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神錄【第二十章】~菲德希斯的試探~

好沉重的壓迫感! 這是旁觀者婕娜看著兩人對峙,所親身體會到的感覺。 光是只有菲德希斯,婕娜就已經感覺到「危險」,現在再加上一個氣氛詭譎多變的閻霽玥,雖然兩人的殺氣都不是針對她而來,可是光在一旁看著,就足以令婕娜感到被兩人的殺氣壓得喘不過氣來--打從婕娜懂事以來,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婕娜的感知本能告訴她:不論是閻霽玥還是菲德希斯,其實力強度比起帝國四將軍,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也因此,日後要是對上狄克勒王國或湛雅皇朝,絕對要特別留意這兩個人! 在她離開準備執行任務之前,雷法西昂曾再三叮囑她,要她別擅自對夜珞曇動手,否則可能會引發很危險的狀況……那時的雷法西昂元帥,大概就已經料想到,夜珞曇身邊的某些人可能不是等閒之輩,所以才要她別輕易動手,而那所謂「很危險的狀況」,指的就是為了與夜珞曇起衝突,而必須面對菲德希斯,或是閻霽玥的狀況了吧? 想而此,婕娜不由得再一次佩服雷法西昂的先見之明,因而也決定,從現在開始,不論情況變成怎樣,她要都貫徹旁觀者的立場,將所見所聞的情報,全帶回帝國。 「你是一路從帝國追蹤我的氣,才到這裡來的?」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夜珞曇,而她的話,是對著閻霽玥問的。 「沒錯。」 「那麼,你故意在我與菲德希斯話說到一半時現身,是因為知道了我的目的,還是……想要為湛雅皇朝隱暪些什麼?」夜珞曇直視著閻霽玥,眼中雖然沒有敵意,但是卻充滿警戒。 「……兩者都有。」閻霽玥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過去的錯事無可抹滅,不過國醜不可外揚。總而言之,現在的湛雅皇朝,已經跟妳離開前的湛雅皇朝不同了。」 「……那又如何?」國醜不可外揚?她印象中的閻霽玥,可一點都不像是會在乎這種事的人--現在的湛雅皇朝,絕對有著她所不知道的內幕。但即使是如此,她也不會為了想要知道那些內幕,而跟閻霽玥回湛雅皇朝的。 「妳還不懂嗎?既然我現在已經知道了妳留在狄克勒王國的目的,妳的復仇計劃是不可能成功的。與其執著在報復上,不如跟我回湛雅皇朝,妳可以做更多更有意義的事。」閻霽玥斂起了笑容,以極其認真的神情對夜珞曇說著。 「……我不回去。在湛雅皇朝一無所有的我,回去根本什麼事也做不成,更別提要當初那些人在我母親墳前謝罪!」 「一無所有?在我面前妳居然這麼說?」閻霽玥聞言,邪美的臉孔驀然一沉,陰鬱地開口:「別忘了,妳是我的……」 「夠了,住口!」夜珞曇打斷了閻霽玥的話,正當她以略微尖銳的聲音大喊出聲的同時,一旁始終靜靜地聽著兩人對話的菲德希斯,竟在此時抬手一揚,對著閻霽玥發出了冰系魔法,數根由空氣凍結而成的冰錐,朝著閻霽玥直飛而去! 「哼!火雁翎!」雖然菲德希斯的攻擊來得突然,但閻霽玥沒有絲毫訝異或是慌張的神色,冷哼一聲,右手一揚,立刻發出數枝猶如鳥類羽毛狀的火矢,一一射中菲德希斯所發出的冰錐,發出數聲「啪滋」的聲音,接著冰錐與火矢在互相撞擊之後,便一同瓦解,消失無蹤。 閻霽玥與菲德希斯不意外會有這樣的結果,一招過後,不約而同地再次揚手,打算朝對方接連使出第二招,而就在雙方的招式已經成形,正準備要出招之時,一旁的夜珞曇再次開了口: 「住手!」 聽見夜珞曇喊住手,先停手的是閻霽玥,他將手邊成形的黑色球體給化消了去,而菲德希斯見狀,也立刻把蓄勢待發的嵐雪魔法給取消,兩人又回到了原先靜止的對峙狀態。 「看閣下穿的並不是狄克勒王國的軍服,而是貴族的服飾,想必閣下不是狄克勒軍方的人,但是應該對軍方有一定的影響力。剛才那一擊,我該視為是狄克勒王國對我湛雅皇朝的佈戰宣告嗎?」閻霽玥直視著菲德希斯,眼底的敵意明顯升高,冷笑問道。 「決定是否開戰的人並不是我。」菲德希斯面無表情,以淡淡的一句話否定道。 「是嗎?不過只要在這裡殺了我,珞曇顛覆湛雅皇朝的願望就算實現一半了喔?」邪魅的笑容回到了閻霽玥臉上,以輕鬆的語調,若無其事地說著,意在試探菲德希斯內心真實的想法。 「我的願望實現與否,跟你的死活無關。」不等菲德希斯回答,夜珞曇搶先一步搭話,走近至閻霽玥面前,冷道:「與其在這裡徒費唇舌,不如回去好好想想你更應該做的事吧?『霆王』大人?」 「『霆王大人』……嗎?」閻霽玥露出一抹淡笑,「我明白了。如果妳剛才的回答就是答案,那麼我的確該回去好好準備一下了……後會有期。」說完,閻霽玥立刻轉身離去,消失在夜珞曇與菲德希斯的視線之中。 「妳很在乎他。」在閻霽玥離去之後,菲德希斯突然說道。 「……並沒有。」夜珞曇頓了一下,否認道。 「妳和他的關係,應該可以善加利用在復仇上。」 「那跟他沒有關係!」夜珞曇語氣有些微怒。 「為何阻止我跟他戰鬥?」菲德希斯問。 「因為會引起騷動。」 「所以妳費盡心思要他離開。」 「才不是!」夜珞曇激動否認。 「是嗎?我知道了。」菲德希斯淡淡地說著,夜珞曇卻是露出疑惑的表情,但他也沒對她解釋些什麼,只接著淡淡地開口:「回去吧。」 「回去?」 「回基地去。」菲德希斯停了一下,才又補了一句:「不過,史達的命令就別理他了。」 「咦?為什麼?」夜珞曇覺得,現在的菲德希斯,跟她平時所認識那個惜言如金的菲德希斯好像不太一樣。 「笨蛋下的命令,沒有遵守的必要。」 「…………」他是認真的嗎? 夜珞曇很不可思議地望著菲德希斯,心想,或許看起來相當表裡如一的菲德希斯,其實也有黑心的一面也說不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