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4)

  在文化祭準備期間,不論是打工日或是假日,我都會在空閒時到學校幫忙,因為是第一次辦這樣的活動,因此在準備時格外地慎重和小心,舉凡食物材料的採購、菜色的變化、場地的佈置、人員的安排等等,若不是自己親身體驗,一開始真的無法想像會這麼繁雜和困難,也因此,我更加佩服珊瑚礁的老闆,也就是佐伯同學的爺爺,能夠自己開店,從無到有。      某天晚上打工時的空檔,佐伯同學很難得地主動問起我們班文化祭要做什麼。我照實回答說要辦咖啡廳,原以為會聽到他酸人的話語,沒想到他只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嘴裡小聲念著:「嗯,如果有空的話……」之類的話,但我沒聽完他完整的句子,因此也不知他到底在說什麼。      打烊前我問他有沒有參與班上文化祭的展出活動,但他卻說很麻煩所以推掉了,「反正有針谷他們會打理,我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下。」他是這麼說的。      附帶說一下,我是在認識哈利之後,才由哈利口中得知,原來他和佐伯同學是同班,說起來,感覺上哈利和佐伯同學似乎還滿要好的樣子。         文化祭當天,我因為要協助班上準備開店事宜,因此一大早就到了學校。而在我走到教室前,中途經過了龍子他們班,原本想去找龍子打聲招呼,卻不期然聽到一聲冷喝:「我不需要像你這種男人!」      這是龍子的聲音。從這話裡的意思聽來,大概又有哪個男生跟她搭訕被她訓斥了吧?想必龍子他們班現在應該也是忙得不可開交,所以龍子才會在幫忙之餘順便開罵了…… 想到此,我打消了去跟忙碌中的龍子搭話的念頭,只稍稍看了一下情況便繼續朝著自己班的教室走去。      就在我快要走到自己的班級教室時,在走廊上碰到了迎面走來的佐伯同學。      「未央,妳又在像小老鼠一樣做白工了嗎?」眼見四周沒人注意到這裡,他一開口便是酸人話語,還帶著令人想揍他的微笑。      「才不是做白工呢!我正要到班上去幫忙啦!」我看他一副很閒的樣子,於是對他說道:「對了,既然你有空的話,等一下開始後就到我們班來玩吧?」雖然不想承認,不過這傢伙的人氣應該可以為班上的咖啡廳招來不少客人……這是跟他現學現賣的經濟效益考量。      「嗯,可以啊。那,我就先優雅地到處--」他帶著一派悠閒的笑容,話還沒說完,幾位女同學看見他,立刻圍到了他身邊。      「啊,佐伯君在那裡欸!」      「糟、糟了!」只見他的表情瞬間囧了一下,然後立刻變成平時的優等生模樣,對著那群圍著他的女孩打招呼:「嗨,妳們好。」      女同學A:「佐伯君,你來我們班看過了嗎?」      「抱歉,我現在正要過去。」溫和的笑容與口氣,跟面對我時完全不一樣。      女同學B:「佐伯君,也來我們班看看嘛!」      「嗯,我去,我很期待喔。」      女同學C:「欸?那,什麼時候輪到我們班呢?」      這時我看見他的臉瞬間又囧了一下,但隨即又被他掩飾過去:「那、那麼,照順序來吧?嗯?」      「嗯嗯,那快點快走吧!」女同學們對於王子公平公正的決定感到滿意,於是催促道。      「哈、哈哈哈……」此時他的笑聲聽起來似乎有些勉強,但或許只有我這麼覺得吧……「那麼,待會兒見了。」無奈地對我說完,他便在女同學們的包圍之中被「拖」離我的視線。      雖然他剛剛也有答應我,要來我們班上看看,但照他剛剛離開的樣子看來,一點也看不出優雅的樣子,而且輪到我們班上時,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了……      我皺著眉目送佐伯同學離開,心裡不知為何有些不太愉快……大概是因為擔心他會不會又在勉強自己的關係吧。      不過現在不該只想著佐伯同學的事,因為目前我所要做的,是儘快到班上幫忙準備開店才是啊!想著,我加快了腳步,到了教室,同學們仍正忙著做開店前準備。      雖然事情繁多,所幸在開始之前有先分配好各組的工作,在大家的分工合作下,雖然有點忙亂,但總算能準時開店。         只不過,真正的考驗是從開店後開始的。      雖然說菜單上的菜色,在決定後,負責廚房料理的大家都有事先練習過,而負責外場的同學也都是有相關打工經驗的人,但來客量比我們預期要來得多很多,一開始還好,但是當客人漸漸增多時,單憑分配的人手,我已經開始覺得忙不過來。      由於點餐的單子越積越多,我開始思考著該怎麼解決眼前的問題,正當我想著是否要再找人來幫忙時,有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從我身旁響起:      「幹嘛東張西望的?