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羽翼之約番外篇】生日快樂

  ===================================================                  自從在展翼高中的教堂向她告白進而交往之後,至今已經過了將近快一年的時間。      回想起交往之前認識的那兩年,其實他們相處的時間很少,真的很少。      每次見面的時間,除了校慶那次之外,都不超過五個小時;而每次分開之後又都最少經過二至三個月才會再見面,照一般常理來說,連發展成朋友的關係都還嫌淺,能夠像現在這樣成為男女朋友,幾乎可以說是另一種奇蹟。      因此,天童壬一直很珍惜這份幾乎是建立在奇蹟上的感情,對於女朋友的重視程度,看在旁人眼裡,有人甚至已經覺得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去年由於打架的「意外」而無法參加一流大學入學考試,抱持著來年一定要考上的必死決心,天童壬決定找間補習班,好好徹底強化自己的實力,以確保自己來年「絕對」能考上一流大學,這也是為了實現自己在告白當天對她的承諾。      天童壬的女朋友,千雪伶,是在去年畢業時應屆考上一流大學;而天童則為了來年做準備而進了補習班,因此兩人正式交往的這將近一年的時間以來,見面的時間依然不多。只是和交往之前相較之下,一些特別的節日,他們會騰出時間來一起度過,因此儘管在一起的時間不多,在兩人獨處的時候,還是能夠感受到成為情侶之後才有的甜蜜。         今年的元旦,天童和千雪第一次一起到神社去參拜。      兩人不約而同地為對方祈禱今年一年的學業能夠順利並步步高升,而千雪更求了一個學業御守並送給天童。      「雖然我知道自己努力絕對比求神明保祐來得實際,不過我還是覺得,這裡的神明,真的很靈驗呢。」在將御守交到天童手上那時,千雪帶著微笑對他說道。      「嗯?」      知道天童不明白自己為何突然這麼說,千雪笑著繼續說道:「去年的元旦,我曾一個人到這裡來參拜祈願。那個時候祈許的願望,現在幾乎都實現了。」      「喔?妳那時許了什麼願?」天童很好奇。      「一個是金榜題名的願望,另一個是……秘密。」千雪神秘地笑了笑,沒把所有的答案直接告訴他,      「就算是秘密也是去年的秘密了,現在不能告訴我嗎?」越說是秘密,就越讓人想知道。      「現在還不行。等你確定考上大學之後,我再告訴你。」千雪笑笑地說著,挽住了天童的手臂,親暱拉著他:「走吧,我們一起去抽籤。」      「啊,等等……」之前她還抗議自己總是半強迫地拉著她走,現在到底是誰牽著誰走的情況比較多呢?天童配合著千雪的步調任千雪拉著走,臉上不自覺泛起寵溺的笑容。      兩人各自抽了新年的第一支籤,千雪抽到了大吉,而天童抽到的則是中吉。      兩人要離開之前,神社裡的巫女還笑著對天童說,只要注意女難便能諸事大吉,而天童聽完後只是笑了笑,對巫女道過謝之後,便牽著千雪的手離開神社,結束兩人第一次的新春參拜。      儘管千雪有些在意臨走前巫女說的話,但天童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此時的他萬萬沒想到,巫女所說的女難,指的並不是他身邊的千雪,而是他在改變之後,所將面臨的,意外的發展。         時間很快地到了二月,距離大學考試已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照理說,應該是考生們要全力衝刺準備上戰場的時候,但是二月裡有一天,對女性而言,是另一種決定勝負的日子,處處都有可能是戰場--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就算是正在準備考試的考生,不只是國中、高中,就連補習班裡,也有不少仍然對這天抱持著期待而投入「戰場」的女孩。      無巧不巧地,二月十四日這天,正好也是千雪伶的生日。雖然很想幫千雪慶生,但是這天剛好沒有放假,於是天童仍然照常到補習班用功,打算晚上再找千雪出來幫她慶生。      不過這天白天,天童在補習班過的時間特別地漫長。      好不容易等到補習結束,天童立刻起身快步離開,就在他走到補習班門口時,正好碰到了來找他的千雪。      「壬,辛苦了。」見天童走了出來,千雪伶迎上前去:「你怎麼看起來有點匆忙的樣子?還有,你手上的袋子是……?」      「啊,這個啊……」天童無奈地瞄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袋子,正想著要怎麼跟千雪解釋時,突然有個女生的聲音叫住他:      「啊,天童君。」天童與千雪同時轉頭一看,那是一個與天童在補習班同班的女同學,但千雪並不認識她。「在這裡碰到你真是太好了。請收下這個吧!」