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6)

  「不……跟那件事沒關係就好。」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有一瞬間,佐伯同學的語氣聽起來像是鬆了一口氣,又好像有點慌張。「……所以,妳找我有什麼事?」沉默了一秒,他說話的語調又恢復了平時跟我說話的樣子。      「下下個星期日,你應該不用上班吧?」如果他要加班就不用再問下去了。      「妳要幹嘛?」電話那端傳來他充滿警戒的聲音。      「我有兩張保齡球館的優惠券,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去。」早知道他說話不會太客氣,我很直接地說出主題。      「……就我跟妳?為什麼?」      「咦?你問我為什麼……該怎麼說呢……」總不能說是因為藤堂同學沒空,而佐伯同學是我在展翼市認識的熟人中,唯一可能有空的人,所以才找他吧?      正當我想著該給他什麼理由的時候,他突然再度開口:「……算了,反正我有空,去也沒關係。」      既然如此,那你剛剛問為什麼是問高興的嗎?害我還很認真地在想理由!      我在心裡暗地吐槽他,但這些話只能在心裡想,要跟他說的話還是說重點就好:「那,下下個星期日,早上十點,在車站前的廣場見?」      「我知道了。妳可不要自己約了人又遲到。」說完,他立刻掛斷了電話。      唔……雖然他答應得比我想像中來得乾脆,不過,那種不太情願的口氣是怎樣啊?      叫我不要遲到,這句才是我想對你說的話咧!      在心裡用力吐他槽洩憤之後,我便將電話放回了原位,洗完了澡,準備上床睡覺。      ◇      到了約定當天,我換上了清爽的便服,化了點淡妝,到了約好的地點時,正好是我們約好的時間。      我四處看了一下,並沒有看見佐伯同學的人影。      還叫我不要遲到……結果你自己倒是先遲到了!      我心裡一邊碎碎念,一邊向他可能會出現的方向張望著。      十五分鐘之後,我終於看見穿著輕便藍色上衣的他,朝著我所在的地點慢慢走過來。      「(終於來了……不過,步伐還真是悠哉。啊,竟然還伸了個懶腰,看起來一點都不在意遲到的樣子……可惡的傢伙!)」我一邊瞪著他,一邊在心裡想著:「(既然如此,就先躲起來,等他走過來之後,再從後面嚇他一跳!」打定主意,我立刻走到一旁的直立式招牌後面躲了起來,準備嚇一嚇珊珊來遲的他。      聽見熟悉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我心裡才正想著要在什麼時機出現在他面前時,突然,腳步聲不見了,倒是有個聲音從我背後響起:      「怎麼了嗎?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立刻叫救護車!」      「呃?不,沒事。我只是,想要嚇嚇朋友,所以才--」      「喔?」      咦?這聲拉高尾音的「喔」,我好像在哪聽過?難道……      「啊!」      轉頭一看,我心裡不好的預感果然成真--      只見佐伯同學不知何時已站在我身後,以居高臨下的姿態斜睨著我,右手已擺出了熟悉的態勢,一記手刀立刻朝我襲來。      哼,別以為我每次都會被你打到!      看準了手刀落下的時間點,我以雙手接住了他的手刀攻勢--嘿嘿,這樣你就打不到了吧?      「雕蟲小技……那就換這邊!」說完,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他左手的手刀就砸了下來。      「痛!」可惡,我竟然沒想到他會使用「二刀流」的可能性,真是太失策了!      「回去練個一百年再來挑戰。走吧!」他露出得意洋洋的勝利笑容。      那個笑容……看了真的很想打。      等著瞧,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完封你的手刀,而且不用練到一百年!      ◇      在廣場會合之後,我與佐伯同學一起走進了保齡球館,找了個空的球道,開始比賽。         「距離上次來打保齡球,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拿起球,突然露出有點懷念的表情說道。      「那,既然是來玩的,那就輕鬆一點吧?」我笑道。      「嗯……雖然妳這麼說,但我可不會中妳的計。我不會放水的!」他對我再度露出了那得意的笑容,一副他一定會贏的模樣。      不過,他說得沒錯,我本來是想讓他放鬆戒心的,想不到會被他識破。      「哈,別說得那麼肯定。不認真比劃過,還不知誰會贏呢!」既然被發現了,那就直接下戰帖吧!      「看樣子妳還不明白妳在跟誰挑戰呢……等一下輸了妳可不要哭。」