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51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還神錄【第二十二章】~三種戰術~

  婕娜依言推門而入,走進執務室中,看見雷法西昂正坐在上位,似乎正在等著她與萊爾兩人。      「雷法西昂大人,探查夜珞曇行蹤的任務已經順利完成。這是任務大概情報的資料,請您過目。」婕娜將書面資料恭敬地遞交地雷法西昂。      「辛苦妳了,婕娜。」雷法西昂接過資料,一邊看著,一邊對婕娜提問道:「這次的任務,妳有什麼特別的發現或是感想嗎?」      「關於夜珞曇所接觸到的人,雖然指使她進行前兩次暗殺行動的人是史達,但是我覺得比起史達,那名叫菲德希斯的男人,以及霆王閻霽玥,是更值得注意的人。」婕娜一邊回想,一邊說道:「雖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不過我覺得,如果有一天,帝國在戰場上對上菲德希斯或閻霽玥的話,單憑帝國四將軍,恐怕無法取勝……這兩個人,有可能是帝國的強敵。」       「嗯……霆王閻霽玥,掌管湛雅皇朝『武』的部份,因此有凌駕帝國四將軍以上的實力,並不令人意外,不過那名叫菲德希斯的男人,竟然也能讓婕娜娜妳有那麼高的評價,這倒是出乎意料的情報。」萊爾聽完婕娜的話,露出頗有興趣的表情,笑道。      「……雖然這麼說對帝國四將軍有些失禮,但是當那兩人對峙的時候,雖然只有極短暫的時間,但是那種壓迫感,是我從未感受過的強烈。所以,我覺得有必要特別留意那兩個人……」婕娜娜?剛剛萊爾是這樣叫她的吧?雖然對萊爾稱呼自己的方式感到疑問,但婕娜仍是以冷靜的神情說道。      「也許就是因為同樣感覺到菲德希斯的實力,所以霆王閻霽玥才會進一步要求與帝國合作吧。」雷法西昂看完了報告,對於婕娜的感想也頗有贊同之意。      「咦?您說閻霽玥進一步要求與帝國合作……是怎麼一回事?」剛回帝國沒多久的婕娜,對於雷法西昂的話還在狀況外。      「在妳回到帝國的前一天,有個自稱是霆王派來的使者,前來與我商談與帝國合作的事……」雷法西昂一邊將婕娜的資料遞給萊爾看,一邊對婕娜詳敘起那天與湛雅皇朝的使者會談的內容--      ◇      那天,湛雅皇朝的使者出現在雷法西昂與萊爾面前,並且帶來了令人意外的訊息。      『我是湛雅皇朝的七祇將之一,樞天。奉霆王之命,前來與雷法西昂元帥商談要事。』      『真難得……湛雅皇朝竟然會主動採取行動。那麼,我就洗耳恭聽吧。貴國霆王想與我商談的「要事」,是什麼呢?』雷法西昂單刀直入問道。      『是這樣的,關於之前潛入貴國行刺的那名女子之事,霆王殿下想要做個了斷。』見雷法西昂的神情沒有任何變化,樞天繼續解說道:『霆王殿下已查出那名女子滯留在狄克勒王國的目的以及她目前的下落,由於該名女子確實屬於湛雅皇朝的人,沒有理由繼續讓她停留在狄克勒王國,因此霆王殿下想以強制的手段將她帶回湛雅皇朝。』      『強制的手段……是指武力?』      『是的。也就是說,霆王殿下希望貴國能夠出兵協助他,將那名女子從狄克勒王國帶回湛雅皇朝。如果再讓該名女子待在狄克勒王國,想必狄克勒王國的小動作將會一直持續不斷,貴國也會不勝其擾……基於這一點,貴國與我國的立場應該是一致的,所以霆王殿下才想邀請貴國一起合作。當然,提出出兵狄克勒王國要求的霆王殿下本人,會親自出戰,這是我國表現的初步誠意。』      『貴國的霆王親自出戰,戰力上自然無庸置疑。