女孩說完,立刻拿出一個包裝得相當可愛的盒子遞給天童。      天童看著女孩遞到面前的盒子,並沒有伸手收下的意思:「那個,我今天說過很多次了,我……」      「『已經有女朋友了』對吧?就算有女朋友了,當作義理巧克力收下也沒關係呀!說不定將來我們有機會當大學同學呢!」不等天童說完,女孩索性把盒子塞到天童胸前,迫使他不得不伸手接住盒子。「反正你今天已經收了一堆,不差我這一個。就這樣啦,再見!」說完,女孩就在天童沒來得及說些什麼的時候,轉身離開。      看著女孩硬塞到自己手中的巧克力,天童轉向千雪,有些無奈地說道:「……就如妳看到的,就是那麼一回事。」元旦時那位巫女所指的女難,應該就是指這件事吧。      「所以……你手上那個袋子裡的,全都是像剛剛那樣的……?」千雪伶恍然大悟。      「嗯。總之,我們先離開這裡再慢慢說吧。」      「嗯,那我們到老地方去吧!」      所謂的老地方,指的是兩人剛認識的時候,天童與千雪一起用功喫茶店,也是兩人第一次定下約定的地方。      「伶……」兩人走進喫茶店,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入座,天童率先開口:「剛剛的事,不,巧克力的事……妳會生氣嗎?」從剛剛在路上他就一直很在意這件事。      「咦?不會呀。只不過是義理巧克力,沒什麼好生氣的吧。」千雪笑笑回答。      看著千雪回答的模樣和毫不猶豫回答的語氣,天童的內心感到有些複雜起來。      別的女孩或許這樣說著的時候,心裡其實正冒著火;但這話如果是出自沒啥心機的千雪口中,那就真的代表她不甚在意了。      雖然說她沒有因為他收了別人的巧克力的事生他的氣,但是看見自己的女朋友,表現出大方到連有別的女孩接近自己都「不在意」的情況,天童壬不禁覺得有點悶。      「吶,伶,為什麼……看見剛剛那種情況,妳不會生氣呢?如果是我的話,光想到在大學裡,或是我看不到的地方,有別的男人接近妳,我就會感到很焦躁。但是妳卻……」天童悶悶地說著,但隨即想到自己話裡的意思有些不妥,連忙解釋道:「啊,我這麼說並沒有責怪妳或是不相信妳的意思,我只是……只是很想多知道一點妳的想法而已。」      「呵呵……真難得看你鬧彆扭呢。」千雪用雙手撐著下巴,明亮的雙眼直視著天童,笑著說道:「其實剛剛,看到那個女孩那樣走近你的時候,我的確有點錯愕。不過,後來我聽到你們的對話之後,我立刻就放心了,而且覺得很開心。」      「我們的對話?」聽到別的女孩那樣跟自己的男朋友說話,一般都會不高興吧?怎麼還會開心呢?      知道天童還是有所疑惑,千雪笑著反問:「從剛剛那女孩的話聽來,你今天在補習班裡,一定說了不少次『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對吧?」      「是、是啊……但是結果卻是這個樣子。」天童無奈地望了身旁那袋巧克力。補習班主任說不能留在補習班裡,竟然丟了個袋子給他,還笑著要他盡管把收到的全帶走,擺明了看好戲嘛,可惡!      「既然你會對別的女孩那樣說,還不只說了一次,就代表你心裡一直是惦記著我的,而且很在乎我的想法不是嗎?否則你不會一再拒絕她們。」千雪一邊說著,臉上的笑容一如剛認識時的明朗和溫柔:「知道自己的男朋友這麼掛念、在乎自己,有哪個女孩會不開心呢?」      「這、這樣啊……對不起,問了妳奇怪的問題。我果然是個笨蛋。」看見千雪如此笑著回答自己,天童不禁臉上微微泛紅。在詞窮之際,突然想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啊,對了,今天,是妳的生日吧?這個,送給妳。」天童從上衣口袋拿出了一個包裝十分精美的小盒子,遞到千雪手上。      「咦?你還記得啊,好高興!我可以打開看看嗎?」看著他交到自己手上的禮物,千雪的心中充滿了開心與感動。      「當然。」      小心翼翼地將禮物的包裝拆開,打開了那精緻的小盒子,出現在千雪面前的,是一條高雅卻不失可愛的銀色項鍊,項鍊的墮飾是一個長菱型的水晶,雖然不大,但是卻閃耀著令人著迷的光芒。      「好漂亮……」      「嗯,很漂亮對吧?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就覺得它跟妳很像,一定很適合妳。」有著知性的氣質,卻也有可愛的一面,雖然自認平凡,但在旁人看來,其實卻閃耀著光芒……      「謝謝你……壬。」千雪將項鍊握在手中,心裡滿溢的感動瞬間讓她的眼眶有點微濕:「我一定會非常珍惜它的。」      「看妳這麼喜歡它,我也很高興。但、但是,要是妳在這裡掉眼淚,可就不太妙了……」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眼裡泛著水光的模樣,但是不管看過幾次,她這模樣總是會讓他手足無措。      