妳是哈姆太郎嗎妳?」唔,這個聲音,會用這個口氣酸我的,絕對只有……      「佐伯同學?」我轉頭一看,果然看見佐伯同學不知何時已走進我們班教室,而且就站在我身邊,「你不是要去那些女同學的班上參觀嗎?什麼時候來的?」我很意外他會出現,因為我以為被那些女同學纏住,不到文化祭結束,他應該是脫不了身的。      「剛剛來的。」      「剛剛……這麼說,那些女同學的邀約呢?」      「……妳好吵。我跟她們走散了,所以才有空來的啦。」對於我的追問似乎有些不耐煩,他皺著眉,答道。      「……你該不會是趁人多時落跑了吧?」我瞄了他一眼,小聲問道。      「就說了不是落跑,是走散了!啊,算了,那個不重要啦!」他瞪我一眼,直接結束那個話題,繼續問道:「話說回來,妳剛剛幹嘛像倉鼠一樣東張西望的?」      「啊,因為……如你所見,現在店裡客人很多,所以覺得有點人手不足……」      聽完我的話,他瞄了店裡一眼,開口便是吐槽:「人手已經夠了,是方法有問題。照妳們這樣,有多少人都不夠。」      方法有問題?那正確的方法是怎樣?又該怎麼做才會有效率呢?佐伯同學以前一個人負責面對珊瑚礁的所有客人時,都是怎麼做的?      啊,對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佐伯同學你來幫忙一下吧?」這種時候,找職業級的專家幫忙準沒錯吧!      「對不起,我是來當客人的喔。請給我一杯熱咖啡。」他露出招牌欠揍的笑容,說著風涼話,擺明想看戲。      「小氣鬼!佐伯同學明明那麼專業,這種小場面對你來說應該是得心應手的才是……」      「哇!笨蛋,別這麼大聲啦……」我話還沒說完,他立刻有些慌張地望向四周,並示意我閉上嘴,確定沒人聽到我們的對話時,才鬆了一口氣。      嘿嘿,戳中你的弱點了吧?就不信你真的不幫忙。「吶,裡面還有圍裙喔,佐.伯.同.學。」我笑著小聲地對他說道,一邊伸手將他推向櫃台後面的準備區。      「妳這傢伙……」他瞪了我一眼,「我知道了,妳不要推我啦。」最後,他還是認命地投降。我跟著他一起走進準備區,拿出備用的圍裙準備讓他穿上。      「等等,圍裙上的小熊圖案是怎麼回事?」他看了我拿在手上的圍裙一眼,眉頭又皺了起來。      「咦?因為,只有這種圍裙啊……小熊很可愛不是嗎?」      「……誰在跟妳說小熊很可愛啊……算了,被妳纏上我早該認了。」他一邊碎碎念,一邊脫下外套,穿上他很有意見的小熊圍裙,換好後立刻走回外場,開始正式當起我們的服務生兼總指揮。      「熱咖啡一杯!」接下工作後,他立刻開始發號施令。      「是。」聽到他的指示,我立刻應聲。      「接下來去收拾三號桌。還有,去跟他們說,洗碗不要再兩個人一起洗。」      「是、是。」其實這樣子,還真有點像平時在珊瑚礁工作的情況呢……      在佐伯同學開始幫忙之後,原本堆積的點菜單,開始被迅速地消化、處理掉,多虧有他幫忙,才不致於讓客人等太久。      「妳看妳看,王子在那裡欸,好帥喔!」      「服務生的打扮也很帥呢!吶、吶,我們進去喝點什麼吧?」      「歡迎光臨!我立刻幫您帶位。」女客人們一走進店裡,他立刻就迎上前去。      而也是從佐伯同學開始幫忙後,路過的女孩子們,就連別校的也有不少衝著佐伯同學而走進店裡用餐或點東西喝。每當他走到那些女孩們的桌旁幫忙點餐或上菜時,都可以看到女孩們帶著仰慕的表情望著他。      看來「羽崎高的王子」,不單單只有羽崎高中的女生為他傾倒,就連外校也有不少為他慕名而來的女孩;店裡也因為他的關係,一下子多了不少女性客人,眾人一直忙到中午都沒有停下來休息。      就這樣,在佐伯同學的幫忙下,度過了最忙碌的中午時間,大家總算得以暫時休息一下。         「呼,總算告一段落了。」忙完一個段落,他脫下圍裙,穿回外套,又回復原本一般羽崎學生的裝扮,走到櫃台旁的桌子旁坐了下來。      「托你的福,總算度過難關了。謝謝你,佐伯同學。」能讓店裡運作得那麼順利,我由衷地感謝他。老實說,他肯出手幫忙,我覺得滿開心的。      「還好啦。由我指揮的話,這種小CASE不算什麼。」他露出得意的笑容,擺出一副客人的模樣:「啊……累死了,給我一杯咖啡!」      「好的,一杯熱咖啡,總共是四十元。」我笑瞇瞇地向他伸手說道。      「要收錢的啊?!」聽見要收錢,他一臉震驚,錯愕得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看見他的反應,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別瞪我嘛。你肯幫忙我很開心欸!