不過在回覆貴國的要求之前,我有一個疑問。』雷法西昂面帶微笑看著樞天,以平淡的口氣問道:『為什麼,貴國不直接派兵至狄克勒王國呢?要求他國出兵,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尚未可知,這場仗應該不難打,由自己獨力去打這場戰爭,應該比較有利才是?』      『雷法西昂元帥,相信您也知道,我國並非注重軍事的國家,在兵力的數量上,遠不如貴國與狄克勒王國,加上霆王殿下不想讓這場戰事對國內影響的層面擴大,因此才會想請貴國在兵力上助一臂之力。』面對雷法西昂敏銳的提問,樞天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以退為進,故意將自己的國力說成弱勢,好讓他國放鬆警戒,並且在提出協戰要求時,也不會再在兵力上做文章……好個一石二鳥的說法。看來,湛雅皇朝的內部,似乎有什麼秘密。現在是個好機會,不妨向湛雅皇朝順水推舟……)』雷法西昂心裡暗自思考著,臉上的微笑仍沒有絲毫改變,對於樞天話中所隱暪的事,也不多加追問,只繼續以平穩的口氣開口道:      『我明白了。有鑑於先前貴國霆王協助我國調查刺客的事,因此帝國願意提供貴國兵力上的協助。不過,這次要發動的,畢竟是國與國之間的戰爭,而且關係到我國與狄克勒王國的條約問題,考量到帝國的利益,我想向貴國提出帝國協助貴國的報酬條件,作為帝國可能損失的補償。』      『這是當然的,請說出您的條件吧。』不意外深沉善謀的雷法西昂會趁勢提出條件,樞天微笑說道。      『我所提出的條件,對於歷史悠久的貴國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強人所難的要求。我希望能借閱貴國有關上古時期的古文書物,不論是散頁、或是只有一張紙片,只要有寫著古文的,我都希望能有機會借閱。』雷法西昂言下之意就是,我知道以貴國的歷史,一定多少有上古流傳的古文書物,想以「不知古文書物」是指什麼為理由推拖,帝國將質疑你們的誠意。      樞天也聽出了雷法西昂的話裡的意思,不過上古時期流傳的書物,能否作為此戰談判的條件,其嚴重性為何,已經超出了他所能下決斷的範圍,因此現階段,他只能向雷法西昂說道:『我明白了。關於您所提出的條件,我會回報給霆王殿下。能否給我們一段時間考慮?』      『沒問題。』雷法西昂很乾脆地答道:『距離我國與狄克勒王國停戰條約到期,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貴國可以審慎評估這件事。視貴國的誠意,帝國一定會以相應的報酬來回應,請務必向霆王傳達這一點。』句末,雷法西昂還不忘在話中對樞天暗示「帝國的協助與條件實現程度成正比」這點。      『是的。那麼,這次的商談就到這裡,我會將您的話完整地轉達給霆王殿下。待霆王殿下下決定後,我國將會以書信,或是再度派使者到貴國回覆。』      說完,樞天再次向雷法西昂行鞠躬之禮後,便轉身離開。而湛雅皇朝與克羅倫斯帝國的秘密會談,也就暫時到此告一個段落。      ◇      說完與使者商談的經過,雷法西昂向婕娜問道:「婕娜,妳在觀察夜珞曇、菲德希斯、以及閻霽玥三人時,他們有誰曾發現妳的存在過嗎?」      「沒有。」再次回想當時的情況,婕娜答道:「當時他們三個人互相把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連一瞬間把視線移到我身上的情況都沒有過,神情也看不出絲毫察覺我的存在的模樣。」      