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10)

  聽見手機鈴響,我沒看是誰打來的,反射性地接起電話:「喂?我是月波。」      「喂,是我。」      「咦?佐伯同學?」我從聲音辨識出電話那端的人是誰,感到有些意外:「怎麼了?有什麼事嗎?」想不到他會主動打電話給我。      「吶,妳今天也很閒吧?天氣很好、海面也很平靜,妳現在要不要到海邊來?」      咦?這個……算是邀請嗎?那個佐伯同學該不會是打錯電話了吧?      雖然心裡充滿疑惑,但我還是回答他:「……雖然覺得你講得有點牽強,不過去海邊走走應該也不錯。」反正我現在的確是閒著沒事。      「決定了。那,妳就快點來吧,別忘記帶泳裝喔。」      今天他吃錯藥了嗎?講話真是乾脆啊。      「我不會忘記啦。要去海邊怎麼可能不帶泳裝。」難得他這麼乾脆,我也很爽快地答著,心裡沒對他要我帶泳裝的事多作聯想。      「哈哈哈哈哈……」      「……?」突然發出那種像是壞蛋登場的笑法是怎樣?      當然,他不可能知道我心裡的疑惑,繼續接著說道:「話先說在前面,妳可別帶學校那種泳衣來……」話說一半,他的聲音突然變小:「不,以現在的趨勢來說,那種的說不定也不錯……」      「咦?你剛剛說什麼?」      「不,我沒說什麼。總而言之,妳快點過來就是了。啊,對了,等等海邊人會很多,所以我在珊瑚礁等妳。」      「珊瑚礁嗎?我知道了。」      說完,我便掛上了電話,化了點簡單的淡妝,換上外出服,帶著前幾天和龍子一起去買的泳裝,然後出門前往珊瑚礁。      ◇      到了珊瑚礁,果然看見人山人海的情景,而我現在的心情,只能用囧到最高點來形容。         「呃,威化餅、橄欖罐頭、豆芽菜和麵粉團,我買回來了!」將買回來的東西放好,我對著正在忙碌的佐伯同學喊道。      是的,此刻的我,不是在海邊戲水,而是在珊瑚礁裡幫忙。      「辛苦了。接下來是把剛做好的『熱帶炒麵』送到三號桌!」聽到我的聲音,佐伯同學回頭對我喊著。      走向放著已做好的炒麵的吧台,在經過他身邊時,我小聲地開口問他:「……吶,你今天找我出來,就是要我來店裡幫忙嗎?」還在想說他怎麼會主動約我,天是不是要下紅雨了呢!原來這才是他的目的……      「妳想太多。工作吧,有話待會兒再說。對了,妳快點換上泳裝穿上圍裙,然後再回到外場來幫忙。」他左手拿著兩杯啤酒、右手端著、不,是放滿三盤菜餚,轉頭看著我,小聲地對我說道。      要我幫忙也就算了,反正我也算是珊瑚礁的員工之一,可是……「嗚……那個,無論如何一定要換嗎?我總覺得很難為情啊。」換泳裝穿圍裙,不就等於是傳說中的泳裝圍裙嗎?再怎麼說,我也沒大膽到可以若無其事地穿成那樣啊!      「一點都不難為情。妳想一下就會知道,有穿著泳裝圍裙的女高中生,能夠為珊瑚礁帶來多少經濟效益。」      泳裝圍裙與珊瑚礁的經濟效益……他的腦袋到底裝些什麼啊?      我瞪他,沒有要去換衣服的意思。      似乎是見我沒有要移動的意思,他終於使出最後的王牌:「別忘了,妳在運動會時欠我一次。所以,快點去換上泳裝,現在,馬上。」他在我耳邊小聲地說著,表情理所當然到我很想賞他一記手刀!      「討厭……」被他這麼一說,我只能乖乖照做,但怎麼想都還是很不甘心:「佐伯同學你這色狼!惡魔!」由於不能真的賞他手刀,所以我只能逞一下口舌之快了,反正他現在的姿勢,一樣也不能使用手刀攻擊。      「隨便妳怎麼說。總之,『熱帶炒麵』,快點端去。」      嗚……竟然不為所動!這傢伙真的是個大惡魔!      「小哥,這邊也拜託你了。」就在我和他大眼瞪小眼時,一旁的女客人對他招手。      「是!現在馬上就來。」他立刻換上營業用的表情和語氣回道。      看見他對女客人時馬上換了一張臉,我立刻氣上心頭。      可惡!平時對我不客氣就算了,現在利用上次運動會的欠帳要我做這種事……此仇不報非君子!      想著,我抱著報仇的心態,突然朝著他拿著啤酒的左手臂拍了一下!      「哇!笨蛋!會失去平衡的啦!」聽見他有點慌地叫著,我有種出了一口氣的快感。不過,這也只是我的一時之快而已,穩住姿勢後,他又對我喊著:「熱帶炒麵,快一點!」      「是~!」      討厭!