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還神錄【第十八章】~初解還神術~

「歡迎回來,雷法西昂大人。」直屬上司回國,接獲通知的萊爾,一早便走進雷法西昂的執務室裡,恭敬地對剛回國的上司行禮。 「嗯。我不在國內的這段時間,辛苦你了,萊爾。」雷法西昂淡淡地微笑著,對於萊爾這幾天來的辛勞表示肯定。 「辛苦是還好啦,只不過,您不在的那段時間,我常被公文堆積的高度給嚇到就是了。」萊爾攤攤手,故作無奈笑道。 「哈,那你該高興一下,我從亞德倫帶回了一個能幫你降低公文高度的人。」雷法西昂輕笑一聲,視線轉移至門的方向,開口道:「婕娜,進來吧。」 「潔……娜?」聽到雷法西昂口中的名字,萊爾臉上的笑容頓住了,眼神顯得有些不可置信。 「是。」婕娜依言推門而入,「初次見面,萊爾.伊德將軍。我叫婕娜.緹斯.亞里森,受雷法西昂大人拔擢而加入帝國。久聞您的大名,今後還請您多加指教。」對著軍階比自己高的萊爾,身為新人的婕娜,禮貌而客套地對萊爾行了軍禮。 「(她就是……雷法西昂大人從亞德倫軍事學校帶回來的新將領嗎?不只是名字,就連髮色和長相也和『她』有幾分神似……這會是巧合嗎?)」萊爾望了雷法西昂一眼,又將視線停駐在婕娜身上,眼底仍是難掩些許訝異。 一頭紅色的長髮整齊地束於身後,纖瘦的鵝蛋臉,一雙明亮有神的大眼,如海般寧靜的藍色眼瞳,高挺的鼻子突顯出她的五官立體分明,再加上那紅潤中帶點粉橘小巧菱唇--如果她沒有穿著軍服,恐怕很難有人相信,這個足以令一般男人一見傾心美麗少女,將會是一個在戰場上馳騁殺敵的軍人。 而在萊爾將視線佇留在婕娜身上時,婕娜也同時暗中地打量著萊爾。 傳聞中的曉光將軍,有著金色的短髮,一雙淺綠色的眼眸,給人一種淡淡的神秘感,旁分而略長的瀏海,使他看起來帶了一點稚氣,揚起的嘴角勾勒出爽朗的微笑,看起來是個俊秀陽光的大男孩,如果不是早知他的身份,她有點難把傳聞中的「曉光將軍.萊爾」跟眼前看起來人畜無害的美青年聯想在一起。 不過婕娜並沒有看漏萊爾在看見她的那一瞬間,微微頓住了的笑容,以及他眼中一閃而逝的驚訝。雖然她很好奇為何萊爾會有那種反應,但是那並不是她現在站在這裡的重點,因此她也沒有開口提出這個疑問,只是在自我介紹完之後,靜靜地打量著眼前也稱得上是她長官的萊爾。 雷法西昂將兩人的反應看在眼裡,他也知道萊爾對於婕娜的名字和長相感到相當驚訝,就連他自己,在當初第一眼見到婕娜時,心裡也是十分地訝異。不過,再怎麼相像,婕娜就是婕娜,他相信萊爾不久後也會想到這點,因此也暫時不開口,放任婕娜與萊爾互相打量對方。 數秒之後,萊爾的微笑恢復了自然,以一貫輕鬆的口吻對婕娜作出回應:「不好意思,我竟然望著這麼漂亮的美女發呆,真是太失禮了。我是萊爾.伊德,直屬雷法西昂大人麾下,帝國四將軍的其中一人。不過我這人不喜歡太過拘謹死板的禮節,所以妳可以直接以名字稱呼我,就算不加敬語也沒關係,但別只叫我的姓,那樣太沒親切感了。」 「我明白了,萊爾將軍。」雖然覺得眼前這個笑瞇瞇的美青年跟她想像中的四將軍之首,萊爾有很大的落差,但婕娜仍是禮貌而公式化地回應著。 待兩人彼此自我介紹完畢,雷法西昂這才開口:「萊爾,我在信中交待你準備的東西,你準備好了嗎?」 「是,已經都準備好了。」 「那,將它們拿過來吧。」 「咦?但是……」萊爾望了婕娜一眼,有所遲疑。 「沒有關係,婕娜早就知道古書的存在了。」雷法西昂知道萊爾遲疑的原因,於是開口解除了他的疑慮。 