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1_2)

  正想著要不要增加人手,我就突然想到月波未央那傢伙。      不知道她暑假裡在做什麼?我記得她目前在學校沒有參加任何社團,暑假應該很閒才是……再加上,她也算是珊瑚礁的員工之一,暑假來店裡幫忙,應該不為過吧?      想到這,我在暑假進入忙碌高峰期的八月第一天,打電話把她叫到珊瑚礁來幫忙。      一開始就如同我所預料的,由於外場多了一個人幫忙,而且還是個穿著泳裝的高中女生,因此不但服務的效率變高了,連帶來店的客人也變多了,我提高珊瑚礁經濟效益的計劃也很順利地進行著,但是我卻不怎麼開心得起來--      從那傢伙換了泳裝到外場來幫忙之後,我發現有許多男客人的視線一直盯著她看,而且眼神很明顯的……不單純。      那傢伙本人可能因為太遲鈍,所以對男性客人的視線一副渾然不覺的樣子,但是每當我在一旁看到男客人的視線盯著她不放的時候,我心裡的火氣就莫名地越來越大。      「嘿,妹妹,妳是新來的嗎?怎麼之前都沒看過妳?」下午,在我送完餐點,正要回到櫃台的時候,卻看見有個像是男大學生的人竟然開口向她搭訕,而且是用很輕浮的口氣,聽了就讓人不爽。      「呃……嗯,我剛來不到半年。請問,您要點些什麼呢?」      「欸,點餐什麼的待會兒再說啦!如何?跟老闆請個小假,跟我一起到海邊去玩吧?」      聽到那個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當下我無法再默不作聲,立刻走了過去,擋在她和那個人中間,打斷他的搭訕行為。      「你誰啊?我正在跟這位穿著可愛泳裝的美眉聊天,你少來煩我們,點餐什麼的,等一下再說!」對於我的突然出現,那個人顯然很不高興的樣子。      只不過,他那種程度的凶惡我還不看在眼裡,只從容地丟給他一個營業用的笑容:「那真是非常抱歉。本店是用餐的地方,如果您不點餐的話,我們就沒有義務為您提供服務了。」要不是現在還在營業中,我早就把他趕出去了!      「蛤?搞什麼啊!你們這間店也太現實了吧!搭訕一下女服務生也不行嗎?算了!老子不點了,真是掃興!」被我那麼一說,那個人氣急敗壞地撂下這句話之後就離開了。      對,我們店裡的女服務生是不准搭訕的--要不是他走得快,我是很想回他這句話,當然最後還是沒說出口。         「……謝謝你,佐伯同學。」在那個人走掉之後,她走過來向我道謝。      「啊,嗯。那又沒什麼,妳不用道謝啦。說起來,原因或許是因為我……對不起。」如果不是我叫她穿泳裝到這裡來幫忙,她也不用碰到那種輕浮的人的糾纏……雖然這是我始料未及的事,但說起來,我還是得負起責任。      想不到就在我覺得有責任而坦率向她道歉時,那傢伙竟然完全沒發現人家的心意,還用一副讓人很無言懷疑的表情問我:      「你是不是發燒了?」      「妳這個人……」被她的話給激到,我差點把剛剛心裡想的事通通脫口而出。雖然……為她感到緊張的事是事實,但是這種莫名奇妙的感覺,我一點都不想讓她知道!      為了怕她繼續追問下去,我連忙把話題帶開,問她等等休息之後,要不要順便到海邊去玩;而她也沒有多想,很乾脆地說好。   突然覺得,我很慶幸她這種因為單純,所以不會過於深究他人心理的個性,應該說,她的這種性格,很能讓我感到放鬆……我想,這也是相較於其他女生,我比較喜歡和她在一起的關係吧。         到海邊戲水、游泳,玩了好一陣子,最後玩累了,我們便坐在海邊聊天,當我們一起望著大海時,她開始說起小時候的事。      「我記得,我小時候來到這附近時,也是夏天的時候……」      聽到她說這句話,我心裡突然又浮現出小時候的某段情景:在接近黃昏時分,我在海邊,遇見了一個正在哭泣的小女孩,而且,那時也同樣是在夏天,再和上次聽見她說這片大海令她懷念的事聯想在一起……忽然,一個可能性微乎其微的假設閃進我腦中。雖然沒有說出口,但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假設,我卻感到越來越在意。      接著又聊了幾句之後,我發現她似乎很想去看煙火大會,正一邊逗她,一邊想問她要不要一起去的時候,她突然用一副快要哭的表情看著我:      「佐伯同學,你真無情。」      「怎、怎麼了?幹嘛突然這樣說?」我不記得有說了什麼過份到會惹她哭的話啊?      「因為……你明知道我方向感不好,還這樣開我玩笑,你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我啊?」      蛤?我討厭她?這種結論到底是怎麼導出來的啊?      