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8)

  「咦?怎麼說?」我以為那只個代稱,應該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吧?      「怎麼,妳不知道嗎?」龍子有點意外地看著我:「雖然是私下的稱呼,不過從佐伯入學那天開始,女孩子們就把他稱作『羽崎高的王子』了。這件事我以為除了他本人,全校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呢……」      咦咦咦?有這回事嗎?原來佐伯同學還真的被叫成「羽崎高的王子」啊?      「我是現在聽妳說才知道有這回事……」而且聽得很吃驚。      「搞半天妳不知道這回事,不過看到『王子』還是聯想到他嗎?嗯……」龍子若有所思地看著我,表情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但我卻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      「怎、怎麼啦,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不,沒什麼。時間差不多,我得去打工了。」龍子看了一下錶,揮手跟我道別,要走之前,突然又開口道:「啊,順便跟妳說一件事,從運動會之後,因為支援前線那件事的關係,女孩子們私下的稱呼傳開了,現在我想包括佐伯他自己,全校都知道羽崎高的王子是指誰了。以後妳自己看著辦吧,再見。」說完,不理會我越聽越迷糊,龍子徑自快步離開。      看著辦……是要怎麼辦?      我一邊想著龍子意義不明的話,一邊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隔天上午在學校,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龍子的話影響,我不經意在前方遠遠的走廊上,看見被女同學們包圍的佐伯同學,忍不住將視線多停留在他身上幾秒,想不到視線卻因此而對上了。      怎麼辦?要逃走嗎?      「啊,月波同學。早安。」正當我想著該採取什麼動作時,他先對我開了口。以優等生模式的口吻。      還早安咧,快午安了啦!      「佐伯同學,你早。」我笑著回答。不過心裡真正想說的是:有話快說,上次運動會的事,我已經做好慷慨就義的心理準備了。      看他還想說些什麼樣子,不過圍在他身邊的女孩們卻搶先打斷了他的話:「佐伯同學,下一節課是美術課,再不快點到美術教室就來不及了喔!」      「咦?啊,對喔……」      「那我們快走吧,上課鐘快響了。」另一個圍在他身邊的女同學道。      「……那麼,我先走了,再見,月波同學。」一瞬間,我看見他臉上再度閃過疲憊的表情。      就算我想救你,但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是愛莫能助了……看著他被同班的女同學們拉走,我只能用眼神默默替他加油。      說真的,平時雖然打打鬧鬧,但在看見他一瞬間露出疲態的樣子,還是會忍不住替他擔心。      學校和店裡要兼顧,人際關係還得面面俱到,換作一般人,大概不是精神分裂就是先瘋掉,真虧他能夠撐到現在……這點其實我一直相當佩服他,初見面時的惡劣印象已經改觀許多。         中午休息時間,我拿了自己做的飯糰便當,打算去找龍子一起吃,但在穿過中庭的時候,卻在中庭角落的樹叢間,有著不屬於原本草地的綠色,看樣子應該是樹叢後面有什麼東西的樣子。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走到了那角落的樹叢後一探究竟,映入我眼中的,是一幅令我大感意外的景象。      「(佐伯同學?)」      平時總是被女同學們包圍著,片刻都不得閒的佐伯同學,現在竟然閉著雙眼,仰躺在樹蔭下的草坪上,很明顯是睡著了。      悄悄地再向他走近些,他卻依然沒有發現我的存在,看樣子是睡得很沉。      「佐伯……同學?」      「…………」      見出聲叫他也沒醒,我躡手躡腳地走到他身邊坐下。      難得他睡得這麼熟,要報平時的仇就得趁現在吧?是要在他臉上塗鴉好呢,還是趁機回敬他手刀比較好?      平時他在學校裡,在同學的面前都擺出溫和有禮的優等生模樣;放學回到珊瑚礁,在店裡又得擺出成熟專業的面貌來接待客人,在他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生活中,似乎幾乎沒有多少可以放鬆的時間,也難怪他現在會累到睡得這麼熟……      看著他的睡臉,我不得不再一次讚嘆,他真的長得很帥,有著一張無可挑剔的完美臉蛋。而這麼沒有防備、安心的表情,我是第一次在他臉上看見。      平時他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是因為總是他學校、店裡忙得兩頭燒的關係吧?      這時用手刀敲醒他,好像太不人道了一點,而且馬上就會被發現凶手就是我吧?想著,用手刀報仇的想法立刻被我從腦中刪除。      接著,我想到了B計劃:在他臉上塗鴉。      不過,像他現在這樣毫無防備的寢顏,看起來其實還滿可愛的說……在這張臉上畫東西,會不會有點暴殄天物?         就在我腦中閃過各種趁人之危的邪惡念頭時,他的眼皮忽然開始輕輕顛動,似乎隨時會睜開雙眼醒來。      