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羽翼之約特別篇】我的女主角(下)

  回想了一下先前那些女生們的閒言閒語,大概都是說「眼神看起來很凶」、「樣子看起來很壞」之類的,其實我也聽習慣了,反正在一般人的眼裡,我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等等,如果問題是出在我「看起來的樣子」上,那或許只要改變一下外表的打扮,應該就沒有問題了……吧?      十三號當天,我起了個大早,趁著老哥不在家,從他的衣櫃裡偷偷A了一套衣服出來,然後將自己的一頭金毛染回了黑色,換上從老哥那A來的,看起來比較斯文的衣服,然後戴上眼鏡,將自己改頭換面一番。      「這種裝扮……應該沒有問題了……吧?」看了一下鏡子裡的自己,其實我也不太確定我這樣穿是不是很奇怪,覺得不太自在是真的。      走到玄關正要出門,結果母親看到我,驚訝得眼睛跟嘴巴都張得頗大。      「幹嘛?這樣穿很奇怪嗎?」看到母親那種表情,我實在覺得有點不安。      「不,不會。」      既然不會妳幹嘛露出那種表情?      雖然心裡還是覺得怪怪的,但見時間已經差不多,我還是就著這身裝扮出門去。         到達展翼高中的時候,大概是早上十點多。      之前有聽說她似乎是3年A班的人,所以我問了一下3A的展場在哪裡,得知地點後,我立刻朝著她們班的展場走去。      當我到達的時候,3A的服裝秀正好接近尾聲,而我也很剛好看見作為壓軸,穿著結婚禮服在台上表演的她……      真的是……非常地漂亮,穿著結婚禮服的她。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能和她一起……         走秀結束,如雷的掌聲結束了我的妄想,回神的我繼續在人群中尋找她的蹤影。      沒過多久,我在教室外,看見卸了妝,換回了制服的她,於是上前向她打招呼:「唷!」      「……?天童……君?」只見她眨了好幾次眼,似乎在驚訝中回神之後,才叫出我的名字。      連她都差點認不出我來,這身裝扮到底是……      「……這個裝扮,會很奇怪嗎?」坦白說,我實在很不習慣自己現在的樣子,想到母親早上看見我這打扮的那個表情,我實在感到有點不安。說起來這身打扮是為了她才改變的,但看她吃驚的樣子,我實在不知自已的「變裝」是成功還是失敗……      「不會呀!雖然我嚇了一跳,但是很適合你喔!」      「是、是嗎?那就好。」聽見她這麼說,我總算鬆了一口氣。是說看她的反應,好像這樣子跟我平時給她的感覺落差很大,那之前的我在她心目中到底是什麼形象啊?      「妳看妳看,那邊那個人,好帥喔!」      「他是大學生嗎?」      「呀~!好想被他搭訕喔!」      不經意聽見從旁邊看著我的女孩們傳來的私語聲,我總算知道現在的我在別人眼中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了。努力總算是有成果,之前的閒言閒語變成羨慕的話語,不過是換個髮色改個裝扮,旁人的觀感竟然可以差這麼多……我總算明白為什麼有人會這麼注重打扮的原因了。      「哈哈……她們這麼說喔。吃醋了嗎?」      「呵呵,才不會呢!走吧,我來帶你到處去參觀!」      不過,就只有她,不管我怎麼改變,她對我總是一樣的敞開心胸、一樣的真心信任;也就因為如此,所以對我而言,她是最特別的。         我在她的帶領下,在展翼高中裡逛了一圈,在鬼屋裡還意外看見了她的「弱點」,看著她緊抓著我的手的模樣,讓我覺得十分可愛。      展翼高中的參觀之行,最後一站,是個頗令我意外的地方。      想不到在他們學校裡,竟然會有一座教堂。      「關於這個教堂,有著各式各樣的傳說。」她看著教堂,若有所思地對我說著。      「傳說?」      「嗯。我最喜歡的那個傳說是:在這裡相遇的王子與公主,從此就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哈哈哈!竟然還相信王子殿下啊妳!」聽到這,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想不到她竟然會相信這種像是童話故事一般的傳說……真是意外單純得可愛。      「既然如此,那算了……」      「啊,抱歉,對不起!」見她噘起嘴,我忍住了笑,連忙道歉:「吶,然後呢?我不會再笑了,告訴我吧,嗯?」      「……所以,畢業典禮當天,在這裡告白而成為情侶的兩人,將可以永遠地在一起……」      聽到她這麼說,我試著想去推開教堂的門,但卻徒勞無功。      「真是的,門是鎖著的……而且,如果不是在畢業典禮當天的話,就不能叫做傳說了。」         「是嗎?還真是個麻煩的傳說呢。不過,原來是這樣。妳所相信的事情……我知道了。」看著她敘說教堂傳說的模樣,我知道她是真的深信著那個王子與公主的故事,並且對畢業典禮當天的傳說有某種程度期待……我望向那大門緊閉的教堂,心裡已下定了某種決心。      文化祭結束後,當天離開展翼高中之前,我仔細想過,離大學正式入學考試已經不遠,現在開始是該把握時間衝刺的時候。      