佐伯瑛你這個騙子!惡魔!      事到如今,本小姐就豁出去跟你拼了!      在心裡暗罵他N次惡魔,我端著「熱帶炒麵」送到三號桌,然後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進平時工作換衣服的地方,換上他要求的……泳裝圍裙。      ◇      忙完中午如戰場般的時段,下午兩點多,珊瑚礁裡的客人變得比較少,但是偶爾還是會有三三兩兩戲水完過來休息的遊客。         「嘿,妹妹,妳是新來的嗎?怎麼之前都沒看過妳?」我到剛走進店裡,一位看起來像是男大學生的客人桌旁,準備幫他點餐,想不到那人一開口卻是這句話。      「呃……嗯,我剛來不到半年。請問,您要點些什麼呢?」從那個人說的話聽來,他似乎也來過珊瑚礁?雖然不喜歡他輕浮的語氣,但我還是忍著不讓自己在客人面前露出失禮的表情,禮貌性地問道。      「欸,點餐什麼的待會兒再說啦!如何?跟老闆請個小假,跟我一起到海邊去玩吧?」      「呃,不,我現在……」”正在工作”四個字還沒說完,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旁傳來:      「不好意思,請問您想點些什麼呢?」我反射性地轉頭,看見佐伯同學不知時何已來到我身旁,用營業用的笑容和語氣詢問著那個人。      似乎是對於佐伯同學突然冒出來插話感到不滿,那人瞪著佐伯同學,很不友善地說道:「你誰啊?我正在跟這位穿著可愛泳裝的美眉聊天,你少來煩我們,點餐什麼的,等一下再說!」      「那真是非常抱歉。本店是用餐的地方,如果您不點餐的話,我們就沒有義務為您提供服務了。」佐伯同學笑著說道,但是他的眼裡並沒有笑意。      「蛤?搞什麼啊!你們這間店也太現實了吧!搭訕一下女服務生也不行嗎?算了!老子不點了,真是掃興!」說完,那個人便氣沖沖地離開了珊瑚礁。      看到那個人生氣地走出去,我有些擔心:「他走掉了……這樣沒有關係嗎?」剛剛被那人纏上,雖然看到佐伯同學出現時我鬆了一口氣,不過我很擔心這樣會不會對珊瑚礁的店譽造成不好的影響。      「沒關係。反正這種人等一下一定又會忙著到處找女生搭訕,才沒空講珊瑚礁的閒話。」佐伯同學不甚在意地答著。      想到剛剛他真的幫了我一個大忙,我開口向他道謝:「……謝謝你,佐伯同學。」      「啊,嗯。那又沒什麼,妳不用道謝啦。」說著,他別過頭。臉上泛起微紅:「說起來,原因或許是因為我……對不起。」      「?」雖然他最後「對不起」那三個字說得很小聲,但我還是聽見了。「你是不是發燒了?」沒事為什麼要道歉?      「妳這個人……我是因為叫妳穿泳裝來,結果……」話說到一半,他突然停住。      「結果……?啊!」難不成,他是認為是因為他叫我穿泳裝,才害我被剛剛那個人纏上,所以才向我道歉嗎?原來惡魔也有天使可愛的一面啊……      「啊啊……結果PASS!」他紅著臉打斷我的話,接著把視線移回我身上,轉移了話題:「先別說那個了,反正妳都已經來了,要不要趁現在到海邊去玩一下?」      「咦?可是店裡……」      知道我的顧慮,他笑著說道:「沒關係。爺爺說等等就要掛上『休息』的牌子,所以現在已經不需要幫忙了。如何?要去嗎?」      「嗯,要去!」既然店裡不用幫忙了,而且我也帶了泳裝來,當然要去玩一下囉!      「那,我們先去把圍裙換掉再一起過去。」      「嗯。」      於是,我們先去向老闆報備要出門之後,便各自換下圍裙,幾分鐘後,一起到了珊瑚礁附近的海邊。      下午兩點半多,海邊的沙灘上還是充滿了人,我們一到,便不約而同地跑進海裡戲水、游泳,等到玩水玩得累了,我們又一起游回岸邊,並肩坐在沙灘上聊天。         「不久之後就要黃昏了吧……」我們面向邊坐著,望著平靜的海面,我突然有感而發:「每次下班經過,或是偶爾在黃昏時,從珊瑚礁裡望向這片大海時,我都有種懷念的感覺。」      「懷念?這麼說來,開學那天,妳有說過,妳小時候來過這附近,是因為那樣,妳才會覺得懷念吧?」      「嗯,可能吧。 而且,我記得,我小時候來到這附近時,也是夏天的時候……」那個時候,原本爸媽是要帶著我去看煙火大會的,想不到我會走失了,一直到黃昏的時候,他們才找到我……當然,後來他們因為受到我走失的驚嚇,原本要去的煙火大會也取消了。      