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51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人魚戀曲(5)

  那傢伙在店裡一樣還是有著雙面人的兩套模式,面對客人時,就是溫和有禮的營業用笑容;但面對我的時候,別說是禮貌了,連基本的客氣都沒有,「喂」、「妳」、「笨蛋」成了在店裡他叫我的代名詞,而他的手刀攻擊也是只單獨對我使用。      不過人是會記取教訓的,為了不讓他的手刀真的把我給敲笨,我努力地學習著店裡的各種事務,老闆也說我進步得很快,成功地減少了因為失誤而被他用手刀攻擊的次數。      由於我們不同班,因此在學校裡,幾乎很少有交談的機會。為了不讓學校及其他同學知道我和他在珊瑚礁打工的事,他曾在店裡「告誡」我,叫我沒事不要在學校找他說話。其實就算他不說,我也不會沒事去接近他的,我可不想又被他拿來當作擋箭牌,接收女同學們充滿敵意的目光。      不過畢竟是一起在珊瑚礁打工,放學時我和他偶爾還是會碰在一起,而當他被女同學們纏住時,那時的我就成了他最佳的脫身藉口。      那天,正好就是要去珊瑚礁打工的日子,他又在校門口被動作快的女同學給堵到,而我則很「不巧」地又在他被纏上的時候路過校門口,於是……      「不好意思,我今天不行。」對著身邊圍繞的女同學露出完美的優等生笑容說完,他便立刻朝著「不巧」路過的我走來。      「咦?又是她?」女同學們果然發出抗議之聲。      「抱歉,因為她的父母拜託我帶路不熟的她一起到補習班去,所以今天不行……快遲到了,我們走吧,月波同學。」他隨口扯出一個理由,利用我擺脫女同學們的包圍,迅速脫身,走出校門。      最後,為了明哲保身,以及迴避女同學們足以將我萬箭穿心的目光,我只好也馬上跟了上去。只是,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算我再怎麼路痴,也總有認得路的一天啊!      而且,我一點也不想成為眾矢之的,為了我安靜和樂的高中生活,我還是得為自己爭取一下權益,要他不要再把我當成擋箭牌。      想到這,離開學校之後,我叫住了快步走在坡道前方的他:「佐伯同學!」      「…………」不知是不是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他仍然快步走著,沒有停下腳步。      「佐伯同學!等我一下,你走得太快了!」照這種速度追著他走,我根本沒有機會把想說的話好好跟他說。      「我倒覺得這種速度剛剛好,這樣才能快點回去趕上開店的時間。」回頭瞥了我一眼,他還是繼續走著。      「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一起走嘛?反正目的地一樣……」      「那妳走快一點不就好了嗎?」      「就算你這麼說……」就算我走快一點也很難趕上你的步伐啊!「啊,等等我啦!」才稍微放慢了腳步,他跟我的距離就又拉開了,這樣根本沒辦法好好說話嘛!      「啊,吵死了!我知道了……呃?」似乎又被我念到煩,一直走得很快的他,突然停下腳步,側過身、轉過頭看著我。      「哇!」沒有想到他會忽然停下來,我「煞車」不及,加上腳突然絆了一下,驚叫一聲,整個人就這麼往他身上倒--      碰!      這是在我撞到他身上的同時,所聽到的聲音,不過這不是重點,真正令我在意的,是在撞到他的那瞬間,貼到唇上的溫熱觸感……         等等,貼到唇上的……溫熱觸感?!      「!! 」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的我,既錯愕又尷尬。「(親……親到了……)」       「妳,剛剛……」他紅著臉,同樣一臉驚愕地望著我。      「嗚,嗯,對不起。因為佐伯同學你突然停下來,所以才……」我覺得自己的臉頰發燙,不知該把視線往哪放。      「呃……嗯,是那樣沒錯啦……」      「?」還以為他會對我開罵,但他卻是紅著臉,說出有些出乎我意料的話。      