「……也就是說,他們並不知道我方已得知他們的那些情報。以閻霽玥的情況來說,如果他知道我方已得知他與夜珞曇、菲德希斯的那段談話的話,我想他不會主動要求我方出兵的。」雷法西昂一邊思考著,一邊說道:「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好機會,一方面可以多少探得湛雅皇朝的實力,一方面可能也可以再找齊部份古書上的記載內容。」      「湛雅皇朝真的擁有那本古書的缺頁或是相關的古文資料嗎?」婕娜滿懷好奇地問道。      「我不能確定湛雅皇朝擁有多少古書的資料,但是可以確定,關於『風神』的部份,應該有資料流傳在湛雅皇朝才是。」雷法西昂答道。      「這麼說來……湛雅皇朝現任的皇帝之名,似乎就是被選上而承襲某位神祇的名字……」萊爾若有所思地說道。      「沒錯。再加上湛雅皇朝所在的大陸,自古以來便傳說被風神所守護,因此我想關於『風神』的記錄,在湛雅皇朝應能找到不少線索。」      「但是,如果湛雅皇朝拒絕您提出的條件呢?這樣我們會不會失去這條線索?」婕娜突然想到了這樣的可能性。      「不。坦白說,就算沒有這次湛雅皇朝的要求,我也有打算在回收婕娜得到的情報之後,主動向狄克勒王國出兵。」雷法西昂沉穩地分析道:「就算湛雅皇朝拒絕我的要求,我想他們還是會對人在狄克勒王國的夜珞曇採取行動,而在他們拒絕要求的情況下,我方出兵狄克勒,只要能夠活捉夜珞曇,仍然有與湛雅皇朝談判的籌碼。當然,要是他們答應,自然是最好不過。」      「不過,霆王閻霽玥應該也會想到這些吧?他如果用別的古物資料交給我們,也是有可能的吧?」萊爾提出了另一個可能性。      「那樣的話也無所謂,只不過我曾對使者強調過:『湛雅皇朝的誠意,帝國會以相應的報酬來回應。』,因此如果發生你所說的狀況,我方照樣以協助的名義,和湛雅皇朝一起出兵,只不過,在兵力的佈署上,我會略做改變。」雷法西昂從容地笑答道。      「那麼,您是早有出兵狄克勒王國的打算,所以才要我去收集兩國的關人物,夜珞曇的行蹤,以及她所接觸的人的情報嗎?」如果是的話,那真的不得不佩服雷法西昂大人佈局思考的周密程度--婕娜一邊發問,一邊在心裡想著。      「沒錯。雖然說這次湛雅皇朝的主動要求是在我的意料之外,不過這也剛好給了我們順水推舟的機會。按照婕娜你在報告上寫的,菲德希斯被臨時召回了狄克勒的首都,瓦芬,從菲德希斯連夜啟程這點看來,我想在短時間內,他應該不會回到夜珞曇所在的軍事基地,而這是我們出兵的好時機。」      「那麼……出戰狄克勒王國的人馬,您打算怎麼佈署呢?」萊爾知道雷法西昂胸有成竹,頗有興趣地問道。      雷法西昂答:「根據情報,除了特例的菲德希斯之外,狄克勒王國軍方最有實力的名將,莫過於『三戰二騎』合稱為『五爵』那五個人。出戰狄克勒的戰力佈署,視湛雅皇朝的回覆行動,目前分成三種。      第一種,在湛雅皇朝拒絕我方要求的情況下,我們的目標除了攻陷史達所在的軍事基地之外,還必須活捉夜珞曇,因此難度最高,由我親自領軍針對夜珞曇,婕娜負責殲滅史達及其所屬的軍隊,而萊爾與北方的洛藍德將軍負責應付可能來支援的王國援軍,包括『五爵』在內,『戰爵』級的由洛藍德應付,『騎爵』級的由萊爾負責,若無援軍,你們兩人就一起支援婕娜。」      「您要親自對戰夜珞曇……有那個必要嗎?」以夜珞曇目前所見的實力,萊爾應付她就應該足夠了--聽聞雷法西昂的第一種佈署,婕娜有些訝異,也有些不解。      「我明白妳的想法,婕娜。