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51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還神錄【第十七章】~帝國的新星~(第一卷完)

數秒之後,僵峙的局面倏然一變,反月破與斷流斬,竟是穿過了彼此,在下一秒鐘,同時擊中了在正前方不遠的目標! 「嗚!」 「哇!」 婕娜與西玲同時發出驚叫,也同時被對方的招式給擊中,現場霎時沙塵漫天,空中不斷落下塵土、碎石、就連剛剛被招式捲入的海水,也像雨滴一般撒落。當一切平靜下來時,已經是好幾分鐘之後的事。 「呼……呼……」 急促的喘息聲,發自婕娜口中。倒在地上的婕娜,喘著氣,右手緊握著劍,慢慢地由地上坐起。(演習還沒結束,我得站起來才行……)她心裡如此想著,便以劍支撐住有些搖晃的身體,試圖讓自己站立起來。 「唔!」只不過,身體疲累的程度超乎她的想像,好不容易才剛站起來沒多久,卻還是因為一陣暈眩,不由自主蹲下身子,要不是有劍撐著,恐怕她會再一次倒回地上。 「想不到……長時間使用『水之結界術』,竟然這麼耗體力……」婕娜蹲在地上,低聲地喃喃自語。而就在她話剛說完沒多久,身旁不遠處卻傳來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 「『水之結界術』……那是什麼?妳新學的防禦魔法……嗎?」那說話的聲音,聽來與此時的婕娜一樣,疲憊不堪,有氣無力。 「西玲……」婕娜循聲轉頭,看見西玲倒在離她不遠的地方,而剛剛的問句,便是發自於西玲口中。「新學的防禦魔法……算是吧。這是我第一次將它用在實戰上。」那是在實戰演習前,雷法西昂教她的上古結界術,雖然在演習之前她加緊練習了幾近上百次,但如此長時間維持結界戰鬥,她也是今天才第一次嘗試。 「這種冒險的嘗試……真不像妳的作風呢。」西玲仰躺在地上,望著天空,以無力的聲音,笑笑地說著。 「以寡敵眾,我總是得考慮到防禦。」暫時沒有力氣移動的婕娜看著西玲,苦笑道:「何況一想到最後可能會對上妳,不為勝利做點冒險,或許就贏不了了。」 「……妳是什麼時候施放結界的?」西玲感到不解。從眾人與婕娜開戰,到最後她與婕娜一對一的戰鬥,婕娜應該都沒有時間吟唱咒文來張開結界才對…… 「在我昨晚發現眾人打算聯手的時候,在移動到這裡的途中,我就預先在自己身上施放結界了。」儘管在演習前,婕娜練習「水之結界術」幾近上百次,但是因為時間不多,使得她只能練到念完咒就能施放出結界的程度,沒有時間確認自己的結界耐久度與強度極限在哪,也無法做到無詠瞬發。 然而為了戰勝數量是自己好幾十倍的敵人,以及隨時伺機而動西玲,因此婕娜不得不冒險在實戰中,使用那不知極限在哪的結界,面對對自己招式有一定程度了解的西玲,也只有它,是婕娜能出奇制勝的關鍵。 「這麼說來……那時,在那六人的魔法與飛刀同時攻擊妳的時候,乍看之下,是妳承受了他們的攻擊卻還若無其事,但實際上,是妳的結界擋下了那時他們所有的攻擊,所以妳才會毫髮無傷?」 「沒錯。」 「那,剛剛與我戰鬥的時候也是吧……」回想起剛剛的戰鬥過程,西玲有些恍然大悟,但卻沒有太多的驚訝:「妳故意假裝被我的『石塵流』捲入,引我接近妳,然後趁機使出反月破……這也是因為有那結界在的關係,所以妳才敢那麼做吧?」 「……被妳看出來了……」婕娜輕嘆了一口氣,繼續苦笑說道:「但是,在最後被妳的『碎月.斷流斬』擊中的時候,結界也在那一瞬間到達了極限,開始瓦解……」 「所以,妳現在才會連移動的力氣也沒有了……?」 「沒錯……」婕娜坦然地承認西玲說中了她無法動彈的事實:「現在……我的結界已經消失了,妳還要再戰嗎?西玲。」雖然說話還是不怎麼有力,但語氣中卻沒有怯戰的意味。 「不……相較於現在只能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我,還能撐住身體蹲在地上的妳,比我強多了。」西玲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坦然地說道:「雖然不甘心,但是,這場戰鬥、這場演習……是妳贏了,婕娜。」 「哈哈……」婕娜聞言輕笑:「就算贏了跟妳的戰鬥,但演習還沒結束吧?至少,還有坎蜜……」印象中,她並沒有在剛剛與她對決的眾人裡看見坎蜜。 「坎蜜雖然晉級了個人戰,但是她在昨晚就已經棄權了。」西玲說道。 「咦……?」 「昨晚我曾與坎蜜短暫交談過,她說她不打算參加個人戰。戰鬥原本就不是她所擅長的,她打算到湛雅皇朝,尋找、研究更精深的結界與治癒魔法……」 「是嗎……」聞言,婕娜露出了釋懷的笑容:「那麼,現在就等時間經過,來決定這場演習最後的結果吧……」無論最後演習的結果如何,她都會坦然接受--正當婕娜心中如此想著的時候,一個沉穩的聲音突然響起: 「不!