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503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心中的四葉幸運草(14)

  原本一年級的東雲晴香是被分配到幕後的工作,但是由於二、三年級加起來,有作品參與走秀的人仍然不足,而東雲手邊有套符合這次服裝秀主題的時裝,正好接近完成,因此二、三年級的學姐們便決定,讓東雲也參加走秀,並且要她加緊趕工,在文化祭之前,將衣服完成。      因此,東雲晴香在文化祭的工作變多了,雖然不必幫忙幕後的道具製作,但是因為要參加走秀,所以她必須完成未完的時裝,並且還得抓緊時間練習上台表演時的儀態和台步。      隔日,東雲一大早便到了社團教室,打算趁著有空的時候,先把剩一點點就完成的時裝做完,然後再去練習走台步。      一個小時半過後,東雲總算將衣服全部完成,但由於長時間集中精神在做相當精細的工作,衣服剛完成的那一剎那,東雲覺得身體僵硬,眼睛也有些疲勞,因此她決定先到屋頂上去透透氣,活動一下身體,順便也讓眼睛休息一下。         當東雲走到頂樓的樓梯間,才剛把通往屋頂的門打開一條縫,除了一陣迎面而來的風之外,她還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門的另一邊傳來。      「(啊咧?在那裡的人,難道是……)」沒有立刻走出去,東雲站在門後,從門縫中確認著剛剛聽到的,聲音的主人是誰。      「……嗯,我有聽到。今年媽媽也會待在那邊……」只見一個高挑修長的熟悉身影,拿著手機,似乎在與家人通話。      「(是葉月同學。他在講電話,現在走過去好像不太好……)」東雲看著站在門附近講電話的葉月,原本想要往外邁出的腳步停了下來,覺得這時出現打擾葉月講電話似乎不太好,一時猶豫著該不該直接走出去,或是要等一下再過來。      站在屋頂上門外另一端的葉月,不知道東雲正在門後猶豫著,繼續與電話那頭的人對話:「……沒關係的,我在這裡過得很好很愉快。工作,還順利吧?」說著,葉月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等電話那端的人回答,之後繼續說道:      「……真的沒關係。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說到這,葉月又停了一下,「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總而言之,你不用擔心我的……嗯,爸你也是。那,我要掛電話了……」說完,葉月便把電話切斷,結束了與父梘的通話。      見葉月講完電話的東雲,心想應該可以走出去了,可是葉月卻沒有要離開屋頂的樣子,反而是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模樣,感到有些奇怪的東雲,於是打開門來到屋頂上,朝著葉月走去。      東雲走到葉月身邊,見葉月似乎還沒有注意到自己,於是出聲叫他:「葉月同學?」      「嗯?是妳啊……」聽見有人叫自己的聲音,葉月珪轉頭,看見是東雲,先是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但隨即鬆了一口氣。      「剛剛……你在和你爸爸講電話嗎?」      「……妳聽到了?」      「對不起……」雖然不是存心故意,但聽到電話的內容是事實,東雲向葉月道歉,「不過,葉月同學,和家人說話時的樣子,和平時給人的印象完全不一樣呢。」剛剛要不是有明確看到他的身影,她可能會覺得是聲音很像的人在講電話。      「……是嗎?」平時給人的印象……平時他給她的印象是什麼呢?不甚在意東雲聽到自己講電話,此時的葉月倒是有點好奇東雲平時覺得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嗯。感覺……就像是『乖寶寶』一樣,讓人覺得有點意外。」東雲率直地回答。      「…………」乖寶寶……嗎?這麼說起來也是,在父母面前,他總是表現出若無其事,和平常人沒有兩樣的樣子,就算不想笑,他還是會在父母面前露出笑容,因為他不喜歡看到雙親為他擔心的表情。      只是,這幾年下來,在不知不覺間,他的笑容似乎在父母面前用盡了,而面對別人的時候,他已經不想、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擠出笑容……所以,她才會覺得他在父母面前和在其他人面前不一樣,像是個「好寶寶」吧?因為那是他自己刻意在父母面前營造出來的模樣,只是,真正發自內心的笑容是怎樣的感覺,他已經不太記得了。      看著突然沉默不語的葉月,東雲原本開朗的表情也暗了下來:「不過,那樣的葉月同學,看起來,反而有點……寂寞。」東雲晴香很明白,那不是她偶然看到的錯覺,但是她不明白,為什麼葉月偶爾總會露出那樣寂寞的神情。      「……妳想太多了。」見東雲皺起了眉,葉月淡笑,輕輕摸了一下她的頭,「該走了。