喏,請你的,熱咖啡。」笑瞇瞇地將咖啡端到他面前,看著他想敲我手刀又不能如願的表情,真的很有趣。      「妳這傢伙……」他喝了一口咖啡,我則脫下圍裙坐到他面前,只見他安靜了好一會兒,才又開口:「未央。」      「嗯?什、什麼事?」雖然從上次在購物中心第一次聽到他叫我名字之後,我已經漸漸習慣了,但是他突然這樣一臉正經地喊我名字,還是令我忍不住心跳加速。      「等等妳有空嗎?」      「嗯……下午外場工作輪到另一組人員,我倒是沒什麼事。」我想了一下排班的時間,答道。      「那,難得文化祭,那個……妳要不要一起去逛逛?」雖然是邀請,但他說話時卻把視線給別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嗯,好啊。等你休息夠了,我都可以喔。」我點頭答應,沒去戳破他彆扭的表現,這種時候吐槽就太不識相了。      「那,喝完這杯咖啡,我們就走吧。」      「嗯,好。」我說完,走進櫃台後方,跟同學們打聲招呼,說要離開之後,便又走了出來,而等我走出來後,他也已將咖啡喝完,站起身來,我們兩人便一起離開咖啡廳。         和佐伯同學逛文化祭各班的展覽,由於他說不想又被早上那群女同學發現,因此在逛攤的時候都沒有停留很久的時間,大部份都是有興趣就停下來看看,待個幾分鐘之後便離開。      雖然一路上都是走馬看花,不過我並不覺得無聊,反而覺得像這樣跟他邊走邊聊,偶爾互相吐槽,玩得還滿開心的,感覺就像是在約會一樣……雖然明明就不是,但不知為何,我看著他邊逛攤邊跟我說話的笑臉,我在不知不覺中就產生了這種錯覺。      「歡迎光臨,1-D的章魚燒,歡迎參考看看喔!」我和他逛到了操場上的攤位,一張傳單伴隨著親切的招呼聲遞到了我面前。      我接過傳單,下意識地轉頭看向發傳單的人:「咦?妳是……」看見那長髮、拿著傳單、笑容可掬的女孩,突然有個影像閃入我的腦中。      「哎,好巧呢,我們又見面了。」那個女孩對著我笑道。      「妳們認識?」佐伯同學疑惑地望著我問道。      「唔……應該說見過一面吧。」回答完佐伯同學的問題,我轉而望向那女孩:「我記得,妳是之前在購物中心,好心替我報路那個女孩,應該沒記錯吧?」      「嗯,沒錯沒錯。想不到妳還記得我呢,好高興喔,月波未央同學。」      「咦?」聽到她叫出我的全名,我感到相當驚訝:「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印象中,我不記得有告訴過她自己叫什麼,而且對對方的名字,我也完全沒有印象,她應該不是我認識的人才是啊……      「嘿嘿,是有人跟我提起過妳啦。妳應該認識哈利吧?就是他跟我提起過妳,所以我一直想認識妳呢!」她笑得十分開朗,很明快地回答著。      「…………」佐伯同學靜靜地站在一邊,聽著我和那女孩的對話。      「原來是哈利……妳是哈利的朋友嗎?」原來是哈利跟她提起過我啊……      「嗯。我叫西本春日,就叫我春日吧!以後也請多多指教囉,未央同學。」      「嗯,我也是,很高興認識妳喔……春日。」我以同樣的笑容回應她,雖然一開始叫名字不太習慣,但心裡還是覺得春日真是個開朗又活潑的人,很好相處。      「啊,對了對了,你們去看過公佈欄了沒?」彼此自我介紹完,春日立刻開了新的話題。      「嗯?公佈欄?還沒欸,上面有什麼新聞嗎?」      「欸,你們本人怎麼這麼後知後覺啊?票選結果已經出來囉!」春日一臉驚訝地望著我們。      「票選?」佐伯同學面露疑惑。      「嗯,就是校內最佳人氣的男生和女生票選啊,結果已經出來了。我就是看到那結果,才知道妳叫月波未央的。」春日好心地為我們解說道。      不過對於春日的解說,我倒是聽得迷糊了:「呃,妳不是說,妳是從哈利那邊聽說我的事……」      「嗯,對啊。不過他只是跟我提起過妳這個人,但沒有說出妳的名字,我是到剛剛在公佈欄那看到,才知道妳就是哈利說的那個人。」      「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越聽越一頭霧水。      「總之,你們去看看公佈欄就知道了咩!妳再待在這裡,我看佐伯君的眉頭會越皺越深的喔!我還有事要忙,就先這樣啦,改天見,掰掰!」說完,也不管我還有疑惑,春日便轉身一溜煙地跑得不見人影。      聽到她說佐伯同學的眉頭越皺越深,我好奇地轉頭看了一下身邊的他;果然如春日說的,佐伯同學此時正皺著眉,用有點不同於以往的表情看著我,但並沒有開口說話。      「那、那個,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被他看得有點不自在,我連忙問道。      「不,沒什麼。