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9)

  「喔,想不到妳成績還不壞嘛……」考試名次公佈之後,佐伯同學走到站在公佈欄前的我身旁,用一種頗為得意的笑容,很悠哉地對我說著。      那個「想不到」是多餘的吧?真不知他這句到底是誇還是貶。      瞥了他得意洋洋的笑容一眼,我再看了一下他的名次,果然如龍子跟我說的,他的名字位於全學年榜單上的十五名以內,怪不得他會笑得這麼悠然得意。      不過想到他平時比我還忙,在學校內也只看過他被包圍的樣子,老實說,他能保持這種名列前矛的成績,我有些佩服他,能夠如此地完美兼顧工作和課業。當然,這種誇獎的話,我只會在心裡想,絕對不會當著他的面說出來。      只是見他能兩方兼顧得如此完美,我覺得自己也該更加努力,不要輸給他才是。         期末考過後,學校裡的氣氛雖然不再嚴肅,但是蠢蠢欲動的氣氛卻越加濃厚。      起先我想不透這種氣氛到底是為什麼,後來無意間聽到同班的女同學興奮地聊起,十九號就是佐伯同學的生日,而且還很開心地聊著要送禮物給他時,我才突然發現:原來學校裡這股不尋常氣氛的來源,是因為佐伯同學生日快到了的關係。因為他一個人而牽動校園裡的氣氛,羽崎高的王子,魅力還真是可怕。      我想,到了佐伯同學生日當天,他大概會收禮物收到手軟吧?      平時就已經常被女同學包圍了,在他生日那天,我猜他身邊一定會圍滿一圈又一圈的人牆……就某個意義上來說,那或許是繼期末考試之後的另一個戰場也說不定。      說起來,我到珊瑚礁打工已經兩個月了,這段期間,雖然常常挨他的手刀,但不可否認的,在工作上,我的確受他不少照顧,身為同事兼同校同學,也該送一份禮物表達一下感謝之意吧?      想到此,在期末考公佈完成績當天晚上,我趁著在珊瑚礁工作時的空檔,開始思考著要送他什麼禮物比較好。      「喂。」就在我只顧著想事情,一時不察的時候,他突然走近我,二話不說就是給我一記手刀:「別一臉呆樣地站著發呆。」      「會痛耶!我才不是在發呆,是在想事情!」我揉了揉被他敲到的地方,轉頭瞪著他。      「想事情?妳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      「咦?呃……我在想一些私人的事啦。」沒想到他會這樣問,我連忙隨口丟了個答案給他。我絕對不會他說我在想要送他什麼生日禮物的,因為說出來就沒意思了。「對了,佐伯同學,過幾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對吧?」雖然不能明著問他想要什麼生日禮物,但是旁敲側擊應該行得通……      「啊……這麼說的確是。唉……」出乎我的意料,提到生日,他不但沒有期待開心的樣子,反而還嘆了一口氣。       「你怎麼好像不是很高興的樣子?一般人不是會很開心很期待自己的生日嗎?」我看著他,疑惑地問道。      他看了在廚房的老闆一眼,用有些無奈的表情,小聲地答道:「只有小時候和父母還有爺爺一起吃蛋糕時是會啦。不過在珊瑚礁工作後,有些客人會跟爺爺問我的生日,然後送蛋糕之類的給我,數量一多就很困擾……」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拒絕呢?」      「笨蛋,客人送的東西怎麼能隨便拒絕啊?」      「是、是喔……」這麼說起來的話,應該不要送他蛋糕之類的甜食比較好吧?我想。      「困擾還不只這樣,如果再加上從學校收到的東西……想到就開始憂鬱了,唉。」說著這句話,他的表情真的變得有點憂鬱。      「受歡迎的人也真是辛苦……今年我看你應該也會收到不少禮物,你當天還是做好萬全的準備再到學校比較好。」想到在學校裡看到不少女同學雀躍地討論他的生日的模樣,我不禁好心地提醒他要有心理準備。      「吵死了,這種事不用妳特別提醒我!」他瞪了我一眼,然後又是一記手刀砸在我頭上。      討厭!好心提醒卻換來手刀,你生日當天我乾脆就送你大怪獸圖鑑,讓你困擾到死算了!      看著他去幫客人點餐的背影,我暗自在心裡想著。      最後,這個話題就在接下來忙碌的工作中結束,結果一直到我回家的時候,我都沒有問到,他到底喜歡或是想要什麼東西。      ◇      七月十九號,放暑假的前一天,也是佐伯同學生日的當天,佐伯同學身邊,果然如我所料的,成了一個小型的戰場。      說戰場,真的一點都不誇張。      女孩子們在他身邊圍成一圈圈的人牆,直到他的手上再也塞不下任何東西,才能看見他從人群之中突圍而出。      事實上我也有要送他的禮物,只是每節下課都見他被包圍,我又自認沒有絕佳的衝鋒陷陣能力,能掃開人群將禮物平安無事交到他手上,因此每次看到他的時候,我只能先行撤退。這種模式在校內持續了一整天,上午我沒注意到,但下午偶爾和他眼神對上的時候,他看起來似乎不是很高興,但他身邊的女孩子們卻完全沒有發覺這一點……難不成,他的不悅是我的錯覺嗎?還是說他的不高興只是針對我?      不管是哪個,總之想要在學校把禮物交給他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我決定晚上打工時再拿給他。      果然佐伯同學從早上到放學的下課或休息時間都忙著收禮物,放學時他閃得很快我沒碰到,但據說他回家時手上還拎了一個好大的袋子。      晚上到了珊瑚礁,看得出來,他在應對女性客人的問話時,特別地小心翼翼,似乎刻意避開關於今天是他生日的話題。      工作中不經意再次數度和他四目相對,可是不到一秒就會看到他不太高興地轉開視線,雖然很想問他到底是在不高興什麼,但是因為工作繁忙一直沒機會,生日禮物也就這麼一直擱著,沒能拿出來。      