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天之世(28)

  兩人維持著剛剛出招時的姿勢;原本摒住的氣息,轉變成沉重的喘息;手中握著的武器,清楚地說著剛剛,他們才正經歷過生死交錯的瞬間。      閃著冷冽寒芒的刀刃確實沾著敵人的鮮血,但是在揮出利刃的那一瞬間,殺意卻是變了調--         「這是……為什麼?」胸前的傷口淌著血,但是這道傷的位置卻不在他的計算之中。明智光秀感覺到胸口的痛,但是他卻對這種痛感到疑惑--傷口,太淺。      「這是我要問你的問題,光秀。」織田信長的情況也是同樣。在光秀那樣的殺意之下,竟然出現的會是這種結果……「我不覺得……你在剛剛的那種情況下有刺偏的理由。」織田信長將妖刀插在地上,背對著明智光秀,「你想要我的命,從這裡一刀揮下,一切就結束了。」信長指著自己的頸子,若無其事地對光秀說著。      光秀緩緩走至信長身後,然後又緩緩舉起手中的布都御魂劍,將刀刃對準信長的後頸,然後用力一刀揮下--         冷冽的刀光再度閃過,沉默也再度籠罩著兩人。      可是,原本該一刀斬下信長首級的布都御魂劍,卻硬生生地停滯在信長的頸邊,刀刃很不穩定地顫抖著。      「…………」      「……我砍不下去。」明智光秀一度閉上眼,再睜眼看著信長時,卻以摻雜著哀傷與掙扎的聲音,顫抖地說著:「打倒你的話,我就能建立我所希望的世界吧。但是……但是我……明智光秀,比起這件事、比起任何事……我更想看見的是……」手中的武器在說著這些話時,不自覺地落了地。不管信長是不是在試探他,所以才這樣背對著他,但是光秀自己比誰都明白,此時無法抑止的感情,讓他再也藏不住自己的本意……      「光秀……」信長緩緩轉過身,看著光秀,「真不可思議,在這種情況下,我竟然會看見你,用當初那種充滿生氣、也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我……事到如今,你對我還有什麼期待嗎?」      「我……比起我自己建立的天下,我更期待的是……」      「是什麼?」凝視著眼前的光秀,信長現在一心只想聽到他接下來的答案。      「是--」光秀同樣望著信長,眼神中已經沒了殺意,但就在他想開口說出答案時,卻不經意地看見在信長身後出現的,一道如索命夜叉的身影,正以槍口對著信長!         「危險!」      「呯!」       光秀的驚呼聲和震天的槍聲幾乎是同時響起,在看見信長身後的雜賀孫市,對著信長發出致命的一擊時,光秀沒有多想,立刻抓著信長的肩,一個轉身,讓信長與自己的位置互換;雜賀孫市的那一槍,擊中的不是織田信長,而是不久前,才正對織田信長拔刀相向的明智光秀……      「失敗了嗎……可惡!」雜賀孫市見狙擊失敗,在信長還沒對他採取任何動作時,立刻又如鬼魅一般快速地消失在黑夜之中。         信長在看見光秀中槍倒下的同時,也看到了孫市逃走的身影。但是此時的他,已經完全無心去追通輯已久的雜賀孫市;此時信長的眼裡、心裡,只有光秀即將倒落的身影--      「光秀!」伸手接住光秀倒下的身子,信長的口氣有著光秀也不曾聽過的波動:「……為什麼?」      「為了我剛剛……還沒說出口的答案。」倒在信長懷裡的光秀,以微弱的聲音說道:「就算笑我愚蠢也沒關係……但是我明白……比起誰都想要看到信長大人的天下的,就是我自己……比起我自己的天下,我更期待、更希望看見的,是信長大人所建立的天下,同時也想看見,統一天下的信長大人……」      「……這就是,剛剛流露在你眼中的期待?」      「是……這就是我對您,最初……也是最後的期待。雖然跟一開始計劃的有點不一樣……但是現在的結果,正好也跟我一開始所希望的一樣……」      聽見光秀以氣若游絲的聲音如此回答著,信長瞬間明白了:光秀叛變的動機、隱藏在這場叛變中,光秀的真意。