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5)

  比起四月剛入學那個時候,我自認跟佐伯同學的關係已經進步不少,至少,我覺得現在和他之間的關係,已經稱得上是「朋友」。只是就算是如此,有的時候,我還是會覺得跟他在一起的感覺,和跟一般的朋友在一起時不太一樣,至於是哪裡不一樣,我也說不上來。      儘管心裡偶爾會有想要多接近佐伯同學一點的想法,但是我和他相處的模式並沒有因此而有太大改變,同樣過著學校人前裝不熟,但私下打打鬧鬧互相吐槽的日子。         時間很快地接近十一月底,某天放學後,我正要回家,卻看見龍子、春日、以及哈利三人站在校門口,似乎在交談的樣子。      「龍子、春日、哈利!」我一邊喊著他們的名字,一邊朝著他們揮手走了過去:「原來你們三個人互相認識啊?」看他們在交談,我想他們應該也是彼此認識的朋友吧。      「嗯,因為國中時我們都是羽崎學園初中部的,所以認識。」龍子答完我的問題,隨即接著說道:「先不說那個,我正在等妳呢,未央。」      「咦?等我?妳在等我一起回家嗎?龍子。」      「一起回家當然是沒問題,不過重點不是那個,是這個。」龍子忽然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遞給我。      「欸?」我反射性地伸手接過盒子,但是卻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生日禮物啊。妳啊……該不會連明天是妳生日都忘記了吧?」龍子皺起眉看著我。      「啊,對喔。」被龍子這麼一提我才想起,明天十一月二十三號,是我的生日,但是這天是國定假日,所以龍子才會提前在今天把生日禮物給我吧……「謝謝妳,龍子。妳記得我的生日,我好高興喔!」看著手中的禮物,我既感動又開心。      「真是的,如果早點知道的話,我也會準備一份禮物送妳的……」春日嘟著嘴,有些抱歉地對我說著。      「沒關係啦,有這份心意我就很高興了。」這並不是客套話,我是真的這麼想。      「雖然來不及準備禮物,但還是要跟妳說:生日快樂,未央。」春日露出燦爛的笑著對我說道。      而繼春日之後,哈利也接著開口:「嘛,雖然這樣好像沒什麼誠意,但是還是先在這裡祝妳生日快樂啦,月波。明年本大爺會記得送禮物的。」      「謝謝你們……」唔,糟了,因為太高興,害我有點感動到想哭了……      不過我感動的眼淚還沒來得及流下,身後便傳來一個讓人不得不注意的聲音:「咦?未……不,月波同學?啊,針谷也在?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喔,佐伯。我們正在說月波生日的事呢!對了,不要叫我針谷,叫我哈利!」哈利看見來者,立刻爽快地說道。      「不要。」只見佐伯同學瞥了哈利一眼,然後將視線轉向我:「月波同學,今天是妳生日?」看見他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我總覺得他那張笑臉的背後其實不是這麼回事……      「呃,不,是明天,不過因為明天放假……」      我有些疑惑地回答,但話還沒說完,哈利立刻又開口搶了我的話:「因為這樣,所以我們現在要帶月波去提前慶祝一下生日。」      「欸?」剛剛有提到這件事嗎?      「…………」佐伯同學不再說話,只是看著我。      過了幾秒後,換龍子開口了:「總之,就是這麼回事。別浪費時間,我們快走吧。」說完,龍子便搭住我的肩,作勢要轉身離開。      「咦,可是佐伯同學……」我有些不安地回頭看了他一眼。      「佐伯,你要一起來嗎?」哈利問道。      「我……」然而在佐伯同學還沒得及回答時,從校內走出來的女同學們發現了他,不過一眨眼工夫,他的身邊又圍滿了女孩子。      「……看這樣子是不行了。走吧,未央。」龍子瞥了佐伯同學一眼,開口說道。      「啊、嗯……」我看著他淹沒在女同學們圍成的人牆之中,只好跟著龍子他們一起離開。         說是要為我慶祝生日,其實我們一群人是到了附近的喫茶店閒聊。      才剛坐下來,我便看到哈利在竊笑。      「哈利,你在笑什麼?」看著哈利的笑容,我疑惑。      「沒什麼。我只是想到剛剛佐伯的表情啊……想不到我們羽崎的王子殿下也會有那種表情,哈哈!」      「什麼表情?」      「未央,妳是真的沒有發現啊?」春日用一臉詫異的表情看著我:「佐伯君聽到哈利說要跟妳一起慶祝生日的時候,臉上就是寫滿了『不爽』啊,超明顯的說!」      「欸?有、有嗎?」雖然我隱約是覺得他不太高興,但是他當時的表情有這麼……不爽嗎?      「有!看佐伯那個表情,根本就是昭然若揭嘛……妳竟然還能沒發現,真服了妳。」哈利單手撐著臉,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說道。      