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神錄【第十九章】~密探~

如果是走陸路,那麼夜珞曇只能由雷法西昂故意留下的路線,逃離帝國境內。照時間推算,如果她真的打算由東北邊境離開帝國,那麼她人現在應該才剛到達東北邊境沒多久才是。 婕娜在帝國東北邊境的據點,也就是原來由德魯將軍鎮守的基地四周打探消息,根據事後派到當地監視動靜的帝國兵說,大約一天前,的確有發現有人從附近經過,但因為距離太遠,因此無法看見對方的長相,也無法斷定對方是男是女,而且上級交待,對於要出境的人,負責監視、記錄,不必加以攔阻,因此他們也就沒有進行任何盤查的動作,讓對方通過國境。 將目前所得到的情報整理、串連起來,婕娜推測,夜珞曇應該不久前才回到狄克勒王國,而既然她是狄克勒王國派來暗殺克雷特將軍的刺客,就算任務失敗,她也應該會回到狄克勒王國境內,向指使她的人報告才是。 雖然不知指使者位在狄克勒王國的什麼階級、住在什麼地方,不過既然夜珞曇一天以前才離開帝國邊境,那麼她應該不會走得太遠,只要選定狄克勒王國在帝國東北邊境附近,路程約一天左右的範圍尋找,應該就能查到關於夜珞曇行蹤的蛛絲馬跡。 從地圖上看來,狄克勒王國在與帝國東北國境交界處附近,約一天路程範圍內,正好只有一處軍事基地,如果夜珞曇真有回到狄克勒王國,那麼到那裡應該能得到線索--婕娜思考之後,便決定先潛入該基地內,打探夜珞曇的行蹤。 任務的期限是十五天,扣掉之前沿路探查至此以及回程所需花費的天數,她只剩三天的時間能夠調查,沒有時間慢慢等待,必須以最快的方式得到想要的情報。因此首先,婕娜先在自己身上施放水透結界,讓自己暫時成為隱形的狀態,趁著基地人員進出時,偷偷地潛入了該基地內,接著,她又偷了一套狄克勒王國基層士兵的軍服換上,喬裝成狄克勒王國的士兵,然後探查她想要的情報。 「不好意思,我是新進的士兵,剛被分派到這裡沒多久。請問新兵應該找誰報到?」假扮成狄克勒士兵的婕娜,解開了身上的水透結界,找了個基地內路過的士兵,探問道。 「新來的人?新來的照規定都得先去找史達司令報到,司令室從這裡直走,第三個交叉口右走到底就是了。」士兵不疑有他,將通往司令室的路徑告訴了婕娜。 婕娜照著士兵所說的路線前進,沒多久便來到了司令室的大門前。 司令室的門是金屬做的,就算敲了門,裡面也不一定聽得到聲音。婕娜看了一下門的四周,發現門旁有個小小的台座,上面有一個像是迷你型擴音器的裝置,裝置上面有個按鈕,看樣子應該是用來跟司令室裡溝通用的。 於是,婕娜按下了按鈕,果然從那像是擴音器的小裝置上傳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是誰?」 「不好意思,我是今天分派到這裡來的新人,來向史達司令報到的。」婕娜壓低了聲音,刻意掩飾自己原本的聲音,讓聲音聽起來變得很中性。 「新人?啊,也難怪,亞德倫島實戰演習剛過,有新人分發很正常。進來吧。」男人答完,司令室金屬製的大門立刻打開。 「失禮了。」婕娜走進司令室,看見一個大約四十歲左右,留著八字鬍的中年男人坐在司令室正中央上位的位置上,對於他的身份,婕娜立刻一目了然:「小的是今天來報到的新人,名叫那斯.亞里。因為找不到路的關係,所以這麼晚才來向您報到,真是十分抱歉,史達司令。」婕娜彎下腰,表面上假裝得很恭敬,暗地裡觀察著眼前這個名叫史達的男人。 「是嗎?但是,我並沒有收到有新人會來報到的公文,這是怎麼一回事?」史達看著眼前一頭紅髮,看上去長得非常清秀的新兵,有些疑惑。 