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503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羽翼之約(9)

「吶,我們進去看看吧?」他指了指鬼屋的入口,笑得有些不懷好意。 「明、明知道是假的,有什麼好看的?」 「妳會怕?」 「才不會呢!」 「那,就這麼決定了,進去參觀看看吧!」說完,他很開心地走了進去。 「咦?等等我!」雖然不太想進鬼屋,但是為了怕跟他走散,我也只好跟了進去。 一走進鬼屋,幽暗的光線立刻讓氣氛變得森冷起來。 我亦步亦趨地跟他在旁邊,但是陰氣森森的氣氛仍然讓我感到很不安:「好暗喔……」 「這裡是鬼屋,當然暗。」相較於我的不安,他的語調聽起來倒是很開心:「妳會怕的話,可以再靠過來一點沒關係。」 ……他絕對是故意的! 我瞪了他一眼,正想開口反駁「我才不怕」的時候,突然有道白影從我面前飄過,緊接著,一個慘綠色的鬼臉突然從天而降,倒吊在我眼前-- 「呀--!」突然其來的驚嚇,令我忍不住失聲尖叫著。我敢說,這絕對是我這十七年的人生以來,尖叫得最大聲的一次。 接著,我聽到疑似幾聲悶笑的聲音,之後才聽到他低低的聲音從我頭上傳來:「乖喔,沒什麼好怕的,妖怪已經飄走了。」 「……真的?」回過神,我才發現自己反射性地緊緊抓住一旁的他的袖子,但是就算他說妖怪已經飄走了,我還是不敢睜開眼睛,也不想把手放開。 「真的。妳把眼睛張開就知道了。」從他的聲音聽來,我知道他此時一定很想大笑,但是又忍著不敢笑得太明顯。 這裡是鬼屋,就算剛剛的妖怪走了,說不定一睜開眼睛又會被別的妖怪嚇到,想到此,我決定還是來個「眼不見為『靜』」:「……我、我還是這樣子就好了。」 「妳這個樣子,要怎麼走出去呀?」他語氣裡夾帶的笑意更明顯了。 「天、天童君……」事到如今,他一定看穿我了,再逞強也沒用……「就、就保持這樣,請你帶我出去……」我越說越小聲,被他看到我這個樣子,真的是太丟臉了! 「我知道了,那妳要抓好喔。」這個時候,聽得出來他已經是邊悶笑邊說話了。 就這樣,我緊緊抓著他的手臂,在他的「帶路」下,這才好不容易走到了出口。 「哈哈哈哈!」才剛走出鬼屋,他立刻爆笑出聲:「真想不到妳這麼怕鬼,」 「我、我才不是怕鬼!是人都有一、兩個弱點嘛……」我鬆開緊抓著他的手,急忙否認著,但是就連我自己也覺得,這句話實在沒有什麼說服力…… 「哈哈!不過,這樣也不壞啊……這種像普通女孩子一樣的弱點。」 「真是的,我本來就是普通的女孩子啊!」我抬起頭,對著笑得很燦爛的他抗議著。 「是嗎?對我而言,妳可是一點都不『普通』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哈哈,就是字面上那個意思……」 「哇!對、對不起!」一聲女孩子的驚叫聲,打斷了他未完的話。 我跟他同時望向那驚叫聲的來源,那是一間二年級生開的咖啡店,而那驚慌道歉的女孩,正是咖啡廳的店員。 「妳不但撞到我,還把水潑到我的手上,說對不起就算了嗎?」一個比那女孩略高,表情凶惡,看起來跟我們差不多年紀,身穿紅色衣服的男生,對著那不知所措的女孩咄咄逼人地說著,而一旁,還有另一個看起來同樣也不是善類的男生站在那,似乎在看好戲。 「我……對不起,我馬上幫您擦乾……」女孩被逼急了,眼中已經隱約可見泛著淚光。 「不用了!不過,看在妳這麼有誠意的份上……」穿紅衣的男生說著,跟一旁看戲的另一個男生對看了一眼,露出了令人不太舒服的笑容,說道:「妳陪我們一起去玩,我就原諒妳。」說完,紅衣男便伸手想抓住那女孩的手…… 「喂,這種搭訕的手法,太遜了吧?」紅衣男的手還沒抓到那女孩,他自己的手已先被另一隻手給制住。 (天、天童君?)我驚訝地望著一把抓住那紅衣男的他,儘管為那女孩鬆了一口氣,但是卻也開始為他擔心起來,萬一對方惱羞成怒的話…… 「嗯?你誰呀?找我碴,想打架嗎?」