「嘛,這就是當局者迷吧。不過我不是很欣賞佐伯的態度就是了。」龍子接話道。      「也許佐伯自己也在迷惑吧?其實我剛剛就是想試試看他的反應,才那麼說的。想不到他的反應比我想象中還要來得明顯……」      看著哈利和龍子,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雖然剛剛我也在場,但我卻完全在狀況外,不明白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那個……你們在說些什麼,能不能解釋給我聽一下?」終於,我忍不住舉手發問。      「這個嘛……由我們來解釋就沒意思了。等到時機成熟,佐伯自然會跟妳說吧。」哈利跟春日、龍子互相瞄了一眼,對著我答道。      「沒錯。是男人的話就該自己說。」龍子點點頭附和哈利的說法。      他們兩人一搭一唱,但我仍是聽得一頭霧水,轉頭望向春日:「春日,妳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嗎?」      「嗯……大概是知道啦,不過這不是我能插嘴的事。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吧?」春日丟給我一個含糊的答案後,立刻站了起來,準備要離開。      「嗯,該走了。」繼春日之後,龍子跟哈利也跟著站起身,付完了錢,便朝著店門走了出去。      我雖然知道他們是想結束話題,但也無法再追問,只能跟著走了出去。      要分開回家之前,我再次向他們為我的生日費心道謝,聊了幾句之後,大家才各自散去。不過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那時他們三個人,到底在說些什麼,只知道似乎是跟佐伯同學有關的事,但不方便說出來。         隔天,是我到珊瑚礁打工的日子。      雖然今天是國定假日,但是珊瑚礁除了公休日之外,是不休國定假日的,而且因為放假,店裡反而會更忙,也因此,我仍然照常到店裡工作。      只不過,說是「照常」,但是這天,從我一進店裡開始,我就覺得氣氛相當反常,而原因就出在某個人身上……      「佐伯同學,你在生氣嗎?」趁著工作時的空檔,我走到一直板著臉的他的身邊,開口問道。      依然板著臉,他極為簡短地丟給我兩個字:「沒有。」      「雖然你嘴巴說沒有,可是你卻一副不怎麼高興的樣子……」我盯著他的臉,想著他不高興的原因,想來想去,也只有……「是因為昨天的事嗎?」      「蛤?我就說我沒有不高興了啊!昨天的事,我一.點都不在意。再說我幹嘛要為了那件事不高興?我才不會為了妳的生日……啊,總之,我沒有生氣啦!」      結果果然是因為昨天我和龍子他們去「慶祝生日」的事在生氣嘛?明明就很不高興,幹嘛還要強調「一.點」都不在意?      「既然你沒有生氣,那幹嘛從我今天一到店裡開始,你就一直擺張臭臉?」      「……吵死了。那邊有客人舉手了,快點過去!」他瞪了我一眼,不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把我趕去招呼客人。      這傢伙到底在鬧什麼彆扭啦?我跟朋友去喝個茶,他到底在不高興什麼?      我對他的不悅摸不著頭緒,而他也沒有跟我說原因。         在那之後,我們就一直在店裡忙得團團轉,就算偶有空檔,他也是裝忙不跟我交談;而在忙碌中,一天的營業又到了尾聲。      我一邊幫忙收拾碗盤,腦子還是充滿著他不爽的原因,還有要怎麼讓他心情回復的辦法,因為我不喜歡他用這樣忽視的態度對我。         鏘!      突然,一陣清脆的聲響,將我從沉思中驚醒,發現是我只顧著想事情,卻不小心摔破了手中的盤子。      「對不起!我立刻收拾!」一邊向老闆和佐伯同學道歉,我一邊蹲下身,開始嬐起地上的碎片。      「喔?小姐今天怎麼了嗎?竟然會摔破盤子……」在廚房裡的老闆探出頭來,看了我一眼,關心地問道。      「不,沒什麼。」總不能說是在想佐伯同學的事,所以才會心不在焉吧?「啊……」就在我有些心虛地回答老闆時,一個不注意,左手食指立刻被碎片劃出一道小傷口。      因為傷口很小,我不太在意,本想繼續收拾,但卻被佐伯同學搶先一步拉住手:「妳在這裡坐著不要動,剩下的我來弄就好。」他半強迫式地把我拉到吧台旁的座位旁,以不容反駁的口氣要我坐好。      原本我想跟他說我可以自己收拾,但是看見他嚴肅而認真的表情,不知為什麼,我頓時開不了口,下意識地照著他的話做,乖乖地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只見他先走進櫃台裡似乎是在拿東西,然後又轉而面向我,動作還算輕柔地握起我的左手:「給我看看。」      