「我知道了,請稍等一下。」說完,萊爾便走出了執務室。 「(古書?萊爾將軍也知道古書的存在?莫非雷法西昂大人要萊爾拿來的東西,跟古書有什麼關係嗎?)」聽見雷法西昂與萊爾的對話,婕娜的心裡浮出了疑問, 過沒多久,萊爾拿著一個上了鎖的木盒回到了執務室裡,並將木盒放在雷法西昂的面前。 「這個是……?」婕娜看著木盒,眼裡充滿了疑惑。 「婕娜,我想妳還沒忘記它的存在吧?」雷法西昂從身旁的書櫃上,取下了一本看起來年代非常久遠,殘破到像是快要瓦解一般的書本。 「那個是……我跟西玲研究許久的那本古書……為什麼它會在這裡?」婕娜有些訝異地望向雷法西昂,臉上佈滿了更多的疑問。原本她是想在演習之後,找時間再回到亞德倫島去把它拿回來,沒有想到它現在竟會出現在雷法西昂手上。 「這是在實戰演習之後,為治療妳的傷勢停留在亞德倫島的那段時間,我知會渥爾德學園長之後,拿回來的。」雷法西昂將從亞德倫島取回的古書放在桌上,然後懷中取出了一把鑰匙,打開了剛剛萊爾拿來的,那個上了鎖的木盒:「而這裡面裝的,則是帝國這幾年所收集到的,古書的一部份缺頁。」 婕娜向木盒裡面望去,的確看見一堆看上去一樣年代久遠,像是書的缺頁的紙片,但那些紙片,卻讓她又多了一個疑問:「這些紙片看起來的確很古老,但是您為何這麼確定它們就是古書缺落的一部份呢?」 「因為早在找到這些缺頁之前,我就看過那本古書了。婕娜,當初妳和西玲,應該是在學園那個廢棄的圖書館地下室找到這本古書,而且妳還把當時古書上的封印解開了,對吧?」 「是的……為什麼,您會連這件事也知道?莫非……」找到古書的事,她們連學園長都沒有說,因此雷法西昂不可能是從西玲與她以外的人口中得知,但是現在他竟然對她們找到古書當時的情況瞭如指掌,那就代表…… 「妳猜得沒錯,當初將古書藏在廢棄圖書館地下、以及對古書施加封印的人,是我。」看見婕娜再次露出驚訝的神情,雷法西昂只是淡淡地繼續說道:「十多年前,我的父親在『九日統一戰』中戰死,臨死前,他一再告訴當時只有五歲的我,要我一定要好好解讀出古書的內容,不要再讓人類重蹈覆轍。而這本古書就是我父親的遺物,在我有能力完全解讀古書的內容之後,我終於有些明白當年父親為什麼會那麼說的原因。所以,我對它施加封印,把它藏在亞德倫島上廢棄的圖書館地下,為的就是為不希望古書的內容被他國、或是帝國的有心人士,利用在無意義的戰爭之上。」 九日統一戰,也就是十多年前,將整個堤格斯做了短暫統一的大戰。整場戰爭持續了九天,而堤格斯的統一也只維持了九天,因此人們將此戰稱之為「九日統一戰」。 「原來如此……」婕娜恍然大悟。 難怪雷法西昂能把古書的內容記得一清二楚,原來是因為,他是古書原先的擁有者,而且早就看過了古書的內容…… 「婕娜,妳知道西玲看懂多少古書裡的內容嗎?」雷法西昂話題一轉,向婕娜問道。 「是,據我所知,因為她只對魔法部份有興趣,所以她看懂的只有前三頁一部份的咒文。」婕娜側著頭回想了一下,答道。 「那就好,只是那部份的咒文的話,不至於會造成太大的影響。」雷法西昂嚴肅地道:「現在開始我所要說的,關於古書記載的內容、以及相關的事情,我希望,不,我要你們兩人務必保密,除了我們三人,不可以讓其他無關的人知道。」 「是。」婕娜與萊爾挺直了身體,異口同聲地答道。 「其實,現在這本古書的前三頁,並不是最開始的前三頁。在那之前,還有一部份的頁碼不見了。如同你們所見的,這本古書缺頁殘破的情況相當嚴重,因此就算能看懂其中的古文,能得到的資訊也十分有限。」