紅衣男轉頭,惡狠狠地瞪著他,一副想要打人的模樣。 「沒有啊。找碴的人是你才對吧?」相對於對方凶惡的表情,他倒是笑得很自在輕鬆:「再說,你問我是誰……這個問題,你不是已經問過了嗎?」 「咦?」紅衣男聞言一愣,而一旁跟他同夥的另一個男生,則是一直盯著他看,過了好一會兒,才似乎看出了一點端倪: 「這麼一說,這傢伙,看起來真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見過……」 「嗯?」聽同伴這麼一說,紅衣男也開始盯著他的臉瞧,數秒之後,只見兩人瞪大了眼,看著他,一臉驚恐,結結巴巴地指著他道:「你、你該不會是……羽、羽崎的天、天……」 「看樣子你們想起來我是誰了。」他笑瞇瞇地看著像是看到鬼的兩人,兩手一伸,搭住了那兩人的肩膀。 (天童君……?)我疑惑地望著他,不明白他要做什麼。 只見他把那兩人拉到一旁,對著他們說了幾句話,然後那兩人便帶著有些驚恐,但卻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慌慌張張地跑出了咖啡店。 「天童君,你跟他們說了什麼?」怎麼原本凶神惡煞般的兩人,看見他就全沒了原來的氣勢,最後還飛也似的逃走…… 「沒什麼,我只是跟他們『敘敘舊』罷了。」他用漫不經心的表情,輕描淡寫地答完,立刻將話題岔開:「對了,既然都來到咖啡店了,要不要坐下來喝點東西再走?妳也累了吧?從早上一直忙到現在。」 「咦?嗯,也好……」他怎麼知道我從早上就開始忙了? 「那麼,就麻煩妳來兩杯咖啡吧!」他轉頭,笑著對剛剛被他搭救的女店員說道。 ◇ 「剛剛,你出面制止那兩個人的時候,老實說,我嚇了一跳。」坐在咖啡廳一角,我輕啜了一口店員說是要答謝他而免費招待的咖啡,看著他,有感而發地說道。 「嗯?」聞言,他先是一愣,隨即笑道:「啊,放心吧!就算看不慣他們的行徑,我也不會在這裡動手,造成妳的困擾的。再說,我已經跟妳說好不再打架了……」 「嗯,我知道。」我很了解,他是個信守約定,說到做到的人,「但是,要是萬一那兩個人惱羞成怒,對你動手的話……那時,我所擔心的是這個。」所以,我擔心的不是他會動手打人,而是約定反而成了他的枷鎖的話…… 「哈哈,不用擔心啦!那兩個人我見過,我就是有把握不用動手,也能解決事情才出面的。」他笑了笑,望著我的眼神,讓我覺得很溫暖:「不過……謝謝妳。在那種情況下,還為我擔心。」 「總之,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被他那麼一說,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換了個話題:「吶,天童君,你喜歡看哪個類型的電影或是電視節目?」 「嗯?我喜歡的……應該是動作片吧。為什麼問這個?」 「嗯……因為,我想找你一起去看我們學校的學園話劇,但又怕你覺得無聊,所以……」 「學園話劇?原來你們展翼高中也有這個啊……」 「也?這麼說,羽崎高中也有囉?」聽到他的話,我突然對羽崎高中感到有些好奇。 「是啊。不過,我沒有去看過就是了。你們學校,今年的話劇是演什麼?」 「呃……仙蒂蕾菈。」 「哈哈哈,看樣子你們學校跟我們學校演的東西也差不多。」原以為他會露出無聊的表情,沒想到他竟然笑了出來。 「說不定,我們展翼高中,跟你們羽崎高中,還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呢。」 「搞不好喔!不過,我想你們學校應該不會有燈塔吧。」他一手撐著臉,一邊對我笑道。 「燈塔?」 「嗯,我們學校附近有座老舊的燈塔,似乎建好很久了。不過它的門平時都是鎖著的,所以也沒有人看過它裡面長什麼樣子。」 「這麼說的話……我們學校雖然沒有燈塔,不過卻有個類似的地方喔!」聽他提起鎖著的燈塔,我也想起了我們學校裡的某個地方。 「喔?是什麼樣的地方?」 「是一個女孩子們都很憧憬的地方。」