想也不想,我立刻否認道:「我、我又沒說過討厭妳……!」見她一副真的快哭出來的樣子,我當下感到有些慌了,連忙想著有哪些能讓她心情轉好的話:「……不然,煙火大會那天,我帶妳去嘛。」      「真的?」      「嗯。」      「說好了到時不能爽約喔?」      「嗯……咦?」這傢伙的聲音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開朗?覺得奇怪的我轉頭一看,卻看見那傢伙露出一臉得逞的笑容。「妳該不會是……」裝的?      「哈哈哈!你現在才發現……」      沒等她說完,我立刻給了她一記手刀!      我竟然會沒發現她是用裝的……真是太失策了!「妳這傢伙……」      「哇,等等,暴力反對!雖然剛剛鬧了你一下,不過我是真的想去煙火大會的。剛剛你都那樣說了,就陪我去吧?」      「妳啊……算了,去就去吧。」最後,我仍是無奈地答應了她。誰教自己剛剛看見她快哭的模樣,就一時心慌脫口說要帶她去呢?現在她又這樣說了,我也實在無法拒絕她。         煙火大會當天,她穿了白色的浴衣來赴約,而且看得出來有花了一點心思作打扮。在誇了一下她說浴衣很好看、很適合她時,她看起來十分開心的樣子……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我只說了一句話,她就可以開心成那樣,不過不否認她當時的模樣,看起來相當的……可愛。         逛廟會的途中,我發覺她一直盯著我看,因此忍不住問她,幹嘛一直看著我。      「啊,抱歉。剛剛忘記說,佐伯同學穿浴衣也很好看呢!不只是我,連有些旁邊路過的女生都回頭在看你呢。」        「……雖然是誇獎,但是妳的說法讓人高興不起來。」這傢伙,既然要誇獎,就不能直接一點嗎?幹嘛要扯到別的女生去。      「咦?為什麼?」      「不為什麼!我一點也不想被其他女生看!」我又不是特地穿浴衣來給別的女生看的。      「吶,佐伯同學,跟我出來,你是不是很不開心啊?」      不開心?這結論又是怎麼來的啊?      「妳幹嘛突然這樣問啊?吃錯藥了?」      「才不是呢!因為你剛剛說不想被其他的女生看啊,然後就一直扳著臉,所以我才會覺得你不怎麼開心的樣子。」      「我說妳啊……就不會多想想別人話裡的意思嗎?」如果不開心的話,我老早就拒絕妳啦,笨蛋!         就奇怪的聯想力與推論能力,以及讓我莫名焦躁的本事來說,月波未央這傢伙,或許是個天才也說不定。       不料,聽完我的話,她更加疑惑地望著我:「話裡的意思?你那句『不想被其他女生看』有別的意思?」      「啊,沒、沒有。呃,我是的意思是說,我不想被學校裡其他女生看見。」為了阻止她各種可能的胡思亂想,我解釋道:「妳想想,要是被人看見我和妳一起出現在這種地方,在學校可能會有流言滿天飛了。」      我不排斥和她一起出來玩,甚至可以說,我還滿喜歡和她一起出來玩的,但是這件事,絕對不能被學校裡其他的女生們發現,因為一旦被發現的話,就不能再和她這樣在一起放鬆心情了,而且,可能也會為她帶來很多麻煩吧。      和她打打鬧鬧地逛完了廟會,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和她一起往觀賞煙火大會的地點走去。      穿梭在人潮越來越多的河堤邊,她突然伸手拉住了我的袖子。      那個時候,我明顯意識到,就算平時再怎麼嬉鬧,她也是個女孩子,要在這樣的人群中前進,對她來說或許很吃力也很難受。「人好像越來越多了,妳要跟好。」為了怕她走散,我忍不住出聲提醒她。      最後我們兩人如願地走到了最前排,在看完華麗眩目的煙火表演後,我和她一邊聊著剛剛看完煙火大會的感想,一邊和她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走到該分手的叉路口,原本我應該向她道別,然後回到珊瑚礁的,但是見她說得很開心的模樣,我忍不住陪著她又走了一段,直到到了她家門口,才停下腳步。      「下次有時間……再一起到哪去玩吧。」轉身離開之前,我開口對她如此說著。         和她在一起,我心裡總是會產生許多過去所沒有的感覺,但是偶爾,尤其是當和她一起看著,或是聊到珊瑚礁旁那片大海時,我都會把她和小時候的回憶聯想在一起,然後,我總會想到小時候爺爺常和我說的故事,一個人魚與青年相戀,卻沒有結果的故事…… =========================== 佐伯瑛的寵溺模式真的很容易一不小心就開很大……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