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天之世(27)

  其實這種感覺並不是只有現在才有,而是早在織田信長決定殲滅雜賀一族、不,或許更早之前就一直存在了。      織田軍中有許多立場、性格有著對立和矛盾的人,當然其中也包括了與信長個性相反對立的部將家臣,而這其中甚至不乏有信長最親信的寵臣在其中。      織田信長並非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經歷小谷城之役、長篠、大坂灣、一直到雜賀殲滅戰,他知道有人心中對他一定會有所存疑,甚至是不滿。但是即使是如此,織田家也一路循著天下布武之路征戰至今。      如今離天下統一只差一步,他不意外會有人想抵抗他、阻止他、甚至是推翻他,但是何以今晚會升起這種濃烈的預感,織田信長對於其中原因或多或少可以想到,但他並不想說出口。         只是,不說出口不代表事情不會發生,該來的總是會來--織田信長的預感在不久後實現了。         「報告!明智……光秀大人,謀反了!」廂房的紙門被慌張地拉開,從森蘭丸口中應證了織田信長與濃姬心中風雨欲來的預感。      聞言,不論是織田信長或是濃姬,臉上都沒有驚訝的神色;甚至,信長臉上還揚起笑容,只是說不上那笑,是在怎樣的心情之下才會顯露出來。       看著信長緩緩站起身來,將佩刀掛回腰間,濃姬也跟著站了起來,絕美的臉上看不見半點慌張,只淡淡地對信長開口:      「造成現在這種局面的,是你對光秀的縱容、也是對他的逼迫所致。通往地獄的門……已經打開了。」      「我明白。只是妳既然早已心中有數,為何不依照當初道三的交待而行?」      「因為這是我身為女人的骨氣。既然已經決定,就會看著你、跟著你,直到地獄。」濃姬露出了傾城的微笑,「做個斬斷是非的決斷吧!這樣,對你、對他,都好。」濃姬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信長心目中,幾乎與天下同等重量的明智光秀。      「喀喀……事到如今,決斷已是勢在必行。」信長冷冷笑道:「無關是非。」      說完,織田信長披上了戰甲,毫不猶豫地,走向本能寺的本堂。         人間五十年,與最下層的四天王天相較,如夢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長生不滅者乎?         所以,現在除了做出決斷之外,一切早已……無關是非!      ◇      明智光秀一聲令下,集結的大軍立刻蜂湧而上,沒多久便包圍了整個本能寺。      為了封鎖織田信長的退路,明智光秀下令在本能寺正面以外的出口放火,迫使信長如果要離開本能寺,就非得從正門的走出,而光秀本身則是領軍,從本能寺的正門,一路往信長所在的本堂前進,如此一來,不論信長要守要逃,他們都一定無可避免地正面對上。      織田信長也很清楚,以光秀慎密的心思來想,既然發動叛變,他一定會封鎖自己的生路,加上自己與光秀現在的兵力相差懸殊,要戰勝有備而來的明智軍,勝算著實不大,獲勝的唯一方法,也是唯一的生路,就是與光秀正面對決。只要能夠打倒光秀,就能將這場叛變的傷亡與損失壓低,也能在這九死一生的局面中得到逆轉的勝利。      但是,光秀發動這場叛變,有什麼目的?他的真意又是什麼?      天下?和平?或者,只是單純地憎惡他,想剷除掉他這個人人口中的魔王?      比起想著要如何打倒明智光秀,織田信長此時的心中卻是想著光秀發動叛變的心思與動機。         就在信長第一次在戰場上感到猶豫的同時,本堂外傳來匆忙的腳步聲,打斷了他的思考:      「報告!除了正門之外,其他的出入口都被大火包圍了!信長大人,請您儘快從正門離開吧!我會在前方為您殺開一條血路的!」森蘭丸查探敵情之後,慌張地回到本堂向織田信長回報寺外的情況,並要信長儘快離開本能寺。      「哼哼……我會離開的。不過不是為了逃走,而是為了跟光秀會面。」織田信長冷笑著,向森蘭丸問道:「阿蘭,光秀現在人在哪裡,你知道嗎?」      「回信長大人……光秀、光秀大人現在正帶著兵馬朝著這裡而來。現在的情況對我方很不利,所以,還是請您現在先……」      「喀喀……我說過了,我要會會光秀。」織田信長從容不迫,站起身,打斷了森蘭丸的話:「已經交錯扭曲的命運,只能如果不正面了斷,是無法徹底切斷、根絕的。既然光秀從正門殺來,代表他也有意要與我面對面做出決斷,這也是我的本意。」邁開步伐,織田信長走至本堂之外,只淡淡對森蘭丸下令:「阿蘭,跟阿濃一起撤退吧,光秀不會為難你們。」      「但是……」      「這是命令。我與光秀的正面對決,沒有人能阻止。我命令你,離開!」不給森蘭丸多說的機會,織田信長冷絕地下令道。      森蘭丸見無法說動信長,只得忍痛接下信長的命令:「……是!請您,務必要平安回來!」說完,蘭丸立刻朝著濃姬所在的方向而去。      而就在森蘭丸離開的之後沒多久,如同織田信長所想的,明智光秀領著大軍,一路勢如破竹地來到了本堂庭外正門之前……以敵人的身份。         