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天之世(26)

從包圍雜賀之里,到將殺盡全里的人,最後再撤出雜賀之里,全部的歷程,不過短短兩天的時間,才不過兩天,一個人間隨處可見的村里,就完全變成了遍佈焦土、屍體、與血水的地獄。 雖然信長下令要全軍撤離,但是明智光秀卻以想要收拾善後為理由,向信長要求多停留在雜賀之里三天的時間。 織田信長原先並不想答應,但在看見光秀望著自己的深邃紫眸時,心想以光秀的個性,會想要這麼做是很自然的,再加上,在戰中光秀親手殺死平時他最不願兵刃相向的一般百姓,想必也須要一些時間調整心情……想到此,信長也就由著他去,允許光秀再在雜賀之里停留三天的時間。 在織田軍全部撤出雜賀之里後,明智光秀獨自一人,再一次回到已是一片死寂的村裡,他並不是想在此時此地,對這些死在這裡的人們懺悔,而是想要好好面對,正視可以說是自己所製造的這幅,慘不忍睹的地獄圖,以及那些慘死的人們被屠殺的理由。 昔日還算活絡的村子,現在除了明智光秀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活人,放眼望去,看見的事物都是「滅亡」與「淒涼」的最佳寫照:因為戰爭摧殘,殘破不堪的房子、幾乎要擋住通道,遍佈滿地的屍體、與泥士混在一塊,已經反黑的血水、被燒得焦黑,就連是不是人都分不清楚的物體散落各處、空氣中,甚至還飄散著一股混雜著物體與屍體燒焦的臭味。 明智光秀看著眼前的景象,他面無表情,正確說,是他無法做出任何表情。 這些人與他無怨無仇,但是為了信長、為了想看見信長所建立的天下,為了加快結束亂世、為了創造一個沒有戰爭的泰平之世,這些人被信長判定為阻礙,所以他們在這裡被抹殺。 這裡現在的確沒有戰爭,但那是因為這些人都成了冰冷屍體,而這些人,可以說都是他親手殺死的。 若問他現在的心裡,是否有一點點因為殺死這些人而感到後悔,或許有,或許沒有,答案,他自己也不知道,因為他現在的心很麻木,已經無法正確解讀心中那些複雜交錯的情緒到底是什麼。 (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呢?) 抬眼望向天空,明智光秀所看見的,竟是一輪血紅色的月亮…… 「呯!」 驀地,一聲銃響劃破夜空的死寂,緊接著是一道人影,由另一端朝著明智光秀直衝而來! 「可惡的信長,償命來!」那道人影邊跑邊以咬牙切齒的聲音怒吼著,而明智光秀很清楚那怒吼聲是源自於誰。 「很遺憾的,信長大人已經離開這裡了,雜賀殿。」當對方的銃口就在不遠的前方對著自己時,明智光秀卻完全沒有懼色,就連皺一下眉頭也沒有,只是淡淡地向對方說道。 「這些……這些人……都是你們織田軍殺死的嗎?」雜賀孫市的聲音,因為極度的憤怒而顫抖著。 「是。」明智光秀面無表情,毫不猶豫地回答。 「那麼……秀吉呢?他也動手了?」 「我不知道。不過,大部份的人,應該都是我動手殺掉的。」 「你們……可惡!」雜賀孫市大吼一聲,將銃口抵住了明智光秀的心臟:「我絕對、絕對不會原諒你們的!」 「阻擋信長大人的人,一律殺無赦。我不會要求你原諒,因為這是亂世必然的結果。」明智光秀看著隨時有可能扣下板機的雜賀孫市,臉上的表情卻仍然沒有絲毫的變化:「如果你要報仇的話,現在就開槍吧!我既不會逃、也不會躲。」 「你……哼!」冷哼一聲,雜賀孫市竟是將抵住光秀胸口的銃給放了下來。 「如果你現在不做的話,以後恐怕沒機會了。」光秀以毫無情緒起伏的聲音,淡淡地提醒著雜賀孫市。 「就算現在在這裡殺了你又如何?你不過是奉信長之命動手的一個棋子罷了!殺了你,也沒辦法真正為雜賀一族報仇。」雜賀孫市眼神依然充滿憤怒,但是說話的語調卻已冷靜許多:「雖然現在天下即將信長在手中統一,但是接著到來的,絕對不會是沒有殺戮、安樂祥和的泰平之世!只要信長還在這世上,雜賀之里血淋淋的慘劇隨時會在世上某個角落重演,就算讓他取得天下也是一樣!你最好記住,就算亂世結束了,我也絕對要取信長的性命!」 說完,雜賀孫市立刻轉身離開,猶如黑夜的鬼魅一般,消失在夜空之中。 孫市離開之後,明智光秀站在原地,他眼中看到的月亮,依然是血紅色的,彷彿在映證著孫市方才對他所說的話。 『只要信長還在這世上,雜賀之里血淋淋的慘劇隨時會在世上某個角落重演,就算讓他取得天下也是一樣!』 其實孫市所說的情況,他早就知道了。 早在攻陷小谷城那時,看見信長逼死淺井長政那幕開始,他早就隱約預見了這樣的未來,只是他一直不願意承認。 因為想待在信長身邊,所以他心底一直告訴自己,只要天下統一之後,就不會再有那樣的悲劇……但事實證明,那終究只是他因為自己對信長的私情,所以編織出來的,自欺欺人的想法而已。 他想要的,是一個和樂安祥,沒有殺戮泰平之世,但是在這場戰爭的地平線彼端,他所預見的,卻是一個信長以血腥與恐懼所統治的天下。 如今明智光秀算是徹底看清了這一切,所以他很清楚地明白-- 他錯了,而且錯得罪孽深重。 他無法說服信長改變,儘管他在信長心目中的地位,可能有那麼一些些不同於其他人。 而,既然無法說服信長改變,又不願見到天下被信長以血腥與武力威壓的方式統治,那麼,在天下即將在信長手中統一的現在,能夠選擇的路,就只有一條…… 一旦走上這條路,就必須以生命做為賭注,不論成功或失敗,都再也無回頭。 哪怕是只有一絲絲的可能性也好,他,明智光秀,願意賭上自己的生命,讓這個天下,變成他理想中的天下…… ◇ 三天後,明智光秀回到了織田家,並且得知秀吉因為讓雜賀孫市逃走的失誤,被信長派到西方征討中國地方的毛利,以戴罪立功的消息。 而,在秀吉遠征西方之時,信長將除了秀吉所掌握之外,一大部份的兵權全交到了光秀的手上。沒過多久,秀吉卻寫信請求信長增派援軍,而信長為了攻下願念已久的中國地方,因此決定親自帶兵前往支援,並且命令光秀返回其領地,做好隨時出戰支援的準備。 信長從安土城出發兩天後,上京進駐於本能寺,並傳令光秀,帶兵至本能寺會合。 這一戰,幾乎可以說是統一天下的最後一戰了。 但是,比起幾乎已成定局的統一天下,明智光秀更想做的,是改變統一後的天下。 所以,在本能寺之前,明智光秀騎在戰馬之上,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布都御魂劍,朝著本能寺的方向一指,對著身後集結的大軍,喊出了終結他與信長之間所有的糾葛,以及君臣關係的一句話-- 「敵人就在本能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