對了,說到煙火大會……      「佐伯同學。」      「幹嘛?」      「展翼市這裡,應該還有在辦煙火大會吧?」因為是小時候的事了,所以我不確定現在還有沒有這個活動。      「嗯,有啊。我記得,每年都是八月的第一個星期日舉辦。以今年來說,舉辦煙火大會的日期,就是這個星期日了。」他很快地答完,轉過頭看著我:「……妳想去嗎?」      「去哪?」      「煙火大會。」      「嗯,我想去!」我點頭,笑著答道:「小時候想去卻沒去成,所以我今年一定要去看!」      「嘿……」他拉高了尾音,突然露出奸笑看著我:「妳說小時候想去卻沒去成,該不會又是因為走失了而去不成吧?」      「那、那又怎樣?現在我已經長大了,不會再走失了!」看著他欠扁的笑容,我不服氣地反駁著。      「很難說喔!開學那天,『好像』有人又迷路到走到這裡來了呢。」      「哼,反正我就是不怎麼有方向感嘛!」我白了他一眼,輕哼道。      「看來妳還滿有自知之明的,希望煙火大會當天,妳不會再迷路第三次。」      看著他好整以暇的欠揍模樣,我興起了反過來開他玩笑的念頭:      「佐伯同學,你真無情。」我低下頭,壓低聲音說道。      「怎、怎麼了?幹嘛突然這樣說?」      「因為……你明知道我方向感不好,還這樣開我玩笑,你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我啊?」我抬起頭,用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著他。當然,這表情是裝的。      「我、我又沒說過討厭妳……!」      喔喔,他臉紅了,而且還有點慌張的樣子……看來裝哭很有效呢!哈哈,被我抓到弱點了吧!      「…………」我故意不說話,只是繼續以同樣的表情望著他,想看看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不然,煙火大會那天,我帶妳去嘛。」他轉過頭避開我的視線,紅著臉,小聲地說著。      「真的?」      「嗯。」      「說好了到時不能爽約喔?」想不到他的心還滿軟的呢……再這樣鬧他好像就太壞了。我露出了原本的表情,對他笑道。      「嗯……咦?」轉過頭看到我的笑容,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妳該不會是……」      「哈哈哈!你現在才發現……痛!」我話還沒說完,立刻被他賞了一記手刀。嗚嗚,竟然一時忘記手刀的存在,早知道就不要這麼快自爆了。      「妳這傢伙……」      「哇,等等,暴力反對!」我用雙手擋在臉前面,比了個大叉叉,「雖然剛剛鬧了你一下,不過我是真的想去煙火大會的。剛剛你都那樣說了,就陪我去吧?」這次,我說的都是真的。      「妳啊……算了,去就去吧。」他輕嘆了口氣:「要是妳真的走失了,至少還有個人能把妳認領回來。」      認領,我又不是小貓小狗,或是遺失物品……      不過,算了,既然他都答應了,我也不想跟他計較這麼多。      「那,這個星期日,五點先到展翼站會合,然後再一起過去吧?」      「OK。如果妳遲到,手刀不留情。」      「我知道了。」為了我的頭著想,那天絕對不能遲到!我在心裡如此想著。         約好了要一起去看煙火大會後,我和他一起回到了珊瑚礁,由於這天晚上不營業,因此老闆便留我在珊瑚礁一起吃晚餐,而當我在珊瑚礁吃完晚餐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雖然因為佐伯同學抓我去珊瑚礁幫忙的關係,這一整天下來,可以說是忙碌異常,但是卻過得非常地充實。      想到星期日的煙火大會,我的心裡不禁開始感到期待。         =====================      咳,我一定要說一下~      這兩人現在是「友好」狀態喔!是友好!         話說寫阿瑛那句「哈哈哈哈哈……」的時候,我自己也在笑|||b   因為那個笑聲實在很經典,有玩遊戲的人不妨去聽聽看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