「吶,這種事,妳……是第一次吧?」      「這、這種事……佐、佐伯同學你自己又怎樣?」沒想到他會一臉認真地問出這麼令人害羞的問題,我一時也不知該怎麼回答,最後我只好把問題丟還給他。      「我,之前好像……」      「你已經做過了……?」聽見他很認真地如此回答,我有種很微妙的感覺……      「蛤!?這當然是第一次吧!啊,不對……現在到底是在說什麼啊!?」他再度臉紅,有些慌張地說著,很明顯已經陷入了混亂。      「呃,就是,剛剛,我跟你,唇……」然後我的下文也完全沒有邏輯可言。      「那是意外吧!是意外!」      「…………」我也知道是意外,用不著這麼大聲強調吧。      在靜默了一秒之後,他似乎稍微冷靜了下來:「……這件事千萬別對任何人說。」      「嗯、嗯。」就算撕裂我的嘴,我也不會說的,這件事絕對只能帶進墳墓裡去!      「那,我要去幫忙準備開店了,再見!」      「(逃走了……不過,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和佐伯同學……)」看著他幾近落荒而逃的背影,我的心情有些複雜。         呆呆地站在原地好一會兒之後,我才發現我原本要跟他說的事,根本一句話都沒有說到。      結果當天晚上我在珊瑚礁打工時,不但因為心不在焉而打破了杯子還頻頻出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天他的手刀始終沒有砸在我頭上。      ◇      在那之後過了兩天,開始進入五月初連續五天的黃金週假期。      由於要打工的關係,我並沒有特別計劃要到哪裡去玩,再加上連假期間,珊瑚礁的生意比平時還要好,因此我便自動加班幫忙,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星期六,也就是連續假期的倒數第二天,我在送餐點時無意間聽見女性客人與佐伯同學之間的對話,正確說,應該是佐伯同學被女客人搭訕的對話。      客人似乎是想約他在星期日出去玩,但是佐伯同學以星期日要採購店裡的東西為理由,婉拒了客人的邀約。      據老闆所說,這種情況對他而言已經是司空見慣了,要推掉那些邀約其實也挺麻煩的,因為有的客人就算被拒絕也不會馬上放棄。      聽見老闆那麼說,我便開玩笑地說,要是佐伯同學交了女朋友的話,這些問題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只是話才剛說完,立刻有一記手刀從後方砸在我頭上。      「會痛耶!你幹嘛沒事偷襲我?」不用想也知道使出手刀攻擊我的人是誰,我摀著頭瞪著偷襲我的凶手。      「誰說『沒事』的?有空在這裡說八卦,剛剛怎麼不過來幫我的忙?」他瞇著眼回瞪我,剛剛跟老闆開他的玩笑,似乎好死不死被他聽到了。      「憑你的專業程度,根本不需要我幫忙吧。」而且剛剛是你被搭訕,是要我怎麼幫你忙啊?「我可不想在店裡也變成你的擋箭牌……」我小聲嘀咕著。      「嗯?妳剛剛說什麼?」他拉高了語調,突然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      「咦?沒有,我沒說什麼。啊,歡迎光臨!」再講下去,等等一定又是一記手刀。正好在我想叉開話題時,有新的客人走進了店裡,我連忙搶在他之前迎了上去。      「請問想點些什麼呢?」走到客人旁邊,我公式化地詢問著。      「嗯……我要……啊咧?大姐姐?」      「咦?」這個聲音,難道是……「小遊?你怎麼會在這裡?」看見熟人突然出現在珊瑚礁,我嚇了一大跳。還好小遊不是學校裡的人,不然後天到學校我肯定完蛋!      「我和朋友出去玩,回家時正好經過這裡,所以就進來看看了。大姐姐妳在這裡打工啊?」小遊睜大了眼,用一種看到新奇事物的眼神看著我。      「啊,嗯。小遊,這件事千萬不能對羽崎高中的任何人說喔!」我舉起食指擋在嘴巴前面,小聲示意小遊要保守這個秘密。      「嗯,我知道啦,佐伯哥哥已經跟我說過了,我不會說的啦!不過大姐姐,妳好像真的對佐伯哥哥很有興趣耶?連打工也……」      「咦?