我神秘地笑著,雀躍地對他說道:「走吧,我帶你去看--我們展翼高中最特別的那個地方。」 那個我所憧憬的地方,我也希望他能夠看一看。 ◇ 我帶著他走到了跟校舍與教室反方向、位於學校更為裏側之處,在這裡,有個令全校同學們都頗感好奇的建築物。 他看著眼前的建物,語氣裡夾帶著一點點意外:「耶……在這種地方,竟然會有教堂啊?」 「嗯。關於這個教堂,有著各式各樣的傳說。」是的,這棟白色牆壁、紅色屋頂的教堂,就是我們學校充滿傳說,也是我懷抱著一點點憧憬的地方。  「傳說?」 「嗯。我最喜歡的那個傳說是:在這裡相遇的王子與公主,從此就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這個傳說,全校的女同學幾乎都知道,也幾乎,都對或多或少對它抱持著夢想…… 站在教堂前不遠的地方,我向他說著,關於這個教堂,我所相信的夢想,沒想到才剛說到王子與公主,他就大笑起來:「哈哈哈!竟然還相信王子殿下啊妳!」 「既然如此,那算了……」 「啊,抱歉,對不起!」見我嘟起嘴,他連忙止住了那誇張的大笑,「吶,然後呢?我不會再笑了,告訴我吧,嗯?」不過,他的眼底和嘴角還是有著掩不住的笑意。 「……所以,畢業典禮當天,在這裡告白而成為情侶的兩人,將可以永遠地在一起……」姑且不論是否真的相信有王子與公主,但是這個傳說確確實實地流傳在學校的女孩們心中,而我,也希望有朝一日,這個傳說,可以成真…… 「……這樣啊。好,妳在這裡等一下。」說完,他轉身舉步走向教堂那緊閉的大門。 「欸?啊,等一下……」我還來不及阻止他,他已經伸手拉起教堂門上的拉環,試圖想把門打開。 或推或拉,在試了一會兒之後,他終於放棄,走回我面前:「不行。門果然是打不開的。」 「真是的,門是鎖著的……你偶爾也該聽我把話說完嘛。」對於他孩子氣的舉動,我有些啞然失笑,不過,能像這樣和他一起站在這個教堂前面,讓我心中對傳說的那份悸動,變得強烈起來:「而且,如果不是在畢業典禮當天的話,就不能叫做傳說了。」 「是嗎?還真是個麻煩的傳說呢。不過,原來是這樣……」他皺著眉說著,然後轉頭望著門扉緊閉的教堂。 「……?」 「妳所相信的事情……我知道了。」沒有發現我的疑惑,他只是若有所思地望著教堂,小聲地自言自語著。 他又知道了什麼,又想到了什麼呢? 我雖然很想知道,但是最後仍是沒有開口向他提問,因為我有種感覺:現在,還不是能得到答案的時候。 ◇ 當我跟他從教堂門口回到了前面的校舍時,天空不知不覺已經染上了刺眼的金黃色,時間已是傍晚時分,而歡樂的校慶,也在太陽西下的同時,跟著畫上了句點。 校慶結束,我帶著他走到了校門口,然後對他說出我今天一天最真實的感想:「今天,我很高興……真的,很謝謝你來玩。」 「我也玩得很開心,該說謝謝的是我。」他笑笑地說著,然後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一般,用比平時稍低的語調再次開口:「……吶,從現在開始到正式的大學考試那天,是最後衝刺的時候了吧?」 「嗯,是啊。高中生活也只剩下一點點時間而已了……」聽他這麼一提,我的心中瞬間湧起了不少感觸。 「我……不會再來這裡了。我不想,妨礙妳念書。」他收起了笑容,將似乎放在心裡好一段時間的話慢慢地說了出來。 「天童君……」我很明白,他是為我著想,但是…… 「妳不用擔心我,我不要緊的,嗯?」或許是見我的表情沉了下來,他再一次對我露出了開朗的笑容:「不過,考試的時候,我們兩人一起去吧?絕對要兩個人一起,接受一流大學的考試,好嗎?」 「嗯,當然。」 「嗯……那,我走了。考試當天再見了。」 我們一直都是兩個人一起努力過來的,考試的時候,當然也要兩人一起……目送著他離開,我在心中如此告訴著自己。 「我想和你在一起。」 總有一天,我想對他說出這句話--在我們一起考完大學之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