「因為我原本是要到中央去的,但是上級突然接到奇怪的消息,所以臨時改變決定,把我分派到這裡來。」對於史達的疑問,婕娜不慌不忙地應答著,一邊還思考著如何從史達口中套出情報。 「奇怪的消息?」 「是。據上級給我的情報是說,有個被帝國通緝的刺客,由帝國的東北方潛逃至我國,而且很有可能會往這裡而來,因此上級擔心國境的守備,所以臨時派我來這裡,加強守備。」婕娜一邊拐著彎提起夜珞曇的事,一邊暗中觀察著史達的表情變化。 「不用擔心,那個人不是我們的敵人。是我派她到帝國行刺帝國四將軍之一的克雷特.西魯。想不到還來不及將計劃上報給上層,計劃就被識破……那個叫夜珞曇的女人,果然不能信任……」一想到原以為萬無一失的計劃,竟然會如此輕易就被識破,史達臉上仍帶著心有不甘的表情。 「(原來就是這個人指使夜珞曇潛入帝國行刺的……那麼他應該知道夜珞曇的行蹤才對,說不定,夜珞曇此時就在這個基地的某個地方……)」婕娜想著,於是試探性地再問。「那麼……那個叫夜珞曇的人,是駐守在這裡的軍人嗎?」 「不,她不能算是這裡的軍人。她原來應該是屬於湛雅皇朝的人,名義上是這裡的客將,實際上只是個可有可無的棋子罷了。以後你看到她,也不必跟她有太深入的交談。好了,既然你已加入我軍,就好好為我國效命吧!如果沒事,你可以先退下了。」史達說完,立刻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遣退婕娜。 「是,屬下告退。」看樣子,這個叫史達的男人,完全沒有察覺夜珞曇對湛雅皇朝的重要性,換句話說,他根本看不清楚整個局勢,是個空有頭銜,卻沒有頭腦的司令官--婕娜心裡對史達下了如此結論,得到想要的情報後,她立刻轉身走出了司令室。 由史達的話中得知,夜珞曇目前人應該就在這個基地之中,接下來,就只差親眼看見她本人,便能完成最低限度的任務了,可能的話,她想觀察到任務期限為止,多探得一些雷法西昂想要的情報,而現在要做的,就是從這個基地找出夜珞曇…… 正當婕娜邊走邊想著該如何找出夜珞曇時,忽然,她看見一名有著一頭銀藍色的長髮,身形高瘦挺拔的男人,正倚著在前方不遠處,通往司令室必經之路另一端路口的牆邊,靜靜地站立著,看樣子似乎正在等人。 雖然他與自己的距離並不算近,但是視力較常人要好的婕娜,仍是可以看到他的長相-- 那個人年約二十多歲,有著略長的瀏海,如薄冰一般的淺藍色眼瞳,靜止不動的薄唇抿成一條水平線,五官與輪廓就如同雕出來的一般,深刻而完美,加上他面無表情地靜靜佇立著,看上去更像是一尊完美無瑕的雕像。 婕娜看得出那個人長得很俊,但是那十分美型的長相卻不是他吸引她注意的重點。婕娜之所以在看見那個人時,不自覺地停下腳步,是因為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令婕娜的直覺要她別再往前走,婕娜從那個男人身上所感覺到的,是淡漠、冰冷、沉靜、精悍、以及……危險。 是的,危險。 這就是為什麼婕娜在看見那個人時,會不再往前走的原因。因為那個人如果是敵人的話,絕對是個威脅性十足的危險對手。 如果說雷法西昂是高深莫測,神秘而令人不由得隨著他的變化而有不同感受的天空,那麼那個男人就像是清澈透明,美麗卻冷得令人感到危險的冰山,難以動搖,也難以接近。   「(一直停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先若無其事地走過去,如果發生什麼事,再臨機應變好了……)」婕娜思忖著,正想舉步繼續往前走時,突然,她看見那個男人所在路口的那條通路,有個一頭黑色長髮,有著東方樣貌,身材纖瘦的女子,緩緩地走至那個男人身旁。 