看見天童的反應,千雪伶再次笑了出來:「說得也是。自從遇到你之後,我的淚線好像變得很發達呢。」      「是嗎?我倒覺得妳的淚線一直很發達。」      「哈哈……」      兩人就這樣在談笑中結束了在喫茶店中短暫的約會,離開喫茶店後,天童一如往常地送千雪回家。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妳早點休息吧。」      「啊,壬,等等!我還有東西要給你呢!」千雪喚住了正要離開的他:「這個,給你的情人節巧克力!剛剛在喫茶店的時候,因為一時太感動忘記拿給你了,對不起。」走近至天童面前,千雪將自己親手製作的巧克力交到他手上,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戀愛中的女孩特有的羞澀:「雖然這是我第一次親手做情人節巧克力,不知味道合不合你的口味……但是,還是祝你情人節快樂。」      「啊,謝謝妳。能得到妳親手做的巧克力……我好高興!」收下千雪別具意義的巧克力,天童的開心完全溢於言表。「對了,剛剛的項鍊,可以給我一下嗎?」      「咦?好啊。」      不知道天童為何突然提出這要求,但千雪仍是將裝著項鍊的盒子從口袋中取出,交給了他。      只見天童將項鍊取出,然後以極輕柔的動作,伸手將它環在千雪的頸上:「如果妳能把它戴在身上,我會更高興的。」輕聲地在千雪耳邊低喃著,順勢將她攬入懷中,溫柔地吻上她的唇--      「情人節快樂,還有……生日快樂,伶。」      在天童溫柔得令人心醉的低語中,千雪伶度過了人生中第一個與戀人一起相攡的情人節,而也是她人生到目前為止,最甜蜜的一次生日。      ◇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過後一個月,不但是白色情人節,同時也是大學考試的放榜日。      這天,天童與千雪兩人一起去看放榜。      當看見天童的準考證號碼出現在一流大學理科一第一類組的榜單上時,雖然是意料中的事,但是千雪伶仍是高興到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抱住天童歡呼,顯然比金榜題名的當事人更高興。      由於當天千雪在大學還有課要上,因此看完放榜之後,天童便騎車送千雪回到學校。      離開之前,天童拿出了一個白色的小熊手機吊飾:「這個,是白色情人節的回禮。因為女生好像都喜歡可愛的東西,所以……」紅著臉, 天童將禮物交到千雪手上。      「呵呵,真的很可愛呢!謝謝你,壬。」千雪很開心地收下了白色情人節的禮物。      「妳喜歡就好。那,我先走了。」      「啊,壬,明天,你有空嗎?」叫住正要離開的天童,千雪問道。      「嗯,沒事啊。怎麼了?」      「那,明天,我想去一個地方,你可以陪我去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妳想去哪裡?」      「呵……明天你就知道了。」千雪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與天童約好了時間,便轉身進學校上課去了。      千雪伶之所以會主動邀天童在明天出遊,其實是有某個計劃的。      明天,她想再一次回到那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在那特別的日子裡,給他一個特別的驚喜。      ◇      翌日,天童依約去接千雪。      天童再一次問起千雪想到什麼地方去,而千雪則是笑著回答說並不是很遠的地方,提議兩人以步行的方式走過去。      「壬,你還記得,在我高三那年校慶,你到我們學校來那天的事嗎?」與天童一起並肩走在街上,千雪開口提起往事。      「當然。」天童回答:「那天我為了該不該去找妳,再三考慮了好久。想到之前因為我,害妳被同校同學指指點點,讓我猶豫很久。最後才決定,把頭髮染黑,打扮成一般人眼中『優等生』的樣子,才去找妳。」一年多以前的回憶,到現在仍是歷歷在目。      「其實那時,就算你以本來的模樣來找我,我也會非常開心的。比起他人看我的目光,我更在意的是你會不會來。在開口邀請你來我們學校玩那時,我就決定,如果你有來的話,一定要帶你去『那個地方』。」      聽完千雪的話,再看了看四周越來越熟悉的景物,天童意會到千雪想去的地方是哪裡:「妳說的『那個地方』,指的莫非是……」      「沒錯,就是位於展翼高中校舍後面的,那座教堂。」千雪答完的同時,兩人也已經走到那座充滿回憶的教堂門前,就如同她高三校慶的那天一樣。      不過,與那天不同的是,教堂的門,似乎並沒有鎖死,走近看似閉合的門扉,可以看見兩扇門之間留了一條細細的門縫。      見門沒鎖,天童率先推開了教堂的門,走進裡面:「這裡,幾乎完全沒有變呢!」      