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3)

  「真是的……」見手刀敲不到他,原本我想再念他幾句,像是「不該讓女孩子等」之類的,但是看見他像個大男孩似的笑得這麼開心,我也沒辦法真的對他說教。「吶,佐伯同學,昨天因為老闆說得有點突然,所以我沒來得及問,老闆有跟你說要採買哪些東西嗎?」將話題導入今天的重點,雖然說是工作上必需的採買,但是跟朋友一起出來買東西,還是讓人覺得心情很愉快。      「喔,有啊。不過說是採買,其實也只是要買幾樣更換店裡佈置時用的小飾品,還有裝新甜點用的杯、盤而已。」      「這樣啊,那時間應該很足夠,我們就多逛些地方吧?」珊瑚礁的新甜點,想到就覺得十分期待,因此我也希望能夠找到最適合、最能襯托它們的容器……不能否認,我會這麼開心,可能還有另一部份的原因,是女人喜歡逛街的天性使然。      「嗯,就這麼辦。」      達成共識之後,我和他便先到商店街的各間雜貨店、以及跳蚤市場,尋找各種適合用來當作珊瑚礁店裡的飾品,大至有人半身高的畫作,小至只有半節姆指大小的裝飾小物,我們都有看到;大的東西大部份就只是看看,小的東西則會順手拿起來把玩一下,一邊考慮著珊瑚礁室內裝璜的風格和氣氛,一邊討論哪些東西適合在什麼季節、適合擺在什麼地方。      一個早上下來,我們逛完了商店街的跳蚤市場,還有三間雜貨店、精品店,最後決定買下的,是可以視季節或心情更換,放在窗邊的彩色玻璃小花瓶、以及可以放在店內展示櫃上,用來裝飾用的貝殼小飾品。而在買完這些東西之後,已經是中午時間,我和佐伯同學決定先解決午餐,再繼續下午的行程。      因為不想被同校的人撞見,所以這次同樣也是由他找了間他覺得還不錯,位置也不會太醒目的餐廳用餐。      簡單地解決完午餐之後,我們到了臨海地區的Shopping Mall,打算選購用來裝盛新甜點用的容器。      我和佐伯同學走進一家他說他有空常去逛的精品店,接著他拿出之前畫的草稿圖片,一邊看著圖,似乎在想像著商品跟他所想要的感覺,然後一邊尋找著他覺得適合的容器,模樣看起來很專注,也很開心。      「佐伯同學,你有決定好要買哪個了嗎?」我大致在店內逛了一圈,見他佇足在某個特定的展示架前,於是走過去問道。      「還沒。我覺得這邊這些,還有旁邊那個都很不錯,我還在考慮要選哪兩種。」他指了指他覺得不錯的幾個小盤子答著,然後轉頭看著我:「……妳覺得呢?」      「咦?」      「妳覺得哪兩種比適合拿來當裝新甜點的盤子?」      「嗯……啊,那個!」聽到他這麼問,我仔細地看著他指的區域的那些盤子,忽然,我看見了一個由海藍色的玻璃所製成,扇貝狀的盤子,忽然有個靈感閃進我腦中:「我覺得這個很適合用來裝餅乾船呢!因為如果真的把它放在這個盤子上,看起來很有船在海上航行的感覺吧。」我將我所看中的那個盤子拿給他看,並且將腦中所想到的感覺也一併告訴他。      「喔,很不錯欸,如果有多出來的空間,可以放一點水果當裝飾,看起來會更漂亮。」他接過我手中拿的盤子,很滿意地笑著附和我的想法。「另一個裝『海洋蛋糕』的盤子,我覺得這個不錯。」他微微轉過身,伸手拿起一個中心是圓形平底,但最外圍是呈波浪形狀的白色小瓷盤給我看。      「啊,這個好適合喔!盤子外圍的波浪狀會讓人聯想到白色的浪花,海洋蛋糕放在中央看起來一定很可愛。」他所選的盤子讓我眼睛一亮,不禁要再在心裡誇他一下:佐伯同學的美感和品味,真的很不錯。      「那,就決定先買這兩個回去當樣本吧,等到新甜點製作成功,再跟店家訂製所需要的數量。」      「嗯,就這麼辦吧。」      決定了之後,我們很開心地將兩個盤子拿去結帳,然後滿足地走出精品店。         離開精品店走了幾步後,我突然想要上洗手間,而且也想去補一下妝,於是佐伯同學便說要到剛剛那家精品店旁邊有設置椅子的角落等我,在我離開前,還說要我不要迷路之類的話……      真是的,我都已經是高中生了,怎麼可能還會因為上個洗手間就迷路呢?      