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志那都之志(21)

就在島左近奮力朝著三成所在的二条城奔去之際,事先接到左近通知的直江兼續、真田幸村、以及前田慶次,也率兵來到了二条城東南方的據點附近。 越是往據點靠近,傳來的打殺聲就越加明顯,而這很清楚地告訴來援助石田三成的直江兼續三人,德川軍已經對三成採取行動。 「看樣子雙方已經開戰了!德川一開始就打算孤立三成,因此才會把會議地點選在這個地方,現在德川軍人多勢眾,三成的情況一定十分危險,我們得設法儘快跟三成會合才行!」直江兼續看著不遠處佈滿有著德川家徽的旗幟,向來冷靜的臉上也難掩憂慮。 「但是,要怎麼找到三成?現在這裡這麼混亂。」看著前方不遠處,德川軍佈成的人海,幸村焦急地問道。 直江兼續看了真田幸村以及前田慶次一眼,心想以他們的能力,應該能夠在這種場合單獨作戰,因此沒有思考太久,便開口答道:「我想三成現在人應該還在二条城附近才是,我們三人先分開行動,一方面可以比較快找到三成,另一方面也可以削弱德川軍的包圍兵力。」 「以現狀來看,讓三成殿從這裡撤退才是最明智的選擇。我就留在這據點附近,清除德川軍,確保三成殿的退路,你們兩人就設法與三成殿、左近殿會合,並且引導他們往這裡撤退,我會接應你們的!」前田慶次針對形勢做出判斷。 「嗯,就這麼辦。幸村你往中央向上朝二条城移動,我從本能寺的方向往上走,與三成會合之後以狼煙為訊號,然後一同往慶次所在的據點移動撤退。」兼續完全同意慶次的做法,向幸村說道。 「我明白了。」 簡短地討論完,直江兼續三人立刻按照計劃分頭行動。 ◇ 打倒服部半藏的分身影武者之後,島左近心急如焚地往二条城前進。並非他不相信三成的能力,但是以目前的狀況,就算是體力再好、武力再高的人,也很難獨自面對數以百計的敵人,何況敵人中還包括了詭異莫測的忍者,服部半藏。 越是接近二条城,敵人的數量和密度就明顯較剛剛來得多與密集,可見得兵力一直在往城裡集中,德川家康這次是真的想要在這裡拔除三成這個眼中釘。 島左近一路疾奔,手上的揮舞的斬轟一閃刀也沒停過,打殺聲及慘叫聲一路伴隨著他殺入二条城中,「殿下!三成殿下!」一面剷除阻擋在眼前的敵人,一面大聲呼喊著內心所掛念的主子,佈滿焦急的雙眼,在城裡四處尋找著三成的蹤影。 石田三成以寡敵眾,困戰於二条城中已將近半個時辰,儘管除了突然從戰場上消失的服部半藏之外,包圍過來的敵人都是些烏合之眾,但是雙拳難敵四掌,石田三成身邊少數的兵士,在長時間的耗戰之下,人數也持續在減少當中,而石田三成本人,由於體力在激戰中急速消耗,因此也開始出現力不從心、險象環生的情況。 「呼……呼……」石田三成的喘息聲十分地急促,顯示長時間以一敵百的劇烈戰鬥,使得他的體力已瀕臨極限,舞動嘉瑞招福的動作也不若戰鬥剛開始時的俐落,握在手中的,明明是平時用慣了的武器,但是此時卻覺得它的重量比平時來得重上許多,每當舉起握住武器的手,就感到手臂一陣酸麻。 「好機會!」一名下級忍者裝扮的敵人,見石田三成已露出疲態,心想機不可失,立刻抽出短刀,筆直刺向正背對著他的三成! 「哼!」察覺身後的危機,石田三成一個轉身,反手一揮,嘉瑞招福的扇骨立刻不偏不倚地在偷襲者胸口劃開一道傷痕,偷襲的忍者立刻應聲倒地,但是這一擊,卻也在石田三成的右手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見石田三成衣袖染血,德川軍更加快了攻擊的節奏,敵人一批又一批地湧上,逼得石田三成連喘息的機會也沒有,只能憑著一股不願向家康屈服認輸的意志,趨使自己擊倒一波接一波襲來的敵人! 