妳不是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嗎?文化祭。」      「啊,嗯。等等的確是還得要去練習擺姿勢和走台步,所以我想再待在這裡一下,鬆口氣再下去。」      聽見東雲這麼說,原本正要舉步離開的葉月停下了腳步,疑惑地看著東雲:「擺姿勢、走台步?」      「嗯。因為上台的人不夠,所以昨天開會時,學姐們要我也上台參加服裝秀。所以我剛剛做完衣服之後,想說上來透透氣,等等就要再下去練習了。」      「練習……跟妳們社裡的學姐?」      「不,是自己到社團教室練習。等到自己練好之後,才跟學姐她們一起做最後的彩排。聽說大家都是這樣,邊看模特兒的走秀影片,一邊自己練習的。但是,沒有人幫忙,我實在沒什麼信心練得好……」東雲微微側著頭,有些苦惱地說道。因為她實在不太懂怎樣的姿勢和動作才是正確的,也從來沒有相關的經驗。      「是嗎……如果是模特兒的姿勢跟台步,我想我應該能給妳一點建議。」      葉月同學的建議……啊,對了,葉月同學本身就是個職業的模特兒啊!有他的幫忙和建議,走秀一定不成問題的!      葉月一句淡淡的話,讓東雲先是有點意外,接著露出喜出望外的神情:「真的?謝謝你,葉月同學!」 東雲對葉月露出單純而開心的笑容:「那麼,就請你幫我看看我走的台步和姿勢,然後有問題的話,再請你告訴我,好嗎?」      「嗯,好是好,不過,妳要在這裡練習嗎?」      「是啊。這裡沒有人,正好適合練習。本來是想到社團教室練習的,但現在想想,練習中被太多人看到還是會覺得很不好意思啊……」      「……我知道了。那,開始吧?」      「嗯!」      就這樣,葉月珪半自願地成了東雲臨時的指導教練,在看過東雲走過一次之後,他也立刻針對東雲不足的地方給予建議,像是肩膀要放鬆後往後微微收攏、在站立靜止的狀態,一腳在前、一腳在後的姿勢下,重心要放在後腳,而不是刻意將身體往前挺……等等,接著東雲便照著葉月所說的去做,練過兩、三回後,東雲的身體也漸漸習慣、並且記住了走路的節奏、以及擺姿勢的感覺。      「葉月同學,剛剛那樣,沒有問題了嗎?」走完第四次的練習,東雲對著葉月問道。      「嗯。」葉月淡淡答著。      「太好了,那我以後就照這樣繼續練習吧。」聽到葉月簡短的肯定句,東雲又露出了開朗的笑容:「不過,剛剛那樣練習我才知道,模特兒的工作,雖然看起來只是站著擺姿勢,或是在舞台上走秀,但其實很辛苦也很耗費體力呢,而且有的姿勢就算想擺,也不是那麼容易擺出來的……葉月同學平時工作一定更辛苦吧?真佩服你。」      「……沒什麼。其實我只是把我看到女性模特兒走路和擺姿勢的動作告訴妳而已。不過妳也滿厲害的,才說一次妳就都記得了……」      「嘿嘿,因為是『老師』教得好啊!」東雲剛笑著說完這句話,上課鈴聲也在此時響起。「啊,上課了,雖然是自習,但我得先回社團教室去了。葉月同學,今天真的非常謝謝你陪我練習,我先離開了,掰掰!」說完,東雲對葉月揮揮手,立刻轉身下樓去。      而在東雲離開之後,葉月並沒有立刻回到教室。他看著天上悠哉飄浮的白雲,又看了看四周,一個人影也沒有,在這種悠閒安靜的氣氛之下,他決定--先睡個回籠覺,等到睡醒之後,再回到教室去上課。      ◇      東雲晴香回到社團教室,發現只有一個同年級的社員,同時也是她除了有澤之外的另一個好友,千雪伶在教室裡。      兩人互相打了招呼之後,便照說好的,一同在教室繼續練習服裝秀的表演。雖然千雪伶本身並沒有要上台,但是走台步和擺姿勢等等,必須有個人在旁協助調整,而她一部份的工作,便是負責觀察,並協助調整東雲的儀態。      然而在看完東雲的練習之後,千雪伶感到相當驚訝,因為東雲的表現,除了缺乏上台經驗,所以還看得出有些生疏之外,其他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缺點。直到昨天,東雲還緊張地說她完全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但看她今天的表現,卻完全不像是那麼一回事。      「晴香,妳走得很好呀!昨天妳還說妳不知該怎麼辦,真是太謙虛了。妳該更有自信一點的!」      「不,我不是謙虛。我昨天是真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面對好友的稱讚,東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答著:「其實是剛剛,我在頂樓剛好碰到葉月同學,他教了我一些走台步跟擺姿勢的訣竅,所以我才能有這麼大的進步。」      「葉月同學……妳是指……那個在當模特兒的葉月珪?」聽完東雲晴香的敘述,千雪伶露出有點訝異的表情。      「嗯。」東雲笑著點點頭。      「這還真是令人意外……」在國中時,那個葉月珪可是冷漠地出了名的,一點都不像是會幫忙人做這種事的人啊……千雪伶心裡無法將東雲口中的葉月和自己印象中的葉月聯想在一起。      「咦?意外?