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別境

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43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羽翼之約(10)

『考試的時候,我們兩人一起去吧?絕對要兩個人一起,接受一流大學的考試。』 那天,我們約好了要一起去考試,或許對一般人來說,這件事不過是個再普通不過的約定,但是對我來說,這個約定幾乎等於是我再與他見面的希望。 高中生涯中最後一個元旦,我除了向神明許了兩人份升學順利的願望之外,也向神明求了三個護身符,兩個祈求能讓我們金榜題名,而另一個……則是隱含著我潛藏在心裡已久,直到最近才發它存在的願望。 不知道他念書念得順不順利?雖然他說不必為他擔心,而我也相信他的能力沒有問題,但是,對一個人的掛念,似乎並不是能以常理來抑止的。我也曾想過去找他,但是就像他不願妨礙我念書一樣,如果我去找他,說不定會害他分心,一想到這裡,我就打消了念頭。 現在我所該做的事,就是集中精神,全心為大學入學考試衝刺,為了自己,也為了和他的約定--我想,此時他一定也用同樣的心情,正全力以赴地努力著吧?想到此,我更加埋首於書堆之中,為了能與他一同迎接今年嶄新的春天,我儘可能摒除雜念,全心投注在準備考試之上。 時間就在我幾近自閉的書呆生活中流逝,終於,到了二月,我與他投注著希望,一流大學入學考試的當天。 (終於到了這一天了。天童君是不是已經來了呢……?)一早,我到了說好與他會合的車站, 四處尋找著他的身影。 「唷。」就在我四處張望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後響起:「好久不見。」 我聞聲轉頭,看見的是如同校慶那天一樣,一頭中分黑髮,但是少了細框眼鏡,身穿羽崎高中制服的他。 「早!好久不見。」真的是好久不見了……看著站在我眼前的他,雖然模樣與校慶那天並沒有改變,但是我卻有種新奇卻又懷念的微妙感覺。 「妳還是老樣子,看起來很有精神。看樣子妳很有把握?」 「當然。你呢?最後的衝刺的成果,應該也不錯吧?」 「嗯,我可是拼到快死了才念到這個地步。」他露出了自信滿滿的笑容道:「等著吧,大學!我絕對要考上讓你們看!」 「呵呵。」看著他誇張的動作表情,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看你的那麼有自信的樣子,我想一定沒問題的。」 「吶,你們展翼高中的畢業典禮,是這個月底沒錯吧?」 「嗯。為什麼突然問這個?」那天,他有什麼事嗎? 「呃,不,沒什麼,只是想先確認一下而已。」 「是嗎?」我側著頭望著他,雖然對他的問題感到有點奇怪,但也沒有多想。不經意地摸到口袋中的護身符,我突然想到我有東西想交給他:「對了,天童君……」 「嗯?」我話還沒說完,他的手機鈴聲卻突然響起,使得我們的對話不得不暫時中斷,「抱歉,等我一下。」說完,他轉身走到一旁,接起電話: 「是我,什麼事?」從他說話的口氣與表情看來,應該是他認識的人打來的。 只見他停了一下,似乎在聽電話那端的人說話,但是越聽,他的臉色就越沉。過了幾秒,我聽到他有些激動地低吼著:「所以!所以,我已經決定不再跟對方有牽扯了!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吧……」 (……?)是什麼事情,讓他這麼激動呢?雖然他背對著我,我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但是從他此時的語調聽來,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很嚴重的事情…… 接著,又過了數秒,當他再度開口時,他的語氣已經變得低沉而冷靜:「……冷靜一點。你現在人在哪?」 「天童君……?」聽到他這麼問,我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然後呢?對方有多少人?」似乎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他詢問著電話那頭的人,似乎已經下了某種決定。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我既不會逃也不會躲,你就跟對方這麼說吧!」說完,他立刻掛斷了電話,皺著眉,走回我面前,表情顯得十分地陰鬱。 我看他沉著臉,似乎有話想跟我說,卻又說不出口的模樣,心裡也大概猜到了那通電話的內容:「……是關於打架的事?」能讓他露出這種表情的,我想也只有這件事。 他側過頭,避開了我的視線,只有一聲短促的吐息聲,代表著他的默認。 「你不會去的,對吧?」他的神情,其實已經給了我答案,但我還是想聽他親口告訴我。 這次,我清楚地聽到了他無奈的嘆息聲,沉默了數秒之後,他只給了我沉重的三個字: 「……對不起。」 他的「對不起」,我並不意外,只是他的道歉,無非是代表希望的破滅……因此明知道我沒有限制他行動的權利,但我仍難掩激動地想阻止他:「你不能去!因為,今天是……」 「我知道!