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魚戀曲(4)

  因為我的關係,讓他多花了一大筆原本不必要的支出,不管怎麼說,我都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因此才會想問一下一副隱形眼鏡至少要多少錢,然後用自己存下的零用錢賠償佐伯同學買新隱形眼鏡的錢。      只不過,看樣子我是太天真了。就算用光我手邊所有的零用錢,還是賠不起一副近視加亂視的隱形眼鏡。      「唉……該怎麼辦才好?」又瞄了手上的DM一眼,我忍不住再次嘆了一口氣。      「月波?妳在這裡嘆什麼氣?」就在我自言自語完之後,我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女生的聲音。      「啊,藤堂同學。」從身後叫住我的人,是我在開學典禮當天認識的第一位女同學,名叫藤堂龍子。從外表看上去,她給人的第一印象,像是位極道大姐,雖然剛開始會覺得有點可怕,但實際相處後,發現其實她是個相當直率乾脆、個性很酷的一個人。      「妳一個人在街上嘆氣是怎麼回事?」藤堂同學走到我面前,追問道。      「嗯……有點煩惱。」      「……妳想買什麼高價的東西嗎?」看見我手上的DM,藤堂同學半猜測地問道。      「啊,嗯……可以算是。」雖然不是要買,但理論上還是得付錢出去……      「錢不夠?」      「是……」      「很急著要買?」      「不,不急。」我搖搖頭。      「不急的話,可以去打工存錢啊。」      「咦?打工?對喔,如果去打工的話,就可以存到足夠的錢了……」藤堂同學的話,猶如一記當頭棒喝--我真笨!怎麼就是沒想到打工賺錢這個選項呢?      「雖然我不知道妳要買什麼,不過缺錢的話,打工是個好選擇,同時也可以磨練一下自己。」藤堂同學說著,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啊,我得去打工了,先走一步,再見!」說完,她對我揮了一下手,立刻很乾脆地轉身離開。      (打工啊……回家上網看看有什麼可以兼職的情報好了。)藤堂同學離開之後,我也立刻舉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之後,我立刻打開電腦上網,搜尋著展翼市內可以讓學生兼職的打工機會……      「啊咧?喫茶『珊瑚礁』……這名字有點眼熟,我好像在哪看過……徵服務生一名,兼職可,應微方式:電話、電子郵件皆可……」我看著網頁上某家喫茶店的徵人啟事,因為它的店名讓我覺得似曾相識,而徵人的條件我自認也相當符合,因此我便立刻以EMAIL傳了自己的履歷表過去,等待回覆。      而,對方的回覆比我想像中來得快上許多,在我傳完履歷表的當天晚上,我就收到了要我隔天馬上去上班的回覆,看樣子他們相當急缺人手。      於是,隔天放學之後,我立刻按照網頁上抄下來的,「喫茶珊瑚礁」的地址,一路走向我即將開始工作的地方……      「啊咧……這裡,不就是……」我越走越覺得四周的景色有些熟悉,等到我對照著手上紙條寫的地址,站定在「喫茶珊瑚礁」的店門口時,這才發現,這家店,其實就是我在開學典禮當天,迷路時所走到的店,而這也代表了「那個人」也應該在這家店裡……唔唔,事情好像變得有點微妙了……      算了,一直站在店門口發呆也不是辦法,既然來了,就不該半途而廢!      想著,我舉步走向前,推開「珊瑚礁」的店門,走了進去--         「您好,歡迎來到喫茶珊瑚礁。」一走進店裡,立刻有張帥氣的臉露出了完美的營業用笑容迎上前來,雖然頭髮向後梳起,但是那張臉的主人,應該就是……      「啊,果然是……佐伯同學!」      「請問是一位嗎?那麼請讓我幫您帶位……」無視我的反應,他仍然以營業用的公式口語說著。      「啊咧?你是佐伯同學吧?」我應該沒認錯人才對,幹嘛裝作不認識我?      「…………」      「吶,你是佐伯同學沒錯吧?」想無視我曚混過去,我可沒這麼好打發。      「妳給我過……不,跟您借一步說話。」似乎被我問到煩,他總算再次向我開口,並且往店外走去。      「?」到店外……要幹嘛?我雖然疑惑,但還是跟著他走了出去。         「妳為什麼到店裡來?」一到了店外,他立刻扳起臉,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我從今天開始要到這裡來打工……」      聽完我的回答,他的臉更臭了:「為什麼偏偏選我們的店?打工的地方多的是吧?」      「因為,我不知道嘛!我是看網頁上的徵人啟事應徵的……」如果早想到「喫茶珊瑚礁」就是開學時碰到他的這間店,我就不會寄履歷應徵了!      不等我把話說完,他臭著臉命令道:「回去!」      