「唔!」打倒不知是第幾批湧上的忍者軍團之後,石田三成終於因為體力消耗過度,而不支半跪在地上,而德川軍的攻勢並沒有因此而停止,眼見致命的刀劍迎面而來,但石田三成卻來不及閃躲--  「殿下!」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個三成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響起,同時有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三成眼前,以他手中的大刀,替三成擋下了致命的攻擊,並且斬除接近三成的敵人! 「左……近?」有些不甚確定地叫出眼前的人的名字,在看見他的背影出現在自己眼前時,石田三成一瞬間以為是自己在恍惚間太想見到左近,因而看見了左近的幻影。 「殿下!您還好嗎?」將半跪在地上的石田三成扶起,島左近瞥見了他右手上的血痕,既擔心又心疼。 「左近……我沒事。」感受到從左近的大手傳來的溫暖,以及他支撐著自己的力量,石田三成這才確定左近確實就在他的身邊。「你怎麼會到城裡來呢?這種情況,你應該……」 石田三成話還沒說完,卻在下一秒被島左近拉進懷裡,以左手將他緊緊護在懷中,右手揮舞著斬轟一閃刀,再一次地擊退威脅三成性命的敵人。 「我知道!我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先行撤退才是最明智的行為!可是,對我而言,沒有比保護您更重要的事!無論如何,我都不能失去你!」打斷三成的話,左近對著懷裡的三成低聲而堅決地說著:「所以……要撤退,我們就一起撤退!我絕不會讓你在這裡倒下的。」 「……我知道了。」石田三成聞言,嘴角微揚,露出了淺淺的笑容,接著隨即眼神一凜,對島左近說道:「這是命令:我們一起……殺出二条城吧,左近!」 「是,殿下!」 說完,石田三成與島左近主從兩人,立刻以無與倫比的默契,併肩作戰,以且戰且走的方式,緩緩將戰場由二条城內,移到了二条城外。 雖然以寡敵眾的不利情況並沒有改變,但是由於掛念的人此刻就在自己身邊,踏實的安心感使得兩人暫時忘了身體的疲憊,戰圈在移出二条城外之後,迅速地向最近的據點移動著。 「……別想逃。」就在島左近與石田三成兩人快要到達二条城離不遠處的東方據點時,一個有如索命夜叉的身影再一次阻擋在兩人面前。 「半藏……!」眼見突然出現的強敵,島左近不敢大意,反射性地將三成護在身後,冷冷地注視的擋路的服部半藏。 「殺!」服部半藏一聲令下,從四面八方出現的忍者軍團立刻再次將兩人包圍,島左近主動採取攻勢,殺向服部半藏,而石田三成則再次展開嘉瑞招福,替島左近擋下從後方襲來的攻擊。 即使連番的激戰使得島左近的體力有所損耗,但與服部半藏戰起來,仍能維持五分平手的局面;而石田三成,面對身形變幻詭異莫測的忍者軍團,雖然實力在他們之上,但由於在城內就已體力透支,因此戰起來也未能多佔上風。 戰況在服部半藏再次率領忍者軍團出現之後,重新陷入僵滯的狀態。 服部半藏見情況久戰不下,因此改變作戰,手勢一揮,示意四周的忍者們同時朝著同一個人射出手裡劍-- 「左近,危險!」石田三成見狀,未加多想,立刻將手中嘉瑞招福的扇面完全張開,替島左近擋住了從死角射去的手裡劍,然而奮不顧身的援護,也使得石田三成的左腳被來不及擋下的手裡劍給劃開了一道新的傷痕! 「殿下!」