不過,有些事發生的時機就是這麼巧,人還真的是不能鐵齒。      就在我從洗手間出來後,突然發現,我又忘記我是從哪個方向來的--也就是說,我「可能」又迷路了。      怎麼辦?隨便走動的話,一定會迷路,但是不快點的話,又會讓佐伯同學久等……我在心裡思索著找路的方法,最後決定還是用最原始的方式--向人問路。      我看了一下四周,發現有個嬌小、長髮的女孩,站在不遠處前方的蛋糕店前發傳單,看樣子似乎是該店的店員,我心想她應該會知道路,因此走上前去向她問路:「請問,往A館的精品店區應該怎麼走?」      「喔?A館的精品店區是咩?」那女孩跟她嬌小的身材不同,她的聲音非常地開朗而有精神,而且還帶了一點關西腔:「妳往那個方向直走到第一個路口右轉就到了。」她指了指我背後的方向,親切地答道。      「直走第一個路口右轉嗎?我知道了,謝謝妳!」向她道完謝,我便匆忙地照那女孩所指的路,走回到與佐伯同學會合的地點。         「(唉,剛剛才在他面前說不會迷路的,結果上完洗手間出來,還是迷路了……佐伯同學說不定在生氣了吧?)」我一邊朝著和他約好的地方走去,心裡一邊想著,而在走到接近他說要等我的地方時,我卻沒有看到他的蹤影。「(咦?怎麼沒看到他呢?佐伯同學跑到哪去了?啊,他在那裡……)」      就在我東張西望地尋找他的身影時,在一旁不遠處,我看見了佐伯同學背對著我,正站在某間店的櫥窗前,但看起來並不像是在看店裡賣的商品。「(真稀奇,他在整理頭髮欸……雖然他的髮型平時看起來很自然,一點都不像有特別造型過的樣子,不過原來他也很在意髮型啊……)」      「為什麼這裡會翹起來呢……」當我再走近一點的時候,我還聽見他小聲地如此目言自語著。      看見他伸手調整瀏海的樣子,我覺得很有趣,想不到他竟然也有這麼愛美的一面,心裡忍不住想逗他一下,於是我走到他身邊,讓他發現到我回來了。      「呃?」似乎是從櫥窗上的影像發現到我,他立刻轉過身面對著我:「哦、喔,妳好慢!」雖然他開口抱怨,但表情看起來並沒有生氣,反而像是在掩飾些什麼似的心虛。      「讓你久等了。佐伯同學,你今天的髮型也很帥喔?」      「……幹嘛?突然說這個。」聞言,他的臉閃過一抹微紅,但立刻裝作若無其事地反問。      「啊,你還裝傻。你剛剛在對著那邊的櫥窗弄頭髮對吧?像這樣撥來撥去的。」我剛剛都已經看到了,你再怎麼掩飾也沒用啦!我學他剛剛的動作,伸手撥了撥自己的瀏海。      「……才沒有。」      「騙人,我看到了啦!」而且你臉紅否認,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啊!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      好,打算裝傻到底是吧?那麼……      「啊咧?你後面的頭髮,好像還有一點點翹翹的欸?」      「真的?在哪裡?」      「沒有啦,騙你的。」忍住想大笑的衝動,我答道。      「…………」      「那、吶……你的眼神好可怕喔。」看他瞇起眼瞪著我,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現在要把妳的頭髮弄亂到無法再回復的地步。」      「哇!對、對不起嘛!」嗚,不好的預感成真了!我一邊向他道歉,一邊快速逃跑避難。      看見我逃走,他也立刻追了上來。「哇!」而就在我跑到出口的時候,因為跑得太急,忽然一腳踩空了門口的階梯,眼看就要向下跌個四腳朝天,但我無法穩住自己,只能慘叫一聲,反射性地閉上眼睛,準備認命用頭跟地板做親密接觸時--      「未央!」      「……咦?」      剎那間,我聽見有人叫了我的名字,並同時感覺到有隻大手拉住了我,接著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的下一秒,我感覺向後倒的身體,撞到了一個溫暖的物體,不,該說是人體……而且這種感覺,之前也曾經有過……      「妳啊,不要嚇人好不好,很危險欸!」