與萊爾傳達合作一事,七祇將之一的樞天。      而站在萊爾身邊的另一名使者,一頭黑色長髮整齊地束在身後,長長的瀏海看上去隨性而不造作,英氣的眉宇、狹長的雙眼,配上紫色的眼瞳,令人一見便印象深刻,刀刻般挺直的鼻與稜線優美的唇,比西方大陸一般男子較為柔和的輪廓,就像經過精心雕琢般,搭配成一張俊美的東方臉孔。邪魅、不覊、無法捉摸,是他給人的第一眼印象;而看見他不帶感情成份的笑容時,則會感覺他身上更多出了危險的壓迫感。         雷法西昂與萊爾雖有所猜測,但並不確定他的身份為何,只有站在雷法西昂身邊的婕娜,在之前國境探查的任務中「見」過此人。但是由於當時她是在遠處暗中察看,因此婕娜此時也只是不動聲色地觀察著他,不讓對方察覺到她「見」過他的事實。      「歡迎來到克羅倫斯帝國。我是帝國軍事最高負責人,雷法西昂。旁邊兩位是我將派去參與此戰的兩名將領,萊爾以及婕娜。」雷法西昂從座位上站起,走到正站在萊爾身旁,那名黑髮男子的面前,向他簡單地做了自我介紹--雷法西昂此時心底已有九成的把握,眼前這個人,便是提議這此次合作要求,在湛雅皇朝中也有絕對影響力那個人。      「很榮幸見到你,雷法西昂元帥。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不過你的威名,我耳聞已久;也就因為我久仰你的盛名,因此這次才會向帝國提議合作一事--我名叫閻霽玥,以湛雅皇朝『霆王』之名,來與貴國協議、商討合作事宜。」       「(霆王,閻霽玥……如雷法西昂大人所料,湛雅皇朝果真是派來了一個重量級的『貴客』呢。)」萊爾在一旁觀察著閻霽玥,心裡想著。之前萊爾因夜珞曇企圖暗殺四將軍的事件中,與霆王閻霽玥做接觸時,也只是透過書信的方式往來,因此萊爾也是直到今天,才真正見到閻霽玥本人。「(之前的事件也好,這次的事件也好,能夠讓『霆王』親力親為,看來那名叫夜珞曇的女子,對湛雅皇朝,不,至少對閻霽玥本身有相當的重要性,要調查湛雅皇朝,那名女子應該是很重要的線索……)」      「彼此彼此,我也同樣久仰您『霆王』之名了。時間寶貴,自我介紹與寒喧就到此為止,接下來請容我直接切入此次會談的重點吧。」雷法西昂從容一笑,伸手示意閻霽玥入座之後,立刻將會談導入核心:「首先,我想先確認,關於我方針對出兵合作一事所提出的條件,貴國的答覆是什麼。」      面對雷法西昂的直接,閻霽玥同樣噙著淡笑,明快地回答:「沒有問題。貴國所提出的合作條件,我國接受。此次我也是因為答應貴國的條件,才會親自來到貴國,一來是可以直接確認並訂下合作協議,二來是可以直接參與戰事,以防節外生枝。」說完,閻霽玥右手微揚,一旁的樞天立刻將手中一個以龍紋緞布包著,看上去像是盒狀的物品,以雙手恭敬地呈到雷法西昂面前。      「這就是你所要求的東西。你可以先行確認,沒有問題之後,再繼續進行會談;有問題的話也請提出無妨。」說著,閻霽玥將一把鑰匙也放到雷法西昂面前。         「那麼,請容我失禮了。」雷法西昂接過樞天遞來的物品,將外包的緞布拆開,裡頭是一個上了鎖的,樣式古樸典雅的木盒。雷法西昂用閻霽玥剛剛遞來的鑰匙打開木盒,裝在裡頭的,是兩本看起來非常古老的書冊,以及幾片像是書頁,寫著古文的老舊紙片,從大小看來,紙片和那本書冊並不屬於同一種東西。      雷法西昂先是將那兩本古書冊拿起來翻閱,接著拿起那幾頁紙片看了一會兒,然後便將書冊與紙片放回木盒中,轉而對著閻霽玥說道:「我大概看了一下,這些確實是相當貴重的古物資料。非常感謝您願意答應我方提出的條件。再來便是戰術與兵力佈置的部份……關於這點,不知您是否已想好了戰術或是有其他意見?」雖然之前早已跟萊爾以及婕娜談論過可能的情況與相對應的戰術,不過雷法西昂不認為閻霽玥會毫無盤算便來到帝國談判,因此藉機開口試探閻霽玥的意圖。      「戰術嘛……我想我跟您想的應該大同小異。真要說我堅持的要求,只有一個。」閻霽玥知道雷法西昂在試探他,而他也明白,以雷法西昂的個性,一定早已擬好萬全的戰術,勝利不是問題,只是要達到目的,他該針對的關鍵點就只有--「那名名叫夜珞曇的女子,交由我全權處理,包括戰爭結束後,她的處置權,也全權歸我。」      