見他好像快醒了,我連忙又回到了正座的姿勢,免得被他發現我意圖不軌。      「嗯……」不出我所料,幾秒後,他果然睜開了眼睛,坐起身來,瞇著眼看著我。      「佐伯同學,午安。你好像睡得很熟呢?」我笑笑地望著他,等著看他嚇一跳的模樣。      沒想到他看到我,竟然沒有半點驚訝,只是依然瞇著眼,問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咦?現在……現在是午休時間……」      「嗯……該準備奶精和砂糖……」      「?」準備奶精和砂糖要做啥?      像是沒看見我的疑惑,他繼續念道:「砂糖一匙、奶精三球……體育館的鞋子,我放在第幾層去了?」      蛤?怎麼會從砂糖跟奶精扯到體育館的鞋子?      看著他睡眼惺忪的模樣,再加上他那像是火星話的前後文,我只想到一個可能性:「……佐伯同學,你睡呆了嗎……」       噹!噹!噹!噹!      就在我問完話的時候,上課鐘也隨之響起。      「啊!」聽見鐘聲,他突然睜大雙眼,似乎這時才真正清醒過來:「午休結束了嗎!?」      「啊,嗯。」光只看著他睡覺,想不到時間過得這麼快,結果我的便當也沒來得及吃……      對於我出現在他旁邊的事,他似乎根本不在意,只是上課的鐘聲讓他感到有些慌張,連忙站了起來:「我得快點到化學準備室去。」      看著他站起身,我也跟著站了起來,正以為他轉身要離開時,沒想到他似乎想到什麼似的又回頭:「啊,我的頭髮,沒有很亂吧?」      「啊,嗯。大概沒有……」可以的話我倒想看看你頭髮很亂時是什麼樣子……      「到底有沒有?」      「沒有!」      「答得太慢了!」說完,他在我頭上敲了一記手刀後,立刻轉身離開,要走之前,我還瞄到他臉上帶著奸笑。       討厭!剛剛說的那個可愛取消!趁人不備用手刀攻擊的人,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我摀著頭瞪著他的背影,心裡不斷暗罵著,完全忘記,在不久前,我就是想趁他睡覺用手刀敲他的那個人。      ◇       放學之後到了珊瑚礁,趁著工作休息的空檔,我將中午沒有吃的飯糰拿了出來。因為是早上才現做的,因此我想午餐沒吃的話,當成晚餐應該也不成問題。      走到好不容易空閒下來,在廚房休息的他身邊,我將便當裡的飯糰分了一個給他:「佐伯同學,這個給你。」       他瞄了飯糰一眼,抬頭看著我的臉,一臉疑惑:「這飯糰幹嘛的?」      「用來當作晚餐啊。想說你應該還沒吃晚餐所以拿一個來給你。」想到白天午休時,我一下課就走出教室了,但看到他時他卻已經在樹下睡著了,想必中午他也沒好好吃頓午餐,所以想說把移作晚餐的飯糰分給他,就算吃不飽,至少可以補充一下體力。      「……這裡面,應該沒有下毒吧?」他伸手接過飯糰,嘴巴裡卻吐出很機車的話來。      就算有毒也沒比你的嘴巴毒!真是有夠不可愛!      「才沒有!」舉手想給他一記手刀,卻被他笑著用空著的左手擋開了去,我只好用力瞪了他一眼,扁嘴道:「算了,怕被毒死就還我吧。反正珊瑚礁裡吃的東西多得是,不差這一個我做的飯糰。」我伸手想拿回他手上的飯糰,結果他卻把手抬高,使得我就算墊腳也搆不到他的手。      「送人的東西還有拿回去的道理嗎?這個飯糰我就收下了。」他居高臨下地笑笑看著我,那個笑臉讓我看了好想打他,可惜一直打不到。      既然要收下,幹嘛一定要說出那種討人厭的話?不過話說回來,要是太過老實,那他就不叫佐伯瑛了。      用力在心裡吐完槽,我最後還是出聲提醒他:「那飯糰是我早上做的,所以你還是在今天以內把它吃完比較好。」說完,我便轉身,準備走到旁邊享用我的便當。      「等等!」      「嗯?」聽到他突然出聲,我停下腳步望向他。      只見他紅著臉別過頭,嘴巴小聲地吐出了幾個字:「那個……謝謝。」      雖然之前說了討人厭的話,但最後這反應……還挺可愛的嘛。      「不客氣。你以後還是準時吃午餐比較好,否則我可不保證每次都有飯糰可以請你。」         和他有一搭沒一搭地邊吃晚餐邊聊天,之後繼續工作直到打烊,在我準備離開店裡要回去的時候,他叫住走到門口的我,說要送我回家。      於是我便和他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經過珊瑚礁不遠處那片海灘時,我忍不住多看了那片大海幾眼。      說來奇怪,每當我看見那片大海時,心底就會浮現一種懷念的感覺,彷彿我很久以前曾經看過它一樣,然後腦中就會想起一個忘記是在哪、聽誰說過的故事,一個人魚與青年相戀的故事……      「怎麼了?」看見我腳步變慢,他也停下來看著我。      「沒什麼,只是每次看見珊瑚礁旁的大海,我就有種懷念的感覺。」      「……我也是。看著大海,我常會想到小時候的事。」與我同樣望向海邊的方向,他也有感而發。      「佐伯同學小時候的事……可以說來聽聽看嗎?」我好奇地問。      「可以啊,拿妳的秘密來換我就說。」      「小氣鬼!」      「這叫公平,不叫小氣。」         和他邊走邊鬥嘴,聊天的話題在他送我到家門口時結束。      不知道為什麼,那天回到家之後,想起他站在海邊的模樣,我總會在不知不覺中,將他的身影和故事中與人魚相戀的青年重疊在一起。      而等我想到其中的原因時,已經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