對著婕娜與萊爾兩人,雷法西昂開始解說起古書大致的內容: 「古書中的內容,其中一小部份是記載上古時期的一些高度文明,其中不乏武器的製作技術,但是由於上古文明毀滅,現在的文明技術條件不如上古時期,因此現在完全看不見以上古技術製作的武器。而古書大部份的內容,幾乎都是有關於『還神術』的部份。」 「還神術……」聽到這個令她感興趣已久的名詞,婕娜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關於『還神術』,古書中有記載的,包括還神術的起源、發動還神術的方式、咒文、以及必備的條件,上古還神術使用者所持有的招式、魔法、及其發動的咒文等等……」 「那麼,您之前說,還神術不只是攻擊威力強大的魔法,性質還會因人而異,也就是說,上古使用過還神術的人不只一人囉?」想到雷法西昂之前說過的話,婕娜反應敏捷地提問。 「沒錯。古書中記載,堤格斯是由九位神祗共同守護著、支撐著的世界。這九位神祇分別司掌著地、水、火、風、光、闇、冰、雷、幻念九種自然的絕對力量,而還神術一部份的力量,就是能召喚這九位神祗,憑著發動者所念的咒文以及其本身的特質不同,能召喚到的神祗也不同。」雷法西昂說到此,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 「目前這本古書所缺少的部份,是還神術的起源,也就是古書最一開始的那些頁碼、部份還神術的發動咒文、部份上古文明的技術以及最後面的缺頁。其中,我最在意的,就是最後的這些缺頁部份……」雷法西昂說著,將古書翻到了最後,神色凝重地接著道:「這個部份,可能記載了上古文明消失的理由、是否與還神術有關,又或者可能寫著使用還神術的人最後的結果……如果不找到這個部份,並且加以解讀的話,恐怕現在的世界,會步上古時代的後塵,或許更糟。」 「……那麼,您是怕世界重蹈上古時代的覆轍,但又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古書的事,所以才會要我一直暗中找尋、收集這些古書的缺頁?」問話的人是萊爾,一直到剛剛聽完雷法西昂的解說,他才得知雷法西昂想補完古書的原因。 「沒錯。古書起源的部份,雖然現在下落不明,但是我有印象曾看過內容,因此我想應該是在『九日統一戰』期間,流到了別人的手中,其內容就是我剛剛提到的,九位神祗的部份。但九位神祗的真名等並不在古書記載的內容,所以那部份的缺頁固然要找,但重要性不及最後的部份。」 聽完雷法西昂的話,婕娜提出了從剛剛就一直想不透的問題:「雷法西昂大人……您為什麼會覺得,古書最後的部份,會跟現在的世界存亡有關係呢?難道,您看過最後那部份的缺頁?」 「不,我沒有看過那部份缺頁的內容。而且唯獨那部份,到目前為止,完全找不到相關的記載內容。至於我為何會認為現在的世界存亡與古書最後不明的部份有關……這部份我目前還不能告訴你們。」雷法西昂回答著婕娜的疑問,但他給婕娜的答案卻稱不上是完整的回答。 「那麼,您會在今天告訴我們這些,是希望我與萊爾將軍一起,尋找古書缺少的部份?」婕娜再問。 「沒錯。而且,在亞德倫軍事學校看見妳拿著解開封印的古書,甚至能夠看得懂部份的內容時,我就推測……現在的堤格斯,也許已經有人能夠使用還神術了。」雷法西昂看著婕娜,語氣平淡,但卻語出驚人。 