見石田三成再添新傷,島左近又驚又怒,一聲怒喝,朝著半空中正要向自己發動攻勢的服部半藏,揮出以全力出擊、憤怒的一刀! 「呃!」服部半藏沒料到島左近會突然以全力攻擊,身在半空中閃避不及,立刻被島左近劈中胸口,自半空中掉落在地上,一刀斃命。 「又是影武者……殿下,您還好嗎?」確認倒在地上的人的身份後,島左近連忙轉身查看三成的情況。 「……我不要緊。走吧!」石田三成試著立刻邁開腳步走動,但在他舉步的那一瞬間,身體卻瞬間感到一陣酸麻,無法使力,使得三成不由自主地倒下,而島左近見狀,則是連忙穩住了他的身子。「可惡,那手裡劍上有使人麻痺的毒……!」 「殿下……」島左近又憂又急地望著三成,見他為保護自己而受傷,心裡充滿自責。 「事到如今,你還是自己先走吧……左近。我現在這樣……只會拖累你。」雖然很不想說出這句話,但現在的自己,的確是成了左近的包袱。 「三成!左近殿!你們沒事吧?」就在島左近想對三成說些什麼時,一個島左近期待己久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 「幸村殿!太好了!」看見來者是真田幸村,島左近的心立刻有如吃了定心丸一般,心知援軍已經到來,他事先為保護三成所佈下的準備並沒有白費! 「不好意思來遲了!三成,你的傷……?」真田幸村一眼便看見石田三成左腳上的血痕,立刻露出擔心的神色。 「幸村……別管我,你立刻跟左近一起離開!」危急時看見至友,石田三成固然欣慰,但是想到自己現在的情況,只會拖累他們兩人,因此他扳起臉,冷聲對幸村說道。 「我怎麼可能扔下你!可惡,如果有馬的話……」 「沒有馬,就用揹的!幸村殿,請你幫我個忙!」 島左近向真田幸村示意著,無視三成的錯愕,幸村將三成扶起,讓三成貼靠在左近背上,並讓三成的雙手環住左近的頸肩;而左近則是在幸村將三成的姿勢安置好之後,立刻以左手撐住三成的身體,揹著三成站了起來。 「我們朝東南方的據點前進吧!慶次殿在東南方的據點確保了退路,我會通知兼續到那裡跟我們會合!」真田幸村對島左近說完,立刻施放作為會合暗號的狼煙,並走在兩人面前,一方面為兩人開路,一方面領著兩人朝慶次所在的據點前進。 一路上,敵人仍是一波接著一波不斷地殺來,但在真田幸村與島左近合力奮戰之下,德川的兵士也無法阻擋三人前進,很快地,三人便從敵人的包圍中殺出一條血路,一路朝著東南方的據點而行。 就在島左近、石田三成、真田幸村三人突破重重包圍,快要到達前田慶次所在的據點時,突然出現了二個不速之客,擋住了三人的去路。 「三成,一切就到此為止了!」 「福島、加藤……你們……」看見阻擋在前方其中兩人熟悉的臉孔,石田三成露出有些難以置信的表情。 「福島殿,加藤殿,請你們讓開。」島左近不意外福島正則與加藤清正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但畢竟是昔日同僚,他仍是希望他們不要迷失了自己的方向而出言勸說。 「讓開可以,我們的目標只有三成。只要你們將三成留下,我們也不會為難你們。」福島正則瞪視著島左近背上的石田三成,沉聲說道。 「那是不可能的!」島左近冷冷回絕。 「那就免不了一戰了!」加藤清正說完,立刻舉刀朝著島左近殺去。 「鏗鏘」一聲,真田幸村搶先一步,以手中名為紅牙飛燕的十字長槍,擋下了加藤清正的刀勢,「左近殿,這裡交給我,請你帶著三成先走吧!慶次殿會在前方不遠處接應你們的。」 「我知道了!」島左近答完,正想繼續前進,但福島正則卻仍不放行: 「秀吉大人所建立的天下,不能毀在三成手上,除非你留下三成,否則今天我是不會放你們走的!」 