「我……不會再來這裡了。我不想,妨礙妳念書。」想了很久,我還是覺得這樣做會比較好。      見她一臉膽心,我與她約好了考試當天再見,一起去接受一流大學的考試之後,她才露出了放心的微笑。         但是,世事的變化永遠出乎人的意料。      與她一起上一流大學,是我的願望、我努力拼死念書的動機、同時也是我與她的約定。      為了讓這個願望成真,我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將過去落後別人三年的進度補上,並且拼命念書讓自己提升到能進入一流大學合格圈內的程度。      原本,對於和她一起考上大學這件事,我是很有把握的,然而在大學正式入學考試當天,卻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那一天,我依約到新展翼站與她會合,但是就在我們要往考場移動時,一通電話打亂了一切--       「所以!所以,我已經決定不再跟對方有牽扯了!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吧……」接起手機,電話那端同伴的聲音,令我感到無奈。      早已下定決心,且答應過她不再跟人打架,因此我信守這個約定一直到現在,但此時同伴們在電話那端對我發出求救的聲音,我實在無法坐視不管……      「……冷靜一點。你現在人在哪?」我沒有辦法只顧自己,而無視同伴的安危,而且他們是因為我才陷入危機,這讓我更覺得自己有責任出面……「知道了,我馬上過去。我既不會逃也不會躲,你就跟對方這麼說吧!」      掛上了電話,看見她望著我的樣子,我明白她已經猜出了電話的內容。      「你不會去的,對吧?」      「……對不起。」此時的我,只能對沉重地對她說出這三個字。      「你不能去!因為,今天是……」      「我知道!但是……但是,我還是非去不可。我的同伴……被對方抓走了。在你們優等生看來,或許是笨蛋才會做的蠢事,但是對我來說,那卻是很重要的事。」棄同伴於不顧,我實在無法做出這種決定。      當我說出決定之後,她露出了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表情。      當時她的神情,有著難過、不捨、不甘、惋惜、擔憂,但就是沒有對我的輕篾與責難。      儘管心裡很不甘心兩年的努力就此白費,但為了要救回同伴、失約已是必然的事實,我不知該用什麼臉面對她。      「雖然沒辦法遵守約定,但是,遇到妳之後,我覺得自己有希望可以重新來過……我是這麼想的,真的。」除了無法守約的歉意之外,這是我的真心話。      「嗯,我知道……」一直到這種時候,她還是願意選擇相信我……      「吶,妳要好好地接受考試,知道嗎?連我的份一起……絕對。」我看得出她現在正強忍著快要落下的淚水,但我不希望因為我個人的因素而影響到她考試的情渚,因此故意用命令句這樣對她說著,我知道善良的她,一定會點頭答應我的。      「嗯。但是……」      「那,我走了。妳願意相信我……我很高興。」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說出想對她說的話之後,我轉身往與考場相反的方向離開。         與她在車站分開之後,我到了同伴被抓走的地方。      對方有備而來,自然是不會放過我,就算我說了以後不會再找他們麻煩,但這顯然滿足不了他們,最後仍是演變成開打的局面。      如果是過去的我,一定會盡全力反擊,將眼前的對手全部擺平,然後帶著同伴離開。但是現在,想到和她的約定,雖然已無法與她一起考大學,但至少「不跟人打架」這點,現在的我,還做得到--於是這場架,我既沒有主動出手,也沒有作出反擊。      最後,或許是他們覺得再打下去也沒意義了吧,這場架在一面倒的局勢中結束。而我被同伴們攙扶回家,躺了將近兩天才有辦法下床正常走動。         在家養傷的時候,我總是會不時想起分開時,她臉上的表情。      明明她可以痛罵我、輕視我,但是在當時的她臉上,完全看不見這種情緒,有的只是她對我的擔心以及她眼裡的哀傷。      她的模樣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對她的思念也與日俱增,儘管知道現在自己的模樣很狼狽,但想要見她的心情卻越來越難以壓抑。      『如果不是在畢業典禮當天的話,就不能叫做傳說了。』         還記得校慶當天,她很認真地對我說了這句話。      傳說……嗎?      畢業典禮當天,在這裡告白而成為情侶的兩人,就可以像在這裡相遇的王子與公主一樣,永遠地在一起……      校慶當天,我在教堂前下了決定,希望能夠在她畢業典禮這天,將內心的話,對她的情感,全都向她表白。      儘管可能無法像童話故事那般完美,但至少這麼做,心中不會留下遺憾……      於是,展翼高中的畢業典禮當天,我再一次來到了那個教堂的門前,而意外的是,先前緊閉的門,此時竟然打開了。      我推開大門走進教堂,卻不期然看見她正站在教堂的彩繪玻璃前。      看見她身影的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傳說的奇蹟,說不定真的存在。      