雖然時間還早,但演習確實已經結束了。」 「學園長!」婕娜與西玲對於聲音的主人並不陌生,不約而同地望向正緩緩向兩人走來的渥爾德學園長。 「剛剛我巡視過一圈,島上除了妳們之外,其他的人,不是在剛剛與婕娜的一戰中棄權,就是已陷入昏迷、無法戰鬥的狀態。因此在西玲認輸了的那一刻,實戰演習就已經結束了。」渥爾德向兩人說明了整座島的情況,同時也宣佈了演習結束。 「學園長……」 「什麼事?西玲?」走至西玲的身旁,渥爾德蹲下身,慈祥地問道。 「可以請您,先帶我回亞德倫島嗎?」西玲有氣無力地提出了要求。 「當然可以,我剛剛已經派了船來接大家。可是,在船到達的這段期間,各國的將領可能會來商討、甚至邀請妳們加入他們。難道妳不想先和他們談談再離開這裡嗎?」 「不,我現在……不打算加入任何國家的軍隊。我想到北安格隆找芙蕾雅學姐,加入她的傭兵團,磨練自己的戰技……」西玲說著,瞄了婕娜一眼,才又望向渥爾德,說道:「所以……現在至少我想先離開這裡,到別的地方等接泊的船到來。我不想……讓各國的將領們,看到我現在倒在地上狼狽的模樣。」 「……我知道了。那麼,我就先為妳做簡單的治療,然後帶妳去等接泊的船吧。」渥爾德說著,立刻以簡單的治癒術替西玲處理了較為嚴重的外傷,然後扶著她站了起來。「婕娜,妳呢?」臨走前,渥爾德不忘詢問婕娜的意願,但他其實很清楚,婕娜會做何種決定…… 「在接泊的船到來這段期間,我想繼續待在這裡等。」雖然身體搖搖欲墜,但婕娜的回答卻相當堅定,毫不猶豫。 「那麼,我就先帶西玲離開了。以妳的表現,我相信『那個人』……不久之後就會來找妳的。」說完,渥爾德便扶著西玲,朝著接泊船來的方向離開,只剩婕娜一人留在原地。 那個人……如果真如學園長所說的,會來找她的話就好了…… 但是,她也跟西玲一樣,一點也不想讓人看見她現在這個狼狽的樣子,尤其,是那個人…… 想到此,婕娜便再一次試圖想要站起身來。現在的她,沒有力氣使用治癒魔法,但是至少,她希望能夠以挺直的站姿,迎接這場演習、同時也是她在亞德倫軍事學校的學生生活,最後的結果。 然而,長時間使用上古的結界術,加上連續激烈的戰鬥,負傷的婕娜光是維持現在的姿勢已經很勉強,想試著站起來,但卻是力不從心。 驀地,一陣低柔而有磁性,悅耳而熟悉的聲音,伴隨著由遠而近的腳步聲,輕輕地在婕娜的前方響起: 「一個出色的將領,是不會隨便勉強自己,使自己的傷勢加重的。」 「(這個聲音……)」 婕娜抬頭,循著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 映入婕娜眼中的,是個俊美無比的男人。他有著一頭淡紫色的長髮隨風飄逸,雖然右側的前髮遮去了他一半的臉龐,但卻不減他引人注目的特色。英氣的眉宇、細長的眼睛、彷彿帶著神秘魔力般的紫色眼眸、高挺的鼻子、不論何時總是有著漂亮弧線的唇,獨特而神秘的氣質,令人難以轉移視線……而這個男人,正是婕娜心中所期待等到、同時也是她所認定追隨的人-- 「……雷法西昂元帥……」婕娜緩緩開口叫出男人的名字,但是語氣中卻有些不甚確定,因為自己心中所想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任誰都會覺得沒有實感。 雷法西昂伸手,輕輕撫上婕娜的臉,替她治癒了戰鬥殘留在臉上的血痕,然後收回了手,溫柔地對婕娜笑道:「辛苦妳了……妳的表現,比我預想的還好。」 「是、是嗎?我原本以為,我可以表現得更好的……現在這樣,恐怕沒辦法實現我對您說過的話……」雷法西昂舉動,令一向冷靜俐落的婕娜,說話也不由自主地打了結。 「已經足夠了。以妳現在的能力,能做到這樣,已經足夠了。」雷法西昂笑意不減,語氣溫柔得不像是在談論與戰鬥有關的事:「從今以後,妳有很多機會可以變得更強,不論在什麼地方、在哪個國家……」 「我……」 「就因為妳是這樣的人才,所以,我需要妳、帝國需要妳。」雷法西昂說著,再一次,緩緩地將手伸至婕娜面前:「我,雷法西昂.繆恩.特蘭斯,以克羅倫斯帝國中央軍樞最高總司令的身份,邀請妳加入我軍,為克羅倫斯帝國效命!妳願意,跟我走嗎?婕娜?」 雷法西昂認真的神情,以及他所說的一字一句,完完全全滲進了婕娜的心中,直視著眼前的男人,她已不再為未來的路感到迷惑。 「是。」婕娜伸手握住了那雙正在眼前迎接著他的手,就像握住了人生未來的目標一般,給了雷法西昂她十七年的歲月以來,最明確、也最堅定的回答:「我,婕娜.緹斯.亞里森,在此宣誓:從今天開始,願付出我的人生,與您一同,效忠於克羅倫斯帝國!」 就在婕娜對雷法西昂做出效忠宣誓的這一刻起,克羅倫斯帝國左右世界的新星,就此誕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