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7_2)

  不過,意外總是在大意之後發生。         「佐伯同學!等我一下,你走得太快了!」      「我倒覺得這種速度剛剛好,這樣才能快點回去趕上開店的時間。」      那天,我趕著回珊瑚礁,而那傢伙追在我身後一直叫我走慢一點。      雖然我在趕時間,但最後還是拗不過她的煩人,只好停下來等她。      想不到就在我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她的時候,意外就這麼發生了--      就在我停在下坡處轉身看向她的時候,先是聽到她驚叫一聲,然後就看到她整個人向我身上倒過來,第一時間的反射動作是想接住她跟穩住自己,想不到嘴巴上卻傳來一個溫熱柔軟的感覺……      一瞬間,我腦中閃過一幕小時候的事……但那也只有感覺到那溫軟觸感的一瞬間而已;之後在我們急忙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時,我的腦子有好幾秒呈現當機的空白狀態。      那是意外!絕對是意外!      我在心中這麼告訴自己。      但是心裡就算這麼想,看見她的臉時,還是會感到一陣難為情,無論如何就是沒辦法做到完全不在意。      那天晚上工作時,爺爺還問我,怎麼我和她的樣子看起來都怪怪的,她的失誤次數突然又變多了起來,我有些心虛地回答爺爺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但其實事實上,我完全沒有注意到她那天晚上的失誤。         黃金週,珊瑚礁比平時更忙碌。      在假期快結束時,聽到她跟爺爺提到要我交女朋友之類的八卦,我立刻用手刀阻止了她的妄想。      現在的我,只要有珊瑚礁就夠了,而且也無暇想店以外的事,還交什麼女朋友……那傢伙,完全不知別人的煩惱,還像是在說事不關己的風涼話,讓我莫名覺得有點不爽。      之後和她閒扯了幾句,有新的客人走進店裡,她立刻迎上前去。      我看了一下剛剛進來的客人,發現是我也認識的人,一個十歲的孩子,音成君,那傢伙都直接叫他小遊。      看見她在那孩子的桌旁站了好幾分鐘,顯然除了點餐之外還多聊了幾句。跟我說話時,常常我話還沒講完,她就跑去跟客人說話,說好聽點是服務,說白一點,比較像是逃跑;而跟那孩子講話時也是,明顯假公濟私。      在那傢伙點完餐回來時,忍不住念了她一句,沒想到她竟然以服務當作藉口。      沒事不要跟客人聊太久,以省去不必要的麻煩啊!尤其她是女孩子,到底有沒有想到過這一點啊?完全不知道我的想法,還理直氣壯地狡辯,月波未央這傢伙……真的很有挑起我焦躁神經的才能!         就在她給音成君送果汁時,有桌客人不小心打破了玻璃杯,我連忙上前處理。      「啊,我也來幫忙!」她說完這句話,走到我身邊蹲了下來,看見她的臉突然近在眼前,我忽然又想到幾天前的那個「意外」,連忙制止她:      「哇,妳、妳不要靠過來!」      「欸?」      「妳太靠近了……很危險。」      「是嗎?那我去拿掃把跟畚箕過來。」      「…………」那傢伙很顯然誤會了我的意思。      不過,算了。既然她離開了,那麼至少可以確保上次的「意外」不會再發生。         晚上,在她下班回家後,我接到了一通意外的電話,是她打來的。      「啊,佐伯同學,我是月波……」      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她會特地打電話來說的事,應該也只有……「我知道,妳是要說『那件事』吧?」      「那件事?」      從電話那端,她的口氣聽來,似乎真的完全不明白我指的是什麼事,搞半天原來是我自己想太多……      她是打來約我去打保齡球的。      起先原本不太想去,不過後來想想,看那傢伙打球輸掉的表情也滿有趣的,所以也就答應赴約。      那傢伙比我想像中還要來得不服輸,隨口開玩笑說輸的人要請贏的人喝咖啡,想不到她竟然馬上一口答應。比賽結果當然是我贏了,不過分數上只差了兩分,不得不承認,那傢伙是個可敬的對手,而且也推翻了我覺得和女孩子一起打球很無聊的印象,不過或許該說她是個例外吧。      中午一起去吃午餐時,餐廳門口卻突然來了幾個同校的女生,還好我躲得快,沒有被她們發現。等到那些女生都走掉之後,那傢伙又開始說些不知是感嘆還是挖苦,意義不明的話來。      「看你有時好像很累……你沒想過找個一勞永逸的好辦法嗎?」      「一勞永逸的方法?比如?」難得聽到她提出有建設性的提議,我問道。      誰知我前一秒才期待著她會說出一個有建設性的方法,她下一秒給我的答案就立刻否決了我的期待:      「比如說,交個女朋友之類的……這樣絕對比一直拿我當擋箭牌來得有效直接,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吧?」      「……駁回。我竟然會笨到問妳這種問題,真是太失敗了!」又提這件事!不知道為什麼,這種話從這傢伙口中說出來,我就是覺得特別不爽;而且,還說我拿她當擋箭牌?要不是覺得和她在一起比較輕鬆自在,我現在也不會坐在這裡和她說話啊!這傢伙的神經線,果然跟一般的女生不一樣!      用完餐走出餐廳,她一直以為我在生氣。      或許當時我心情是比較悶一點,但是距離生氣還有一段距離;懶得跟她解釋,卻被她解讀成「沒讓她請喝咖啡所以在生氣」,聽到她這句話我終於忍不住動用手刀敲她,看看能不能把她的思考迴路敲得正常一點!      一般人若是生氣的話,還會在幫對方支付飯錢之後,還一起回家嗎?想也知道不可能啊!      為了不讓她亂想,回家後,我還傳了簡訊給她。說實話,整體來說,那天玩得還滿愉快的。      不過從那天開始,我也明白了一件事:月波未央這傢伙,是「普通」女孩的絕緣體。         六月運動會,看著參加支援前線而衝到我面前的她,我一時呆住。      「佐伯同學,請你跟我一起到終點吧!」        「……欸?」      「拜託!這一次就好,請你幫我這一次吧!佐伯同學!」      看她雙手合十,難得誠懇的模樣,加上眾目睽睽,我也不好拒絕,雖然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還是跟她一起跑回了終點。      比賽結束後,我還是搞不清楚支援前線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所以忍不住開口問她:      「是說,妳到底是要借什麼啊?幹嘛把我拖下水?」      「你自己看吧。」說完,她遞了一張紙條給我。      打開紙條一看,上面只寫七個字--羽崎高中的王子。      「……這啥鬼?」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她看起來也很無言。      「……那妳為什麼要找我?」說真的,我很難想像她會把「王子」這詞聯想到我身上。      「因為,我想不到其他人嘛!」      這算是……坦率的發言嗎?      如果這傢伙平時說話也能這麼坦率直接就好了。      想到她平常老是常拿我在學校裡被女孩子包圍的事作文章,這時我突然想到,現在正是反擊的好機會--      「今天幫妳這一次,我就先記在帳上了。」      「欸?記在帳上?」她很明顯愣了一下,表情很有趣。      「對啊,記妳欠我一次的帳。不然妳以為我會憑白幫妳這一次嗎?我可沒有興趣做白工。」我煞有其事地說著,其實是逗她的玩的成份居多。      本以為她會拒絕,或是以手刀回敬我,沒想到她答應得很乾脆。      就這樣,我意外賺到了要求她做一件事的機會。至於到底要她做什麼,其實我當時根本完全沒有想到。         =========================         嗯……寫這篇,主要是想替阿瑛平反一下形象(?)   只是不知有沒有「越描越黑」就是XDDDD(被手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