但是……」然而,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他夾帶著無奈與不甘的低吼聲給打斷。然後,從他無奈的話語中,我知道了他無法拒絕的理由:「但是,我還是非去不可。我的同伴……被對方抓走了。」 「!!」瞬間,他的話猶如一顆震撼彈,在我心中爆開,炸得我一時無法說出任何話來。 「在你們優等生看來,或許是笨蛋才會做的蠢事,但是對我來說,那卻是很重要的事。」 「但是,為了今天,你是那麼地拼命念書……」他是個很重視朋友,而且很為他人著想的人,這點我早就感受到了,但是,在現在這個時候,儘管知道沒辦法改變他的決定,儘管這麼說可能會因為太過多事而被他討厭,但我還是忍不住希望他能多為自己想想。 「隨便妳怎麼說吧。果然,那些充滿希望的話,對蟲子說還比對我這種人說要來得好太多了。」 「怎麼會……」為什麼,要說那樣傷害自己的話呢?他的好、他的優點,明明是許多人也比不上的…… 我望著他,為他感到心痛,而他似乎從眼角瞥見了我難過的神情,於是轉過頭,以未曾有過的認真眼神看著我:「雖然沒辦法遵守約定,但是,遇到妳之後,我覺得自己有希望可以重新來過……我是這麼想的,真的。」 「嗯,我知道……」從他的低語中,我可以感受到他滿滿的歉意,以及毫無造作的真誠,他的改變,我一直都有看見,也因此,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有多麼地努力…… 「吶,妳要好好地接受考試,知道嗎?連我的份一起……絕對。」連命令句都說得如此溫柔,足見即使在這種時候,他仍然在為我擔心…… 「嗯。但是……」想到他這一去可能會遭遇到的危險,我仍然放心不下,可是,「不要去」三個字,最終我還是沒能說出口。 「那,我走了。妳願意相信我……我很高興。」他注視著我,在說出最後道別的話語之後,轉身離去。 (天童君……)望著他遠去的背影,我心中充斥著許多筆墨難以形容的感覺,一直到他完全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我才邁步向通往考場的方向走去。 ◇ 白天在車站,當他無奈而歉疚地對我說,他無法遵守約定和我一起去考試的時候、當他溫柔地要我連他的份一起努力的時候、還有,當他凝視著我,對我道別的時候……有好幾次,我的眼淚幾乎都要奪眶而出,但是我忍下來了--因為我答應了他,要好好地去考試。 考試的題目,有許多是我們在一起念書時一起研究過的,每解一道題目,就會勾起我和他之間的回憶,因此這些考題對我而言,沒有一題是陌生的,也沒有一題是我回答不出來的,因為只要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答案就會與回憶一起浮現在我腦中。 看似順利地考完了試,回到家,當我走進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的那一刻,我的情緒崩潰了。 我趴在床上,將臉埋在枕頭裡,白天所壓抑的情緒,此時一口氣湧了上來,如海嘯一般,沖垮了我苦撐了一整天的鎮定與堅強。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此時混亂不已的情緒,只能任由淚水如潰堤般不斷湧出。 『我也去報考看看好了……大學。即使明知道不行,我也想試試看。』 那天,在喫茶店,他的這句話,是我們約定的開始。 『你一定會拼命努力去做的對吧?』 『嗯,當然!就算念到死也要做!』 那天,他臉上那種堅定且有所覺悟的表情,至今仍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 『那,你也不會再去打架了吧?』 『……知道了,我不會再去打架了。』 他答應我的事,不論是念書的事也好,打架的事也好,我一直都相信他會信守約定,而事實也證明,他並不是隨便地敷衍我,而是付出了倍於常人的心力,努力至今。 可是今天,在所有的約定即實現的日子,一通電話,一個意外,催毀了他至今一切的努力! 我並不怪他沒有遵守約定,因為我知道他為了守約,一直咬牙努力到最後。 為了不妨礙我念書,他不願留下方便聯絡的手機,最後甚至獨自克服課業上的瓶頸;為了不讓我受到不必要的指指點點,儘管不自在,他還是為我染黑了頭髮;而這次,為了救出被抓走的同伴,他不惜放棄了努力兩年的成果,也失去了實現理想的機會…… 他是一個多麼體貼、多麼懂得為他人著想的人,一旦有事,他總會挺身而出--那麼好的一個人,為什麼我卻沒能對他做出同等的付出,好好地珍惜? 看見不知何時掉在床邊一角的護身符,我的眼淚只是掉得更凶。 特地為他而求,想要在今天交給他的學業御守,現在已經用不到了…… 而另一個,我用來祈求能傳達並實現心願的粉紅色護符,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充滿後悔地望著它-- (天童君,我們……還能再見面嗎?) 如果能夠再見面,這次,我一定要當面親口對他說: 「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因為我,非常非常地喜歡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