「夠了!剩下的,等回到安土城,我再慢慢聽你說!」      「不,請讓我說吧。現在不說的話,以後恐怕沒機會了……」光秀以微弱的力氣,伸手抓住信長的手臂,「從很早之前,我就發現自己的心裡有所矛盾。我想看您所建立的天下,但是卻不想看見您用極端的方式治理天下;我想留在你身邊,但卻無法打從心底接受你的作法;為了留在你身邊,我選擇忽視或是說服自己接受你的全部。但是,已經是極限了……這種自欺欺人的想法……咳咳!」          「光秀!」說話時牽動了傷口,使得光秀連咳了好幾聲,俊秀的臉龐此時已是無比蒼白,信長看得焦急,想要抱著他起身離開,但是光秀本人卻很堅決要信長讓他把話說完。      「我想看您所建立的天下,但又不想看見您以恐怖血腥的極端手段來治理天下……所以,我只想到這個方法……」強撐著已經朦朧的意識,光秀對信長說出他真正的本意:「打從一開始我就希望……以我光秀的死,來拜託信長大人您……建立一個……和樂泰平的天下。」      「…………」聽著光秀的話,信長的表情雖然沒有太大變化,但是內心卻是翻騰著許多思緒和感情。      「我的死諫也許不能更改你的決定,但是,信長大人……對現在的我來說,死亡,是件溫柔的事情,這也是我的本意……對於把自己的期望加諸在生存定義本就嚴苛的您身上,真的,很抱歉……曾經在您的心裡佔有一席之地,我很高興……」光秀微弱的聲音終至消散,攀住信長手臂的手也無力地垂下;說完最後想說的話之後,光秀滿足地閉上眼睛,全身的力氣與意識都逐漸離他遠去。         「光秀……」望著光秀安詳的臉龐,信長感覺到有滴水珠從自己的眼裡落到光秀俊秀端麗的臉上,那是信長未曾對他人表現過的感情,也是他不願接受現況的證明:      「我無法接受你的死諫。死,對我來說,是毫無意義的,沒有任何價值。從在桶狹間相遇的那時起,我就認為你的期待、你生存意義,有我信長背負的價值。但是……但是,你若是死了,這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所以,你的『死亡』,我不允許。」      信長將光秀攬緊至懷中,將已經沒有意識的他打橫抱起,一邊像是在對他低語似地,以霸道,卻又溫柔的口吻說著:      「光秀,你所希望的天下就近在眼前,而你有在我身邊見證它的義務。」      將光秀抱在懷裡,信長一步步走向本能寺的出口,在出口的前方等著的,是光秀所率領的,背叛信長的明智軍。但是信長卻面不改色地,一步一步,朝著出口走去。      包圍本能寺的明智軍大將,齋藤利三,看見織田信長抱著明智光秀,緩緩從火光沖天的本能寺走出來時,臉上並沒有太多的意外;當信長站定在他眼前時,只見他舉手一揚,原本為取信長性命而聚集的明智軍,竟是一口氣都再度跪伏在信長面前--         「這也是你事先的安排之一吧?光秀?可惜你誤算了一點:我並不想接受你的這種安排。你該走的路,永遠只有一條--」         看著眼前臣伏回歸的明智軍,信長的臉上沒有意外,也沒有笑容,只是低頭對著光秀說著:         「在我的身邊,活下去。」            活著的人的心意,只有活著的人才感受得到。      不管是你對我……或是我對你。      所以--         活下去……光秀!            =====================            呼,這篇很短(毆)   不過其實這才是我寫文的一般(?)正常長度啊(咦)XD      這篇相信有玩過遊戲的人應該對某些台詞不陌生(笑)   個人因為怨念(?),將光秀篇跟信長篇的本能寺結尾融合在一起了。      至於光姬後來怎麼了?   敬請期待下回~(眾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