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51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第六天之世(25)

織田信長的戰略,是要將雜賀之里包圍之後,再以火攻之,就算雜賀眾奮勇抵抗,在火勢的逼迫下,想要保命,就一定得從四個出口逃出,而這個時候,就是織田軍將還沒有戰死的雜賀眾完全殲滅的時候。 雜賀之里的四個門,在被織田軍包圍之前,早已緊緊關上,以門為界,老弱婦孺留在村裡,而雜賀眾中有戰鬥能力的民兵,以及雜賀孫市手下的將領,則是在村外與來勢洶洶的織田軍奮戰。 「佐久間殿,您怎麼還在這裡?」明智光秀由織田軍本陣下方出發,追上了早一步出發,負責發動火攻的佐久間信盛,對於他行進的速度不如預期的快,疑惑地問道。 「啊,明智大人,您來得正好!」佐久間信盛一見明智光秀到來,立刻向明智光秀大吐無法順利行軍的苦水:「信長大人要我在制壓東門之後再出發到指定地點放火,但是東門那裡遲遲沒有傳來消息,我只好一直在這裡待機。其實我很想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但又怕擅自行動會讓火計失敗,實在是傷腦筋……」 「是嗎……果然是這樣。」聽完佐久間的報告,明智光秀若有所思。 「您知道了什麼嗎?明智大人?」 「東門那裡遲遲沒有消息傳來,可能是因為先鋒部隊在中途遇上了雜賀眾伏兵的關係。雜賀眾原本就擅長神出鬼沒的游擊戰術,會預先埋下伏兵也不奇怪。我想,不只是東門,就連通往其他三門的路上,可能也都有雜賀的伏兵。」明智光秀冷靜地分析,並且下了決斷:「我先到前面看看詳細的戰況,並且淨空、確保您的行進路線,同時也會加派火銃部隊前往各門支援,以便應付可能出現的伏兵。請您按照原訂計劃,等東門傳來制壓完畢的消息,再出發前往火攻地點。」 「那就麻煩您了,明智大人。」聽到明智光秀這麼說,佐久間信盛像得到救星般,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笑容。 「在待機期間,請您派傳令兵到本陣,請信長大人加派援兵到其他三個門去。光憑我方的火銃部隊,如果雜賀眾真的埋了伏兵的話,以現在的兵力,恐怕會有些難以應付。」 「是,我知道了。但是……不用請信長大人加派援軍給您嗎?」 「不用了。本陣也需要足夠的兵力駐守。那麼,我先告辭了。」明智光秀淡淡地說完,立刻駕馬向更前方的戰線奔馳而去。 ◇ 戰局就如同明智光秀所猜測的,在通往四門的必經之路上,雜賀眾都預先設下了持有火銃的部隊作為伏兵,然而也因為伏兵策略被明智光秀所識破,因此就算雜賀眾的火銃伏兵在中途突然襲擊織田軍,但在明智光秀的火銃隊與織田信長加派的援兵到達之後,雜賀眾的伏兵策略幾乎無法發揮作用,沒有如預期的,造成織田軍的混亂與重大損傷。 反觀織田軍,因為識破敵軍的策略而士氣更加高昂,因此在與援兵會合後,很快地便殲滅了雜賀眾的伏兵,打破僵持的戰況,一口氣將戰線大幅推進,在明智光秀親自指揮下,率先制壓了東門,之後沒過多久,便先後傳來了織田軍制壓其餘三個門的消息。 儘管門外的守將被殺,織田軍宣佈該門已在其控制之下,但是通往里內的門仍是牢牢地緊閉著,因為里內的雜賀眾知道,即使是開門投降,他們最後仍是死路一條,只因為他們現在面對的敵人,是人稱「第六天魔王」的織田信長。而既然無法投降,那麼就要堅守身為雜賀眾的骨氣與驕傲,與第六天魔王抗戰到底! 然而雜賀眾最後的希望,很快地便被織田軍給消滅了。 在東門被制壓之後,接到消息的佐久間信盛便依照作戰計劃,開始出發前往指定的地點,準備執行火計。而在四個門都被織田軍制壓之後沒多久,佐久間信盛的部隊,也正好到達了發動火計的預定地點,一聲令下,雜賀之里的東門一帶,立刻成了一片火海。 「佐久間殿,辛苦了。」火計順利發動,明智光秀再度與佐久間信盛會合,看著燃燒著熊熊烈火的東門,光秀那雙沉靜的紫眸卻越顯冰冷:「本陣那裡,信長大人有沒有再傳達什麼命令?」 「沒有。在東門的火計成功之後,信長大人只傳令說,要東門這裡所有的部隊,聽您的指揮調度作戰。」 