明智光秀示意身後的兵馬按兵不動,獨自一個人走近站在本堂殿外,顯然正等著自己的織田信長,冷然問道:「信長大人……不,信長,只有你一個人?」      「喀喀,你在意外什麼呢?他們兩人應該不是你的目標吧?光秀。」織田信長冷冷笑著回答明智光秀的問題:「一對一的對決,不正是你所期望的嗎?」      「(看樣子,他似乎沒打算讓蘭丸與濃姬一起牽扯進來……這正合我意。的確,打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只有你,信長……)」明智光秀冰冷的眼神透著殺氣,直直地望著織田信長,冷絕而毫不猶豫地答道:「沒錯,我所期待的,正是與你一對一的對決。我要切斷與你從桶狹間糾纏交錯的命運,也要將這個世界從你恐佈與血腥的歪斜統治中導正過來!」      「喀喀喀……哈哈哈哈!」織田信長聞言,突然狂傲地大笑起來,接著,他的表情倏然一冷,將手刀的妖刀指向眼前在他心目中有著特別地位的人,「做得到,就放馬過來吧!光秀!」再開口,已是決絕的決戰宣告!      「納命來吧!信長!」      明智光秀說完,一個箭步上前,手中的布都御魂劍寒芒一閃,劃向信長的胸口, 信長見狀,只冷冷一笑,身形向後輕輕一挪,避開了明智光秀凌厲的一刀。      明智光秀見一刀未果,立刻再欺身上前,刀勢一轉,由之前的直劈變成大範圍的橫掃,攻勢連綿不間斷,意在迫使向後閃避的信長退無可退。      信長避開光秀第二刀的橫掃之後,心裡大概也猜到了光秀的意圖,於是在閃開光秀第三次的大範攻擊後,織田信長終於舉起手中的妖刀,蛇之麁正,擋住了光秀的下一刀,也阻斷了光秀原本連綿不絕的攻擊。      靈劍與妖刀短兵相接,迸射出點點火花,兩人的刀勢僵滯在半空中,不過兩人的僵滯並沒有持續太久,就力氣而言,信長勝於光秀,因此沒多久,信長再度使勁把刀鋒向前推,並且將刀勢向下一轉,趁隙攻向光秀握住刀柄的死角。      光秀見信長突然刀勢急轉,立刻反應到信長是想攻擊他雙手的死角,因此索性鬆手,讓信長的刀勢將自己的靈劍挑上半空中,然後光秀本人則是一個閃身,越過了原本被刀阻擋而無法跨越的距離,欺近至信長面前,並且同時蹲下一個旋身,閃過了信長刀鋒的攻擊,在旋身轉回面向信長時,也順勢伸手接住了剛剛被挑上半空中落下的武器,接著出手便是一記快而準的橫劈,直取信長的雙腳!      信長反應迅速,輕輕一躍,從容地閃過光秀的攻擊,並且也回以一記上盤的向前橫掃,使得光秀不得不向後一躍,以閃開信長的反擊。      然而戰鬥距離再度拉開,並沒有令光秀停止動作,反而大喝一聲,再度向信長衝去,一反剛剛的大動作劈掃,刀勢轉為向前突刺的連續攻擊,直取信長頭部的要害!      織田信長以左右的微幅移動來閃避光秀的突刺攻擊,光秀見突刺未能擊中信長,在信長閃開突刺的瞬間,倏然將刀鋒一轉,對準信長的頸部,順勢一劈,但這次換成信長蹲下了身子,閃過了光秀那足以致命的一擊,並且在蹲低身子的同時,以空著的左手,攻擊明智光秀的胸口。      光秀剛收回攻擊信長的態勢,但卻見信長的反擊已欺近胸前,立刻反射性地在胸前並攏雙手手肘,在擋住信長攻擊的同時,光秀整個人也被信長灌注在那掌上的氣勁給震飛出去!身經百戰的光秀在身體被迫向後方飛去的同時,立刻作出反應,調整態勢減緩衝擊,在地上翻滾一圈之後,以還算穩定的半跪姿著地。      從來沒有見到光秀在戰場之上,對哪個敵將採取如此連綿不絕,且招招致命的攻勢,織田信長看著被震到不遠處的前方,仍然以刀刃指著自己的光秀,織田信長突然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織田信長突如其來的狂笑,令明智光秀警戒中帶著疑惑:在這種生死一瞬的時刻,為何他還能笑得如此狂傲?      「喀喀……看你這個樣子,我才知道……」織田信長望著光秀,以自信滿滿的口吻說道:「在你那總是冷靜沉穩的外表下,竟然隱藏著對我如此執著激烈的感情--殺意也是、愛情……也是。我沒說錯吧,光秀?」在肯定中,織田信長的眼神裡,也摻進了一絲若有似無,不該出現在戰場上的感傷。      「……事到如今,是或不是都已經沒有意義了。」明智光秀的紫眸在一瞬間,透出一點點與猶豫與哀傷,但隨即又被冰冷的眼神給取代:「現在的你我,只有生與死,兩種極端的選擇,其他的,多說無用。該是到了分出勝負的時候了……覺悟吧!信長!」      語畢,明智光秀收刀入鞘,蹲低馬步,打算以非死即活的拔刀術為最後一擊,與信長做出了斷;而織田信長也緩緩地舉起手中的蛇之麁正,兩眼直視著光秀,做好了最後一擊的準備。      就在信長的妖刀平舉至胸前時,兩人毫不猶豫,不約而同地向對方直衝而去,緊接著而來的,是一聲金屬結結實實撞擊的清脆聲響,在兩人的身影交錯而過的瞬間,是生死的交接,同時也是兩人之間所有糾葛的終結-- ============================== 終於寫完本能寺家暴(誤)了 有玩過遊戲的人大概都知道,下一回一定要有人倒(?),只是倒的人是誰……請待下回分曉XD(被巴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