為什麼?」不明白好友為什麼會感到意外,東雲問道。      「不,沒什麼……」看樣子,之前葉月對東雲「很特別」的傳聞,並非只是謠傳而已……「晴香,葉月同學教妳走台步這些事,妳還沒告訴別人吧?」      「嗯,我只有跟小伶妳一個人說而已。」      「那就好。這件事妳就默默放在心裡就好,別再對其他人張揚了,知道嗎?」看東雲的樣子,她似乎完全沒發現葉月對她的「特別待遇」,當然也不會考慮到這種情況,會刺激到學校裡,葉月地下後援會的粉絲們……因此,千雪伶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東雲,別在無意間做些招致麻煩的事。      「咦?嗯,我不會到處說的。不過,為什麼不能對其他人說呢?」      她果然完全沒有自覺啊……千雪伶無奈地想著,開口給了東雲一個不能張揚的理由:「妳想想,如果這件事張揚出去,要是大家都去找葉月同學,要他教這教那的,豈不是反而會造成他的困擾嗎?」      「啊,對喔!我沒有想到這一點。謝謝妳提醒我,小伶。我絕不會告訴別人這件事的。」聽到千雪的分析,東雲晴香這才恍然大悟。      「嗯,那就好。」千雪滿意地點點頭,「趁著感覺還在,我們再在下課前來練習最後一次吧?」      「嗯。」      於是,東雲一邊幫忙班級的展出準備,一邊練習社團的表演,文化祭準備期間,就在忙得不可開交的情況下,安然無事地結束。      ◇      文化祭當天,東雲同樣一大早就到了學校,為社團的走秀表演做準備。      就在東雲做好上台的準備,心裡卻感到有些緊張的時候,一個有著低柔磁性的聲音,從她身旁響起:      「東雲。」      「啊,葉月同學。」轉頭看見是葉月,不知道為什麼,東雲雖然還是感到有些緊張,但心裡卻已經踏實不少:「你也來看我們的表演嗎?」      「嗯。」葉月看著東雲,以一如往常的平淡口氣開口:「妳左肩上的那個包包……改揹到右肩比較好,我覺得。」      「咦?是這樣嗎?」      「嗯,因為改揹到右肩的話,整體造型的平衡感看起來比較好。」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我之前一直覺得有哪裡怪怪的……謝謝你的建議,葉月同學。」東雲聽了葉月的建議,將包包改揹到右邊,果然覺得造型及身體整體感的平衡有變好,心裡一面佩服著葉月身為模特兒的專業,一面開口向葉月道謝。      「不客氣。那,我到觀眾席去了。表演,加油。」      看到葉月特地來看走秀,還開口為自己加油,東雲也給了葉月一個自信的笑容:「嗯,看我的吧。」         服裝秀在眾人的齊心努力下,進行得非常順利,而東雲雖然上台前有點緊張,但是最後她還是克服了不安,將穿戴在自己身上的作品,也是她這半年來在社團努力的成果,在眾人面前做了完美的展示。      葉月看著在台上的東雲,覺得此刻的她,看起來真的相當耀眼,聚光燈打在她的身上,就像是理所當然似的,而他的視線,也不知不覺中被她吸引,跟隨著她的身影移動。         服裝秀結束後,觀眾掌聲不斷,代表著這次的表演有了個圓滿而成功的句點。      「太好了,服裝秀成功了,恭喜妳。」在謝幕前,葉月帶著淺淺的微笑,對著剛走進後台的東雲送上祝賀與稱讚:「妳在台上表現得很好喔,就像真的模特兒一樣。」      「謝謝你,葉月同學。你肯來看我們的服裝秀,我好開心喔!」服裝秀圓滿成功,加上聽到葉月的讚美,東雲毫不掩飾地對葉月露出燦笑。      「啊,嗯……」她看起來,好像真的很開心的樣子……對她而言,真的有那麼值得開心嗎?自己的出現……      「今天我能夠表演得這麼好,一切都要歸功於葉月同學呢!」東雲開心地對葉月說著:「老實說,在上台前,我還是滿緊張的。但是一看到葉月同學,我覺得很開心,也覺得安心了不少……雖然這麼說一點根據也沒有,但我想,或許是對我而言,葉月同學的話,總是有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吧。」      「……是嗎?如果真是那樣,也不錯呢。」不可思議的力量嗎?這的確很像她會說的話……望著東雲的笑臉,葉月淺淺笑容中的溫柔,不自覺地更加深了幾分。      不久後,台上的主持人宣佈謝幕,兩人的交談也到此結束。      就這樣,葉月珪與東雲晴香高中第一年的文化祭,隨著手藝部的服裝秀結束,也一同畫上句點。      雖然除了服裝秀前後,葉月與東雲兩人並沒有任何特別熱絡的互動,但兩人此時都沒有發覺,對彼此說過的話,已悄悄開始發揮了「不可思議」的作用……            ========================         本來是打算最慢十天更新一次的,最後還是破功了,真的是非常抱歉Orz      追究原因,是我輸給了自己的倦怠感……orz   可能是睡眠不足造成的吧,一度覺得自己根本就是感冒了才會這麼疲倦…(汗)      最近身邊很多朋友感冒,大家真的要小心身體健康(雖然由我來說沒什麼說服力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