如果只是要打敗夜珞曇,也許萊爾就能做到。但是在必須活捉對方的情況下,若不是實力高出對手許多,是無法在短時間內做到的,再考量到對上霆王的可能性,所以要活捉夜珞曇,最快的方式,就是由我親自動手,一方面也能將我方的傷亡減至最低限度。」雷法西昂解答完婕娜的疑惑後,繼續說道:      「第二種,在湛雅皇朝隱暪其真正所持有的古書資料,交給我方非相關的東西的情況下,萊爾負責應付可能支援的『戰爵』或是『騎爵』級的人物,洛藍德負責殲滅史達及其軍隊,夜珞曇交由霆王應付,婕娜則協助霆王一起行動,並暗中觀察霆王與夜珞曇的互動,以及他們戰鬥的情況。      第三種,是對我國最有利,也最有可能實際發生的情況。就是我方順利得到湛雅皇朝方面的古書資料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萊爾與洛藍德的任務就跟第一種情況一樣,應付『五爵』,或是支援婕娜,而婕娜就負責殲滅史達及其所有的部隊,攻下該軍事基地,夜珞曇就全權交由霆王閻霽玥處理。」      「雷法西昂大人,以湛雅皇朝的立場來說,第二種情況,也就是隱暪真正古書資料的情況應該最有可能發生,因為看起來那對他們最有利……為何您會說第三種情況才是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呢?」發問的人是婕娜,聽完剛剛雷法西昂的佈署情況,她不太能理解第二種情況帝國有何利益可圖,為何還要出兵協助。      對於婕娜的疑惑,雷法西昂似乎也已看穿,只淡淡笑著解釋道:「我能夠想到的事,我相信湛雅皇朝的霆王、甚至是皇帝應該也能想到,自然也會把我方可能會採取的行動也列入回覆的考量裡。霆王的目的是將夜珞曇帶回湛雅皇朝,該怎麼做才能以最輕鬆單純的方式達到目的,我想以霆王的智慧不難判斷出來。」      「將對方的智慧與思考模式一併列入考量嗎?原來如此……」婕娜恍然大悟。      「要採取哪一種行動,就看湛雅皇朝會怎麼回覆了。現在我們要做的事,就是在等待湛雅皇朝回覆的這段期間,為各種情況做好出戰準備。」      「是。」萊爾與婕娜同聲應答。      「萊爾,行文給北方的洛藍德將軍,請他做好準備,隨時出戰。」雷法西昂對萊爾說道。      「明白,我這就去。」說完,萊爾便立刻領命離開了執務室。      「那麼……請問,我該做的做的戰前準備工作是……」在萊爾離開之後,婕娜望著背對著自己,卻好幾秒都未再開口的雷法西昂,忍不住問道。      「婕娜,妳在實戰演習的時候,有使用『水之結界術』對吧?」沒有回答婕娜的問題,雷法西昂突然反問道。      「咦?嗯,在個人戰時,我有使用初級的『水之結界術』。」雖然不明白雷法西昂為何突然問起這個,但婕娜仍是回答著。      「雖然說是初級的水之結界術,但妳仍不能做到無詠瞬發的程度吧?」      「嗯……因為當時時間所剩不多,所以練習到詠唱完即發就是極限了……」婕娜坦承道。      「那麼,接下來,我希望妳能突破那個極限。」      「咦?」突破那個極限,是什麼意思?婕娜不甚明白雷法西昂的語意。      「在等待湛雅皇朝回覆的這段期間,我會教妳古書中,所有關於『水』的中級攻擊魔法,而妳,必須至少將它們全練至『詠唱即發』的程度。」雷法西昂說著,轉過身望著婕娜:「也就是說,婕娜,妳接下來所要做的戰前準備,就是『變強』。這是現階段我給妳的命令,同時也是……期待。」      「是,我明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