「(那是……)」黑髮女子的出現,使得婕娜打消了移動的念頭,改為靜靜地觀察那兩人的互動,因為那名女子很有可能就是她所要找尋的目標--夜珞曇。 只見那兩人神情嚴肅地交談了一、兩句之後,那男人便舉步往基地出口的方向走去,而那名女子也隨後跟了上去。 婕娜見四下無人,立刻再次在自己身上施以水透結界,並且放輕了腳步,尾隨在兩人之後,想在聽得見兩人對話的距離下,探查那兩人的身份,以及他們談話的內容。 兩人出了基地,走到離基地數十圖里(約數十公尺)有著幾棵稀疏樹木的地方,才停了下來,而婕娜也小心翼翼地隱藏自己的氣息,不露痕跡地在一旁不遠處,觀察著交談中的兩人。   「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呢?菲德希斯?史達找我,你卻故意等在那裡,我不覺得那會是巧遇。」黑髮女子看著男子,淡淡地問道。 「見了史達,再被他派去執行不可能成功的任務,沒有意義。」菲德希斯平淡而冷靜地說道:「珞,妳該很清楚,不是每次都能僥倖全身而退。這種伎倆一再重覆,難保不會惹惱帝國。」 「(他叫她「珞」……那個女人,果然是夜珞曇嗎?)」婕娜聽著兩人的對話,心中對女子的身份已有了九成的底。 「我明白。但我不怕惹惱帝國……」 「也許妳覺得就算惹怒帝國,也不過是妳個人生死的問題。但是事實上問題沒有妳想的那樣單純。」菲德希斯打斷夜珞曇的話,冷然說道:「照現況如此下去,帝國如果要報復,對象不會是妳,也不會是湛雅皇朝,而是狄克勒王國。」 「…………」夜珞曇沉默了。 「妳對史達不可能有忠誠可言,但我卻可以感覺到妳有某種很強烈的意念。」菲德希斯看著夜珞曇,雖然表情沒有太大變化,但是眉頭卻微微攏了起來:「為什麼,妳這麼執著想挑撥帝國與湛雅皇朝開戰?」 「為什麼……因為我想報復。」夜珞曇答著,臉上竟是露出毫無溫度的笑意。 「報復……對湛雅皇朝?」 「沒錯。」 「為何?」菲德希斯有些不解:「湛雅皇朝不是妳的祖國嗎?」 「沒錯。」夜珞曇冷笑答道:「但是那個我原本稱之為祖國的地方,卻以一個子虛烏有的荒繆理由,害死了我的母親,從皇帝到掌權的官吏,有半數以上都是共犯!已經什麼都沒有的我,無法、也無力憑一已之力動搖一個國家,所以……」   「所以,妳才會想借助他國之力,想顛覆湛雅皇朝做為報復?」 一個不屬於菲德希斯的男聲突然傳來,使得在場的人,包括仍以結界隱藏身形的婕娜,都不約而同地望向聲音的來源-- 「是你……」夜珞曇是在場最震驚的人,因為出現在她與菲德希斯面前的那個黑髮男人,早該在數日之前,就已經回到了湛雅皇朝才是…… 「誰?」菲德希斯雖然也感到驚訝,但他的訝異只在眼底快速地一閃而逝,表情與語氣仍然是一貫的沉冷無波。 「欸,你竟然不認得我……看樣子,珞曇對於我的存在還真是絕口不提呢!」黑髮男人走近夜珞曇及菲德希斯,面對表情嚴肅緊繃的兩人,竟是露出了邪魅的笑容,一派輕鬆地開口:「我叫閻霽玥,湛雅皇朝現任的『霆王』。不好意思打斷你們的談話,不過有些湛雅皇朝的『家務事』,外人是沒有必要知道的……菲德希斯。」雖然閻霽玥語調輕鬆,面帶笑容,但他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隱約帶著詭譎的氣氛。 「你想怎樣?」對於閻霽玥散發出來的詭魅氣息,菲德希斯毫不在意,冷冷問道。 「我不想怎樣。不過……」閻霽玥瞄了夜珞曇一眼,視線轉到菲德希斯身上,邪魅的笑容雖然不變,但眼神卻倏然轉冷:「是敵是友……就看閣下接下來想怎麼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