意思就是,信長要他自己看著辦吧……這是信長在試探他?還是再一次給了他選擇的機會? 不管是哪一種,早在此戰開戰之前,他的決定,就只有一個--徹底化身成修羅,以最快的速度,結束這場戰爭。 「……傳令下去,派出火矢部隊,兵分三路至其餘三門,發射火矢,讓村內也被火海吞噬,如此一來,敵人也不得不開門,到時就一口氣發動總攻擊,一個活口也不許留下!」明智光秀面無表情,冷冷地下令道。 「……是。」要不是明智光秀此時的神情絲毫沒有變化與動搖,佐久間信盛很難相信那些趕盡殺絕的話語,是出自於明智光秀口中。由於信長已經下令,要東門的部隊與將領依光秀之命行事,因此佐久間就算心中對光秀的轉變有所疑惑,但也沒有多問,立刻領命而去。 事實證明,明智光秀的策略,再一次發揮了立竿見影的功效。 當織田軍的火矢從四面八方射進雜賀眾所居住的村莊裡時,一直忙於抵擋織田軍的人們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措手不及,一瞬間村子便陷入了火海,就算把村內所有的水都拿來滅火,也沒有辦法阻止火勢蔓延,也就是說,儘管不想離開,但是再待在村子裡,絕對只有死路一條。因此,村裡的人們在烈火的逼迫下,只得把緊閉的門打開,試圖憑自己的雙手雙腳,從織田軍的包圍中,殺出一條求生的血路! 於是,雜賀之里的四個門,就如明智光秀所預期的,在猛烈的火攻之下打開了。村裡的人們,男丁保護老人與女人、女人保護小孩,想要一邊對付織田軍,一邊保護村子末來的希望。 可惜雜賀眾一切的盤算與想法,全被明智光秀識破,門才一打開,織田軍立刻展開了大屠殺,只要看見不是織田軍的人,立刻舉起手中的武器,結束對方的生命! 明智光秀守在東門口,燃燒著雜賀之里的烈焰宛如地獄的業火,而他,則是將雜賀里民帶引至地獄的使者,一個個地,將雜賀之里的村民們用自己手中的刀送往黃泉之路-- 面對舉刀相向的雜賀眾男丁與將領,明智光秀手起刀落,毫不留情地,殺。對於行動緩慢,卻仍是奮勇抵抗的老人,他仍然面無表情地舉刀劈下,殺。看見儘管害怕,卻仍是想要保護孩子的女人,他不發一語地揮刀而出,殺。 在一片由屠殺所產生的哀嚎聲中,織田軍殺戮的戰場由村外延伸至村內,在火光之中,僥幸存活的生命,也一個個消逝在第六天魔王所佈下的毀滅之網中,而此時的明智光秀,則是執行魔王「根絕與毀滅」命令的修羅。 「我願意投降,請你放過我們吧!」 冷眼看著跪在眼前求饒,毫無戰意,只求保命的雜賀里民,明智光秀仍是毫不猶豫地讓手中的數珠丸恆次染上他們的鮮血。 「哇……哇……哇……」 在逃難中,與父母親人失散的幼童,在戰場上害怕地放聲大哭,明智光秀手執沾滿鮮血的數珠丸恆次,一步一步,走近心中只有恐懼的無辜幼童,再一次,將刀口對準了他們…… 「哇啊!」下一秒,稚嫩的哭聲變成了慘叫,幼小的生命就此消失,但是動手的,卻不是明智光秀…… 「信長大人?」明智光秀抬眼望向奪走幼童生命,紫色刀光的主人,不明白他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雜賀孫市帶兵突襲本陣,但是被突然回到本陣的秀吉給擋了下來,混戰之中,秀吉似乎追著負傷的雜賀孫市離開了本陣……」織田信長看著倒在眼前,被自己動手斬殺的幼童,語氣平淡地道:「所以,這是最後的了。」 「您說最後的意思,是指……」明智光秀望著織田信長,紫眸中閃過一絲若有似無的悲傷。 「這場戰爭,結束了。」織田信長答完,走近至明智光秀眼前,冷不防地吻上了他的唇:「從今天起,天下已經是我的囊中物。你所期望看到的,我所建立的天下,已經近在眼前……你該高興的,光秀。」吻離,織田信長露出霸氣而邪魅的笑容,在光秀耳邊低語著。 天下……已經近在眼前了…… 是的,以現在天下的局勢,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擋眼前這個人稱第六天魔王的男人取得天下, 長久以來的願望,不久後將要實現。 接下來所要面對的,就只有自己與信長之間,心的問題而已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