總之,我們到公佈欄看看是怎麼回事吧?」被我一問,他隨即恢復了平時的表情,對我說道。      「啊,嗯……」      由於很好奇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我跟他一起走到了公佈欄前,只見一堆人早已圍在四周,熱烈地交談討論著。      我和他一路在人群中穿梭,好不容易走到了前面的位置,然後抬頭看向公佈欄,只見上面貼了一張大大的紙,上面用斗大的字體,標題寫著:羽崎高中第Ⅹ屆人氣票選結果。      然後標題下面就是男生與女生的上榜名單。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又來了……」看見公佈欄上,所謂的票選結果,我和他瞬間都明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只是他似乎有些厭煩,我聽見看到結果的他,竟然嘆了好大一口氣--在那張人氣榜上,男生最有人氣第一名,寫著佐伯瑛,也就是他的名字。      「你是第一名欸……怎麼你一點都不高興的樣子?」我不明白為什麼得到人氣王的他會是這種反應。      「從國中開始就這樣,也因此我才會每天都……啊,妳--」他話說到一半,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公佈欄。      「咦?怎麼了嗎?」怎麼話題會突然轉到我身上?我順著他的視線,也望向公佈欄上,榜單的另一邊,女生的名單上,想不到卻在上面看到令我始料未及的結果。      女生人氣的第一名有兩位,分別是一位叫水島密的女孩,以及我的親友,藤堂龍子。對於這個結果,其實我並不意外,因為龍子長得漂亮又會照顧人,是大家商量事情的好對象,有人氣是很自然的,但真正令我錯愕的,是在我繼續往下看的時候--      第五名,月波未央。      當我看見自己的名字出現在榜上,而且還是第五名時,我一度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了,但眨眨眼,重新再看,那七個字仍然是原封不動地印在上面。      「……怪不得剛剛西本會要妳來看公佈欄,就是因為妳榜上有名的關係吧。」佐伯同學看著公佈欄,對著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我說道。      「呃……雖然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被列入人選的,不過,就算榜上有名,應該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吧?」而且,我也只是第五名而已。      「嗯……大概吧。」      原以為他會酸我幾句,像是「妳只是第五名,別太得意忘形」之類的,但是沒想到他的反應竟然是望著公佈欄,淡淡地順勢回著我的話,表情卻是若有所思。      「佐伯同學……?你怎麼了?」這麼安靜,一點都不像他了。      「嗯?沒什麼。」聽見我叫他,他轉過頭,露出笑容看著我:「走吧,我們到別的地方去看看。」      「呃?嗯。」我應了聲,跟著他的腳步離開。         那天,我和佐伯同學一起度過了一個既充實、又愉快的文化祭。      只是,那天一直到回家之後,我還是很在意他站在公佈欄前,那若有所思的神情。總覺得他那個表情,似乎呈現了他內心沒有偽裝的那一面。         那個時候,他到底在想什麼呢?      那天晚上,一直到我入睡前,我都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是最後仍然沒能想到答案。 =========================================== 很抱歉隔了這麼久才更新。 主因是天氣轉熱,自己有些輕微的中暑(應該是?)症狀,所以打文進度變慢了…… 不過有件事也想在這裡說一下(雖然我很不想這麼做= =),最近發現自己的文被盜了,在要不要更新之間有點掙扎,不過最後還是選擇繼續更新……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不更新不代表文就不會再被盜,總不可能因為被盜文就不更新……這是我的想法 盜文的網站叫杰奇網路,把某網路小說站的小說幾乎全盜了 如果該站的文沒有這段後記,代表盜文的他們心虛刪了,而如果有,剛好是自爆盜文的事,請自愛不要再盜取他人文章了。雖然我知道這麼說,該網站的程式(?)也不會停止盜文,不過我就是故意要這麼說(喂),以上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