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1)

  「喂?未央嗎?是我。」按下通話鍵後,電話那端傳來龍子的聲音。      「啊,龍子。有什麼事嗎?」我好奇著龍子打電話給我會有什麼事。      「嗯,今天晚上有煙火大會,我想找妳去看,有興趣的話,要不要一起來?」      「啊,其實……我現在也正要去看煙火大會呢。不過,我已經跟佐伯同學約好要一起去了……」      「咦?妳說妳跟佐伯約好……是『那個』佐伯嗎?」不等我把話說完,電話那端傳來龍子滿是訝異的聲音。      「『那個』佐伯?」學校裡還有別的佐伯同學嗎?為什麼龍子要這麼驚訝呢?      「啊,我想我知道妳指的是誰了。只是……真令人意外,妳主動約他的嗎?」      「呃……該怎麼說呢……」我側著頭,想著該怎麼回答龍子。      其實我也不知道,那種情況到底該說是我約他還是他約我……總之事情說定後,就是「我想要去煙火大會,而佐伯同學說好要陪我去」的狀態了。 原本只是想鬧他一下,沒有想到他會真的答應我……但是不否認,他肯陪我來,我覺得有點開心。      「啊,算了,我好像問得太多了。其實你們誰約誰都一樣令人吃驚,因為以前從來沒聽過他答應單獨跟哪個女孩出去這種事。」      「呃,是這樣嗎?」所以是因為我那時裝哭,所以他心軟才陪我來?可是這樣好像又有點不太對……      「是啊。總而言之,祝你們玩的愉快。先這樣了,掰!」很乾脆地說完,龍子便切斷了電話。      總覺得……這通電話最後的對話發展好像怪怪的,但又說不上來哪裡怪……我跟著掛上電話,心裡一直想著剛剛跟龍子通話時所想到的問題--      佐伯同學,到底為什麼會願意跟我一起來看煙火大會呢?我是不是太勉強他了?         「喂!」就在我想著佐伯同學的事時,他本尊不知何時已現身在我身後,並且給了我一記手刀當作招呼:「妳一個人站在這裡發什麼呆啊?」      「啊,佐伯同學!」我轉頭一看,果然看見那唯一一個會用手刀敲我的傢伙:「會痛耶!我又沒遲到,你幹嘛又用手刀敲我!」我嘟嘴瞪著他,不滿地抗議著。      「妳是沒遲到,不過因為妳發呆很久,讓我在旁邊一直等妳回神,所以跟遲到同罪。」      「欸?有這種事嗎?!我也不過才想一下事情而已……啊!」看見他臉上得逞的奸笑,我立刻恍然大悟:「佐伯同學,遲到的人是你才對吧?」      「哈哈哈哈……」他爆笑出聲。      笑!你竟然還笑,這次我非得好好回敬你手刀不可!      墊起腳,我再度伸手想出其不意用手刀敲他,想不到他的反應超快,立刻又是舉手一擋,輕鬆化解了我的攻勢……可惡,為什麼就是敲不到呢?長得高了不起啊?      「嘿嘿,等練到把殺氣藏好再來吧!」他笑著居高臨下、好整以暇地看著我,然後在我停下動作瞪著他的時候,他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以應該可以說是有點驚嘆的眼神看著我:「妳,那個……」      循著他的視線,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立刻理解他指的「那個」是什麼:「啊,你是說浴衣吧。這是我前幾天去買的喔,如何?」我在他面前微微側過身體,展示自己身上的浴衣,然後向他詢問感想。      「啊。」看著我,他只啊了一聲。      「你覺得怎樣?」      「……嗯。」      「你好像……不怎麼喜歡呢?」雖然我挑了很久,但還是不適合我嗎?嗚,有點受到打擊。      「我又沒說不喜歡。」他別開視線,小聲地說道。      「到底是怎樣?」      「……喜歡啦,我是說浴衣。還滿適合妳的。」將視線轉回我身上,他紅著臉,小聲答道。      喜歡就說喜歡嘛,害我剛剛還緊張了一下!就連稱讚衣服好看也要這麼彆扭嗎?      「太好了,適合就好。走吧!」不過,聽到他說很適合我,我的心裡頓時還是覺得很高興。      被他這樣的美少年稱讚,沒有哪個女孩會不開心的吧?         我們邊聊邊走出展翼站之後,他率先開口說道:      「離煙火大會的時間還早,先到空中庭園附近去逛一下廟會如何?」      「嗯,走吧!」      完全贊同他的提議,我們兩人一起走到了廟會所在地,開始逛了起來。      我們兩人並肩走著,就像他剛剛看著我一樣,其實我也忍不住偷偷打量走在我身邊的他,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穿浴衣的樣子……不得不讚嘆一下,他穿浴衣也很好看,我甚至可以感覺得到,旁邊路過的女生,投注在他身上,彷彿在說「好帥」的視線。      「……妳幹嘛?一直盯著我看。」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佐伯同學那張臉,真的很吸引人。「剛剛忘記說,佐伯同學穿浴衣也很好看呢!不只是我,連有些旁邊路過的女生都回頭在看你呢。」      「……雖然是誇獎,但是妳的說法讓人高興不起來。」他瞥了我一眼,不太領情地說道。      「咦?為什麼?」難得人家這樣直接地讚美你耶!      「不為什麼!我一點也不想被其他女生看!」他別過頭答道。      ……其他女生是指誰以外的叫「其他女生」?還有,看他的表情,很明顯有點彆扭,跟我一起出來,他果然不怎麼情願嗎……      想到此,我停下了腳步,開口叫住他:「吶,佐伯同學。」      「怎麼了?幹嘛突然停下來?」他跟著停住,轉頭看著我。      