由頭頂上傳來佐伯同學似乎還在喘氣且十分緊張的聲音,而因為還靠在他的胸前,我可以感覺得到他現在的心跳也跳得很快,似乎受到驚嚇的程度跟我不相上下。      「對、對不起!」我再一次向他道歉,驚魂未定的我,此時腦中還在整理剛剛那短短數秒鐘發生的所有事情,等到腦袋的思考能力稍稍回復了些,我轉過頭,望著他:「謝、謝謝你,佐伯同學。那個……」      「啊,」意識到自己還握著我的手,他紅著臉把手鬆開,並且微微向後退了兩、三步:「抱歉。」      「不,該說抱歉的是我。」我搖搖頭。其實,我在意的不是距離的問題,而是,剛剛,我好像聽見他喊我的名字……      然而,才過了幾秒,他立刻回復了平時的毒舌,扳起臉對我碎碎念:「沒錯!妳這傢伙,不但有夠迷糊,而且還很脫線!」      「所以我才跟你說對不起嘛……」我抬眼望著他,這次我自知理虧,因此只好再次乖乖道歉:「對不起,害你也跟著被嚇了一大跳……」      「我、我才沒有被嚇一大跳!我只是……只是有一點點緊張,只有一點點而已。」他紅著臉,別過頭解釋著,「……妳應該沒有受傷吧?」最後,他瞄了我一眼,小聲地問道。      「啊,嗯。」雖然嘴巴上不承認,但是他剛剛是真的嚇到,而且很擔心我吧?佐伯同學平時雖然嘴巴毒,但其實在有事的時候,還是很溫柔的……      「……妳沒事就好,回去吧!」      「嗯。」我輕輕應了聲,跟在他身後走出Shopping Mall,一起朝著回家的方向走去。「吶,佐伯同學……」      「嗯?」      「……不,沒事。對不起。」原本想問他,在我快要跌下樓梯的那時,是不是開口叫了我的名字,但是最後卻不知該怎麼開口問,所以乾脆作罷。      「…………」他看了我一眼,沒多問什麼,我們就這麼一路走到了車站,搭上了回程的列車。      下了車之後,我們一樣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只是到了該分手的叉路,他一樣沒有往珊瑚礁的方向走去,而是又陪著我一路走到我家門口。         「今天發生了很多事,謝謝你送我回來。」      「不客氣。」      真奇怪,平時他應該會順勢毒舌我幾句才是啊?而且剛剛一路上,他也實在太安靜了……      我和他就這樣站在我家門口,對看了數秒,似乎都有話想說,但誰也都沒開口。最後,我終於先打破這有些尷尬的沉默:      「那,我先進去了……」      就在我準備轉身時,他突然開口:「未央。」      「欸?」這次,我清清楚楚聽到他喊我名字,我的動作瞬間靜止,只是呆呆地看著他。      「這是妳今天騙我頭髮翹起來的懲罰!」說完,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他便快速地在我頭上敲了一記手刀。      「喂!哪有人這樣子的啦!」我摀頭,瞪著他抗議。這傢伙,不但很幼稚,而且還有夠會記恨的!      「哈哈,妳該感謝我沒真的把妳的頭髮弄到再起不能的地步啊!」說著,他對我露出了得逞的奸笑:「好啦,我要回去了,我還得把東西拿回去給爺爺交差呢,掰啦!」說完,他便帶著那抹奸笑轉身離開。      可惡,竟然來這招!不過,看在今天麻煩你不少的份上,就這次就不跟你計較了。      看著他走遠,我也轉身走進了家門。         回到房間之後,我突然明白,為什麼我當時會那麼在意他是不是有喊我名字了--      雖然沒有想到他會在那種情況下叫我名字,但不可否認地,在聽到他喊我「未央」的時候,我的心裡,有浮出了那麼一點點……開心的感覺。            =====================            這回春日露臉了,下回沒意外的話,應該會正式登場囉!XD      其實這回本來有想要寫珊瑚礁對佐伯瑛的重要性的……   不過到最後還是變成這兩人的閃光模式了(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