「你這人怎麼這樣!」這間店是你說了算的嗎?      正當我與他在店門口僵持不下的時候,店門突然打開,有位滿頭白髮,穿著與他相同的制服,看上去相當和藹的老人向我們走來,並且開口向我打招呼道:「晚安。妳是今天來打工的小姐對吧?」      「啊,是的。我叫月波未央,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我是這間店的店主,同時也是瑛的祖父。」      「這樣啊……那我要怎麼稱呼您比較好?」佐伯同學的祖父啊……看起好慈祥呢,不知為何讓我有種懷念的感覺……      「在店裡當然要叫『老闆』,不可以公私不分!」答話的是站在一旁,依然臭著一張臉的佐伯同學。      「嗯,就是這麼回事。所以,叫我老闆吧。」佐伯同學的祖父,也就是老闆笑著接話。      「是的。那麼,從今天起就要請您多指教了!」      「誰跟妳請多指教!快回去!」他扳著臉瞪我。      「喂,你對女孩子怎麼可以用那種尖銳的口氣說話呢!」他惡劣的態度,就連身為老闆的爺爺也看不下去了吧。      「因為,這傢伙是同校的人,而且還很沒神經,一定會把店裡的事跟學校說的!」似乎真的很不想讓我進店裡工作,佐伯同學向老闆抱怨道。      「我才不會說出去呢!」被他說我沒神經,我不甘心地反駁。      「好了好了,就從可以做的事情開始做做看吧。」老闆很好心地出聲替我們打圓場。      不過那傢伙對我似乎很有「成見」,立刻吐槽我:「不可能,絕對會被發現的!」      「才不會!」      「一定會!」      「就說了不會!」      「你們兩人都夠了!快點進到店裡面去!」結果我們兩人都被老闆罵了。      他瞄了我一眼,最後才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進店裡。      (好,我一定要好好努力,絕對不能讓他給看扁!)下定了如此決心,我也跟在他後面走了進去。         走回店裡之後,老闆立刻對我說道:「那麼,雖然很倉促……可以請妳先去幫瑛的忙嗎?」      「是!」答完,我立刻朝著一旁正好把盤子收回櫃台的他走去,「佐伯同學,請多指教囉!」基於禮貌,我還是再一次正式跟他打了招呼。      「…………」他看著我,沒答話。      「那個……你在生氣嗎?」      「有客人要點餐了,妳跟我過來。」扳著臉說完,他立刻領著我向招手點餐的客人走去。            「讓您久等了。請問您決定要點什麼了嗎?」走至要點餐的客人面前,他一邊以熟練的技術為客人倒茶,一邊以溫和有禮的笑容問道。      我站在一旁,看著他與客人之間的應對,對於客人的提問與要求,他都可以應答如流,加上那營業用的笑容,讓我又看見他的另一面:和在學校時的他有很大的不同,給人非常成熟的感覺。      「那麼,我就點那個,麻煩你了。」點餐的客人是兩位年輕的女性,在聽完他的推薦之後,立刻笑著決定要點的東西,並且還目不轉睛地看著正低頭寫著菜單的他。      (看樣子,他在店裡也非常受到女性客人的歡迎呢……其實這難怪,因為他真的長得很帥……)看著他工作的模樣,我完全可以理解他受歡迎的原因。      就在女性客人將視線放在他身上時,一不小心把湯匙給掉到了地上。      「那樣放著就好了。我會立刻為您拿新的湯匙過來。」就在客人想著該不該撿起地上的湯匙時,他也立刻瞬間做出了反應,令人感覺不但貼心,而且還很爽朗。         「你好厲害喔,佐伯同學!與其說是打工,根本就已經是專業級的了嘛!很難想像你跟我是同年的呢!」處理完客人的點餐,跟在他身旁見習的我,忍不住讚嘆起他的專業。      「妳學會怎麼幫客人點餐了嗎?」比起剛剛進到店裡的模樣,此時他的表情緩和多了,至少還帶著笑容。      「咦?啊,是的!剛剛那桌的客人點的東西是香草冰淇淋和……呃……」就算知道怎麼幫客人點餐,但畢竟是第一天上班,我還是沒辦法像他一樣馬上記住客人點的東西。      「香草冰淇淋和草莓鬆餅各一份。」      「啊,是,我知道了。」      「托盤給我。」   「咦?好。」      我依言把托盤遞給他,想不到他忽然走到我身邊,用托盤在我頭上敲了一記。      「啊,痛!」就算我沒辦法馬上進入狀況,也不必用托盤當手刀敲我吧?要是把剛剛記下來的東西通通忘光光怎麼辦?我瞪著他,抗議著。      「別站著發呆。」在我耳邊低聲說完,他立刻接過菜單,朝著櫃台走去。      (嗚嗚……等著瞧,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加倍回敬你N記手刀!)摀著剛剛被他手刀托盤攻擊的頭,我在心裡許下了新的目標!         就這樣,除了挨了他一記托盤(手刀?)之外,我在珊瑚礁打工的日子,有了一個還算順利的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