婕娜與萊爾不約而同地為雷法西昂的這個推論吃了一驚,如果照雷法西昂剛剛猜測之一的可能性,還神術與世界的存亡有關,那麼能使用還神術的人,就不單是只影響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成敗而已……雖然,那只是推論,但是仍不能小看其嚴重性。 「那麼,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呢?照目前的情況,我們除了古書,沒有其他任何線索……」萊爾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神情難得嚴肅地問道。 「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從各國的變化,找出蛛絲馬跡。目前要留意的,就是哪一國,或是哪一個人侵略的意圖變強,或是突然變得和以往不一樣的情況。而現在最必須注意的目標,就是狄克勒王國與湛雅皇朝。」雷法西昂分析道: 「狄克勤王國近幾年想侵略他國擴張領土的意圖很明確,目前礙於與帝國的停戰條約,他們不敢明目張膽對帝國採取行動,但是一旦幾個月後,條約到期,狄克勒很有可能會對鄰近的帝國或是北安格隆進行侵略行動。而湛雅皇朝雖少與西方各國交涉,也鮮少主動發動戰爭,但是以他們發達的占卜術,應該不難現各國局勢變化中的不尋常,因此觀察他們採取的動向,可以作為今後帝國行動的參考方向。」 「之前我曾聽說帝國東北邊境的守軍,一夕之間全滅的事件,那件事跟狄克勒王國有關嗎?」婕娜聯想到帝國最近發生的事件,從地緣關係上,她猜測與狄克勒王國有關。 「那件事的幕後主使就是狄克勒王國,不過,動手的是一名湛雅王朝的女人……」萊爾回答著婕娜的問題,並且一五一十地把所有事情的經過,包括夜珞曇第二次潛入帝國行刺,以及湛雅皇朝派霆王出面協助的事,全部告知婕娜。 而在萊爾說明完之後,雷法西昂接著說道:「當初夜珞曇潛入帝國的時候,我就預料到她有可能會逃走,因此在她潛入之後,我立刻要萊爾封顉了帝國所有出境的路線,只故意留下兩個可以出境的方法。一個是從東方最小的港口搭通往湛雅皇朝的船出境,另一個則是從目前無人駐鎮的東北邊境據點,走陸路到狄克勒王國。由那女人沒與霆王回湛雅皇朝的情況來看,她應該是選擇了陸路逃離帝國。所以……」雷法西昂說到此,給了婕娜加入帝國之後的第一道指令: 「婕娜,沿著東北邊境的那條路,去追查那名叫夜珞曇的女人的下落,可能的話,最好還能查出她受命於誰、與什麼人有過接觸、與什麼樣的人交談、交談的內容等等。從這裡以徒步的方式沿路探查,再加上收集情報,任務進行的期限是十五天,十五天後,不管妳查到多少,都必須回到帝國來。」 「是。」婕娜接下了雷法西昂交待的任務,停頓了一下,又問:「那麼,查出她的下落之後,要將她帶回帝國嗎?」 「不用,妳只要將情報回報給我就行了。」 「遵命。那麼,我這就去準備出發,容我先離開了。」婕娜領命,轉身便要走出執務室。 「……婕娜。」在婕娜走到門口時,雷法西昂突然出聲叫住了她。 「是?」婕娜轉頭,疑惑地望向雷法西昂。 「妳要帶回的,只有情報。不可以擅自想將夜珞曇帶回帝國,而對她動手,否則可能變成十分危險的狀況,知道嗎?」 「是,我知道了。」儘管不明白雷法西昂說那些話的用意,但婕娜仍是恭敬地應諾。 「(十分危險的狀況……是指什麼呢?)」在婕娜走出執務室後,對於雷法西昂特別提醒的「危險狀況」,心裡仍是充滿了疑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