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到訪請先看自介


原創小說與私服照片移至:http://blog.yam.com/lokchen2011
以後此處會很少更新,完整照片大多會更新在臉書COS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kchencospage
近期內的不負責(?)行事曆:暫無
  • 9503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第六天之世(24)

「那麼,秀吉大人所說的,殲滅雜賀之里的事,是真的?」明智光秀望著織田信長,眼神中透露出迷惘與複雜心思。就如同他昨晚對信長所說的,他的視線,從來不曾從信長身上移開過,但是為什麼,信長下決定的時候,他往往都不是第一個知道的人? 「是。」既然已經被聽到,織田信長也不再隱暪,很乾脆地給了明智光秀明確的回答。 「請問……那是什麼時候決定的事?」在今早之前,他完全沒有聽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 「……你是在審問我嗎?光秀。」織田信長面無表情,但從他略微壓低的聲音可以隱約地感覺得出來,他在壓抑著某種情緒。 「屬下不敢。」信長是他的主君,自然不必事事都知會他。只是,這種總是最後才被告知的滋味並不好受,感覺就像是被丟下一般……「屬下只是想知道,這件事是何時、又為了什麼原因而決定的?」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跟信長再起爭執,可是他就是無法漠視信長的極端與殘酷。 「為了什麼,光秀,你該是知道的。雜賀眾的首領,視我信長為敵人,為了要向前邁進,我要徹底剷除擋在我眼前的敵人!」信長心中雖然對光秀那似乎有點受傷的表情有些動搖,但是表面上仍是以冷澈的口吻答道:「至於決定的時間,就是今早的朝議。」 信長說得毫不遲疑,但一旁的秀吉和蘭丸則是聽得冷汗直流、不知所措。信長的回答,無議是告訴光秀:他要其他人不惜說謊也要對光秀隱暪這件事,而心思敏銳如光秀,自然一定會明白這點。秀吉和蘭丸此時不約而同地在心中祈禱著,希望光秀與信長別因此而起了什麼嚴重的衝突才好。 「………………」而聽完信長的回答,明智光秀卻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臉上的表情從原先的期望,倏然變成似乎對什麼明瞭與徹悟的模樣,最後,轉變成冰冷漠然的神情。 光秀的表情變化,信長清楚地看到了。但是他卻不打算開口解釋些什麼,因為他認為那是必須做的事,就算在這種時機點以及這種情況讓光秀知道並非他的本意,但是他也不可能為光秀而改變這個決定。 室內一片寂靜,光秀默然不語,信長也保持沉默,而秀吉和蘭丸則是不敢、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四周的空氣變得如寒冰一般,讓人冷得直打哆嗦,也壓得人喘不過氣。 秀吉不時偷偷抬頭望向僵峙中的兩人,心中已經開始盤算著,等等要是信長與光秀起了衝突,他是要先阻止兩人呢,還是要逃跑去向濃姬討救兵;而蘭丸則是做好了心理準備,要是萬一演變成信長要「動手」的情況,他便要挺身介入兩人之間,避免信長大人一時怒極,而造成更無法挽回的後果。 時間在沉窒的空氣中一分一秒流逝,讓人感覺彷彿隔了好幾世之久, 最後劃破沉默的,是明智光秀沉冷淡漠的聲音: 「秀吉大人,有件事,我想請問您。」 「咦?」突然被光秀點名的秀吉,心頭倏然一驚,有些惶恐地看了信長一眼,見信長神情沒有變化,才開口回應道:「是、是什麼事呢?光秀大人?」 「殲滅雜賀之里的事,您完全沒有異議嗎?」 羽柴秀吉與雜賀眾的首領,雜賀孫市,是可以共患難、同甘苦的好友,但是如今卻因為立場不同,而變成必須兵刃相向的敵人。對於殲滅雜賀眾一事,應該沒有人比羽柴秀吉的內心更加掙扎與痛苦。 這樣的秀吉,究竟是以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這場即將爆發的殘酷戰事?明智光秀望向羽柴秀吉,他想要知道,羽柴秀吉心中的答案。 「……身為孫市的好友,說我完全沒有感覺,那是騙人的。說實話,我很為難,也很痛苦,因為我不想與孫市反目成仇。」羽柴秀吉沉默了一下,再度看了信長一眼,又接著道:「但是,打從追隨信長大人那天起,我就決定:信長大人的命令,我都會絕對遵從;不論是誰阻擋了信長大人的去路,我都要將之除去……我的這份覺悟與決心,孫市也是知道的。