「……對不起,我又打破盤子了。」看見他皺著眉看著我的手,我小聲向他道歉。      「打破盤子就算了,還劃傷了手,妳真是個笨蛋。」抬頭看了我一眼,他一邊幫我擦藥貼OK繃,一邊卻罵我是笨蛋。      「什麼嘛!我又不是自己想受傷的。還不都是因為你一直鬧彆扭,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哪裡惹你不高興,所以才會……」雖然明知他沒有惡意,但在這種情況下被他罵笨蛋,我就是覺得有點委屈,心裡的話不吐不快。      「蛤?我哪有鬧彆扭?我不是說我沒有不高興,也沒有在生氣了嗎?」幫我處理好傷口,他走出櫃台,一邊迅速地將盤子的碎片清理掉,一邊還不忘反駁我。      「沒有才怪!你今天一整天擺明了就是不想跟我說話,不是不高興是什麼?」      「我……」      不讓他把話說完,我繼續說道:「我承認我很笨,想不到我惹你不高興的原因,你大可以像以前那樣直接跟我說;但是我不喜歡你像今天這樣無視我。」想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卻被他這樣忽視,我越想越覺得難過。      「……對不起。」      「咦?」以為自己聽錯,我看著他,有些愣住。      「我真的不是在生氣,我只是……對昨天沒能跟妳把話說完,覺得有些煩燥,想讓自己一個人冷靜一下而已。沒想到會讓妳有這種誤會……對不起。」他說得很小聲,不過這次他說的每句話,我都聽得很清楚。      「原、原來是這樣啊。我也……對不起,昨天沒等你把話講完就……」看見他難得老實道歉的模樣,今天一整天的不愉快,早已經消失無蹤。      「那個,沒關係了。反正我也知道了……妳的生日。」最後四個字他說得非常小聲,我甚至不太確定自己聽到的是不是正確的。「對了,妳等等應該沒有別的事吧?」      「嗯?是沒事……」      「那,可以多待一下再走嗎?」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問,但我還是答道:「嗯,可以啊。」      於是,收拾的工作到一個段落,佐伯同學跟老闆似乎說了些什麼,老闆對我笑了笑之後,便先行離開珊瑚礁;而佐伯同學本人則是待在廚房裡,似乎在忙些什麼。      「佐伯同學,你在做什麼?需要幫忙嗎?」我坐在外面的吧台邊,隱約聽見廚房裡傳來像是炒菜的聲音,因此好奇地走進廚房裡問道。      「不用,讓妳幫忙就沒意義了。我快弄好了,妳到外面坐著等我就好。」      「?」聽見他這麼說,即使感到很疑惑,我也只好再度回到吧台邊坐下來等他。      沒過幾分鐘,他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手上還端著兩盤熱騰騰的東西。      「完成了。這盤給妳。」他將其中一盤放到我面前,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立刻撲鼻而來。      「這是……熱帶炒麵?」這是店裡的菜色之一,只在中午和晚餐時間提供。我看著眼前色香味俱全的熱帶炒麵,腦子裡的疑惑更多了:「為什麼突然會想做熱帶炒麵?」      「今天……不是妳生日嗎?因為要工作,也沒辦法抽空去訂蛋糕,所以就用這個代替囉。反正妳也還沒吃晚餐吧?就當作是妳生日還來珊瑚礁工作的特別獎勵,快吃吧。」他微微別開視線,臉微微泛紅地解釋著。      原來他剛剛說讓我幫忙就沒意義了,是因為他想用這個來代替生日蛋糕請我嗎?      對他的動機恍然大悟,我對他的心意感到既開心又有點感動,看見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臉,我當下覺得他很可愛……雖然今天鬧了一整天的彆扭,不過他其實很關心我的……吧?想到這裡,我覺得開心的感覺更加在心裡蔓延開來,而且,似乎還多了一些別的感覺在其中,暖暖的,甜甜的,卻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謝謝你,佐伯同學。那我就不客氣開動了!」我帶著感動又開心的心情開始品嘗他特製的熱帶炒麵,當更勝想像的美味在口中擴散開來時,幸福的感覺也同時在心裡蔓延開來。      因為實在是太好吃了,不一會兒,一大盤的炒麵已經被我吃得一乾二淨。      「我吃飽了。謝謝你的招待,佐伯同學。你做的炒麵真好吃!」這是我此時最真實的感想。      「真的?」      「真的。佐伯同學的廚藝不輸職業級的,將來一定是個很棒的家庭煮夫!」      「……慢著,妳的思考也太奇怪了。為什麼不是廚師,而是家庭煮夫?」      「嗯,你問我為什麼……」我歪著頭想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就是直覺這麼想。