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7)

  從開學到現在過了兩個多月,我和龍子已經熟稔到可以互相叫名字的程度,常和她一起聊天的結果發現,她真的是個很可靠、總是能提出中肯建議,也滿好相處的人,因此對她的稱呼,就從「藤堂同學」改成了「龍子」,這樣叫起來也比較有親切感。      「嗯,我要參加的是支援前線。龍子妳呢?」      「100公尺賽跑、跳高、400公尺接力……」      「咦?這麼多?」龍子的體力撐得住嗎?      似乎是看出了我心裡在想什麼,龍子自信滿滿地笑著答道:「沒問題。我從來不做自己沒把握的事情。這種程度的運動,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好、好厲害……」我由衷地佩服著。      事實上,學校裡有些女同學,似乎暗地裡也很崇拜龍子,龍子身高高,長得漂亮,講話乾脆不拖泥帶水、加上運動萬能……我多少能夠理解那些女同學的心情。      「沒什麼。對了,關於支援前線……」      「嗯?」支援前線有什麼問題嗎?      「聽學姐們說,有時會出現很難借到的東西,所以比賽當天要靠點運氣。」龍子說道:「所以,參加支援前線,不但要跑得快,運氣也很重要,希望妳當天的籤運不錯。好啦,我要去打工了,再見!」      「嗯,再見。」對著往另一條路離開的龍子揮手道別,我心裡想的卻是龍子剛剛跟我說的話。      很難借到的東西……會是什麼呢?      算了,現在想這麼多也沒用。很難借到的東西總好過借不到的東西,船到橋頭自然直,說不定當天運氣很好也說不定--那個時候,我樂觀地如此想著,從來沒有想過龍子的話會一語成讖應驗在我身上。      ◇      晚上,我到珊瑚礁打工,趁著工作閒暇的空檔,我和佐伯同學聊起了運動會的事。      「再過不久就是運動會了,佐伯同學有參加什麼比賽嗎?」開學時聽龍子說,這傢伙也是個運動萬能的人,所以我很好奇他會參加什麼比賽。就某方面來說,有這傢伙參加的項目,說不定我們班會陷入苦戰也說不定。      「沒有。」 瞥了我一眼,他丟給我兩個字的超簡潔回答。      我張大了眼有些意外地看著他:「咦?你的運動神經那麼好,難得的運動會,你什麼都不想參加嗎?」      「不想。麻煩、又累、也沒興趣。」他懶洋洋地答。      「噗……你回答這話的樣子好像老爺爺……」看著他講這話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過很快地樂極生悲,一記手刀在我話才剛講完就落到我頭上。      「我又沒錯說,你幹嘛又敲我?」我不甘心地扁嘴瞪著他。      「光只會說別人,那妳自已咧?」他睨著我,反問。      「蛤?」      「妳自己又參加了什麼比賽?」      「我?我參加支援前線。」講到這個,我又想到龍子說的那個「很難借到的東西」,看著眼前的傢伙,我突然想到要是必須跟他借東西,那還真的是「很難借」了。      似乎是被我看到不自在,他把臉別開了去:「……幹嘛突然一直看我?」      「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你這麼受歡迎,運動會沒有上場,你的粉絲們一定很失望。」這話有一半是實話,另一半是為了剛剛不小心一直看著他找理由。      聽完我的話,他的臉又扳了起來:「吵死了!我又不是什麼運動明星,就算不受歡迎也沒關係!」說著,又在我頭上敲了一記手刀。      「痛!」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扳起臉又來一記手刀?而且人家難得誇獎他,換來的竟然是白眼加手刀,真是好心沒好報!「如果運動會有比手刀,你一定會是第一名……」      「嗯?妳剛剛說什麼?」他轉回頭直視著我,笑問。這笑容……人家說笑裡藏「刀」,大概就是像他這樣。      「沒,我什麼都沒說。啊!歡迎光臨。」就像替我解危似的,在我嘀咕完,就立刻有新的客人走裡店裡,我馬上走上前招呼,剛好結束這段對話。      這時的我,還為有虧到他而感到有點得意,想不到風水輪流轉,報應很快地就在一個星期後降臨在我身上。         運動會當天,在我既緊張又期待的心情下,終於要開始支援前線的比賽。      我站上起跑點,等著裁判發號施令。      「各就各位。預備……開始!」      聽到開跑槍聲響起,我立刻死命往前衝向放著指令物品紙條的桌子,並且隨手抓起紙條,打開看看要借的東西是什麼。      我打開紙條,看見上面寫了七個字--羽崎高中的王子。      ……這啥?      沒名沒姓的,誰知道「羽崎高中的王子」指的是誰啊?      眼看其他人都已經去找要借的東西了,沒有時間再讓我慢吞吞地思考,反正知道要找的是個人,而且是個男的!      