「意思是,讓您一個人獨自對上那名女子、以及其身旁可能佈有的兵力,不加派任支援給您也無所謂;而您所帶來的部隊,以及您身旁的那位樞天大人,都可以配合我方的戰術及兵力作戰?」雷法西昂確認問道。      「沒錯。」閻霽玥毫無遲疑地答道。      好絕對的自信--閻霽玥的態度,讓婕娜心中忍不住如此想著。這種自信若不是來自於絕對高強的實力,便是看不清現況,自以為是的笨蛋;而從她先前看過閻霽玥與菲德希斯交手的情況,以及他帶給她的感覺看來,閻霽玥應該是屬於前者……      「……我明白了。那麼,我現在就提出與狄克勒王國交戰時的兵力佈置及戰術。如果有任何意見,歡迎隨時提出。」雷法西昂說完,便開始對在場所有人說明此次與狄克勒王國國境之戰的戰略細節。      雷法西昂所提的戰術與兵力佈署,大致上就與之前他跟萊爾、婕娜所說的一樣:萊爾與同樣為帝國四將軍之一洛藍德,負責對付可能出現的「五爵」,若「五爵」都沒有人出現,則負責支援婕娜;而婕娜負責殲滅史達及其所有的部隊;夜珞曇則交由霆王全權負責。      至於樞天則是與洛藍德同樣,應付可能出現的「五爵」中的「戰爵」,若是沒有「戰爵」級以上的人物現身,樞天就負責後勤的支援;而閻霽玥所帶來的精銳部隊則直接編入帝國軍,與婕娜一同作戰。      以戰術及兵力佈置整體來看,帝國軍的兵力消耗會比湛雅皇朝大上許多,但是對雷法西昂來說,以這點代價換來的利益,是絕對值得的。      「以上戰術,各位有什麼不明白,或是有異議的地方嗎?」說明完畢,雷法西昂向在場眾人詢問著;而在眾人表示同意之後,雷法西昂看著閻霽玥,再次開口:「如果沒有異議的話,戰術的部份就這麼決定了。接下來……雖然有點言之過早,不過我想跟您談談此戰勝利之後的利益分配。這雖然是最敏感、最現實的問題,不過也是戰後,我們兩國關係能否繼續維持友好的重要關鍵。」      「當然。除了借閱古文物之外,你還希望在此戰中得到什麼,儘管說無妨。」閻霽玥傲然的笑容不變,因為他早已想過雷法西昂提出任何要求的可能性。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帝國東北方,有座生產武器及防具所需要米絲魯礦山,但是這座礦山跨越國境,有一部份是在狄克勒王國的國境內。此次戰爭若是勝利,我希望能這座礦山全部歸入帝國所屬範圍。」雷法西昂簡單明確地提出想要的東西,但這其實只是他想要的東西最具體化的一部份而已……      「沒問題。」對於雷法西昂提出的要求,閻霽玥豪爽地一口答應,「我國並不擅長生產武器和防具,加上地理位置偏遠,那座礦山對我國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價值。不只是礦山,就連金錢、戰利品等等,貴國都可以儘管取走。我的要求跟剛剛一樣,取得勝利後,我只要夜珞曇的處置權。」      閻霽玥看似非常大方地將所有的利益全給了帝國,但其實他和雷法西昂心裡都明白,這場仗就算是贏了,金錢與物質上的利益雖不能說沒有,但都相當有限。帝國與皇朝雙方得到最大的利益,其實是戰前協議的條件及其背後所帶來的影響。至於戰後利益分配的協議,其實只是雷法西昂對閻霽玥器量以及判斷的一種試探而已。      「我明白了。那麼,我再重覆一次,此次一戰,若是取得勝利,我方可以獲得所有的金錢以及戰利品,包括米絲魯礦山全範圍的領土權;而貴國則是取得夜珞曇的全權處置權,以上,沒有錯的話,克羅倫斯帝國與湛雅皇朝此次的共戰合作協議,待稍後合約書完成,雙方簽署之後,便確定成立。」      雷法西昂說完,婕娜立刻將雙方剛剛所談好的協定,附加到事先已準備好的協議合約上,然後將一模一樣的兩份合約,分別遞到閻霽玥以及雷法西昂面前。      兩人接過合約書,確認條文無誤後,立刻提筆在合約上署名,至此,克羅倫斯帝國與湛雅皇朝合作協議,確定成立。      「謝謝你,雷法西昂元帥。」合約簽署完畢,閻霽玥站起身,向雷法西昂禮貌性地致謝。      「哪裡,我才要謝謝您呢,霆王殿下。」與閻霽玥象徵性地握了手,道了謝,雷法西昂在閻霽玥主從兩人正要走出執務室門口,突然又開了口:「霆王殿下,為什麼……您會願意用這些代價去換取一名女子的處置權?」      「你問我為什麼?當然是因為……」閻霽玥停下腳步,轉頭看了雷法西昂一眼,理所當然地笑道:「我是個要美人也要江山的人,就這麼簡單。」