「跟我出來,你是不是很不開心啊?」      「欸?」他愣了一下,隨即有些錯愕地道:「妳幹嘛突然這樣問啊?吃錯藥了?」      「才不是呢!因為你剛剛說不想被其他的女生看啊,然後就一直扳著臉,所以我才會覺得你不怎麼開心的樣子。」沒有掩飾地把想問的話問出口,因為我不是會藏話在心裡的人。      聞言,他皺起眉瞪我:「我說妳啊……就不會多想想別人話裡的意思嗎?」      「話裡的意思?你那句『不想被其他女生看』有別的意思?」我疑惑地看著他。      「啊,沒、沒有。呃,我是的意思是說,我不想被學校裡其他女生看見。」像是怕我不明白似的,他接著解釋道:「妳想想,要是被人看見我和妳一起出現在這種地方,在學校可能會有流言滿天飛了。」      「這、這麼說也是呢。」聽他這麼一說,我一時也覺得很有道理。不過,這麼說來就糟了!因為在不久前,我才把要跟他一起看煙火大會的事告訴龍子了啊!希望龍子不會告訴別人才好……不,我想她應該不會說的……大概。想著,我有些心虛地抬眼望著他,看他的表情已經有了笑容,我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話先說在前面,我是不會買東西給妳的喔。一直看著我也沒用。」不經意與我的視線對上,他對我聲明著。      「噗,佐伯同學,你說話的口氣好像爸爸喔!」在我忍不住笑出來之後,接著就是一記手刀落在我頭上。「痛。你又偷襲我!不要以為長得高我就打不到!」      「誰叫妳說得我好像歐吉桑似的。」他斜睨著我,然後露出「妳打不到」的欠扁笑容,「不服氣的話,儘管放馬過來啊。」      「放馬過來」是吧?那我就真的不客氣了!      於是,我和他就這麼一路用手刀過招,而手刀來手刀去的結果,就是五臟廟提早唱空城計,最後只好買炒麵和章魚丸來當晚餐。雖然之前他才說過不會買東西給我,但是還是替我付了炒麵和章魚燒的錢。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幫我付錢,問他原因,結果他卻別開臉說,只是因為分開付帳太麻煩罷了,所以乾脆一起付。      等到吃完東西,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我們便一起朝著施放煙火的地點走去,希望能早點到,佔到一個有好視野的位置。      等著看煙火的人潮比我想象中還多很多,而且還有繼續增加的趨勢,為了搶到好位置,我跟佐伯同學一路穿梭在人群之中,朝著靠近河邊的方向走,但在擁擠的人群之中視野受限,加上偶爾肢體不經意的擦撞,為了怕跟他走散,我反射性地伸手拉住了他浴衣袖子的衣角。      「咦?」感覺到衣服被拉住,他轉頭看向我,本以為他會叫嚷著要我放手,沒有想到他卻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用很溫和的口氣對我說:「啊,人好像越來越多了,妳要跟好。」      「啊,嗯……。」對了,其實今天他會跟我來這邊,就是因為我要他帶我來的呀!剛剛他是怕我真的走失才那樣說的吧?佐伯同學,平時雖然嘴巴很毒,但是其實還算得上是可靠的人……吧。      最後我們如願地擠到了最前排,就近看到了完美而華麗的煙火盛會,我和他都沉浸在煙火炫目美麗的表演中。      「在這種距離看煙火,感覺好像伸手就能抓到似的。」看完煙火表演,佐伯同學的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說著。      「嗯。不過,聲音有點吵就是了。」我點點頭,贊同他的感想,但是煙火施放時的聲音,因為距離很近,所以聲音也就相對的大。      「是沒錯啦。不過聽著那個聲音,不覺得熱血沸騰嗎?」和他一邊聊著剛剛看完的煙火大會,一邊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情緒似乎還處在高亢的狀態,模樣看起來十分開心。      要說熱血沸騰,也的確是有那麼一點點啦,我再次點頭應和他的想法。   或許佐伯同學自己沒有發現,他現在的笑容,雖然像個大孩子似的,但讓人看了卻覺得很舒服很愉快,然後不知不覺也跟著感染到他那份單純感到開心的情緒……能夠看到他這樣的一面,或者該說能夠讓他這麼開心,今天找他一起來看煙火大會,果然沒做錯。      一邊跟他聊天,一邊走著,一直到走到自己家門口,我才發現到佐伯同學並沒有在該分手的叉路口離開,而是一路陪我走回家。      不知道他是不是跟我一樣,聊天聊到忘記看路呢?還是他本來就有打算要送我回家?      我沒有開口問他這個問題,因為不管答案是哪個,我都很開心他一直陪我走到家門口,至於原因,我覺得沒有必要去深究。         「今天真的很謝謝你,佐伯同學。託你的福,我玩得很開心。」因為真的很開心,因此我直率地開口向他道謝。      「嗯,不客氣。我也玩得很愉快。下次有時間……再一起到哪去玩吧。」      「咦?啊,嗯。」剛剛一瞬間,我以為自己聽錯,但即使是如此,我還是點點頭回應他。不過從他的表情看來,我想我剛剛聽到的應該不是錯覺吧?希望不是。      「那我回去啦,掰。」      「嗯,掰掰。」朝著他揮揮手,我目送他離開後,轉身走進家門。         而我高中生涯第一年的煙火大會,就在滿足而愉快的心情之中,劃上完美的句點。 =================================== 佐伯瑛在動搖,而且動搖得好快……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