「那麼,對於你們不義的行為,我也不會坐視不管!」福島正則話剛說完,另一個令島左近振奮的聲音立刻響起。 「兼續……」看見另一個至友出現,石田三成的心裡瞬間佈滿更多難以說明的感觸。 「看到幸村的暗號之後,我就立刻往這裡趕來,幸好還來得及。左近殿,這裡交給我和幸村,你快帶三成離開吧!」直江兼續手持伏鬼兼光,長劍一揮,擋在福島正則面前,轉頭對島左近說道。 「嗯!」相信以真田幸村與直江兼續的能力,要阻住福島與加藤兩人沒有問題,島左近應了一聲之後,立刻頭也不回地繼續揹著三成往據點撤退。 而在島左近又向前走沒多久,果然看見前田慶次高大的身影,正站在據點出入口等著他們。 「喔!你們來了,等你們好久了,沒事吧?」看見島左近,前田慶次露出了豪氣的笑容。 「慶次……你怎麼會在這裡?」問話的是左近背上的三成,兼續和幸村出現他還能想到原因,但是竟連慶次也來了,他有些不能理解。 「哈哈,因為兼續……算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先讓你們平安離開這裡比較重要!」 「別想走!」慶次話才剛說完,一陣森冷低沉的聲音突然傳來,一瞬間,原本已被前田慶次淨空的據點,又出現了一群忍者,擋住據點出入口,而為首的忍者,當然就是…… 「半藏……竟然出現在這裡!看樣子,這次應該是本尊了……!」看著散發出前兩次所沒有的冷冽殺氣,猶如地獄使者般的服部半藏,島左近心頭一凜,不敢大意,並做好了苦戰的心理準備。 「多說無用,殺!」服部半藏一聲令下,手中鉤鐮也同時直取島左近! 面對服部半藏來勢洶洶,島左近考量到身後的三成,因此不敢以太大的動作猛然閃躲,只得先退了一步,打算以正面先擋下服部半藏的攻擊,再伺機拉開戰鬥距離,以利找到脫身的機會。 「喔……本尊嗎?有意思!」前田慶次看見島左近的動作,立刻明白他的顧慮,因此手中豪氣皆朱槍一掃,一槍撂倒了從四面八方圍殺過來的忍者,並且一個箭步,移動至服部半藏與島左近中間:「就讓我前田慶次來陪你過招吧,傳說中的『鬼半藏』!」 「謝謝你,慶次殿!」見慶次擋住了半藏,左近見機不可失,立刻揹著三成向不遠處的據點出口奔去。 「哈哈,這沒什麼!要謝的話,就去謝兼續吧!」前田慶次豪氣地大笑,皆朱槍再次一揮,將正想追上前去的服部半藏給硬生生逼退了好幾步,緊接著,便一路護著島左近與石田三成兩人往據點出口撤退。 「嘖!」服部半藏見石田三成即將逃出,雖然心中急於阻擋,但前田慶次阻擋在前,使得他無法立刻追上前去,最後,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島左近與石田三成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兼續、幸村、慶次……)看了一眼身後為自己奮戰的兼續三人,石田三成的心底泛滿了前所未有的暖流,滿滿地,像是要溢出來一般,使得他的眼眶也感到有些微熱。而想到在他心中有著最特別地位的那個人,對自己說出「我不能失去你」這句話,石田三成沉積已久的情感,一口氣在心裡爆發開來,無法抑止-- 「左近……」 「嗯?」 「我……」雙手將左近抱得更緊,將唇更貼近左近的耳邊,三成輕輕地,在左近的耳畔,對左近說出了他藏在心底已久的真心話-- 我不想再把你當作我的家臣,因為你是我心裡最特別的…… 最愛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