如今,我的立場也不會改變,殲滅雜賀之里,是信長大人的命令,所以我捨棄個人的感情,無異議遵從。」 「……是嗎?謝謝您回答我的問題,秀吉大人。」羽柴秀吉的一番話,令明智光秀心中唯一的一點猶豫消失無蹤。他望向信長,再度開口,是他一貫冷靜而淡然的語氣:「我明白了,信長大人。」 「嗯?」望著表面上已經一如往常、實際上卻反常得可以的明智光秀,織田信長微微挑眉,不甚明白光秀的「明白」是什麼意思。 「既然您已經決定了,那麼,我明智十兵衛光秀,也會傾全力,完成您的命令--殲滅雜賀里!」明智光秀冷冷地說著,表情如冰一般,看不出情緒起伏,更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很好。」望著光秀,信長知道光秀已決心將自己徹底化為修羅:「凡是敵人,不論男女老幼,一律殺無赦!我要將雜賀眾,從這個世上……連根拔除!」所以,他下命令也不再顧慮光秀的感受,因為就在剛剛,光秀已經決定捨棄那個叫做「慈悲」的包袱。 「是。那麼,屬下先行告退了。」說完,明智光秀便面無表情地離開了信長所在的房間。 信長說,除了天下,沒有人能夠讓信長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他相信。但是,一旦「天下」橫亙在他與信長面前,他與信長之間的距離,就會變得模糊,有時很近,有時很遠。他與信長同樣希望天下歸於統一,因此有時他覺得他們的心,就算不用言語表達也能相通;可是,每當信長顯露出「魔王」的那一面時,他的腳步便會變得猶豫不前,因而與信長之間的距離也變得遙遠,甚至出現了裂痕。 他知道自己無法阻止信長,而信長也不可能遷就於他,因此,想要緊跟在信長身邊,看清楚他所建立的天下,就得讓自己不再因猶豫而停下腳步。所以,他,明智光秀下定了決心,在看見戰爭結束的地平線之前,他要化做沒有「慈悲」之心的修羅,跟隨著第六天魔王,直到地獄。 ◇ 雜賀之里,地遠偏僻,平時看上去與一般的村落無異,但是在這個村落的男丁,多以傭兵為業,有些甚至有著比正規軍隊更加高明的槍械應用技術,而其首領雜賀孫市,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論火銃的應用及狙擊技術,可以說是無人能出其右。 自從雜賀孫市在大坂灣協助一揆眾之後,織田信長便將雜賀孫市列為必殺的對象,而在其領導之下的雜賀眾、以及其居住的雜賀之里,為了將敵人連根拔除,自然也成了信長極欲剷除的目標。 而現在,信長能如願殲滅雜賀眾的時機終於到來。織田軍從前幾次大戰的疲憊中恢復,全軍上下一致贊同信長欲滅絕雜賀眾的想法,再也沒有反對的聲音,因此信長在戰略的決策上,也就更加地大膽,毫無顧忌,只求達到目的,不論手段如何狠絕。 「信長大人、光秀大人,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織田軍以浩大的聲勢及壓倒性的兵力包圍了雜賀之里, 佈下了天羅地網,現在就只差信長的一聲命令,雜賀眾與雜賀之里,將在魔王的網中毀滅殆盡。 「信長大人,請您下令吧。」明智光秀身披一貫的紫色鎧甲,騎在戰馬之上,冷靜而無表情地等著織田信長的命令。 「咯咯……全軍,照作戰一口氣殲滅敵人!斬草除根,一個……也不許留!」織田信長冷笑數聲,以霸氣且冷絕的口吻,下達了趕盡殺絕的命令。 「遵命。」織田信長一聲令下,眾將立刻領命而去,而這其中,也包括了早已做好準備的明智光秀。信長話一說完,他也毫不猶豫地接下了命令,立刻欲駕馬離去。 「光秀。」在光秀策馬轉身的同時,信長開口喚住了他。 「我明白,信長大人。」明智光秀沒有回頭,只是以冷沉而堅決的語氣道:「慈悲無用。我會以修羅之姿,見證您的天下……然後,跟隨您,直到地獄。」說完,明智光秀策馬離去,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回頭看信長一眼,而他的言行,不見一絲一毫的猶疑--此時的明智光秀,看起來就像是個沒有心的修羅。 沒有心的……修羅…… 這不正是他一直所期待的光秀嗎?為什麼,此時,看著光秀離去的背影,他卻反而希望光秀像以前那般,為了無聊的仁慈而與他爭執呢? 明智光秀毫不猶豫離去的背影,雖然只有一瞬間,卻讓織田信長的心中,產生了不曾有過的矛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