說完,閻霽玥便徑自轉身走出執務室,而樞天則向雷法西昂等人行了個禮之後,也跟著離開。         待霆王主僕兩人離去後,執務室裡剩下雷法西昂、萊爾、以及婕娜三人。      「雷法西昂大人,照您的佈署看來,湛雅皇朝所帶來的資料,其中真的有我們所要的,關於『風神』的線索?」問話的人是婕娜。對於湛雅皇朝所送來的資料內容,她有著濃厚的興趣。      「有。而且,不只是風神,他們送來的,還有另一位神祇的線索。」      「另一位神祇?」婕娜與萊爾相視一眼,不約而同露出疑惑的表情。      只見雷法西昂打開還放置在桌上的木盒,拿起木盒中那兩本古書冊,解說道:「這兩本古老的書冊,是用湛雅皇朝古代的文字寫成,內容是關於『風神』的相關記載,但是這兩本書跟我們所攡有的古書是不同時代的東西。」說完,雷法西昂接著拿起盒中那幾頁紙片,繼續說道:「至於這幾片紙頁,其來源比那兩本古書冊更久遠,而且上面所寫的古文,和我們所擁有的古書使用的文字是一樣的。而這幾片紙頁所寫的內容,則是與我剛剛提到的另一位神祇有關,那就是--『雷神』。」      「雷神……這也就是說,湛雅皇朝之中,如果有人掌握『雷神』相關的詳情也不足為奇……」萊爾分析著雷法西昂話中的可能性。      「沒錯。詳細的內容我還沒全部仔細看過,所以還不能斷定。但是既然湛雅皇朝會把『風神』與『雷神』的記載資料都借給我們,就代表他們並不在意讓我們知道這些事。而這也意味著,他們的想法是:就算我們從中得知任何事,也無法對湛雅皇朝產生影響。就算是還神術相關的事……也是一樣。」雷法西昂進一步分析,而婕娜聽到此,卻不禁皺起了眉:      「如果他們不在乎我們從中得知『還神術』的事,那麼湛雅皇朝中,已經有人會使用『風神』或是『雷神』的還神術……這種可能性很高吧?」      「妳說的沒錯,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就算是如此,還是有繼續收集古書資料的必要。而且此戰過後,我方收集古書資料將會更有利。」雷法西昂淡淡向萊爾與婕娜兩人說出,在他開出的條件背後,更深層的考量:「米絲魯礦山的價值是真,但那座山存在的時間,才是我要它的主因。」      「那座山據傳從遠古就存在,而且除了米絲魯礦,還發現有年代未定的遺跡。所以您是覺得,那座山很有可能有古文書或是相關資料的線索,所以後來才向霆王附加提出那個要求?」長年陪雷法西昂收集古書資料的萊爾,立刻理解了雷法西昂的想法。      「沒錯。之前我也說過,就算霆王不要求出兵合作,我也打算找理由進攻狄克勒王國,一部份也是基於這個原因。因此,我比湛雅皇朝更希望此戰能夠勝利,一切可能影響此戰成敗的因素,我都會儘可能加以排除。」      「您說的『影響此戰成敗的因素』,是指什麼?」婕娜疑問道。      「我指的是……之前妳也見過的菲德希斯、以及北安格隆的傭兵團。菲德希斯實力不凡,若讓他折返戰場支援,對勝敗會造成很大的變數;而北安格隆的傭兵團,近年來勢力逐漸強大,甚至有些國家因為雇用了北安格隆的傭兵團,因而贏得戰爭,所以北安格隆的傭兵團是一個不得不防的變數。」對於婕娜的疑問,雷法西昂解說完,露出自信的笑容繼續說道:      「不過不用擔心,我已經事先做了預防,一口氣阻止這兩種變數出現在這次的戰場上。」      「預防?」      婕娜原本還想再問,因為她有些在意雷法西昂口中所指的北安格隆傭兵團,但是雷法西昂並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而是直接結束了這場會議:「沒錯。好了,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沒事的話,就先去休息,為戰鬥養精蓄銳吧。」       「……是。那麼,我先告退了。」雖然沒能得到解答,但婕娜仍是向雷法西昂行了禮之後,便立刻離開了執務室。      「萊爾。」婕娜走出執務室後,雷法西昂對著萊爾,別有深意地說道:「戰場的『控制』,就麻煩你了。」      「我明白。」萊爾點頭答完,也跟著離開了執務室。      ◇      離開雷法西昂的執務室之後,樞天以十分疑惑的表情看著貌似相當悠哉走在前方的閻霽玥,忍不住問道:「霆王殿下,屬下可以問您一些事嗎?」      