好不容易忙到打烊,打掃完之後,我總算有機會把送他的生日禮物從包包裡拿出來。      「佐伯同學。」拿著包裝精緻的盒子,我走到剛整理完櫃台的他身邊。      「幹嘛?」他轉頭看我,看起來還是一副心情很差的樣子。      我將拿著盒子的手伸到他面前:「今天是你的生日對吧?這個,送你的生日禮物。」      「咦?原來妳記得啊?對不起……」看著我遞到他眼前的禮物,用有些驚訝的表情伸手接過了給他禮物。      「?」我疑惑地看著他:「為什麼要說對不起?」這種情況應該要說謝謝才對吧?      「呃……不,沒什麼。」他眼神飄忽地避開我的問題,然後露出了像孩子一般的期待的笑容,看著拿在手中的禮物:「這個,我可以打開看看嗎?」      「嗯,可以啊。」我點點頭。看他這麼期待的模樣,還好沒真的送他大怪獸圖鑑。      在我點頭之後,他帶著期待的笑容慢慢拆開外面的包裝,「這個……」      盒子裡裝的,是一個水藍色的相框,上面還有用各式各想的小貝殼裝飾,第一眼看到,就覺得它讓我聯想到之前和他一起看到的,珊瑚礁旁的那片大海的夜景,於是我直覺選了它做為他的生日禮物。「我在商店街的精品店看到的。覺得很漂亮,讓我聯想到夜晚的大海……」稍微解釋了一下選禮物理由,我一邊偷偷觀察著他的表情變化。      「嗯,我也這麼覺得。」他轉頭望著我,臉上開心的表情毫無掩飾:「謝謝妳,我很喜歡這個禮物。」      在他望著我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除了開心之外,似乎還多了一些我所沒看過的溫柔,和平時在學校裡的笑容不一樣,很坦率而且直接--看見他對我這樣笑,一瞬間,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不、不客氣。」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地把開心表現在臉上,而且還向我道謝,讓我反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等到心跳恢復正常,我再度開口:「啊,對了,還有一件事……」      「嗯?」      「就是啊……之前我不是不小心弄破了你新買的隱形眼鏡嗎?我覺得有責任要賠償你買新的的錢,所以……這個,請你收下吧。」我拿出放著前兩個月打工存下來的薪水的紙袋遞到他面前:「本來是在當時就應該要賠你的,但是隱形眼鏡真的很貴,我存了兩個多月才存到足夠的錢,對不起。」      「什麼啊……那件事我不是說算了嗎?」他嘆了口氣,沒有伸手接過紙袋的意思。      「可是,那麼貴的東西……」      不等我說完,他打斷了我的話:「比起那個,我比較想問的是,妳剛剛說妳存了兩個多月才存到足夠的錢……該不會,妳到珊瑚礁打工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吧?」問著這話時,剛剛掛在他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了。      「啊,嗯……」不明白他為何突然扳起臉,我不安地點了點頭。      「……所以,接下來呢?」他沒頭沒尾地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咦?」接下來?不明白他要問的是什麼,我愣住。      「接下來妳想說什麼?如果沒有充份的理由,我是不會准妳離開的。」      明明他說的都是國語,但是組在一起我卻對他的語意有聽沒有懂,忍不住皺起眉看著他:「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工作完要回家是理所當然的,幹嘛還要跟你報備理由啊?」      不料我這麼一問,反倒讓他露出了些許訝異的表情:「咦?回家?妳不是要說辭職的事嗎?」      「辭職?」我有說過要辭職嗎?我睜大了眼,充滿錯愕且困惑地看著他:「佐伯同學,你怎麼會扯到我要辭職的事呢?難道……」      「啊,不是,我沒別的意思啦!妳不要亂想喔!」又沒等我說完,他有些慌張地再次打斷我未完的話:「總之,不是要辭職那就好……時間很晚了,走吧,我送妳回去。」      「咦?嗯……」怎麼……他的心情好像又變好了?佐伯同學的心思真的很難捉摸啊!我一邊跟著他一起走出珊瑚礁,望著他,心裡充滿問號。      「佐伯同學,隱形眼鏡的事,真的可以……」和他一起走回到家門口,想到隱形眼鏡的事,我忍不住再次問道。      「STOP!我說不用就是不用,那件事以後就別再提了,知道嗎?」      「好吧,我知道了。」既然他這麼說,那就……照他的意思吧。      「很好。那,我回去了。」      「啊,佐伯同學!」      聽見我的聲音,他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我:「什麼事?」      「一直忘記跟你說這句話--生日快樂!謝謝你送我回來,明天見。」      「呃、嗯,不客氣。」他紅著臉,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妳送的禮物……我很喜歡。再見。」說完,他立刻轉過身,舉步離開。         看著他走遠,我也帶著愉快的心情走進家門。      雖然今天他說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話,但是一想到他看見我送的禮物時那個笑容,我也不自覺地跟著笑了開來……或許,笑容,真的是會感染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