我深吸了一口氣,走到她面前。      「天童君……!」      「唷!」      「太好了……原來你沒事……」她望著我,臉上的表情由訝異轉為安心,然後露出了久違了的笑容。      「抱歉,我好像又讓妳為我擔心了。」其實我並不想讓她為我擔心的。「我本來是想,再過一陣子,等到這張臉沒這麼狼狽的時候再來見妳……但是,如果不是今天的話,就不能叫做傳說了吧?」         「 嗯……沒錯。你還記得啊……」      當然記得。對於妳所說的每一句話,至今我都記得很清楚……所以現在,是該換我對妳說出心裡的話的時候了--慢慢地,我向她開始說出了自己的心境:「吶,雖然我已經沒有再到這裡來的理由,但是,有些話,我無論如何還是想跟妳說。」      「在遇到妳之前的我,令人束手無策,每天除了打架還是打架。父母也是、學校也是、周遭的人也是,不管對誰來說,我都是不被需要的存在。肯相信我的,就只有一起打架的同伴而已……」      「所以,當妳說妳相信我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原來還有願意相信我的人在。」雖然對她來說,或許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句話,但對我而言,卻是足以讓我踏出改變的第一步的動力:「因為妳說妳相信我,讓我覺得,我有改變的可能性。」      「然後,我開始認真起來了。就連我自己都覺得像在作夢一樣,覺得有妳在的話,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到。就算是這樣的我,也可以重新再來……不過結果,最後我還是沒能去考大學。」說到這,除了對她的歉意之外,我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      「你已經……要放棄考大學了嗎?」         放棄?怎麼可能!只要能有和她在一起的機會,哪怕希望有多渺小……      「我不會放棄的,絕對。就算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所以……」我望著她,努力地想表達自己的誠意:「吶,再一次……只要再一次就好,我希望妳能夠相信我,明年,我一定會去接受大學考試的。在那之前,我希望妳能夠待在我身邊,希望妳能對我說『加油』,希望妳能相信,我……」雖然這對現在的我來說,是一種奢望也說不定,但,我還是決定對她說出我心裡藏了很久的那句話--         「我……喜歡妳。」      說出這句話之後,時間對我來說彷彿慢了十倍,等待她回答的時間,像是在等待宣判一般。      只見她慢慢走到我面前,墊起腳跟,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唇上已傳來了溫熱柔軟的觸感……      「好痛!」不過伴隨而來的,還有觸動唇邊打架留下的傷口的痛感。      「對不起!KISS……還是會痛嗎?」      「啊,不,不會。不過,剛剛的KISS,也就是說……」剛剛……不是我在作夢吧?      「……嗯。我也喜歡天童君。」      聽見從她口中說出的這句話,我感受到打從出生以來不曾有過的喜悅和滿足!因為太過高興,我甚至還是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果然,還是好痛。」不過傷口傳來的痛覺,清楚告訴我,現在的我是在現實之中,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覺得,會感覺到痛是件好事。      「吶,我絕對會再去考試的,為了要跟妳一起成為大學生……」      「嗯,加油喔。」      「嗯嗯,然後,成為大學生之後,我們就可以結婚了,對吧?」既然確定了她的心意,接下來當然是要緊緊地將她綁在自己身邊……      「欸?等等……現在說這個還太早了吧?」      「是嗎……妳不願意嗎?」      「也不是說不願意……」      「那就這麼決定囉?」我就知道,善良單純的她,最後還是會動搖,於是把握機會「說定了」……雖然這樣好像有點壞心就是了。      「真是的……我總是這樣被你半強迫地牽著走……」      沒辦法,因為笨拙的我,只懂得這樣抓住妳--      「KISS……可以再來一次嗎?這次,輕輕地……」這次,由我主動傳達……      「欸?等、等一下……」         我怎麼可能等得下去呢?胸口這份快要滿出來的感情,已經迫不及待想傳達給妳--         「我愛妳。」      輕輕吻上她的唇,傳達著這短短三個字所包含的各種心意--         妳的笑容和鼓勵,對我來說,是種不可思議的牽引。      因為妳的一句相信,給了我改變的希望和動力。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心思已經離不開妳。      請妳留在我身邊,未來的路,我想和妳一起走。      妳是我想守護的公主,也是我心中唯一,最愛的女主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