「問吧。」閻霽玥沒有回頭,也沒有停下腳步,只是淡淡開口。      「剛剛……雷法西昂最後問那個問題,是有什麼用意嗎?還有……您那樣回答……真的可以嗎?」樞天皺眉問著。說實話,從侍奉霆王至今,他仍常常無法分辨霆王說的話有幾分真實。      「雷法西昂那樣問,無非是為了試探我的想法,想要了解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我才會那樣『直接』地回答他。至於他要從那句話作何推想,那就是他的事了。」閻霽玥滿不在乎地邊走邊笑著答道。      看來霆王十分清楚雷法西昂的意圖,應該是沒有什麼好擔心的……聽完閻霽玥的回答,樞天的疑惑解開了大半,但是仍有一點,讓他不太放心:「那麼,開戰的時候,您真的,要一個人單獨行動嗎?」      「沒錯。我說過,只要雷法西昂不變卦,這場仗並不難打。現在合約都已經簽訂,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倒是從雷法西昂的佈局中,我發現了一件值得探討的事。」      「什麼事?」      「這一戰,對克羅倫斯帝國與狄克勒王國來說,不過是邊境一場司空見慣的小戰役罷了。就算是為了領土,因為是邊境地帶,也沒有什麼軍事要地,雙方照理說都不可能派太多精英出陣。」閻霽玥冷靜地笑著分析道:      「以狄克勒王國的立場來看,就算是要保衛領土,以這種軍事價值不高的邊境來說,最多派『五爵』其中的一或兩人支援應該就很夠了,甚至,不派兵支援也是很有可能的。在這種情況下,雷法西昂派了哪些將領出陣,你回想看看。」      樞天一邊回想,一邊說道:「雷法西昂所派的將領……帝國四將軍其中兩人,曉光將軍萊爾、蒼鷹將軍洛藍德,以及剛剛站在雷法西昂身旁的那名名叫『婕娜』的女性,就是這三人。」      「沒錯。但是,你不覺得……這人數,太多了嗎?」閻霽玥突然回過頭,對樞天笑著反問。      「咦?」      「就算是要防範未然,應付可能出戰的『五爵』吧,因為那五人不可能全部為此戰而出,所以只要派帝國四將軍之一的洛藍德,應該就夠了。至於狄克勒的守將,那名叫婕娜的女性,應該有足夠的能力應付才是,否則雷法西昂也不會選上她參與這次的戰役,再加上我和你、以及我方的兵力,在取勝方面,應該已經綽綽有餘。但是雷法西昂卻還派了他的得力助手萊爾出戰,表面說是要應付『五爵』或是支援婕娜……但我卻覺得,雷法西昂似乎在防範些什麼。這其中……應該有著很有趣的原因才是。」      「原來如此……」聽完閻霽玥的分析,樞天恍然大悟。      「樞天。」      「是?」      「這場戰役,如果你沒有對上『五爵』其中的成員的話,我要你暗中觀察帝國那三名將領的實力,以及他們之間互動的情況。仔細觀察的話,說不定可以探查出剛剛我所說的原因。」閻霽玥以行走中的模式,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音量,對樞天小聲地下達命令。      「遵命。」同樣在行走中,樞天也小聲地接下命令。         其實閻霽玥的心中有個假設:雷法西昂應該是為了保護某樣東西,才會如此慎重。至於這個想法正不正確,就看這一戰能否找到一點點應證的蛛絲馬跡了--抱持著這樣的猜測,閻霽玥唇角微揚,露出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          ◇          三天後,帝國中央軍與湛雅皇朝的精兵,在帝國東北國境與洛藍德率領的北方軍會合,並且在集結的當晚,立刻朝著狄克勒王國境內的目標前進--聯合軍與王國軍的邊境之戰,即將展開第一幕!          ==============================      馬拉松結束後第一次(?)更新XD      副標的梗跟布袋戲無關(?),是人名XD(沒人問妳這個)         基本上這章想一口氣把戰前的伏筆跟交待事項(?)寫好,所以篇幅不少   下一回終於要開戰了!      感謝一路追文至今的各位,今後也請繼續支持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