總覺得將來和你在一起的人,一定很幸福……」      聽完我的話,他似乎頓了一下,表情有些複雜地說道:「……妳啊……這種話不要隨便亂說!」      「我才不是隨便亂說,我是真的這麼想的。」我忍不住更正他的說法。真是的,人家在稱讚他欸,竟然說我亂說!      「那,以後不准再這麼想。」      「為什麼?你明明就很適合當家庭煮夫!」      「妳這個人……看樣子該是動用手刀的時候了……」      「哇!暴力反對!再說,今天壽星是我,應該是你讓我敲手刀才對。」生日時壽星最大,這是常識吧!      「嘿,放馬過來,我隨時奉……」話還沒說完,佐伯同學突然頓住,連帶掛在臉上的笑容也突然停住。      「嗯?」他是要說「隨時奉陪」吧?怎麼突然停下來了?「佐伯同學?」      「不……妳還是別靠太近吧。保持安全距離比較好。」      「?」保持安全距離是指?      「總之……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去吧。」      「咦?嗯。」總覺得他今天說話也很跳Tone欸?雖然覺得他很奇怪,不過我也沒有多問,只點點頭,等他從樓上拿了東西下來之後,便和跟他一離開珊瑚礁。         在從珊瑚礁回家的途中,我不經意看見天上的月亮,順著柔和的月光往下望,隱約可以看見月亮的倒影映在海面上,這讓我不禁又想起那個熟悉的,人魚少女與青年的故事。      人魚與青年相遇、相戀,卻因為人魚的秘密被村人們發現,使得人魚少女不得不回到海裡去。兩人在臨別時,依依不捨地以「吻」代替言語,作為「再見」的道別,相信總有一天,能夠在大海的某個地方再重逢。      人魚離去後,青年每天每天都凝視著大海,最後在一個月光皎潔的夜晚,青年終於下定決心,乘著小舟出海尋找人魚。      從此之後,青年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青年出海尋找人魚少女的那晚,就是像今天這樣的月夜吧?      雖然故事的結尾乍看之下不圓滿,但是比起眾所皆知的「人魚公主」,這個故事至少留下了希望的空間。      不只是青年想要見人魚,人魚思念青年的心情,應該也是一樣的吧?         「未央?」      「啊,佐伯同學……」被他的聲音拉回神,我將視線移到他身上。      「妳又看著大海在發呆,是又想到之前妳說的那個故事了嗎?」      「嗯。那個故事,青年就是在月夜裡出海尋找人魚。那個月夜,我想就是像今天這樣的夜晚吧?」      「是啊……」      「佐伯同學?」看著他望著海面的側臉,我不禁又把他跟我心目中,那個青年的形象聯想在一起。但是,我卻看不出來他現在在想些什麼。      「走吧,一直站在這裡吹風會感冒的。」再度將視線移回我身上,他已經恢復成平時的他。      「啊,嗯。」我點點頭,與他一起並肩繼續往前走。         他照例送我到家門口,正當我要向他道謝時,他突然將剛剛一直提在手上的大袋子遞給我。      「這是?」我不明白他把袋子遞給我是什麼用意。      「……生日禮物。雖然沒時間準備生日蛋糕,不過買生日禮物的時間我倒還有。」他微微別過頭說道。我知道,這是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表現。「生日快樂,未央。」      「謝謝你,佐伯同學!」我開心地伸手接過袋子,由衷地向他道謝。      「禮物等妳進屋再拆!我回去了,再見。」      「嗯,明天學校見。」我朝著舉步離開的他揮揮手,然後帶著愉快的心情走進家門。         一回到房間,我便滿懷期待地打開他送我的禮物,而映入我眼中的是--      水豚娃娃。      為什麼……是水豚娃娃呢?      如果是海豚娃娃我還能夠理解,但是送水豚娃娃給我,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才想著跟佐伯同學的距離有點拉近了,不過從這個禮物看來,我想我要理解佐伯同學的想法,大概還需要好一段時間了。         =========================            註1、11/23是日本的國定假日(勞動感謝日),所以當天日本是有放假的。      註2、水豚,是世界上最大的鼠類。圖片請估狗尋找XD            這回瑛做熱帶炒麵請Daisy吃,是在Typing中,圍裙打工事件的後續,只是這裡我把這個梗拿到這裡來用。      女主角生日,偶爾也讓佐伯瑛閃光一下吧……XD      至於那個水豚娃娃……      老實說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佐伯瑛送Daisy水豚娃娃到底是在想什麼XDD   他送水豚娃娃的動機到現在依然是個謎XD(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