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我對自己的運動神經可是很有自信的!」竟然用那種欠扁的笑容挑釁,等等要讓你笑不出來!      「既然妳說得那麼有自信,那等一下輸的人就請贏的人喝咖啡如何?」      「沒問題!」          兩個小時過後,比賽的結果出爐,我以兩分之差輸給了他。      「結果還是我贏了吧!不過竟然只輸兩分,妳也稱得上是個可敬的對手了。」看著分數板,他臉上寫滿了勝利的得意。      「那還真是謝謝你啊。」那句「可敬的對手」,應該能解讀成是稱讚的意思吧?「願賭服輸,你想喝哪種咖啡?我去買。」雖然不甘心,不過不得不承認,佐伯同學的球技真的比我略勝一籌。      「嗯……我還是跟妳一起去好了。」他想了一下,答道。      「咦?」是怕我買錯所以才要跟我一起去嗎?      「現在已經中午了,先找地方吃午飯再說吧。」      「啊,對喔。」被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已經到了午餐時間。「那,你想去哪裡吃飯?我對這裡還不太熟,不知道哪間店的東西比較好吃。」      「我想想,這一帶還不錯的店……」      我和他一邊聊著走出保齡球館,一邊併肩走在街道上,找尋著用餐的地方。      我們最後選擇在保齡球館附近一條小巷裡的咖啡廳吃午餐。      「吃飽了。這裡的東西還不錯吃呢!」由於時間還早,因此我們餐後都各點了杯咖啡,當作是下午茶,邊喝邊在店裡聊著。      「是還不錯啦,不過,還是比不上珊瑚礁。」最後那句話,他說得很小聲,大概只有我們兩個人聽見的音量。      「是嗎?現在想想,到珊瑚礁打工以來,我還沒吃過珊瑚礁的餐點呢……被你這麼一說,我有點想吃了。」平時總是在珊瑚礁忙得團團轉,倒是沒什麼機會品嚐店裡的東西。      「等妳工作出錯的情況少一點之後……啊!」他話說到一半,突然頓住,然後急忙站了起來換坐到我身旁的座位。      「?」看他的樣子,似乎是看見門口的情況才匆匆換位子的,於是我轉頭朝店門口望去,發現有幾個我們學校的女同學在店門口佇足,看樣子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進來用餐。而我坐的位置,正好從入口看不見,因此他才會話說到一半,突然換坐到我身邊。      所幸,那幾名女同學討論了一下,後來就離開了。等到確認那幾名女同學走掉之後,他才坐回原來的坐位。      「好險,差點就被看到。」      「是、是啊……」不過,被看到後危險的應該是我吧?明天到學校之後說不定會被群起攻之……還好他閃得快,沒被發現真是太好了。      「學校那些傢伙真是無所不在,真是一刻都不能放鬆……」視線飄向店門口,他似乎還警戒狀態。      「看來受歡迎的偶像也不是這麼好當的呢。」我有感而發。      「吵死了。我又不是故意想當什麼受歡迎的人。」他瞪了我一眼,說道。      「我知道。但是看你有時好像很累……你沒想過找個一勞永逸的好辦法嗎?」      「一勞永逸的方法?比如?」      「比如……」被他突然這樣反問,我歪頭努力想了一下,「比如說,交個女朋友之類的……這樣絕對比一直拿我當擋箭牌來得有效直接,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吧?」雖然上次是跟老闆開玩笑這麼說,但這次我是真的這麼覺得。      「……駁回。我竟然會笨到問妳這種問題,真是太失敗了!」說完,他立刻拿起桌上的帳單站了起來:「走吧,回去了!」      「咦?等等!」見他朝收銀台走去,我也連忙跟了上去:「那個……剛剛說好的,咖啡的錢就由我付吧?」      「……不用了,我付完了,走吧。」說完,他看也不看我,馬上朝門外走去。      我跟著走出店外,看見他扳著一張臉,心想或許是我無意中踩到了他的地雷了吧?「那個……你在生氣嗎?」我小心翼翼地問。      「沒有。」繼續走著,他還是沒看我。      嘴巴上說沒有,但你臉上的表情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啊?「對不起嘛,下次我一定會很有誠意補請你咖啡的……」      我話還沒說完,他突然轉頭瞪我:「誰跟妳在說這件事?」       「不然你到底是在氣什麼事嘛?」      「就跟妳說我沒有生氣了!」說完,他又在我頭上敲下一記手刀。「別再問了,我晚上還要到店裡幫忙,走了!」      既然沒有生氣,那你幹嘛又用手刀打我?      我跟在他後面,嘟著嘴瞪著他,心裡不斷嘀咕著。         結果那天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他在不高興什麼,只能說男孩子的心還真難懂。      不過,當天晚上他傳了簡訊給我,說他玩得還滿開心的。這樣看來的話,對於他回家時的表情反應,或許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