不是那樣的!我會在這裡打工,純粹是意外……啊,總而言之,不是你想的那樣啦!」我對他有興趣?怎麼可能!我可沒有M傾向,對一個老是敲我手刀的人有興趣……不過,很想回敲他手刀是真的。      「嗯……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為了謝謝你幫我保密,我請你一杯果汁吧?」為了中止小遊那暴走的想像,我只好使出食物攻勢。      「哇,謝謝妳,大姐姐!對了,既然這樣,那這個給妳吧!」說著,小遊從口袋裡拿出兩張像是紙片的東西遞給我。      「這是什麼?」不會又是誰的手機號碼吧?      「保齡球館的優待券!是朋友拿給我的,可是那天我有事不能去,所以,給妳吧,大姐姐。」      「謝、謝謝……」不好拒絕小遊的好意,我接下了那兩張優待券。「你等等喔,果汁馬上就來。」      將小遊點好的東西寫在點餐單上,我走回櫃台,卻看見他一臉不怎麼高興地看著我。      幹嘛?我又沒做錯什麼!「綜合果汁一杯!」不理會他的注視,我走到櫃台後方,朝著老闆喊道。      「只是一杯果汁,妳也去得太久了吧。」我話才說完,他立刻也跟了進來,扳著臉開口道。      「哪有?『要用心幫客人服務』,你不是常這樣說嗎?所以我剛剛是很認真在幫客人服務啊!」說到底,還不是為了要保守珊瑚礁的秘密,我才會那麼做……也不想想我是為了誰!      「服務跟聊天是兩回事,不要狡辯!」說完,一記手刀立刻落在我頭上。      痛!可惡,你自己去幫女客人點餐時常常耗得比我還久,幹嘛只說我?想著,我不甘心地墊起腳,伸長手,想朝著他的頭做出反擊--      「嗯?」未料,只見他左手一舉,輕鬆地擋下了我的攻擊,「這樣就想擊中我?妳太天真了!」他笑得很是得意。      「來,綜合果汁好了。」正當我很不甘心地瞪著他那張得意洋洋的臉,還想說些什麼時,老闆已做好了綜合果汁,端了出來。      「我馬上拿去。」差點忘記還在工作中,我朝他扮了個鬼臉,然後轉身端起果汁,朝著小遊走去。      「鏗!」正當我送完果汁要回到櫃台時,突然聽到玻璃碎掉的聲音,轉頭一看,便看見不遠處那桌的客人露出很抱歉的表情,而佐伯同學則是一邊笑說沒關係,一邊彎下腰,收拾著地上破掉的玻璃杯。         「啊,我也來幫忙!」我見狀,立刻走到他旁邊,正想蹲下身,幫他撿拾地上的玻璃碎片。      「哇,妳、妳不要靠過來!」沒想到他抬眼看到我,卻突然紅著臉對我叫道。      「欸?」不靠過去怎麼幫忙?還有,你幹嘛臉紅?我望著他,滿是疑惑。      「妳太靠近了……很危險。」      「是嗎?那我去拿掃把跟畚箕過來。」      「…………」      七手八腳地收拾完碎玻璃,我和他再度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上。      但是有件事我一直覺得很奇怪。      我知道處理打破餐具這種事,對於佐伯同學來說應該是家常便飯的事,他應該能很從容迅速地處理好,但是當我蹲在他面前時,突然慌張地叫我不要靠近是怎樣?我的臉看起來有是有那麼可怕嗎?      掃完碎片後我們就各自繼續去忙了,最後我也沒問他那時到底是在慌張什麼。大概,是叫我不要越幫越忙的意思吧,我想。         結束打工回到家,這才發現小遊給我的那兩張優惠券還躺在我的口袋裡。      我將它們拿了出來,看了一下上面的日期,是下下個星期日……原本是想找藤堂同學一起去玩的,但是下下個星期日,是藤堂同學的社團練習日,因此我只好打消找她一起去的念頭。         怎麼辦?要放棄嗎?自己一個人去很無聊,但是不去又覺得很浪費……      我一邊想一邊走到書桌旁,卻不經意地瞥見那張在開學當天被我放在電話旁邊的紙條。      我記得,下下個星期日,他應該不用上班吧?反正優惠券有兩張,一個人去又很無聊,就問問看他要不要去吧?雖然他很有可能會吐槽我幾句,然後掛我電話,但問問看也沒什麼損失。      想著,我最後還是拿起放在書桌上的手機,然後撥出了寫在那張紙條上的號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