一樣的彩繪玻璃,彩繪玻璃上的公主與王子,到現在應該還是有不少人,相信著這裡的傳說吧?      「老實說……對於這裡的傳說,在我剛進這所高中的時候,我只是把它當成一個美麗的童話在聽。」千雪走到彩繪玻璃前,抬頭望著上面所畫的公主與王子,過往的回憶一幕一幕浮現在腦中:「第一次在商店街遇到你的時候,我覺得很莫名奇妙,後來又聽你說要搭訕,心裡真的覺得有點生氣,還想說你是不是個很輕浮的人。不過那個時候雖然知道你是個不良少年,但卻覺得你跟一般的不良少年又有些不一樣。」      「哈哈,那是因為妳太善良,才會有那種感覺吧。那個時候的我,在商店街可是壞到有名的人呢!」跟著走到千雪身旁,看著教堂上的十字架,頗有感觸地笑道。      「是嗎?但是,一般的不良少年,在撞到人之後,通常會撂下的都是『給我小心一點!』之類的話吧?可是那時的你,第一句話卻是問我:『抱歉,妳沒事吧?』再加上那時你跟我說話時,眼神既不凶惡,也看不出虛偽,所以那時我不但不怕你,反而還不自覺照著你的話做。」      「說到這個,我就想到第二次見面時,那時妳竟然會真的跟我走,老實說我在心裡都不禁為妳擔心了一下。畢竟那時我們不過是見了二次面的人而已。」      「是、是這樣嗎?」被天童這麼一說,千雪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是,在第三次見面時,看到你受傷的時候,我就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很在意你。儘管那時我們才見過三次面……很奇怪對吧?」      「不,其實我也是……如果不是被妳吸引,在那個時候,我就不會主動出聲跟妳搭話了。不過我沒有想到,那個時候,妳會用快要哭了的表情,說妳擔心我」天童回想起當時的情況,覺得他們兩人能像現在湊在一起真的很奇妙。      「後來,在喫茶店又碰巧遇到的時候,我開始相信,這裡流傳的王子與公主的傳說,或許是真的。」      「咦?」望著視線仍停駐在彩繪玻璃上,泛著淺笑的千雪,天童微愣。      「那天,你在喫茶店對我說『畢業後跟我當一對大學生情侶』,這句話,其實我一直很在意。隨著時間過去,跟你見面越多次,我開始希望這句話有成真的一天,也相信真的有『王子』的存在……」      天童紅著臉,在腦中整理著女友現在這番像是在重新表白的話,呆呆地望著臉同樣有些泛紅的千雪:「欸?呃……也就是說……」      「今年元旦的時候,我說過,去年我許的願,幾乎都實現了對吧?」      「嗯。」      「去年我許的願,除了學業之外,另一個就是能讓你知道我的心意。」千雪說到這,臉上的紅暈變得更加明顯:「早在校慶那天,我就確定自己是喜歡你的。所以在去年元旦便許願能和你在一起。原本是想在我們一起考完大學時向你告白的,想不到去年大考那天會發生那個意外……」      「是嗎?那時,我完全都沒察覺到妳的心意……抱歉。」      「哈哈,你不用說抱歉,我們是彼此彼此。更令我沒有想到的是,你會真的在畢業典禮那天,到這裡來,向我告白。聽見你說你喜歡我,我高興得懷疑自己不是在作夢。」      「去年因為太晚知道而沒能為你慶祝,所以決定這些話,今年一定要在這裡跟你說。」千雪說著,從隨身帶著的包包裡取出一個包得很細緻的袋子遞到天童面前:「雖然已經不合時節,但還是希望你能收下這條手織圍巾。因為你的出現,我得到了傳說中的幸福。」      雖然兩人已是男女朋友,但是聽到千雪真摯的表白,天童所得到的幸福與感動並不亞於當初在這裡和她成為戀人的那一瞬間。      「……謝謝妳,伶。」收下了千雪的禮物,除了這句話,天童一時間也找不到別的話好對她說。      「該說謝謝的人是我,不過,今天我最想對你說的還是--生日快樂,壬。還有……」說完,千雪主動靠近天童懷裡,就像那天在這裡接受他的告白一樣,墊起腳尖,在他唇上獻上傳達心意的吻--         「我愛你。」      在盈滿深情的長吻之後,千雪伶對著她的王子,以短短三個字,說出了今後也將不斷累積,超乎「喜歡」以上的心意。            =========================         首先,先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祝大家3/14白色情人節快樂!^___^/         話說項鍊、戒指、圍巾等等,都是別有含意的禮物,有將對方圍住、套住、綁住的意思在,所以文中才讓天童和千雪互贈項鍊和圍巾……      對於沒有意思的異性,還是避免送這些禮物,免得對方會錯意比較好喔~XD(被毆)         最後,寫這篇文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對3/15生日的天童君說--         天童君,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