唔,但是,王子……聽起來好夢幻,隨便找個人大概不會過關,而且說不定是真的有這麼個被叫做王子的人,但問題是,到底是要找誰啊啊啊?         著急的我四處張望,突然,有一個人閃進我的視線之中。      如果找他的話,應該不會錯吧?而且現在也沒時間想這麼多了,除了他我也想不到別的人--想著,我立刻三步併成兩步,衝到我的「目標」面前,無視他們班的女生對我投以莫名敵意的視線,硬著頭皮開口道:      「佐伯同學,請你跟我一起到終點吧!」      「……欸?」他呆住。      「拜託!這一次就好,請你幫我這一次吧!佐伯同學!」我雙手合十,誠心誠意地向他拜託著--佐伯瑛大明神,請你好心幫我這一次吧!      「我、我知道了。」他看了看四周投射而來的目光,臉上的笑容有點僵,似乎在眾人面前無法拒絕,只好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那麼,我們走吧,月波同學。」      「謝、謝謝。」月波同學……雖然這種時候很感激他自動開啟了優等生模式,但是聽他這樣叫我,心裡莫名有種惡寒。      「……話先說在前面,這是逼不得已的,妳可別想太多!」因為是要「帶」他回終點,所以我跑回終點時,必須拉著他的手才算數,而在我握住他的手的時候,他紅著臉,小聲地對我聲明著。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而且,這句話是我要說的!」瞪了他一眼,但見已經有兩個借到東西的人再度起跑,我只好停止吐槽,小聲地對他說:「快跑吧,我們已經落後不少了!」      「那種距離不算什麼,三兩下就能追回來了!前提是妳不要跑太慢的話。」他面向著我,露出只對我專用的挑釁笑容,並且加快了跑步的速度。      很好,要比誰跑得快是吧?比就比,誰怕誰?我就不信連跑步都會輸給你!      被他的話刺激到,我也加快速度向終點直奔,只為了不想輸給他的一口氣,我速度的排檔開到最大,完全忘記我們現在參加的既不是兩人三腳,更不是百米賽跑,等到我衝過終點線,聽到眾人的歡呼回過神時,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中,我和他竟然追過了原本超前的那兩人,得到了第一名。      「嘿……想不到妳跑得倒是挺快的。」趁著眾人不注意,他對我說出這麼一句話。      「彼此彼此……」呼,有點喘,大概是很久沒這樣盡全力開跑的關係吧。      「是說,妳到底是要借什麼啊?幹嘛把我拖下水?」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他話鋒突然一轉。      「……你自己看吧。」說到這個,我就很無言,於是直接把紙條遞給他看。      他接過紙條打開一看:「……這啥鬼?」他的反應跟我幾乎一模一樣。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      「……那妳為什麼要找我?」天氣太熱了嗎?他問我這話時,臉好像有點紅?      「因為,我想不到其他人嘛!」我照實答道。      「嗯……是這樣嗎?」聽完我的話,他突然笑瞇瞇地對我說道:「啊,對了,今天幫妳這一次,我就先記在帳上了。」      「欸?記在帳上?」我愣住。我有欠他什麼嗎?      「對啊,記妳欠我一次的帳。不然妳以為我會憑白幫妳這一次嗎?我可沒有興趣做白工。」他依然笑瞇瞇,但是表情好欠打。      這個傢伙外表看起來像天使,骨子裡卻是個惡魔!      「我知道了。你要我幫你做什麼?」雖然不太情願,不過欠他一個人情債是事實,我也很乾脆地問他要什麼「報酬」。      「我現在還沒想到,等我想到再跟妳說。就這樣,我要回去班上了,拜拜!」說完,他轉身揚長而去。      正當我瞪著他的背影時,龍子、若王子老師、以及班上的同學們已朝著我走了過來,對我勇奪第一的表現表示恭賀和讚許。      是說,看到若王子老師我才想到,羽崎高中的「王子」,要說是若「王子」老師,也是說得通啊!而且若王子老師在學校的女同學之間也很有人氣,說是「王子」也沒錯啊!         啊啊,我真笨!為什麼現在才想到呢?      可惜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誰教自己在第一時間只聯想到某個披著天使外表的惡魔!      在心裡暗罵自己N次大笨蛋,後來在運動會結束後,跳土風舞舞伴換到他時,我竟然又因為一直想著這件事,不但沒留意到他臉上的表情,而且還忘記跟他討價還價。        現在只希望他不要藉此提出一些強人所難的要求才好……對象是那個佐伯瑛,我已經有了當惡魔的女僕的心理準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